第九章夜半做贼竟然遇着他(1/2)

加入书签

  “哟,怎么的,看上公子我了?”檀心冢见她一双凤眼瞪圆了盯着自己这边,不由感慨自己魅力无限,连这么小的娃娃都被自己迷倒了。一时间,那是对着含羞是又挤眉又眨眼,无所不用其极的卖弄自己的风骚,看的含羞是一愣一愣的。这男的也太……不过为了那只鸡,含羞还是硬着头皮开了腔。

  “大叔,你眼睛不舒服么,还是面部神经有问题呢?”

  “额……”檀心冢只觉自己方才一片热情似火,被她这话浇的拔凉拔凉的,小小年纪,嘴巴怎么这么不会讨人喜欢呢。

  “小家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什么叫眼睛不舒服,什么叫面部神经有问题。”檀心冢脚下微微滑动,已是凑近了含羞,“你看哥哥我,身姿挺拔,丰神俊逸,你再看这魅力四射电光闪闪的桃花眼,这触手滑溜如羊脂白玉般的俊脸,哥哥我面部轮廓分明,凹凸有致,不知迷倒了多少怀春的少女!”

  “是呀,这位大叔,你的确是风流倜傥,俊美无双,让人心驰神往,我对你的仰慕之情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上至九天碧落下至暮霭黄泉。”趁着檀心冢一个不留神,已是夺了那烧鸡,施展轻功一路狂奔了。

  待她走远,檀心冢回转身来,好看的桃花眼盯着她离去的方向,“唉,现在的小娃儿,可真是太不乖巧了。”忧郁转瞬即逝,嘴角一勾,“不过,想来这之后的日子,该是其乐无穷了。”

  且说王允恒一个人呆在房里,夜黑风高,初春的夜自是凉的,他一个人窝在床上,见含羞许久不曾回来,不由心生焦虑,时不时推开窗户一角,往外查探一番。

  突然,打开的窗户之上冒出一个人头来,王允恒隔着纱帐,只觉心提到了嗓子眼,狗蛋可怎么还不回来。

  那人头越来越高,正待他尖叫,嘴巴却是被捂住了,“是我。”

  含羞一个翻身入了内,打开面巾包着的烧鸡,扯下一个鸡腿递给王允恒,“快吃,饿坏了吧。”

  王允恒一把抱住她,“狗蛋,我好怕。”声音带了些许哽咽,觉察到肩头的湿润,含羞将他扶起来,刮了下鼻子,“这么大了,还哭嘴呢,羞不羞。”

  意识到自己跟含羞之间年龄的差距,王允恒的脸腾的红了,不过还好,这夜有点黑,讪讪的接过那鸡腿啃了。见他吃的欢,含羞忍不住打趣他,“你可知你方才吃的是鸡前腿还是鸡后腿?”

  “额……”王允恒被她这一问,愣了一下,“应该是鸡后腿吧,鸡后腿大个一点。”

  “嗯,不错,很聪明,一只鸡只有两只后腿。”

  “那鸡前腿呢?”

  “你见过四条腿的鸡吗?”

  “……”

  第二日,含羞早早的起了,伺候好王允恒穿衣打扮,看看沙漏,天哪,辰时了,快要来不及了,“恒儿,快跟着我跑。”

  王允恒被她这拉着跑了好几路,才气喘吁吁的问道,“狗蛋,我们跑这么急干嘛啊?”

  “不想饿肚子,就闭嘴!”此话一出,王允恒是立马闭了嘴,脚下加快了步伐,他可不想重温饿肚子的感觉。

  玉衡书院规定,凡是玉衡书院的学生,每日辰时一刻用早饭,一人只可领一份,不可代领,辰时三刻结束早饭供应,过时不候。

  待二人风风火火跑到饭堂,领了早饭,含羞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长吁一口气,“可急死我了。”

  王允恒掏出手帕给她擦了擦汗,“狗蛋,辛苦你了,擦擦。”

  他们两个倒是不觉得什么,只是旁边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的,狗蛋二字。“这是哪里来的土鳖,竟然叫狗蛋,不知你的全名是不是叫二狗蛋啊?”说话的人是高三年的学生,叫崔莱,此人品行不好,占着自己武术好,经常欺压别的学生,又惯是个卖乖讨好的,所以先生们一直不曾察觉。

  他这一说,有忍不住的偷偷笑了出来,也有同情的看向含羞二人的,这两个孩子看起来这么小,想是今年刚入学的新生,这回不小心惹了这崔莱,只怕日子不好过了。

  王允恒有些担忧的看向含羞,他知道含羞向来不喜外人面前叫她狗蛋的,这回自己忘记了,那人又这般欺侮她,他有些着急,桌下的手轻轻扯了含羞的袖子。含羞不怒也不恼,扬起一张灿烂的笑脸,露出两只大白门牙,脆生生的应道,“师兄好,师兄真聪明,我的全名就是叫二狗蛋呢。不知道师兄的大名叫什么呢?”

  “哼哼,我就说吧,你这样的土鳖只配叫这土名,告诉你,我的大名就是崔莱,以后可给我记好喽!”崔莱说完,觉得自己特显摆了一回,扬起下巴大踏步的走了出去。旁边的那些学生,无不是对这戏剧化的一幕感到惊讶,之前也有新生不知道崔莱的习性,被崔莱几句话一激,便是顶了回去,之后自然是过不了好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