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名动(1/2)

加入书签

  “这是日常的方子,一份内服,一份外敷,另一份是些日常注意的事项。此外,我每日里要来为令堂行针灸。”含羞将方子与李大仁看了,便给了九月,“你拿着快些去店子里抓了药送来。”

  “现在我要为令堂行针灸。”说着已是取了随身带的蒲出来,当下便施了针。

  “令堂的病日积月累,非一日所能除,且已入了五脏六腑,而今我只能替她续命。”

  “那也是好的,别的大夫只说无法,叫我预着后事了。”拭了拭眼角,李大仁颇有感慨,“公子,不知我母亲可还能活几年?”

  “少则三年,多则五年。之后,便看令堂的造化了。过会,你母亲便会醒来,届时让她服了药,好好安养便是。”擦了擦手,含羞已是欲走了。

  “公子,这边请。”李大仁领了含羞进了旁边的厢房,自己便去了内间取了一个宝盒出来。“公子,这是我答应你的诊金,还请收下。日后若是有什么事需要在下帮忙的,只消吩咐便是。”

  含羞略略扫了眼,便接了那宝盒,“今日我且先回去了,你母亲醒了后,若有不适,便遣人去仁和堂找我,我这段日子,会留在此处。”

  “哎,是,多谢公子。”

  亦是将含羞送至大门,待她上了马车,这才急急忙忙回了李老太身边。

  “咳,咳,我这是在哪儿呢……”

  李大仁进的门来,突的听见这一句,当下叫了声“娘”,便跪在床前抓着李老太的手,“娘,你可醒了,孩儿担心死了。”

  李老太这会儿倒是慢慢晃过神来,眼界也清明了些,“儿啊,我还以为我去了那冥府呢,这会儿看着你这么真切,才想是从那鬼门关转了一兜呢。”

  忍住几欲落下的眼泪,李大仁安抚道,“娘,多亏了含羞公子医术精湛,妙手回春,孩儿还能侍奉在娘的身边。”

  “我这是什么病啊?”

  “没什么大病,公子说是平日操劳了,才伤了身子,母亲日后莫要操劳。”李大仁却是不敢讲真话,自小父亲早逝,母亲一个人辛苦拉扯他实属不易。惟愿她养好身子,安享晚年。

  “这样啊,那你要多谢谢人家了,之前大夫都说我这病无法治呢。”

  “那些个大夫哪里能与含羞公子相比,”正说着,却是来了个小厮,躬身向前从食盒里提出一碗药来,“大人,此后一日一早一晚,我都会送药过来。”

  “嗯,公子给了我药方,我可否在家自行熬药,也不必每日里送药来。”

  “大人体恤,小的心领了,只是我家公子说了,老太太的病是他亲自看的,所以经不得别人手,他要亲自负责。”罢了,又说了些事宜,告辞走了。李大仁便着人给了些茶钱,算是跑路辛苦了。

  “这个什么公子的,可真是尽职尽责,孩儿你是去哪里请来的。”方才小厮那话,一个字不漏的落了李老太耳里,她不禁有些欣赏这给她看病的大夫来。

  “含羞公子,是城里仁和堂的东家,听说是避世的,师从隐世高人,因着老师傅去了,才出了世。儿子才能请的他来。”

  “那你可得好好酬谢人家。”

  “这个孩儿自当知晓的。”口头上应了,心里却是不好与母亲说,这看病的诊金是要了一半家财的,想想还是有些肉痛的。

  “公子,你可回来了呢。”见含羞进了屋,九月迎了上来。堂下众人皆是忍不住偷偷打量,众人皆知九月是仁和堂管事的,对含羞这一传说中的东家是有所耳闻,却从未见过真人。今日一见,不过十五六的年纪,生的面白如玉,好一个翩翩佳公子。但见他气息沉稳,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风度,淡笑着应了,“嗯,明日里你随我去李府看诊。”

  “好啊。”

  二人如此说笑着,上了楼,王允恒已是等了许久,他站在窗前,眉目之间自然流露出一股担忧,“可是看好了?”

  “自然,你莫要多虑。”说着打开了诊箱,取出那宝盒,献宝似的,“你看看,这回可遇着个有钱的主呢!”

  王允恒拿她无法,但见她眉眼轻松,且接了这许多诊金,想是无事。“你这贪财的性子可什么时候改改。”

  “咱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啦,人活于世,没有钱财权势,何以立足。”含羞睨了他一眼,拉过二人,开始整理这宝盒里的银票契子。那些个田地商铺的契子,自然交给了王允恒,这几年时间王允恒本身的经商才能得到了充分发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