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别离(1/2)

加入书签

  自那日见了王允知后,含羞日日都在算计着,什么时候这安稳的好日子该是个头。因着若此,每日里见了檀心冢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任檀心冢怎么逗她,也不见她笑一下。最多的时候,他只能站在她不远处,看着她幽深的目光,望向不知名的方向,天空?那里又该有些什么,值得她这般挂念?

  当书院的梧桐落尽最后一片子,王府的马车也是到了书院门口。德福殷勤的搬着行李,府里的小公子终于要回去啦,老爷跟夫人该是不知多高兴呢。而这一回,含羞的心情是再无那般欢欣,这怕是最后一次回去过年了吧,转头瞧着正与陈金宝依依不舍的王允恒。她落了眼帘,不管世事如何变迁,我都会守在你身边,只为你这一刻不曾失落的容颜。

  朝他招了招手,“恒儿,该上车了,大宝,也该回去了。”

  待王允恒过了来,那陈金宝朝着他二人挥挥手,招牌大嗓门一声吼,“王允恒,二狗蛋,我们明年见哦,明年,我给你们带我娘做的枣花糕!”

  二人亦是朝他挥挥手,示意知晓了,让他安心上了马车。

  这一次,马车再次行到木江城门口,却是没了拦路的紫袍公子。德福的马鞭甩的欢快,他日日里瞧着老爷夫人,思念两位公子,茶不思饭不想,府里最近又走了许多仆人。偌大的王府,再没了往日的生气,一日一日随着年关将至,竟是越发冷清了。今日,若是小公子回去,老爷夫人瞧见了,怕是不知该高兴成什么样了。

  暮色渐浓,马车终是到了王府门口。这一次,门房里的小厮,变成了老管家王顺,他颤颤巍巍的迎了出来,高兴的领了王允恒与含羞进了王府。这一次,却不是先到大堂,王顺直接带了他二人去了王员外的院子。含羞的心里一沉,眉头紧蹙,莫不是,这王员外病了。

  进了门,看着那黄梨木大床上隆起的被子,床边佝偻着身子替床上那人擦拭的王夫人,含羞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身旁的王允恒已是跑了前去,“爹……”又转而看向一旁憔悴的王夫人,“娘,爹怎么病了?娘,怎么瞧着你与爹都瘦了这许多?”

  “你爹他……”王夫人湿了眼角,正欲说话,床上那人却是出了声。

  “恒儿,莫要担心,爹不过是老了而已,人之将老,身子自是要虚些。爹瞧见你回来,这身子就会好起来了。”王员外朦胧中听得他的声音,挣扎着张开了双眼,他的恒儿,好似长大了这许多。但见他泪湿眼角,不禁硬声问了王夫人的话,“夫人,你该是收收你那不值钱的泪珠子,合着别再惹了恒儿哭道。”

  “老爷,我们是担心你……唉……”王夫人心中已是苦极,早知这日子不该好过,如今他夫君又成了这般,还要瞒着恒儿,她是有苦难言,瞅着他紧紧瞪着的双眼,千般愁绪只化为一声哀叹。

  瞧着王夫人将话咽了下去,王员外心下稍稍一放松,转头看向王允恒。好不容易养了这般大,这般聪慧懂礼,一心送了你去哪书院。只是,为何还要回来,这府里还回来做什么!但又瞧着他担忧的小脸,只觉一股酸涩涌上心头,忍不住哽咽了嗓音。却仍是扯了嘴角,笑着问他,“你这次回来,可想去乡下的庄子里过年?”

  “爹,孩儿不想去,孩儿,就想守着你跟娘亲。”王允恒紧紧抓了他的手,“爹,孩儿每去书院,便是好长一段时日,不得与爹娘相见,心里想的紧,这会子不想去什么乡下。”

  “唉……”一声长叹,也罢,侧了头,瞧着一旁站着的含羞,心里稍稍放了心,知儿说,只要有那孩子,恒儿便会无事。自己又何须这般着急,赶了他走。不若,趁着这暂时安稳,多瞧瞧他几眼。

  “老爷,不若让我替您瞧瞧?”含羞近了前,她心里也是有些不太舒服,这王府已是快要没落的时候了。偏偏,这王员外还染了一身病,想他一生行善,竟不得善终。含羞不由心恨起来,这老天爷实在不公,好人不长命!

  王员外瞧了她一眼,摇了摇头,“罢了,这身子骨,是老了,不是病,你勿需担心。”

  含羞嘴角嚅动了几下,终是压下了心里想说的话,这王员外真是铁了心要给恒儿一个假象。自己也就顺应了他吧,但凡,日子也不长久了,只是那晚以后,王员外的屋子里多了一味香。

  入夜,含羞只觉身子又是寒凉起来,她已有好几日没有瞧着檀心冢了。因着自己现在内力也不弱,故而也就隔了那么几天才需他输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