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我给你讲个故事(1/2)

加入书签

  白枫定定的点了点头。

  “此话何解?”

  “主子,这王府的院落设计,实则有一种无形的阵法,属下也算个略略通晓阵法之人,都在这兜兜转转了好久,若是那普通的贼子,便是要转来转去,估计,最后会被这阵,给吞没了性命。”

  “如此凶险?”

  “确是如此。”

  “那这王府也算是一方宝地,你看这院落亭台,雕栏玉砌,比之未国皇宫都不为过,真是美极。”惬意的摩挲着手上的白玉扳指,檀心冢眼里掠过一丝精光。

  “主子。若是您怕迷路,属下,今日可带主子四处逛逛,日后不至于迷了路去。”

  “嘿,你这个臭小子,是瞧不起我是吧。”檀心冢双手叉腰,这家伙,真是仗着自己的信任就敢乱来了,今日,竟敢这般挑衅自己。

  “属下不敢,主子门门功课皆是好的。但就一门,主子的阵法,比之属下,着实是逊了几分……”

  “喂!”作势伸手便要打,瞧着眼前那人双手抱头,一脸委屈的模样,只得叹气收了手,“罢了,今日就随你走一遭吧。”

  含羞这日,觉得身子好了些,早早的点了安神香,哄睡了王允恒,披了那绣金天蚕,脚下生风就去往,某个方向。出去的日子太久了,她今日要去那破庙,取了那玉坠,想着这日子,变数太多,她觉得还是早早取了来放在身边的好。

  “主子,你看那个,那不是你的绣金天蚕吗?”顺着白枫手指的方向,檀心冢自是看见了那小小人披着自己的绣金天蚕,在王府墙围上,左窜右跳。心里一阵疑问,她这天黑这么黑了,跑出来做什么,瞧她的步子,似是熟得很。

  “主子,要不要跟上去?”白枫自是知道那小人儿,在檀心冢心内的分量,瞧着他家主子眼眸微眯,当下是主动开了口。

  “去瞧瞧,别叫她发现了。”

  二人当即悄悄屏了气息,跟在含羞的身后,一路跟着到了镇子外的破庙。含羞一个翻身上了树,从怀里掏出个小瓷瓶,拔了塞子往那树洞里放了一会,见没有什么虫蛇爬出来。收了那瓷瓶,伸手进去,摸了个牛皮包裹,打开来,一个锦囊好好的躺在那里,轻轻一掏,那个白玉坠子,又是落入手上。

  轻轻触摸着那上面的嫤字,心里一根弦触动,这嫤字,是好貌的意思,想是之前这孩子的父母,想着自家女儿该是个美人,便取了这么个字。这孩子的面貌自是极好的,只是红颜薄命,留着这肉身,倒是便宜了自己。

  心思浮动之际,多年的警觉促使她收了那玉坠,拔了腿,不要命的跑了。惹得身后不远处的檀心冢是一个不小心,无耻的笑了,这小妮子,跑的比兔子还快呢。还好自己不是坏人,不过她这般没命的逃窜,想是,现在身子实在是不大好吧。自己第一次与她相见时,她那般弱小,还敢与自己斗智,抢了自己的烧鸡,从未见过她这般失态。

  “你这段时日,好好跟着她,若是她少了一根头发,你自己看着办。”

  “是。主子。”

  一路狂奔,感念着身后没有了别人的气息,含羞停了下来,转了个弯,回了王府。待看着床上熟睡的王允恒,含羞的心才稍稍平复下来,好似,只要见着他,再是烦乱的心也会定下来。

  方才,那身后二人是谁,见了自己也不动手,莫不是要抓活的?前世的记忆还在,这种被陌生人盯上的滋味,含羞是真的不想再去回味了。还好没有被追上,长长的舒了口气,她放下心来,如今,该准备的,都差不多了,银子,药品。唯一的遗憾,便是这身子内的蛊毒,因了冬日,便是冻了整个身子。去年,自己方来之时,倒不觉得,如今这般,想是会随着日头增长,渐渐发作出来吧。至于檀心冢……唉,自己到时候成了逃犯,可还怎么好意思,拖累他。

  连着阴了好几日,天上彤云密布,风刮在脸上生生能割出好几道口子来,这含羞便是硬拉着王允恒擦了雪花膏,才许了他出去。这小脸粉嫩的很,该是得好好保护着。

  这日,含羞正关着门守着炭火研习那两本怪医留给她的医书。蓦地,眼前伸过来一双小手,摊开来,却是一点的湿意。抬眼,却是瞧见某人失望的神色,“唉,本想给你看看这雪花的,没想到,这一会儿工夫就化了。”

  莞尔,含羞放下医书,拉着他的手靠向那火盆,“不曾想下雪了呢,你又何苦去接了那雪花进来,外面可是冷的紧呢。你先把手暖和了,这冰冰凉的,我摸着心里可心疼了呢。”

  “可是,我就想给你瞧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