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秋叶落(2/2)

加入书签

落下来。九月配的药,加上含羞之前配的三日续命丹,已是让王允恒续命了这许久。

  起初,大家都在王允恒耳旁说着,含羞定是会被找到云云,让他耐心等待。那时候的他,心中充满了期待,以为自己总能再见到自己的心上。可是,久久没有含羞的消息,每天日复一日的看着日落初升,日暮将垂,然后黑夜便是来了。

  王允恒多希望含羞能在某个夜里突然的出现,就好像自己与她在玉衡书院中第一次偷鸡吃的情景。她趁着夜色,偷偷去厨房偷了一直鸡回来,可是自己之前却将她当成了女鬼,吓的半死。

  只可以,他每夜里浅眠,纵使眼下淤青十分明显,可他却仍是夜里不敢睡去。他要等,等她的狗蛋去偷了烧鸡,烧鸭回来,等她回来换回女装,自己便舍去这功名利禄,与她好好的在一起隐居。

  “狗蛋……狗蛋……”王允恒眸中越发涣散,阮珍儿紧紧抓着他的手,呜呜哭泣:“你不能死……呜呜,你不是说待你病好之后,便要与我生一大堆孩子的吗?你不是说,待你病好之后,每日里要亲手为我梳头系发,却原来你都是骗我的么?

  可王允恒却仍是涣散了神智,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我自是知道的,我自是都知道的。”

  “狗蛋……狗蛋……”明明是万分土气的名字,王允恒却将它念的如此婉转揪心。阮珍儿看着他临死还是唤着含羞的小名,不由的气不打一处来,对着王允恒嘶吼道:“她已经死了!死在冰冷的护城河之下,你为何还是不肯忘了他。你们不过是同门师兄弟罢了……!”

  “不是的,不是的,我爱她,她也爱我……狗蛋,我爱你……爱你……纵使,你恨我……”王允恒面上现过一丝痛色,好像是自己将她生生气走了,“怪我,都怪我,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不管她是谁,我才是与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该爱的是我!是我!你睁眼看看我!难道,你真的不曾爱过我一点吗……”阮珍儿冲着王允恒嘶吼完,却是又颓然的坐在他身侧,看着他面上淡漠的神情,凄凄的哭了出来。

  然而,王允恒却是并不答她,他好似累了,慢慢的闭上了眼。他好像看到了他心中想的那个人正站在门口对着他招手,看着她面上三春笑颜。宛如那年,春光正好,她穿了一身月白的袍子,簪着自己送她的白玉飞鸟簪,朝着自己开心的道:“恒儿,你看这日春色,多好呢。”

  阳光烂漫,王允恒只痴痴的跟了那春光之中的含羞去了,他安心的闭上了眼。狗蛋,你不怪我就好,我心里想的念的仍然只有你一个。

  探触到他渐渐停下的脉搏,阮珍儿终于失声的哭了出来,她哭的伤心至极。转而看向那窗外的秋阳,片片落叶随风低旋,一派萧瑟。

  给读者的话:

  新建读者群:365553892欢迎大家进群讨论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娘子有毒之夫君欲罢不能》,方便以后阅读娘子有毒之夫君欲罢不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