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珍重勿念(1/2)

加入书签

  王允恒不再说话,任由他扶了自己。因着方才心血上涌,他这会只觉的头晕的厉害,他想起来自己还需回去复命,便自墨煜手中抽出自己的胳膊,淡淡的道:“你先去寻含羞吧,我等会还要回去复命,整理这案子。”

  “是,属下这就去了。”

  墨煜离去之后,王允恒自看着那一地正在被收拾的血迹,深深皱了眉。

  翌日,夏惠帝颁布新旨,册大皇子为太子,择日举行册封大典,三皇子封为亲王,封地为岭南一带,比邻镇南王二皇子的西南封地,三日之后启程。

  朝堂上众臣皆心知肚明,这便是将三皇子的退路一并截了。大皇子与二皇子乃是同胞弟兄,且二皇子拥兵数万,一旦三皇子有任何异动,二皇子瞬间便可将其制服。且岭南多瘴气毒蛇,不知这娇生惯养的三皇子去到那里之后,日子会否过得舒坦。

  然而三皇子府中接到这离京的旨意后,顿时心凉凉的,那些美貌如花的女子,听说要随行去往岭南,当下都哭哭啼啼,一时间往日里热闹的三皇子府皆是一片哀怨的哭声。

  管家听了觉得烦躁,大声呵斥道:“你们哭什么!让你们跟着皇子殿下难道是委屈你们了!一群混账东西!”

  三皇子阮熙听得微微皱眉,“罢了,她们不过这如花的年纪,不该随了我去岭南吃苦。你看有人若是不愿跟着一起的,便给了银子盘缠,让她们走吧。”

  “殿下。”管家听得一愣,待看着阮熙坚毅的神情,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重重的叹了口气。树倒猢狲散,如今三皇子失势了,这些个没良心的,都想着跑了。

  阮熙看着那一众收拾好包袱等着领了盘缠离去的女子,眸中神色黯淡,他突然想起来这几日都未见着小包,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再一见着眼前这群即将离去的女子,阮熙心中蓦的一滞,她是否也是随了这些人一般,弃自己而去?

  心中所想,脚下步子匆匆忙忙,阮熙一路奔到小包的房间,“小包……”待见着空无一人,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房间,阮熙心中蓦的一片寒冬如雪。他叹息着,心中苦涩牵引了嘴角,端的一抹苦笑。

  阮熙自慢慢走进房间的内室,见着那桌上一只精巧的翡翠镶珠蝴蝶簪,下面压着一封信。他拾起那簪子,失神许久,这是自己那日自己去珍宝斋逛的时候,一眼便看中了这簪子,觉得定是非常适合她,这才买了来送她。

  可如今簪子还在,她人却是不见了。阮熙放下那簪子,打开那封信,见里面写着:皇子殿下,承蒙错爱,这些日子受你照顾良多,小包感激不尽,奈何身有要事,不辞而别,还望珍重。勿念。

  “呵……珍重,勿念。”阮熙不由得自嘲,这世间果然是将自己撇下了。也罢,既是如此,那么自己便就顺从天意,南下吧。

  ……

  及至夜深,王允恒看着满目的黑幕,心中凉的很。阮珍儿抱了披风定定的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紧咬了嘴唇不敢上前。自与他成亲这些日子,他从未碰过自己,就连大婚当日的白绸,亦是他自伤了手臂沾染的。

  阮珍儿不敢强求他,早些时候便知道他心中存了那一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