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亲子关系(1/2)

加入书签

  连着几日左相府皆是被御林军团团围住,枉义因着在外游荡惯了,故而留在左相府之外。他自人群中暗暗观察左相府形势,微眯了双眼,心中打定主意,便是去了将军府。

  可是他一进将军府,便是被带刀侍卫围了起来,枉义诧异的看着面上微微带笑的孟瑞,惊声喝道:“你居然……!枉我父亲错看了你着许多年!”

  孟瑞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沉声道:“左相狼子野心,妄图宵想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我等忠臣良将,自是要为帝君谋事。我与你父亲交好这许多年,皆是为了暗中探得线索证据,不然,你真以为这世上所有的人都为你们左相府所驱使吗?来人,将罪臣之子枉义拿下!”

  夏国国历辛酉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左相一门应密谋造反,与他国相通来往,私交太尉何耀光,证据确凿,判处满门抄斩。太尉何耀光削其官职贬为庶民,流放于岭南一带。

  左相处死前一夜,暗黑的囚室中迎来了两个人。正是王允恒与含羞,王允恒看着穿着一身囚服,颓然坐于牢室中的左相,冷声笑道:“左相,没曾想你也有今天。人在做,天在看。世事轮回,皆有因果报应。你早先害的无数忠臣含冤而死,今日也该是你偿还的时候了!”

  左相冷冷的瞥了眼前的二人一眼,气的牙痒痒,便是这京城中两位新贵,让自己彻底失势!他冷哼一声,撇过头去,不想与王允恒二人说什么。

  含羞却是对着他盈盈一笑,上前点住了左相的哑穴,侧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相爷,其实,我今天来并非是想看你笑话的。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而已,你最珍爱的枉义,其实并非你的亲子。被你唾弃的野种枉成,他才是你的亲子。可惜,你被你那姨娘迷了心智,竟是替别人白白养了儿子,倒是将自己的儿子往火坑里推。”

  闻言,左相惊的面无血色,他心中怎不知自己这些年来是如何对待枉成的。害的他妻离子殁,让他修炼绝尘,更是让他比常人更先一步迈进黄泉。左相不住的颤抖,他嘴唇颤动,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含羞看着他这副追悔莫及的形态,冷冷一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便是你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自己亲人性命。。这便是你这许多年沾染无数鲜血的报应,明天你就好好去死吧!”

  说完,二人便是扬长而去。含羞临走时,扔了一张银票给那牢头,“辛苦了,弟兄,这些算作弟兄们这几日的酒钱。”

  那牢头接过那银票细细一看,顿时乐开了花,一千两啊。这可够自己看好些年的牢房了,当下对着离去的含羞是感恩戴德,一个劲的乐呵捧着。及至见不着含羞二人的身影,那牢头招呼了一众小狱卒,对着那左相一门所在的牢房,挥挥手,一盆盆凉水瞬间被泼了进去。

  有那心气硬的,对着这狱卒们这般落井下石的举动,很是不忿。“你们这些个家伙,最是不要脸,居然敢对我们泼冷水,等爷出来,看不教训你们,将你们往死里整!”

  那牢头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