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一生一世(1/2)

加入书签

  今日夏惠帝设宴,有心让几位新科才子好好聚聚,便拖得时间晚了些。王允恒心中却是十分不安,这都快至酉时三刻了,怎么的还不散宴?

  他心里头担心含羞,面上却仍是未露半分。及至宴席散去,王允恒便是急急的回了莫府。

  推门而入,怀里扑进来一个人,王允恒忙搂了含羞,闻着她身上浓重的酒气,王允恒微微皱眉,关切的问道:“怎么喝这么多酒?”

  “我也不知道,许是这酒好喝许多,我尝了心里头觉得好,便一直醉了。”含羞整个身子挂在他身上,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味道,无助的蹭了蹭,王允恒无奈的笑着抱了她上床。正是要起身给含羞倒茶,哪知含羞却是死死的抓住他的手,“恒儿,不要离开我!”

  王允恒心神一凛,脚下步子一滞,回转身来,看着她酡红的脸蛋,嘴角微弯,俯身在她额上轻轻一吻,他温柔的握住她的手道:“狗蛋,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

  似是深情告白般,王允恒跪坐在含羞床前的榻上,温柔的看着她,将自己对她的感情娓娓道来:“第一眼瞧着你,见着你脸上那伤,我心想这个书童肯定是个好玩的,喜欢打架的。可是,后来你却从不打架,你总是教会我要以德服人。但我以德服人失败了,你总会偷偷去教训别人,让他们真正的被我‘以德服人’。”

  “后来,你遇到了檀先生,他对你那么好,功夫也厉害,我心里好害怕你是不是会有一天,想着去做檀先生的书童而不要我这个需要被人照顾的小公子。可是,后来我们一起逃命,做过山贼,做过游侠,做过商人,最后还是来了京城。”

  “自檀先生出现的时候,我心里就时常存着一丝害怕,我们两个人一起经历那么多,我心里早已将你看成了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不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我只是不想失去你。后来得知你原来竟是女儿身,狗蛋,你可知道,那一刻我心内的狂喜。我高兴你也如我在乎你般在乎我,我高兴,你答应了我,而不是檀先生。”

  “我曾答应过你,待我高中状元之后,定要八抬大轿娶你。如今我金榜题名,独占鳌头,待与你选好了日子,咱俩就成亲吧。”王允恒低低说了这许多,含羞却仍是一摊烂醉。他心疼的抚上她酡红的脸颊,轻声叹道:“日后,咱俩成了亲,你可不能再饮这许多酒了,对孩子可不好呢。”

  这一室迷醉,本是两情缱绻定终身,奈何两个人都醉了,一个是酒醉,一个是心醉。

  ……

  含羞这日很是高兴,因为王允恒今日跟她说,“狗蛋,你选个日子吧,咱俩可以准备红纱了。”她面上笑的甜蜜,忙推了王允恒去了宫中上朝。

  这日莫府上下,都觉得含羞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孟晴见着含羞这般总是笑眯眯的样子,不由暗暗狐疑,却也不好问她。终于,含羞受不了孟晴这般如看着怪物般的眼神,她脚底抹油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