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香自浓时却是离人醉(1/2)

加入书签

  含羞随着檀心冢一路轻功飞跃至了一处桂花林,花香浓郁,随着微风轻扬,含羞一时竟是觉得有些醉了。她高兴的用手去触那些金黄色的小花,“这花香这么浓,想来用这花来酿酒,定是极好。”

  檀心冢看着她这欣喜的神情,淡淡的道:“此间花开无限好,香自浓时半点离人醉。不若你酿几坛子离人醉吧,等酿好了,我来取。”

  “咦?”含羞诧异的转过身定定的瞧着他,眨巴了一双凤眸,咂舌道:“大黄啊,这不是你说话的风格啊。怎么的,你要离开我去别的地方啦?”只是话一出口,含羞立时闭了嘴,这好像多了那么一丝怪味道。

  檀心冢浅笑着,看着她这副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的精怪模样,脸上柔情并现:“小狗蛋,我也许真的要离开你去远行了。也许是一段时间,也许是很长一段时间,也许……是一辈子。你心里可会想我?”

  话到最后,隐隐带了几分凄凉,含羞心里一突,忙关心的上前抚了抚他的额头,试了试温度。又抓住他的脉门,探了探脉象,见着无有任何病症,狐疑的开口:“大黄,你这是怎么了?”

  檀心冢静静的看着她这一番动作,掩下眸中心伤,浅笑道:“王允恒今儿中了举人,明年怕是又要高中状元了。届时,你字可以恢复女儿妆,安心的嫁了他。我这个人心眼比较小,看不得自己喜欢的女人落在别人的手里,所以我要离开你一段时候。”

  “你……”含羞看着他这般安静,一时有些无话,很少见过他这副模样,纵使以前,他也未说过要离开的话。他的突然告别,让含羞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檀心冢见她抿着唇,犹豫不敢开口,嘴角轻扯,“怎么,你可是舍不得我?不若,跟我走?”他静静的看着她,虽然知道她不会跟自己走,可是心里还是抱着那么一丝丝的希冀,也许就是情人心中的期望。

  含羞的回答在檀心冢的预料之中,只听得她清冽的声音:“若是早些遇着你,我兴许,就一头脑热跟你走了。可是,对不起,我先遇着的是他。”

  “无妨,”檀心冢淡笑着回应,温柔而又贪恋的看着她:“小狗蛋,我这一生能够遇着你,怕是穷尽了我所有的好运气吧。故而,只止于遇见。”

  蓦的,檀心冢嘴角一弯,凄凄的笑了,“我本想着,若是我跟他在一样的年纪遇着你,或许便能将他比下去,然后我便有机会拥有你。”只是他脸上那笑又苦涩了几分,“但是,那时候估摸着你还未生,我若是寻着你娘,你爹怕是要拿着扫帚追着我赶了。”

  “嘘……”伸手堵住了檀心冢接下来的话,她倾身上前,拥住了他。只一息的怔愣,他便伸手紧拥了她。

  若这是最后的离别,那便让我永生难忘。

  桂花香浓,含羞独自一人在林中信步采拾,身后是一望无际的花林。待她觉得这桂花香熏的自己快要醉了,一声鹰唳,墨煜出现在她身侧:“主上。”

  含羞半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