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做人要厚道(1/2)

加入书签

  “他竟是真的这么想要我死……”一声微不可察的轻叹,屋内几人都是转过身去看了枉成。红莲紧紧抓着枉成的手,“枉郎,他带你如此薄情心狠,你又何必再为了他那么卖命!”

  “就是!枉成,不是我说你,你这些年为他做的,因为他你所失去的,也该还清了那十几年的养育之恩了!”成硕看不过,亦是在一旁激言愤慨。

  枉成却是低低垂着眸子,谁也看不清其中的神色,他一声不吭,场面一时有些僵。

  “咳,”含羞一声轻咳,成功的吸引了屋内几人的视线,她挑了挑眉沉声道:“各位,请恕我直言,他的身子已是强弩之末,若是不尽早废了这害人的武功,只怕活不过一月。若是今日废了这武功,再由着我调理一番,少说也可以再多活个十年八载的。”

  “这是死是活,你们还是早做决定吧,耽误一刻,他便是身子再弱上几分,我在这里等着你们的答案。”

  含羞说完,便是起身去了一旁的太师椅上坐了,她独自斟了一杯差,轻啜了一口,由衷赞道:“真是好茶啊,人间最美之事莫过于此。能在闲暇时刻,有爱人相伴,煮酒品茗。”

  闻言,躺在床上的枉成眯了眯眼,终于开了口,“你们两个都出去吧,我有话想与含羞公子单独说说。”

  红莲虽是放心不下,成硕却是扶了她起身,将她拖到外面去了。

  待房门关上,含羞行至床头,好笑的看着眼前躺着的枉成,“长夜宫宫主,不知你有什么想要与我说的?”

  “含羞公子,我问你一个问题。”沉了眸子,枉成终于决定将心里的疑问弄清楚。

  “但讲无妨。”含羞摊了手,答得很是随意

  “含羞公子,你说,有没有法子可以鉴定两个人是否是亲子关系?”

  听他如此说话,再想着之前自己听说的,含羞心里便有了计较,想来这传闻还是有些依据的。她心里好奇,便是答了声:“自是有的,只是不知道,你问这个是为何?”

  “我的夫亲,准确来说是我的养父,他怀疑我是别人的孩子。所以对我的态度自那日之后,便是十分冷淡了。所以,我只想知道,他是否是我的亲生父亲。”

  “然后呢?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枉成压低了声音,听得出他内心此时亦是煎熬:“若是,我是他的亲生儿子,那么有朝一日,希望在他死前,你能告诉他这个事实。若是不是,那便算了。含羞公子可否答应我这件事?”

  含羞微微挑眉,“你的意思是我答应你这件事,你便乖乖任由我废除武功么,由我调理你的身体?”

  枉成低声一阵笑,“不错,含羞公子果然冰雪聪明,谋思过人。当然,我不会亏待了含羞公子的,左相暗地里靠着我的长夜宫,替他办了不少事。”

  含羞不由侧耳微微听了,她对左相确实很感兴趣,因为这个人,自己与王允恒很小的时候,便开始了逃亡。王府一众人散的散,死的死,也是因为左相。左相必须死!

  “含羞公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