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我就是那登徒浪子(1/2)

加入书签

  “哦,那簪子找不回来了,你不要也罢,我走了。”檀心冢觉得心里隐隐的有些疼,自己在她眼里原来不过是个别人,而已……也罢,也罢,那就暂时不去惹她烦了。

  他落寞身影自门口离去,含羞看着一室的狼藉,却是泪湿了眼眶。她心中突然很想王允恒,她一路跌跌撞撞,行至王允恒房前,猛地推门进去。

  彼时,王允恒正在冥思苦想书中的疑惑,突见得含羞一脸泪湿痕,朝着自己扑过来。他将手中书卷一放,忙抱了她,“怎么了,怎么哭的这般难过?”

  怀中人儿却是不肯说话,只顾着低低的抽噎,王允恒凝眉,也不再问她,只静静搂了她,轻轻的抚慰她。这怀抱于他二人来说,像是等了许久一般,二人都不愿那么早分开。

  王允恒自为了准备明年的科举,如今已是很少出房门,含羞关心他,便派了专人照顾他。故而,这王允恒这许久一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今日,这含羞突然而来,他心中只觉暖暖的,好久没有好好抱过她了。他好想她。

  屋内二人自是温情铺泻,寻着对方身上的温存,一片柔情如水。屋檐上檀心冢则是捧了一壶酒,又开始了豪饮,他心中难过,一杯接一杯,不停。

  蓦地,他掷了手中的杯子,“啪”的一声,杯子落在地上,碎成片片绿玉。他一时觉得无力,想起那时她面上的神情,他一跺脚,又是凭着记忆去了那片树林。

  此时,那树林中嚷嚷着要抓登徒浪子的村民们早已离去。四周林风飒飒,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寒凉的。地上一片浅浅的新绿,要找东西也不是很困难。

  檀心冢依着记忆,在林中转了许久,却是连那簪子的半个影子都没有找到。他心中懊恼,当时怎么的就,鬼迷心窍去拔了她的簪子了呢?

  落得现在,她生了自己的气,自己心里也不少受。跑到这里鬼地方来,吹了这大半天的冷风,却是一点收获也没有。他抬头看天,日头快要落了。

  天色渐暗,檀心冢对着那片林子,又进行了一次地毯式的搜索,还是半点收获也没有。他心里颇觉得挫败,这要如何交差,如果找不到簪子,她一直不理自己怎么办?

  光是想想,檀心冢便觉得心里如蚂蚁啃噬,难受的要死。他兀自叹气,忍不住低低咒骂。正巧一个农夫扛了锄头经过,朝着他这般不经意的瞟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那农夫便再也无法镇定下来。他扛了肩上锄头,呼呼挥舞着就是往檀心冢冲过来。“好你个登徒浪子,居然还有脸回来!看我不逮了你去见官!”

  所以说,那个世界的农夫还是很纯良的,他心里只想抓住檀心冢这个登徒浪子。丝毫未有想过,之前他们一群人连檀心冢的半个步子都没追上。

  檀心冢看着他“嗷嗷”叫着就冲了过来,一时愣住了,他扛着的那把锄头好生面熟。他静静立在那处,芊芊笑着,等着那农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