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抢我的女人(1/2)

加入书签

  少施提了轻功,闪身已是不见。

  阮馨看着他方才站立的地方,暗下眸光,走了呀,走了也好,别再回来了。她抬起袖子轻轻拭去面上几滴泪,稍稍收拾了情绪,嘴角微弯。

  须臾,有卫兵前来,“夫人,听闻那贼人前往此处,不知夫人可有瞧见。”

  阮馨却是掸了掸袖子,淡淡道:“我一直在这处赏花,只瞧见那梨花落了不少,未曾瞧见什么贼人。莫不是你们看错了方向,不若,再去别处寻寻吧。”

  “是。”

  这夜,将军府里孟晴哭肿了一双眼睛,孟瑞却是喝的酩酊大醉。阮馨自梦圆中回来,派了妙人去安抚孟晴,自己前往暖馨阁,她要去看看他的夫君如何了。

  待阮馨瞧着房内四处滚动的酒坛子,不由蹙了眉,望向那卧在圆桌上的孟瑞,轻轻一声叹息。自上前去,用了帕子替他擦汗,“你这又是何苦?多年前的事了,你为何至今不能释怀?”

  可醉的不省人事的孟瑞却仍是趴着,阮馨想起他们曾经的过往种种。取了他面前的酒杯,一口饮下,烈酒入喉,一阵火辣辣的烧灼。她闭了眼,前尘往事好似过眼云烟,醉生梦死却原来也不过是一个玩笑。

  越是想要忘记,便是记得越深刻,既然忘不掉,唯一能做的,便是顺其自然吧。她垂了眼眸,将酒醉的孟瑞一把扶起。他身子魁梧,有些重,阮馨憋着气将他勉强扶到床上,见着他那烂醉如泥的模样,忍不住又踢了他几脚。

  过了会,却是细心的替他脱鞋宽衣,这个人什么都是好的,就是太执着了些。阮馨看了他一眼,起了身开始收拾这室内,一地的狼藉。

  待妙人赶到晴苑,其内却是一片冷清,并未有所想的大吵大闹。她不由有些奇怪,慢慢踱步进去,却见了孟晴抱着妙妙在发呆,只她红肿的眼睛,道着她的伤心。

  见她进来,小叶低声唤了她,“妙人姐姐好,小姐她现在不太高兴,可是夫人有什么事找吗?”

  妙人蹙了蹙眉,拉过小叶低声问了:“小姐她,可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夫人担心,命我来瞧瞧。”

  小叶摇摇头,“小姐她只是难过,哭过了,现在许是在想事,过段时间就好了的。”

  妙人见着孟晴并未有什么出格的行为,也就稍稍放了心,“那你先好好看着小姐,我去回了夫人。”

  “是。”

  妙人离去之后,孟晴的眼泪便是又落了下来,怀中的妙妙似是觉得主人的眼泪湿了它的毛,有些不满的叫了一声,“喵呜”跳离了孟晴的怀抱。

  小叶忙上前,看着那窜上院墙的妙妙,嘟嘴道:“好你个没良心的,养了你这么久,你这会子,就跑了。”

  孟晴却是淡淡瞥了一眼,懒懒的道:“且随它去吧,许是这院子里太闷了些,它哪里受得住这般寂寞。”

  “小姐,都是我不好,如果,我再小心一点就好了……”孟晴这般模样,小叶心里很难受,她当日为何就被将军给发现了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