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此间无乐(1/2)

加入书签

  “哎,哎。”含羞未敢使用内力,她挣扎无果,只得任由王允恒牵了她,去洗眼睛了……她心里一阵哀嚎,好不容易难得一见的隐谷众男,霸气的腹肌。呜呜……

  见着她一脸的委屈,王允恒皱了眉,“怎么的,你还想瞧着那一片乌烟瘴气的群魔乱舞呢?”

  “没……”知他生气,含羞软下了语调,唉,自己怎么就被他吃的死死的呢?

  彼时,未国王宫内,檀心冢正斜靠在软榻上,眯眼瞧了那升腾的香雾自烟炉中升起。烟雾缭绕,他深深吸了一口,随即闭了气飞身去了殿外,这龙涎香的味道还真熏。

  他正兀自欣赏那池中积雪,远远的有宫人缓缓行来,他敛了眸,细细的瞧他,“何事?”

  “王爷,陛下将于除夕夜在宫中设宴,特派奴才前来相邀。”那宫人躬身回答,未有半分逾矩,低眉顺眼,静候着檀心冢的回应。

  檀心冢轻瞥了他一眼,倒是个听话的奴才,薄唇轻启,他的声音凉薄至斯:“且去回了陛下,本王定会前往。”

  “是。”那宫人低头又是一鞠躬,缓缓退下,檀心冢瞧着他离去的背影,眉头微蹙,这约莫是最后一次去赴那除夕宴了。蓦地,白枫闪身在他身侧,躬身道:“主子,可是还要等候么?”

  “嗯。”低头沉吟,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冰冷,“就留着她好好过完这最后一次除夕夜宴,此后,这明妃便是再不能出现在众人眼前。”

  白枫心神一敛,这若是真的动了手……他皱了眉,凝声问道:“那……主子,您日后可还回来?”

  “自是不回了,这里于我,没有任何值得怀恋的东西。日后,我随她,她在哪里,我在哪里。”轻叹出声,檀心冢转而看向这满目冰凉的园景。这冰冷的帝王之家,于他,是满身的伤口,他的母亲还未曾见面,便是死了。父亲,几年也难得见一次。

  他好似从小到大最亲的便是外祖父,只是,他去了。后来这宫里的老头子,也去了。他侧目看向白枫:“白枫,你说这王宫是不是好似一个金碧辉煌的坟墓。多少人因了痴迷这里面的荣华富贵,被晃花了眼,最后却都是不得已失了自己的性命与本心。”

  “主子,此间无乐,我们自可去别的地方,莫要太过伤怀。小小主,还在夏国,等着我们呢。”白枫知他想起自己的身世,觉得孤寂,便提了含羞。

  果然一提起含羞,檀心冢面上便是柔了几分,他淡淡笑着,似是自言自语:“我这一生,好似唯一的光亮便是她,因着她,我觉着这世间有了乐趣。”

  “主子,是因为心里有了牵挂,所以你才会这般的。”白枫说完,心中想起百合,亦是美滋滋的。自从与她一别,已是过了大半月,也不知她胃口好了些没有。若是心情不好,可还会生闷气,思及此,面上又带了淡淡的愁绪。

  檀心冢不住的回想自己与含羞的过往,及至回忆渐深,他咧了嘴,唇边漾开一抹醉人的笑。正巧远处有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