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精打细算(1/2)

加入书签

  “小包,你在瞧什么呢?这儿天寒,咱们快些回府吧。”身后阮熙跟出来,在小包身侧停了,顺着她的目光,却是瞧着人渐稀少的街道。

  小包转过身子,朝着他甜甜一笑,“殿下,我瞧着这天不知还要冷多久,担心殿下出行受冻,想着回去给您做两双靴子。”

  她这番细心体贴,落在阮熙心里,犹如春风三月,暖了他久寒的心田。他出身皇家,当今皇后虽为生母,可是还有一个大皇子,大皇子的生母是前皇后,是父皇的元配。

  他在宫中的地步,很是艰难,如今虽有左相与护国将军支持。但朝中老臣还是有一部分人,支持大皇子是太子的不二人选,他处境艰难。

  由是,小包这般温柔待他,让他情不自禁的深陷,他伸手握住小包的双手,定定的看着她道:“小包,我何其有幸,能得遇你。这天寒,你莫要冻着了,你的心意我知道。我只想你好好的,我不会让你受苦的。”

  他眸中深情款款,温润的男声暖暖的,将这平凡的呵护送进了她的心房,那一刻,小包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做错了,这个男人,不过也是个普通的男人罢了。

  只一瞬,她心中犹疑瞬间淡去,她不该如此心软,狗蛋还在等着自己呢。时日不多,得抓紧时间,重获自由,然后,便是去与他道明身份。她幻想着日后美好的生活,面上带出一丝甜甜的笑意。

  阮熙瞧了,当下醉了,他也顾不得这是大街上,众目睽睽,倾身在她额前蜻蜓点水一般,轻啄了一小口。感受着额上的触感,小包蓦地抬头看他,她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叫阮熙心情大好。

  他不由的环住了她,低低的笑了,小包乖顺的倚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胸腔里的震动,她想的却是另一个人。既是狗蛋来了,只是为何他这时候也来了这京城,他那般绝世风华,如今可否能瞧得上自己。

  她暗了神色,不由闭了眼,轻声说道:“殿下,奴婢觉着好冷,咱们还是快些回府吧。”

  “嗯。”阮熙松开了她,牵着她的手上了马车,车夫“驾”的一声随之甩鞭,车轱辘在薄雪上印了一道道印记。

  ……

  含羞寻的那处铺子,便是在城东曲玉大街,别瞧着这儿虽是冷清了,可是地方宽敞,路上没有别处的拥挤。含羞正是看中了这一点,这京城的租金素来就贵,再者这行医馆前,若是车马占道,只怕也没几个愿意进来。

  她自往了那铺子里进去,一个工头模样的人却是挡了她道:“公子,此处正在施工,并未营业,还请公子移步他处。”

  这话说的客气,含羞随意瞟了一眼内里,觉得也尚满意,点点头,走了。只是,后来那工头将这事说与九月听,九月当下悄声与他说了:“你得罪了咱们仁和堂的大东家,可是要小心着被抓去试药,哼哼。”

  他那一声桀桀怪笑,惹的这位老实的工头,提心吊胆了好几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