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贱人(1/2)

加入书签

  枉义向来不喜这三皇子惧内的脾性,与他相交不过是左相示意。他真正要相交的人便是将军之子孟舒,奈何,这孟舒与这三皇子走的极近,故而,他不得不顺带也与这三皇子打好了交情。

  孟舒自带了阮熙一路上轻功跳跃,不多时便是回了将军府。他将阮熙往床上一放,自柜中取了一个小药瓶出来,拔了塞子,将它往阮熙鼻前一过。阮熙鼻子动了动,哼哼唧唧的,有些不耐。

  瞧着他这副模样,孟舒弯了嘴角,这药效果然极快。当下他放下那小药瓶,径自走到床前,捏了阮熙的鼻子道:“你姓甚名谁?”

  “阮熙。”

  “你是何身份?”

  “我乃夏国三皇子,身份尊贵。”

  ……

  连着一番询问,皆是无错处,孟舒道:“你今日可是看上了谁家女子?那人姓甚名谁?长得如何模样?”

  “府里新近了一批侍女,好看的都被点选去了浣衣部。我那日里偷偷去瞧了,瞧着一个人甚是好看,笑起来甜甜的,眉眼弯弯的,我看着心里欢喜的紧。只是不知道,她叫什么,她还给我的破衣服上绣了翠竹,我也好喜欢。”

  孟舒沉吟了一会,又继续问道:“你如今心里可还喜欢眉夫人?”

  “哼,那个母老虎,我讨厌她还来不及,如何谈得上喜欢。她不让我身边留好看的侍女,不就是想我多去去她那里么?我偏不去,哼,就不去!”

  听得他如此说话,孟舒弯了嘴角,眸中精光闪现,如此一来,事情好办许多。随便收拾了一下,将那药自放回柜子里,那药上标签便是真言散,落款是安仁堂。

  待孟舒将阮熙送回三皇子府时,已是夜灯初上的时候了。眉夫人一日不得见他,心下自是大为恼火,但见着他进门,正想上去一通教训。不曾想自他身侧竟是闪出一人,朝着她道了声:“眉夫人好。”

  她愣了愣神,这是将军之子,京城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郎君。乍一看,她不由有些醉了,掩下眸中失神,她略略欠身道:“妾身有礼了。今日孟公子到访,真是有失远迎,还望孟公子不要介意。”

  孟舒自是笑着答了,“无妨,夫人待三皇子殿下如此情深,守候至此刻,孟舒心下感慨万千。三皇子得一眉夫人足以,这一艳福怕是要羡煞多少男子了。”

  她不由的娇俏一笑,略带了几分羞涩,“孟公子说笑了,妾身,不过也只是个普通女子罢了。何德何能,得孟公子如此夸奖。”

  孟舒见她微微动情,不由又道:“夫人过谦了,论才貌品德,我敢说,夫人若是要认京城第二,无人敢认京城第一。”

  这话说的,眉夫人已然是眸中楚楚,她觉着自己终于找到了那个知音了,终于有人会认真的欣赏她的好。她不由怯怯的看了孟舒一眼,道:“孟公子里面请吧。”

  他二人这一番说话,阮熙虽是看在眼里,却也不做声,他与孟舒早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