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醉酒(1/2)

加入书签

  这浣衣部的侍女,自是不能入三皇子阮熙休息的别院。故而,当阮熙瞧着自己身侧的侍女捧着那件轻纱,一脸莫名其妙的时候,他却是有些迫不及待。

  他当下便是起身去拿,那侍女倒也是呆傻的可爱,“皇子殿下,这轻纱上面怎么的绣了这翠竹,我记着送去的明明没有的呀,莫不是拿错了?”

  阮熙当下黑了脸,斜着眼瞅了那侍女平凡无奇的圆脸,叹了口气道:“拿来吧,我瞧着这轻纱甚是有趣,今日,我便穿了它去赴宴。”

  “啊?”那侍女张了嘴,犹疑的啊了一声,阮熙已然是自行取过,披了出门。待到眼前不见了阮熙的踪影,她方才醒悟,“殿下,那衣服许是别人的,您快脱下来呀!”

  行的飞快的阮熙听着她在后面的呼喊,心里是恨恨不已,这就是他宠爱的眉夫人,给自己选的活泼机灵的俏丫头!眼角掠过轻纱上的翠竹一角,他不由完了嘴角,最是无觅处,得来佳人清秀。

  今日,阮熙与左相之子枉义并着护国将军之子孟舒,三人相约于京城最负盛名的酒楼,无香阁。枉义与孟舒自是早已等候多时,这会子瞧见阮熙突然的破门而入。不由惊了一跳,不过须臾,皆是落目在阮熙山上那枝翠竹。

  枉义是个文人,自是少不得要酸一会儿的,他道:“三少爷,我瞧着你这身轻纱上的翠竹甚是喜欢,二色相得益彰,想来这刺绣之人,也是个妙人儿。”

  一旁的孟舒轻呷了一口茶,答得倒是随意些,“很好看,与三少爷的气质很配。”

  于是乎,这阮熙就有了那么点飘飘然,这翠竹出自何人之手,他自是知晓。当下,他心里觉着甜蜜蜜的,这心里一乐,他脸上便藏不住。二人瞧着他不由自主的咧了嘴,相顾一笑,眼神交流,自是懂了。

  眸中一道精光闪过,枉义道:“三少爷果真艳福不浅,只是,这眉夫人管的甚紧,不知三少爷这妙人儿是自何处寻来的?”

  这一问,阮熙倒是有些愕然,眉夫人素来骄纵跋扈,且又是皇上做主赐予他的。他是有心却也不敢想,这会子遇着浣衣部那人,他是真的上了心。眉宇之间露了些许颓色他道:“这个妙人儿,怕是我也得不成了,眉儿的性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枉义点点头,这眉夫人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女,且听闻她异常善妒,自她入主三皇子府。府中美艳歌姬一并被逐出了府,稍有点姿色的便是被指去了不好的差事。留在三皇子身边的,嗯哼,自是比较安全的。

  孟舒生为将军之子,但凡府中女眷,皆是以男子为重。当下他便开了口道:“哼,三少爷,我瞧着你这般惧怕她,甚是窝囊。身为男人,连自己喜欢的女子都不能留在身侧,还算是男人么!”

  这话一出,阮熙登时煞白了脸,可他并没有怪孟舒,他自幼与这二人玩耍,知晓孟舒是个直肠子的。只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