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一怒之下(1/2)

加入书签

  “如此,多谢。”檀心冢淡淡出了声,隐隐有了逐客之意。

  柳四娘不舍的看了看他几眼,不由的轻声呢喃:“真是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啧啧啧……若是换上女装,定是极好看的。”

  “……”檀心冢黑了脸,“老板娘,我要歇息了,如果你不担心你晚节不保,可以继续呆着。”

  话音刚落,门外已是响起砰砰砰的砸门声,接着一个粗犷的男声传了进来:“他大爷的,快给老子开门!我倒要瞧瞧是什么小白脸,敢勾搭我婆娘!”

  柳四娘面上一阵措不及防的惊慌,被檀心冢尽收眼底,他邪邪一笑,倾身揽过柳四娘。指尖轻弹,那门便是应声而倒,那门口的壮汉一个趔趄闯了进来。

  当他瞧着搭在柳四娘肩上的手时,鼻子哼哼的,有种出气不赢的感觉,他顿时火了,朝着檀心冢就是扑过来。却哪知,刚刚扑倒檀心冢面前,举起的双拳还未落下,他人已是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柳四娘吓呆了,随即却又很快晃过神来,檀心冢松了手,任她对着地上那一大块头,使劲的哭喊打拧。终于,他瞧不下去了,或者说柳四娘的声音太刺耳了,他道了声:“怎么的,还站在外面看戏呢?”

  含羞呵呵呵笑着慢慢踱了进来,这壮汉方才自进了屋,没瞧着柳四娘,那一嗓子吼得。当有人告知了他柳四娘的所在之时,他那面容狰狞的,啧啧啧,于是乎,她便跟着来瞧戏。

  她蹲下身子,探了探那壮汉的脉象,气息,不由得拍了拍柳四娘的肩膀道:“别哭了,没用的。”

  闻言,柳四娘哭的更凶了,含羞左右劝不过,便道:“他不过是气急攻心,晕过去了而已,你这样哭,他如何会醒?”

  “额……”柳四娘不由抬头呆呆的看着含羞,含羞点点头道:“确实是如此,也不知他为何会生这么大气。今日,我总算是领教到了,气急攻心这四个字的含义。”

  柳四娘红了脸,要说这张虎确实是个实诚的汉子,他对自己的心思,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今日他竟会为了自己如此这般,她心内的信念又是摇了摇。

  含羞瞧着她面色红晕,眉目含春,忙对着一旁的檀心冢招了招手。檀心冢会意,一个闪身出了房门,含羞细心的替柳四娘二人关上了门。然后便一同去了前院,这等好事,还是不要乱听墙根的好。

  翌日,这悦来客栈里的人空了一半,原因无他,这柳四娘要大婚了,他们得赶紧准备着。不过短短三日,这悦来客栈便是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这日黄昏,夜灯初上,爆竹劈啪作响,唢呐也是吹的极厉害。

  小包隔着树梢远远的望了,有一对新人,牵着红绸,走到大堂中间,对着高堂便是一拜。她的狗蛋,在一旁淡淡的笑着,不住的点头示意。这一幕锦绣良缘被她瞧在心里,她暗想自己何时,才能与他这般。

  “夫妻对拜——!”

  “礼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