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作弄(1/2)

加入书签

  枉成面上惊骇,他正想拉着红莲问个清楚,红莲却是闪身后退了几步。泪已然落了下来,她凄惶的看着枉成捂了胸口,道:“你只以为我是因了那一掌,气你恨你。却不知那日,我们的孩儿,竟是被你亲自下了狠手。若非我心里有恨,只怕是也随了孩儿去了。”

  “你,你怎么不早说!我……我那时走火入魔,不能控制自己,你为何不躲开?”枉成面上神色一变再变,终是自己错了!

  “我哪里知晓,你走火入魔后,竟会真的对我下狠手。你以前发过誓的,你不管如何,都不会打我!可是……”百合抬眸看向他,眼前却是一片模糊,她哑着嗓子,语气间甚是凄凉,“可是原来,所谓的誓言不过都是戏言。你不仅打了我,连我们的孩子也一并打死了……”

  “莲儿……”时隔许多年,枉成再一次唤她,话中多了几分浓重的愧疚与相思。他捂了胸口,试着,去拉她的手。

  红莲却是将他的手一把拍过,“枉成,事到如今,你可曾有过一点后悔?”

  “莲儿……我……”枉成胸口疼痛之极,他好不容易压下心中澎涌的气血,正欲开口。红莲却是朝着他凄凄的一笑,闪身走了。

  他再也控制不住,张开嘴一口血吐了出来,唉,怕是又被她恨上了。他抬起自己的手,一时心下萧瑟,若是能快一点抓住她,该有多好。

  他蓦地看向天空,今儿月圆,月色有些凉薄,他暗下眸光。心道:莲儿,我后悔了,可是我已无退路。如今,父亲对权利的苛求愈来愈大,我走到这一步,也是无法。此生,终是我负了你……

  百合自红莲一走,心下越发难受,她在屋内踱来踱去,却是不敢再写信给白枫。蓦地,门扉松动,她定了睛去瞧,见是小包,这才放下心来。

  她拍着胸口,扶着案几慢慢坐下,“你可吓死我了。”

  小包瞥她一眼,将手中药晚自她面前一放,“喏,你的安胎药。”

  百合挑眉,瞧着她面色不善,咽了咽口水,小心着道:“妹妹,这药你从哪里弄来的?”

  “教主吩咐我去药店里买的,你放心吧,不会害你的。”

  “哦。”百合应了声,慢慢端起那药碗,稍稍犹豫,终是慢慢喝了下去。她心里恨恨道:若是,自己有个好歹,他日一定要罚白枫跪搓衣板。

  此时远在南方的白枫,打了个喷嚏,而后他又打了个冷战。一旁的墨煜瞧见了,不由问道:“可是受凉了?”

  白枫摇摇头,谢了他的好意,心里却是想着某个人,这都许久未曾有她的消息了,今日里竟是想的很。

  屋内,一片静默,小包不说话,百合也不敢说话。她自有了身孕,且又被红莲知晓,当下是谨慎异常。只是这屋里气氛太闷,她不由的拿眼偷偷瞧了一旁的小包。

  小包自知她偷瞧自己,转过头去,轻哼了她一声,“你怎么的做出这种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