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剜心(1/2)

加入书签

  我只是心疼你,突然变成这般模样,若是你忆起从前,你心里定是苦涩难耐。何其庆幸,你前尘皆忘,又何其难过,你竟是连我也一并忘了。

  罗四娘眷恋的看着眼前的怪医,手上慢慢的摩挲着他脸上的皱纹,“六郎,以后我们不分开了,好不好?”

  “好。”怪医怀抱住她,“许是从前答应过,与你白首的。却不曾想,我竟是先白了头。若是,我先……”

  抬手捂住他的嘴,罗四娘眼里水雾弥漫,“六郎,不要说出来,我听了,会难过。”

  “好,我不说。”

  二人都不再说话,只是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何其有幸,还能重聚。

  “咳咳……”含羞背着手,站在门前望着天,天老爷的,她这算是撞见师傅与师娘相互抱抱的好事了?

  相拥的二人顿时松开手来,罗四娘脸上挂不住,捏了帕子便是去了后院。怪医是个脸皮厚的,他呵呵一笑:“徒儿,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喝酒吗?还没开张呢。”

  含羞卸了他一眼,凉凉的道:“师傅,你二人这般模样,这酒馆就算开了张,也没个谁敢闯进来呀。你说,是不是。”

  “……”怪医黑了脸,“许多年不见,你这嘴皮子功夫修炼的越发上进了。说吧,今日找我何事?”

  含羞嘿嘿一笑,蹭蹭蹭挪过去,“师傅,我这是来与你商量着那剜心的事来,你可方便?”

  怪医略一思索,开了口道:“哎呀,这桌子椅凳还没摆好,等会酒馆可怎么开张哦。”

  “不急不急,师傅,我来帮你摆。”含羞乐呵呵的摆了那些个桌椅板凳,心里却是暗暗叫苦,自己怕这事被别人知晓,故而只身前来,哪知道,还要干这苦力活。唉!

  待她将桌椅板凳悉数摆好,这会子罗四娘已是整理好出来了,她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含羞,再瞧瞧一旁清闲悠哉的怪医,当下便道:“六郎,你与徒儿一起进去说事吧。今日,不许饮酒!”

  “是……”怪医嘟囔一句,便是拉着含羞进了后院。

  “师傅,你说我在一定要剜心吗?若是剜了心,我可还会有活路?”含羞紧皱了眉头,她有些不甘心,为何她这一生,老天要与她开这么个大的玩笑。

  怪医慢慢悠悠坐下来,盯着她的眼睛道:“你当真想活下去么?”

  “想!”

  “为何?”

  “因为,有一个人,今生我遇见了,不想再错过。”

  闻言,怪医立马凑上前去,悄声问了:“是昨日跟来的那个斯斯文文的小子么?”

  含羞愕然,这都能看出来?她眉头轻轻一挑:“师傅,怎么的,你这么会瞧人?”

  怪医以手撑着下巴,说道:“徒儿,不是我说你,你找什么样的不好,偏要找那样的小白脸呢?”看着含羞渐渐下沉的脸色,怪医又试探着说了,“我瞧着那个姓檀的不错,虽然比你起来说,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