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不巧又遇着他(1/2)

加入书签

  这日,阳光极好,初春的和风微微的吹着,操场四周的风幡偶尔轻轻扬起一角,表示着,这真是个好日子。

  “安静,安静。”是林监院的声音,“今天是三月初三,我们玉衡书院定于今日召开这新生入学大会,接下来将由宋山长为各位学子,介绍书院的历史,学规,及一些事宜,希望大家能安心听讲。”

  “巍巍容山下,悠悠渊江旁,正是草长莺飞季,迎来桃李争相花开。各位学子为了求学远道而来,不畏路途艰苦,此情着实可嘉。本山长,今天就在此与诸位学子,说说我们这书院,增进增进感情。”简短的开篇结束,这个年逾五十几近花甲的老学究,也就开始了正题。

  王允恒如其他新入学的学子一般,这时候静静的呆在操场上听着这宋山长的讲话。突然离了含羞,一时有些不习惯,玉衡书院规定,未经允许,书童不得参与学子平日的授课,活动,不可影响学子的各项功课。否则,便要遣了书童回家。

  含羞这会儿正觉得玉衡书院这个规定甚好,不然若是要自己一刻不离王允恒,那么自己岂不是白日里要被那些四书五经给闷死。她这会儿乐的逍遥自在,躺在厢房的床上,时不时摸摸藏有五万两银票的那个地儿,心里美滋滋的。有钱的感觉,真好!

  也不知道王允恒这新生入学大会要开到什么时候,看了看沙漏,才过去了一刻钟,只觉无聊。突然想起这几日刚习得的内功心法,不由坐下安心练习。

  以至于王允恒开完会回来,看到的便是含羞如观音坐莲一般,闭着眼在床上打坐。含羞此时只觉体内气息汹涌,快有些撑不住,突然听得一个轻柔的声音在唤她,当下稳住心神,睁开了眼。

  “狗蛋,你方才在做什么呢,我喊了你那么久,你也不答我。”看着额前一层细汗的含羞,王允恒担忧的伸手摸了摸,还好不烫。

  “没事,就是刚刚睡着了,做了个噩梦。”拿下他的手,好生一番宽慰,“你这么会就回来了,不知那宋山长说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关于书院的东西,还要我们背学规。狗蛋,明日我要开始集训了。”王允恒说完,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颓然的交错着自己的手指。

  含羞很少看他这般焦虑,不由拉了拉他的衣袖,“可是怎么了,莫不是很辛苦?”看着他这小身板,含羞想着,他这长日里养在大宅子里,突然要进行这集训,只怕是真有些难为他了。

  “辛苦倒是不怕,只是,我每天都要跟你分开了,集训的时候,我就不能跟你在一起。”

  含羞有些哑然,这孩子,不由戳了戳他的脑袋瓜,“你这个笨的,书院规定,我们不能一起集训,但没说,不能让我看着你集训啊。明天开始,你集训你的,我就在一旁看着你集训不就可以了。”这话含羞自己觉得自己是真真的说的太不厚道了,但落在王允恒耳里,他的小脸瞬间晴朗了少,“对哦,狗蛋你好聪明。”

  聪明……聪明你妹的,这家伙也太单纯了,只是如此依赖自己,日后可该怎么办?

  看他脸色明朗不少,含羞从屉子里拿出两个果子,这是昨夜那人给她准备的。想着自家有个人经常在夜里吸自己点的安神香,含羞觉得过意不去,便带了回来,算是补偿。

  王允恒接了苹果,第一反应不是咬,而是呆呆的看向含羞,“狗蛋,今儿开始,不是不许下山了吗?你从哪来的这果子。若是被林监院知道了,可了不得呢。”

  未曾想他竟会这般细心,“你别说,是我今日偷偷下山买的,想着你明日集训了,给你弄点好吃的。”又关好了窗户,上了门栓,这才折回来,催促着他,“你快些吃,吃完了,证据销毁,就不怕了。”

  “狗蛋,你对我真好。”

  “快吃吧。”看着他这般信赖自己,含羞有些不是滋味,他大哥的意思,是知道王府迟早会出事,所以将他老早就打包丢给了自己。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些,心里自然是单纯的,若是日后王家出事,不知他心里会作何想。

  翌日。

  “各位学子,我是你们的武术先生,檀心冢。今日起,将持续一个月的集训,无故不得请假,不得迟到早退。否则,视情节严重进行惩罚。你们可知道?”

  “知道。”

  “现在开始,先绕着操场跑十圈。”檀心冢的出现,让在一旁坐着的含羞,惊得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