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马蓉,易劈腿(1/2)

加入书签

  王婷婷自与沈兰分开后,牵着女儿漫无目的的游走在街道上,表情有些失魂落魄,沈兰的话如同一场风暴,掀起了被她埋藏在心中的秘密,

  “瑶瑶,等会不许和别人说起那位叔叔的事情,知道吗”?

  王婷婷牵着女儿的手,朝着医院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得知江枫昏睡五年,她心中的怨气与愤怒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如果不是已经有了女儿,那么她愿意相信这次偶遇,是上天安排他们破镜重圆的,

  可惜……可惜一切晚了,

  五年时间已经改变了很多东西,尽管她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当初那个没脸没皮的大男孩,可现如今,她都嫁人了,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她不可能抛下这些,

  “为什么呀”!

  三岁半的小童谣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懵懂呆萌,

  王婷婷停下脚步,看着女儿脖子被红绳挂着的蝴蝶玉佩,一时间眼神飘忽,有些心不在焉,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瑶瑶,你喜欢那位叔叔吗”?

  王婷婷问完之后,立马就后悔了,身为一个已婚妈妈,说出这句话,对家庭而言,有些不负责任,

  小童谣并不明白妈妈心中的慌乱,懵懵懂懂的侧着小脑袋,想了许久后,对着妈妈说道,“刚见到那位叔叔的时候,他的样子好吓人,就连眼睛都是红色的,可是他送给我这块蝴蝶玉佩后,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他了”,

  小童谣握着垂在胸前的蝴蝶玉佩,笑嘻嘻的样子非常可爱,

  “你个鬼丫头”,

  王婷婷哭笑不得的捏了捏女儿的小鼻子,目光回转,想到之前刚见到江枫的画面,

  身穿病服,瘦骨嶙峋,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绝症患者,

  面色苍白,眼眶凹陷,就连头发都呈现出一种营养不良的病黄,

  尤其是当他看到自己身边牵着女儿的手的一瞬间,眼神难以置信的愕然,瞳孔出现血丝,痛心而又绝望,眸光无神,充满悲意荒凉,

  王婷婷苦涩的笑了笑,现在想想,初见江枫的时候,还真挺吓人的,

  虽然多年未见,可王婷婷仍然在茫茫人海中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

  王婷婷牵着女儿的小手,乘坐电梯走上医院住院部,

  八楼某病房,

  “我又没死,哭什么哭”,

  病床上一名头缠纱布的男子,看着眼眶通红的王婷婷,语气顿时变得有些不耐烦,这位男子就是王婷婷的老公,童源。

  王婷婷心头发虚,她的眼泪并不是为了老公而流,这让她有种背叛的负罪感,而后像是想起什么难过的事情,双眉立起,薄怒,“你醉酒驾驶撞了别人,对方家属找我索要赔偿的时候,你却天天躲在医院装昏迷,我心里受了委屈,难道还不能哭了”,

  一听这话,童源从床上坐起,表情愤怒,“天天为了这点鸡皮蒜毛的小事跟我吵架,有意思吗”?

  “小事”?

  王婷婷悲哀一笑,笑容有些伤感,“你不光醉酒驾驶,而且还把别人双腿撞断,这叫小事”?

  “哼,那帮混蛋无非就是借题发挥,想要索取巨额赔偿罢了”,童源怒喝一声,

  “对方家属带人来医院闹事,想要上告法庭,用法律的手段解决,是我拉着女儿一起跪在人家面前磕头道歉,人家才愿意给我们一个私了的机会,而你就只会躺在病床上装昏迷,我牺牲尊严给人家磕头道歉,你却还来凶我”?

  王婷婷声音哽咽,凄哀一笑,无尽的委屈皆呈现在眼中的水雾里,

  “哼,告就告,谁怕谁,再说了,你给别人下跪的时候,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让我的面子往哪放”?

  童源怒斥王婷婷,对她给别人下跪的事情,耿耿于怀,觉得丢了面子,

  “呵呵……”

  凄楚的笑声从王婷婷嘴里传出,她是在亲戚的介绍下认识童源的,两人之间没有多少感情基础,只因为到了年纪想要找个结婚对象才会走到一起,婚后生活,也不是那么乐观,

  童源身为一家古董玉器店的经理,经常以谈生意为理由,夜不归宿,就连出车祸那天,车里副驾驶位置上还坐着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

  如果这中间没有什么猫腻,鬼都不信,

  王婷婷虽然心里一直都怀疑丈夫的行为,可是却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因为在她的心里也始终藏着一个放不开的心结,所以她没资格指责童源,

  而且她性格温婉,从不与人吵架,总喜欢把所有事情都憋在心里,

  “你醉酒驾驶,撞上别人,万一对方家属上告法庭,并且不要赔偿,只追究你的犯罪行为,你可能会坐牢的,你知道吗”?

  王婷婷破天荒的扯着喉咙,怒斥童源,发泄心中的委屈,见后者阴着脸沉默不语,更是心有怒气,“一旦上告法庭,闹得人尽皆知,你以为你的工作还能保住?哪家老板会重用一个有着醉酒驾驶案底的人”?

  “哼,说了这么多,还不都是为了你自己,一旦我被告上法庭,丢了工作,你还能过着富太太的优越生活吗”?童源嘴角露出一抹冷淡,

  “我有自己的工作,虽然赚钱没你多,但是足够养活自己,而且结婚以来,我没有花过你半毛钱,我甚至连你的银行卡藏在哪里都不知道”,

  王婷婷凄婉一笑,牵着躲在身后速速颤抖的女儿,转身离开,“你骂人的时候这么精神,看来不需要我照顾了”,

  “等等……”

  童源突然大喊,整个人从病床上跳下来,半跑着冲向小童谣,

  “你干什么”,

  王婷婷被吓了一跳,连忙把女儿拉到身后,

  童源目光灼热,完全不顾王婷婷,直接走向童瑶,“瑶瑶,你脖子上的玉佩哪来的”,

  小童谣被他急切的目光吓得身体颤抖,躲在妈妈身后不敢乱动,

  王婷婷瞳孔急跳,声音有些心虚道,“刚才偶遇一位老同学,他随手送了一块玉佩给瑶瑶玩,我看瑶瑶挺喜欢的,就收下了”,

  “别人送的”?

  童源没有多少怀疑,便急切的对着童瑶道,“瑶瑶,把玉佩给我看看”,

  话还没说完,他就直接动手,把红绳悬挂着的玉佩从小童谣脖子上拿走了,

  “你干什么抢女儿的玉佩”,

  王婷婷顿时急红眼了,这块玉佩是江枫送的,虽然名义上是送给女儿童源,可是王婷婷心里明白,这是送给自己的,

  王婷婷伸手欲夺回,可是却被童源一把推开,“让开,别烦我”,

  童源握着玉佩,推开王婷婷,跑到独立病房的窗户前,对着照射进来的阳光,细细观察,玉佩嫣红丝血,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淡淡的红色光线,把他的手掌映衬的通红,

  玉佩温润,手感光滑,毫无瑕疵,中间那只蝴蝶,随着光线流转,好像有生命一般飞舞着,

  “这……这块玉佩好奇特”,

  童源喃喃自语,轻轻的抚摸玉佩,犹如对待情/人一般,他身为玉器古董店的经历,对玉佩颇有研究,方才王婷婷拉着童瑶转身离开时,他不小心瞄到童瑶脖子上悬挂的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