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夜探刘府(1/2)

加入书签

  马车在路边停了一会儿,很快便重新出发,朝着定南王府行去。而原本应该在马车内的人,此时却已然换上了一身黑色劲装,站在胡同的阴影里。叶惊尘探了一圈再无行人,这才朝着相反的方向行去。“老爷,再喝一杯嘛。”有女人娇柔的声音响起,媚的叫人酥到了骨子里。刘泳将女人搂在怀里,就着她的手饮了一杯,淫笑道:“老爷都喝了,是不是也该老爷喂你了?”那女人生的不算绝色,可那一双眼睛却媚到了人心里。闻言,女人嗔了他一眼,一只手若有似无的在他前襟处撩拨着,用格外妩媚的声音道:“老爷,你好坏——”然而她的话还未曾说完,便直直的倒在了刘泳的怀里,再不动弹。刘泳吓得一屁股站了起来,警惕的朝着外面问道:“谁,是谁?”而他怀中的女人瞬间便被抛在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来。“左相还真是粗鲁,也不怕弄疼了美人儿。”有男人轻笑传进来,继而便见朱漆木门被推开,有一袭黑色劲装之人走了进来,正是叶惊尘。刘泳先是喘了一口气,又瞪大了双眼,怒道:“叶惊尘!你三更半夜擅闯本相府邸,还打伤本相的爱妾,信不信本相到皇上面前参奏你!”闻言,叶惊尘嗤了一声,手中的剑却猛然出鞘,泛着寒光的剑尖架到了刘泳的脖子上,冷冷道:“那也得左相你有命活到明天才行!”刘泳到底是混了一辈子官场的,神情丝毫未变,咬牙道:“你敢!”“丞相真是慧眼,我还真是不敢。”叶惊尘这话一出口,刘泳顿时便缓了一口气儿。可还不待他这口气儿缓完,便听到叶惊尘阴森森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令公子为了一个青楼女子跟人大打出手,一不小心被人打死,是不是就怪不到本将的头上了?”“叶惊尘,你!”刘泳目眦俱裂,怒道:“你若敢动我儿一根汗毛,我定叫你尸骨无存!”“我说左相,本将不聋,你大可以小点声。而且,我这人胆小的很,怎么会去杀人呢?”说着,她又似笑非笑道:“可是,若是我手下的将领无意中得知,是丞相你串通林阳,意图谋害叶某于死地,所以想要为我出这口恶气,我也拦不住不是。丞相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她的话一出口,刘泳顿时便惊出了一身冷汗,强撑着恶声恶气道:“你这是污蔑!本相为官清正,何曾跟林阳那种逆贼勾搭!你休要血口喷人!”“刘泳,死到临头你还不知悔改是么?”叶惊尘欺身上前,右手扼住他的喉咙,寒声道:“若是果真没有此事,那么林阳的往来书信里,为何会有一封你亲笔手书,让林阳将本将除掉的信笺!那上面可是盖着刘丞相你的私章呢,你还想抵赖?”闻言,刘泳脸上强撑的气势彻底的便颓然了下来:“此事是我做错了,可我只是为了私仇,并非是跟逆贼林阳勾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