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萧承被禁足(1/2)

加入书签

  而这个捉到的刺客身上,赫然刻着二皇子府的印记!这也是为什么方泰会避开早朝,私下去御书房汇报的原因。乍听得这话,萧承的脸色顿时变了变,他反应极快,不过瞬间便接口道:“所以本宫才说是污蔑!一个能仿制出我府上标志,还借此离间我兄弟感情的幕后主使,定然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父皇,您一定要给儿臣做主啊。儿臣自问上无愧于心,奈何这脏水却是泼的儿臣有口难辩啊!”萧承一脸的义正言辞,口口声声情真意切,连康帝也微微变了脸色,沉声问道:“方泰,这印记你可查证了,可是仿制的?”方泰眼中带着隐隐的不屑,摇头道:“回皇上,微臣连夜查探了官家档案,此人的印记正是二皇子府登记在册的,并非造假。”听得这话,康帝顿时便皱起了眉头,看向一旁默默不语的叶惊尘,问道:“叶卿,你有什么想法?”闻言,叶惊尘抬起头来,一脸正色道:“回皇上,臣觉得兹事体大,还需慎重。不过,”说到这里,她若有似无的瞥了一眼萧承,又道:“既然此人确认是二皇子府中人无疑,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一则是二皇子真的起了某种心思;二则,便是二皇子御下无方。”不管是哪种情形,他都不适合做君王!康帝将目光在叶惊尘身上扫视了许久,方才收了回来,冷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这话,却是问萧承的。萧承目光几欲喷火,心内恨不得将叶惊尘千刀万剐,脸上却只能做出一副被冤枉的表情来:“儿臣自认无愧于心,但凭父皇做主,求父皇给儿臣一个公道!”“公道?”康帝这两个字刚出口,就见何公公小跑着走进来,恭声道:“皇上,刑部的齐侍郎来了,说是三司会审已有结果,前来呈上证词。”“叫他进来吧。”康帝捏了捏眉心,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萧承,道:“先起来吧,堂堂皇子,跪着像什么样子。”萧承应了一声是,便自觉的站到了一侧。只是那一双眼盯着前来汇报的齐侍郎,在心内默默地捏了一把汗。要知道,昨日里康帝命三司会审的,可不止林阳那一桩案子!齐侍郎目不斜视的走进来,先是行了礼,复又将手中的折子呈了上去,朗声道:“启禀皇上,逆贼林阳已经招供,这是他的认罪书,请皇上过目。”康帝略一点头,打开来仔细阅过,看到后来时,脸上已然是风雨欲来的阵仗。待得看到最后,他猛地一拍桌案,将折子连同手边的砚台一起狠狠地砸到萧承面前,骂道:“你还叫朕给你公道?你叫朕如何给你这个公道!”这认罪书上,其中有一条清清楚楚的写着,二皇子萧承指使刘泳行贿,杀叶惊尘以清君侧!他还没老呢,萧承就敢公然残害臣子,弑杀长兄。口口声声号称清君侧,下一步是不是就该清理他这个皇帝了!康帝的砚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