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飞来横祸(1/2)

加入书签

  “如果老伯没问题,那就行。”

  于是,田甜微笑着答应了。

  “谢谢你!对了,假如,这次要不是因为你及时送医,恐怕,我这条老命早就没了。”

  “嘿,不客气!”

  听着老伯笑呵呵的赞誉,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可是,因为太久没做饭的缘故。老伯家的锅碗瓢盆全都锈迹斑斑了。

  无奈,只好重新购置。

  下午,田甜就买回来了好些崭新的厨具。

  于是,从此,她同时帮两家做饭。

  清晨,一大早,她就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做早餐。

  早餐,无非就是些粥,汤粉和炒面之类特别家常的。

  当然,大伯邀请田甜也一起吃。

  此后,她和大伯就亲如一家人一般。

  有了她,这个庭院和房子不再死一般的寂静和满目破败狼藉。

  经老伯的同意,田甜还在院子里开辟了一小块菜地,种了一些葱蒜及茄子辣椒等常吃的蔬菜。

  只要有空,她就脸朝黄土背朝天躬身侍弄着这些宝贝。

  没多久,就一派生机盎然绿油油香气扑鼻的景象,不时,还有蝴蝶蜜蜂翩然其间。

  天气好时,老人也常在田甜的搀扶下出来晒天阳,不会像以往一样总是独自孤独地龟缩在昏暗的房间里。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老人的精神状态也明显的一天天好了起来,久违的笑容又重新渐渐爬上了老人的脸颊。

  慢慢的,这个庭院里不时荡漾着清脆爽朗的欢笑声,常常,让路人侧目。

  庭院里的温馨和谐不知让多少人艳羡。

  也许,不知情的路人都十分坚信,他们就是嫡亲爷孙俩,是不折不扣的一家人。

  当然,只要一有空,田甜就陪老人聊天。

  她一直很好奇,老人的房间墙壁上怎么挂了那么多黑白相片,有风景,有人像

  一天,见老人高兴,她便忍不住好奇地打听起来。

  原来,老人以前年轻时是一位摄影记者。

  一提及年轻时的经历,老伯就前所未有的兴奋和激动,他可以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的讲上一上午。

  有点像讲台上那个神采飞扬讲述《红楼梦》的中学语文老师,也像循循善诱娓娓而谈的历史老师,不知不觉的让田甜穿越到五六十年前的过去。

  她每次都全神贯注的聆听着,像个老实乖巧又认真的学生。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的确感觉新鲜和好奇。

  因为,这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经历和故事。

  田甜自己也有爷爷,可他从来没有跟她说起过他的辉煌过去。

  不过,听妈妈说,以前,爷爷在哪里当掌柜的,退休后,又在镇里的街上开了一家饮食店。

  遗憾的是,爷爷在她十岁时就去世了。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所说属实,有天,老人竟然拿出了自己一直珍藏的相机给田甜看。

  他说,无奈,自己现在脚不敏手不灵,多年以来,都不能翻山越岭外出采风了。否则,肯定去郊外拍些美美的照片回来。

  他还说:“一个人若能坚持不懈地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那是相当快乐的。”

  闻言,田甜表示认同。

  有一天,西红柿开花并陆陆续续结果了,甚是漂亮。

  于是,老人心血来潮,想拍几张。

  可是,因为双手严重变形,一点儿也不听使唤,相机却不争气的从他手里滑落了下来。

  这一幕,正好被田甜看见了。

  她放下手里的活,连忙上前,弯腰把相机捡起来,并拍了拍上面的泥土,然后,递给老人。

  “哎!老了!真的不中用了!”他苦笑着无限悲凉的感慨道。

  这时,田甜惊讶的发现,有两行泪,从老人那纵横交错的脸颊上缓缓滚落下来。

  也许,尽管自己不服老,可是却再次证明了自己的衰老。

  “老伯,要不,我帮你拍吧?可是,我不会使用。”田甜无可奈何的笑笑。

  听她的建议,老伯不禁喜出望外:“好啊!不会,我可以指导你。”

  于是,立即,老人就让她凑过来,他开关按钮开始如此这般的教导起来。

  田甜由一脸懵的空白一片逐渐明晰起来。

  渐渐的,她对照相产生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

  只要一有空,她就端着相机在庭院中摆弄着。

  一会儿拍花,一会儿拍蝴蝶,一会儿又拍飞鸟。当然,也拍大伯。

  当送到照相馆的胶卷洗出来后,她第一时间就拿回来给老伯查看,希望能得到老人的真心教诲和指导。

  每当这时,他就带着老化眼镜认认真真地端详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