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2)

加入书签

  谭靖没有话可说,只是轻轻在他正在抚摸着她小腹那一只手的手臂捶了一下。“你真是我的魔星!今天可不许欺负我!”

  “有你老公在这里,我得收敛点,别让他看出来,咱俩单独约会过!”

  这时小雄也开始脱下他身上的衣裤,两腿间那条粗壮的鸡巴忽然暴露出来。小雄放下内裤,爬上床来,谭靖含羞地闭上双眼,心里却在渴望小雄来肏她。

  谭靖微微分开双腿,暗自咬着牙齿,准备忍受小雄的粗长的鸡巴进入谭靖的自认浅窄的阴道中。

  可是,首先接触谭靖的身体的,是他两片火热的嘴唇。小雄亲吻了谭靖发烧的双颊和鼻尖,最后落在谭靖干渴的双唇,小雄的嘴里略带有酒味。

  但是谭靖不顾一切地和他热吻,小雄牵着谭靖的手去接触他那粗硬的鸡巴。谭靖轻轻地把他握住了。

  小雄的手移到谭靖的乳房上,把谭靖一对弹手的乳房玩摸了一会儿。又慢慢向下移动在谭靖的大腿上抚摸。小雄的嘴唇也转移到谭靖的乳房上,用舌头挑逗谭靖的乳尖,还用嘴唇亲吻谭靖的奶头。

  谭靖的心几乎要跳出来,觉得阴户中有了分泌,但是那种既渴望得到又害怕到来的充实却迟还没得到,谭靖不禁把手里握着的鸡巴捏一捏。

  小雄却没有理会,他的嘴唇缓缓向下移动,在谭靖的阴阜美美一吻。然后拿开谭靖握着他鸡巴的手儿。

  谭靖以为他就要进入了,然而他却溜到床尾,把谭靖两条嫩腿抱在他怀里,握住谭靖一对小脚仔细地鉴赏着。接着把谭靖的脚举起来,用舌头舔吮谭靖的脚底和脚趾缝,谭靖舒服得双腿都酥麻了,却肉痒地挣扎着。

  小雄虽然吻着谭靖的玉足,却在谭靖的阴户产生难以形容的骚痒和空虚。谭靖恨不得他立刻把他那根粗壮的鸡巴插入自己的屄中,充实自己已经春水泛滥的小肉洞。

  但小雄只是慢条斯理地握紧谭靖颤动的双脚,用他的舌头舔遍谭靖的脚后跟、脚背,然后沿着小腿一直舔向大腿。最后把嘴贴在谭靖的阴户上舔吻。

  谭靖简直冲动到极点。

  然而小雄却有条不紊地把舌头伸进谭靖阴道里搅弄,还用嘴唇吮吸谭靖的阴蒂和小阴唇。

  谭靖兴奋得双腿乱颤,不禁用手去揪他的头发。“你要折磨死我啊!坏蛋!”

  小雄才下床,把谭靖的身体移到床沿。双手捉住谭靖的脚儿,把谭靖的大腿分开,挺着一枝雄纠纠的大鸡巴,向着谭靖的屄里顶进来。

  谭靖没敢睁开眼睛看,只觉得他那火热的龟头在阴蒂上撞了几撞,逼开阴唇,一直向她的肉体钻进来。

  谭靖又有涨热感,又有充实感。

  小雄并没有一下子插到底,他反复地抽送,每次进多一点儿,终于把若大的鸡巴整条塞进谭靖的阴道里。

  谭靖觉得他那筋肉怒张的龟头挤磨着谭靖的腔肉,阵阵的兴奋传过来,阴户里浪水分泌出来,使得小雄抽送时慢慢顺滑起来。

  谭靖对小雄每次肏她的花样不同感到好奇,有一次问小雄:“你从哪里学来这套作践女人的招数?”

  小雄笑而不答,让谭靖恨的牙根生疼。

  小雄开始尽情舞动着鸡巴,在谭靖阴户中横冲直撞。谭靖的双腿已经酥麻,双手死命地捉住小雄强健的手臂。嘴里不由自主的呻叫起来。

  “看!你太太让小雄玩得多开心哟!”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谭靖连忙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美娟和铁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双双坐在床上,观看小雄把谭靖玩得欲仙欲死。

  谭靖定睛一看,美娟是坐在谭靖铁辉身上,从那姿势看来,美娟的阴户一定是套在他的鸡巴上。铁辉的双手紧紧捏着美娟一对白晰肥嫩的乳房,眼望着谭靖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容。

  谭靖想到自己正处于铁辉面前,赤身裸体地让另一个男人玩,虽然有过一次3p经验,但那时候老公铁辉是参与到自己这里的,而现在是交换着玩,她羞愧地合上双眼。

  “我们还是到外面去玩吧!不要影响你太太享受高潮啦!”

  是美娟的声音。

  这时小雄把谭靖的双脚架到他肩膊上,腾出双手来抚摸谭靖的乳房。谭靖也睁开了眼睛看着他,心里想着:既然已经这样了,何不放松一点,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呢?

  小雄见谭靖望着他,就笑着问道:“嫂子,你觉得怎样呢?”

  谭靖小声地说:“你很棒,我实在有点儿吃不消,不过不要紧,你放心玩吧!”

  小雄又问:“你有没有避呢?我可以在你肉体里射精吗?”

  谭靖闭上眼睛笑道:“有的,我吃过药了,你喜欢的话。可以射进去!”

  小雄听谭靖这样说,好像受到了鼓励。粗大的鸡巴急剧地抽插着谭靖湿润的阴道,那龟头上的肉棱刮得谭靖的阴道内壁,产生阵阵快感,谭靖再次呼叫出声,只感到眼湿耳热,浑身酥麻,轻飘飘的,像要飞起来一样。双手紧紧地握着小雄的手臂,不自觉地挺着小腹把阴户向着他的鸡巴迎凑。

  小雄满头大汗地说道:“嫂子,你舒服吗?我快喷出来了!”

  谭靖也喘着气说道:“我舒服死了,你射吧!你尽管射进去吧!”

  小雄继续狂抽猛插几十下,终于紧紧贴着谭靖的小腹,谭靖觉得他的鸡巴深深插入自己的身体里,龟头一跳一跳的,一股滚烫的热流,灌入她的嫩屄。

  谭靖把小雄抱得紧紧的,小雄也让他的鸡巴留在谭靖肉体里好一会儿,才慢慢退出去。谭靖赶紧扯了纸巾替他揩拭。小雄说:“我们到浴缸里休息好不好呢?”

  谭靖娇媚地回答:“你爱怎么样都行嘛!”

  这的确是一句心里话,谭靖早就彻底被小雄降服了,自从有性生活以来,和小雄性交是她最快乐的。

  小雄把谭靖抱起来,走进卫生间,放在温水的浴缸里。他自己也跨进来,把谭靖抱入他怀里。

  谭靖躺在他的臂弯,他一手摸捏谭靖的乳房,另一手却去抚摸谭靖那美丽的阴户。他吻了谭靖一下说道:“嫂子,你这里真可爱!”

  谭靖说道:“有什么可爱呢?你取笑人家嘛!”

  小雄认真地说:“是真的呀!你那个洞很狭小,我每次插进去时,你的肉紧紧地裹住我,真是太舒服了。而且你的阴毛整洁、乌黑黑的,我好喜欢啦!等一会儿我还要吻吻你的小屄哩!你可不要拒绝我呀!”

  谭靖说道:“痒死了,你又不是第一次亲我的屄了,还问什么?”

  小雄说:“我吻你的时候,你不觉得舒服吗?”

  谭靖低声说道:“是舒服,不过太刺激了,我受不了哦!”

  小雄用手指拨弄着谭靖的乳尖,说道:“我和大家平时都是这样玩的呀!她最喜欢把我吮吸得射进她嘴里哩!”

  谭靖浪浪地说:“你是不是也想我也这样呢?你不是在我嘴里射过吗?还让我吃你的精子,好坏啊!”

  小雄说:“呵呵,男人不坏,谭靖不爱!”

  谭靖没再作声,心里却想,小雄玩得我这样舒服,我应该尽量满足他所有的要求。想到这里,谭靖心里不禁一阵子荡漾。情不自禁地搂住小雄甜蜜地一吻。

  小雄趁谭靖发浪的时候,把手指头伸到谭靖阴道里去。谭靖让他搅得心里轻飘飘的,就说道:“小雄,你再挖我,我受不了的时候,可要你再玩我一次呀!”

  小雄笑道:“求之不得呀!我的能力你不知道?再说了只要你开心,我一定尽力而为嘛!”

  这时,一阵放浪的叫声传过来,谭靖从门口的珠帘望出去。

  原来美娟和铁辉正在刚才小雄玩谭靖的床上做爱。美娟像猫儿一样伏在床上,铁辉正从她后面插进去。

  小雄和谭靖在浴缸里浸了一会儿,小雄就把谭靖身上的水珠抹干了,又把谭靖抱出卫生间,他们也坐在床上看大姐和铁辉玩。

  当谭靖注视他们交合的地方时,不禁吃了一惊。原来铁辉的鸡巴竟然插在美娟的屁眼里。

  美娟回过头来,望着谭靖说道:“你老公真行呀!刚才在外面才灌了我一嘴,我们在这里等卫生间的时候,又玩起我的屁眼来了!”

  谭靖对她笑了笑,“你俩是不是经常玩啊?”

  看见老公的鸡巴正落力地在美娟肉体里抽弄,谭靖心里不禁有些酸酸的,可是想起自己也让小雄插入了,也就比较心安理得了。

  不过铁辉看见谭靖在看他,反而有点不自然了,“没有啊!老婆,你别瞎想,我们这是第一次!”

  他从美娟的屁眼里拔出鸡巴,拍拍她的屁股,美娟爬了起来,俩人一齐走进卫生间去了。

  他越解释越坚定了谭靖的想法,回头看看小雄,小雄也刚好望着谭靖。谭靖心想:玩就玩了呗!我也不吃亏,有个比你大的鸡巴在肏我!

  小雄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扶着谭靖的肩膊,让谭靖慢慢地平躺在床上。

  接着他拍开谭靖的双腿,把嘴巴凑的谭靖的阴户舔吮起来,一时间又弄得谭靖淫液浪汁横溢,谭靖不禁呻叫起来。小雄听到谭靖的叫声,更加卖力地用舌尖舔谭靖的阴蒂。

  玩了一会儿,谭靖已经得到高潮的满足。谭靖从心底里感激小雄带给她的快感。

  谭靖对小雄说道:“小雄,你弄得我好舒服哦!我也来吮吮你底下的鸡巴吧!”

  小雄听见谭靖这样说,连忙把身体移动,使得他的鸡巴对正谭靖的嘴巴。谭靖张开嘴,一下子把他的龟头含着。

  小雄叫了声:“哇!好舒服!”

  谭靖像小孩子吃奶一样吮吸着小雄那条大鸡巴鸡巴,吮了一会儿,他的鸡巴更加的坚硬了。若大的龟头塞满了谭靖的嘴巴,谭靖不得不吐出来,用舌头舔弄着。

  舐了一会儿,小雄道:“好硬了,我想再肏你一次!”

  谭靖立即吐出嘴里的鸡巴说道:“好哇!我到上面吧,你省省力气!”

  小雄躺到床上,谭靖爬起来,两腿分开,骑到他身上。握住那根粗硬的鸡巴,对准刚才被他弄得湿淋淋的屄口,慢慢地把身体坐下去,小雄的鸡巴便被谭靖的阴户吞没了。

  小雄也双手托住谭靖的乳房又摸又捏。谭靖活动着屁股,低头看着自己的屄正把小雄的鸡巴一吞一吐的,好刺激。

  “嗯……嗯……小雄……你的……大鸡巴插的好深……哦……哦……”

  正玩着,铁辉和美娟从卫生间出来。美娟过来对谭靖说道:“嫂子,我弟弟好玩吧!今晚在你们们这里过夜好吗?”

  谭靖在小雄身上玩得正欢,就顺便点了点头。美娟又说道:“你们就在楼上小雄房间睡吧!我借你的铁辉到我房间一起睡,嘻嘻!”

  说完,就拥着铁辉拉拉扯扯地出去了。

  谭靖铁辉一走,谭靖就撒娇地对小雄说道:“好累哟!我不来啦!”

  “还是让我来肏你嘛!”

  小雄说着就搂住谭靖,使谭靖的乳房贴在他的胸膛,然后活动着臀部,把他的鸡巴一下又一下的往谭靖的阴道里抽抽顶顶。

  谭靖伏在他宽阔的胸怀,乳房上传来与他强健的胸肌互相紧贴的美妙感觉。阴道里也由于他那条大鸡巴的活动而产生了阵阵的快感。

  肏了一会儿,小雄说:“嫂子,你的腿夹紧我!”

  就下了地,抱着她向外走。

  走动中鸡巴在谭靖体内颤抖,谭靖感到无比的刺激,忍不住又开始呻吟起来,淫液浪汁渗出,滴落在地板上。

  小雄把谭靖放在了楼梯上,让她跪在台阶上,鸡巴却仍然坚硬地在谭靖的屄里狠狠的抽插……

  “啊……好刺激……啊……啊……啊……啊……哦……”

  老公不在身边了,谭靖放肆的浪叫。

  谭靖被他弄得高潮迭起,阴水湿透了他们交合着的地方。小雄的阴毛简直像洗湿了的头发,刷扫着谭靖阴阜和敏感的小阴唇,实在太刺激了。谭靖完全失去了主动,唯有软软地伏在台阶上,任由他的鸡巴在屄里乱钻。

  一会儿,小雄又抱着谭靖翻了个身,把谭靖压在他下面狂抽猛插。他那凌利的攻势搞得谭靖阴户里淫水如泉水般涌出。

  谭靖不得不出声求饶了,谭靖颤声对小雄说道:“小雄,我不行了,你肏死我了!”

  小雄停止了抽送,但仍然把粗硬的鸡巴留在谭靖肉体里。他在谭靖腮边亲吻了一下,笑着说道:“为什么受不了呢?你和铁哥平时不是这样玩吗?”

  谭靖喘了口气说道:“谭靖和铁辉一个晚上最多玩一次,但是我今晚已经兴奋了好多次了,况且你那东西又比我老公的长,肏得我好充实。我的魂都叫你勾去了呀!”

  “那我们还玩不玩呢?我还未完哩!”

  小雄说着,插在谭靖阴道里的鸡巴也动了动。

  谭靖低声说道:“不如我用嘴为你服务吧!”

  小雄笑道:“那就太感激了,我去洗吧!”

  谭靖浪浪地笑道:“不必啦!反正都是我们身上分泌出来的东西,我既然肯为你含,就不会有顾忌嘛!”

  于是小雄从谭靖的肉体里拔出那条粗硬的鸡巴,然后移到谭靖的嘴巴里。

  谭靖虽然觉得有一种特殊的异味,可是也顾不得许多了。谭靖把他的龟头又舔又吮,小雄舒服得叫出声来。谭靖更加落力地学着刚才事情影碟里的女主角一样,把小雄的鸡巴横吹竖吸。他兴奋得浑身发抖,终于把精液喷进谭靖的口里。那东西虽然涩涩的,可是为了表示对小雄的爱意,谭靖还是一口吞下去了。

  小雄很感激地抚摸着谭靖的头发和乳房。谭靖舔了他龟头上的精液之后,就依躺在他怀里。

  小雄抱起她上楼到自己房间,躺到床上。小雄继续不停地抚摸着谭靖的身体,谭靖也握着他软下来的鸡巴玩弄着,就这样两人互相抚摸了一会儿,谭靖不好意思的说:“我想我老公是咋玩你姐的!”

  “好啊!”

  小雄拥着谭靖来到大姐的房间,看到大姐背对着铁辉,坐在他的下体上,铁辉的鸡巴就插在美娟的屁眼里,美娟大声的呻吟浪叫。

  看到弟弟和谭靖进来,美娟妩媚的一笑,说:“小雄,快来,大姐好痒哟!”

  小雄在谭靖屁股上拍了一下说:“你看我和铁哥玩她啊!”

  小雄跳上了床垫,半蹲半跪在大姐下体前,把鸡巴插进了大姐的屄里。

  谭靖睁大了双眼看这自己在影碟里才见过的性交方式,看三个人都很兴奋,特别是老公一个劲的哼哼着向上挺动下体。

  看了一会儿,她的双眼开始迷离,脸上布满了红晕,阴道痒痒的,走到近前坐在床垫边,看着美娟下体那前后两个洞被大鸡巴充满。

  “哦……爽啊……嫂子,你不想试试吗?”

  美娟浪吟着扭头问谭靖,谭靖红着脸没有说话,但是内心里真的想试试。

  小雄用目光征求铁辉的意见,铁辉点点头。小雄从大姐的屄里拔出了鸡巴,伸手把谭靖拉了过来,谭靖半推半就的就被拉上了床垫,“老公……”

  谭靖娇滴滴的喊了一声。

  铁辉说:“老婆,既然来了就放开的玩吧!大胆的尝试!”

  美娟从铁辉身上下来,小雄把谭靖扶到铁辉身上,美娟攥着铁辉鸡巴顶到谭靖的屄上,小雄把谭靖向下一按,铁辉的鸡巴就全插进了老婆的嫩屄里,谭靖扭头对小雄说:“你要温柔点哦!”

  “放心吧嫂子,不会弄疼你的!”

  把谭靖的上身向铁辉胸前按去,使谭靖伏在老公身上,小雄扒开了谭靖洁白的两半屁股,露出了菊门。

  美娟向美丽的菊门上吐了几口唾液,又把弟弟的鸡巴吸吮了几下,然后把小雄的鸡巴定在谭靖的屁眼上,谭靖倒吸着气,尽量放松自己。

  小雄的大龟头拓开了她的舒括肌钻了进去,“嘶……嘶……啊……胀啊……嘶……嘶……”

  谭靖咬着下唇,把头伏在老公的怀里。

  小雄的鸡巴一点一点的向内顶进……每进入一点,谭靖就感到一丝压力,屄中丈夫的鸡巴在跳动,点触着花心,而后庭里的鸡巴在渐渐的前进,摩擦着直肠,两根肉棒之间隔着的肉儿被牵扯,那份快感非当事人是不可能感受到的。

  “嗯……哦……老公……哦……太刺激了……哦……哦……”

  “老婆,这才刚开始,等一会儿我们俩动起来了,会更刺激!”

  “哦……哦……老公……别笑话我淫荡啊……哦……哦……哦……可能要大叫了……哦……哦……哦哦哦……”

  “没有关系!宝贝儿,要叫就叫,叫得越响我才越高兴,能给老婆带来快乐是我的责任!”

  “老公你真好!”

  谭靖吻住丈夫的嘴,夫妻俩亲热的接吻。

  小雄的鸡巴终于全部插进谭靖的屁眼里,双手扶着谭靖的屁股,开始缓缓的抽插,他的抽插带动谭靖的身体一前一后的运动,谭靖的前后运动,就相当于她在套动丈夫的鸡巴,变相的是她前后两个洞里的两个鸡巴在一起肏她……

  “哦……我的天啊……哦……啊……啊……啊……哦……真受不了啊……好刺激……哦……哦……哦……啊……嗷……啊……嗯哼……啊……啊……”

  在谭靖渐渐高亢的浪叫中小雄的抽插速度在加快,随着他的极快,铁辉也开始向上挺动鸡巴,于是两根鸡巴保持一样的频率同步抽顶……

  “啊……啊……啊……哎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爽死了!啊!啊!啊!嘶……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我的天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太舒服了!……啊……啊!啊!……对不起……老公啊,我……我……会上瘾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大鸡巴……啊……啊……啊!啊!……被俩老公肏啊……啊……啊……啊!啊!……大老公肏我屄……好过瘾……啊……啊……啊!啊!……二老公肏……我屁眼……好充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了我的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肠子都肏翻翻了……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我泄了……啊……啊……啊……啊!啊!……从没有这么爽过……嗯哼……哎哟……嗷……哎哟……哎哟!……啊!啊……啊!啊!……”

  就在谭靖欲仙欲死,香汗琳琳,浪叫不绝,大泄特泄的时候,豆豆撅着小嘴推门而入,“大姐,你……怎么这样啊?”

  她嚷道。

  “怎么了?豆豆!”

  美娟走下了床垫拉住豆豆的手。

  “你们在家快活,把我指使出去不带我!”

  豆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是不是因为我不是你亲妹妹啊!”

  “看你,说的这么严重!”

  美娟看豆豆的确是生气了,就哄她说,“大姐从来都把你当亲妹妹看,这不是小棉在吗?让她看到不好,可单独支走她也没有借口啊!就只好委屈妹妹了!别生气了!大姐给你认错,等一会儿,让你小雄哥哥和铁哥好好肏你一回,好不好?”

  豆豆破涕为笑,“那……两位哥哥可得留点体力哟!”

  小雄说:“没问题!嫂子已经爽的快昏了!你快把衣服脱了让铁哥品尝一下你的小嫩屄!”

  美娟帮豆豆把衣服脱光,豆豆蹦到床垫上,蹲坐在铁辉的脸上说:“铁哥,舔舔我吧!我的屄可嫩了!”

  铁辉自然不会客气,伸出舌头舔舐豆豆的嫩屄,舌头刚碰到豆豆的阴唇,他的兴奋达到了极点,在妻子的阴道里射了精。下体不在挺动,双手掰着豆豆大腿,舌头在豆豆屄上舔个不停。

  小雄抽出了鸡巴站起来,走到豆豆跟前,把鸡巴放进豆豆嘴里,“豆豆,给你根鸡巴吃吃!”

  豆豆就含住了哥哥的鸡巴吸吮起来。谭靖浑身无力的从老公身上滑下来,伏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屄里老公的精液混合她的阴精淫水流了出来。

  “不要……”

  美娟心疼的拱到谭靖身下,张嘴接住了混合液体,舔舐吞咽……

  铁辉没有想到说好的4p性爱游戏到这里演变成了5p,更幸运的是能肏到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那鲜嫩的小屄和紧凑的屁眼……

  游戏在疯狂的进行着,室内充满了精液、淫水、汗水的味道,两男三女不知疲倦的花样百出的交欢;女人的浪叫声、男人的喘息声、交合处的抽插声不绝于耳……

  游戏一直持续到下半夜一点多,室内才平静下来,都无力在挪动地方了,五个人滚成一团睡在了美娟的床垫上……

  第二天,美娟跟小雄商量说,有小棉在,玩什么都不痛快,不如把她也拉下水,小雄不置可否。美娟就要找机会和小棉摊牌。

  第209章秋熙艳舞

  初七下午,叶秋熙家中。

  小雄一丝不挂的坐在沙发上抚弄自己的鸡巴,电视上放着影碟,一个妖艳的金发女郎扭动腰肢跳着钢管舞。

  “叶阿姨,脱吧,一件一件的脱,脱到一丝不挂,快点脱,我等着要看叶阿姨的淫乱阴户,还有丰满的乳房和屁股,我快等不及了。”

  小雄坐在那里撸动自己的鸡巴,秋熙用颤抖的手解开上衣的钮扣,颤抖的雪白手指好象要撕破上衣似的立刻解开上衣的钮扣,顺势慢慢的让上衣无声的滑落在地上,两颗雪白肥大丰满的大乳房圆弧丰满的附着在上半身,毕竟是生过孩子的女人,秋熙的乳房很大很柔嫩,随着秋熙的呼吸,两只沉甸甸的大乳房诱惑地微微晃动,白晰晰的,好象两座雪白的山峰一般,大小适中乳晕中间,是个葡萄一般的诱人奶头,乳头颜色有些深。

  小雄张着嘴流着口水,像是要把秋熙这对乳房吞下去似的,忍不住赞道:“呀,好漂亮的乳房,又大又圆,叶阿姨……你的奶……我是说乳房……不不……是胸部……好美……真的好美……”

  秋熙见小雄一色急竟口吃得胡言乱语,也开心得格格地娇笑起来,用自己雪白的手摸一下乳头,叹一口气说:“什么美不美的,阿姨这对奶子做少女的时候,这两个乳头可是粉红色的,不知多好看,现在因为哺乳的关系,再加上被男人吸得多的缘故,奶头变得又紫又难看。”

  “不,一点也不会,美得很,叶阿姨的胸部可媲美叶子媚。”

  “小子狗嘴吐不出象牙,一开口就没正经话。”

  秋熙听到小雄称赞她那对最以为傲的三十六寸丰腴大乳房,自有说不出的受用,口中虽然斥责,但满脸却堆着欢愉,开心地笑了起来,她那两个硕大的乳房跟着抖来抖去,故意让双乳波浪般地摇着,夸张地一起一伏,存心要把小雄诱惑死。

  秋熙双手解开腰上的裙带,缓缓的褪下小窄裙,将短裙退到了小腿,顿时,秋熙中年妇女的下体暴露在小雄眼前,印入眼帘的是秋熙高高隆起的阴阜和浓密乌黑的阴毛,阴毛纠缠在一起,像是一个小森林,盖住了秋熙全身最美艳、最迷人的神秘肉穴。

  “小雄,怎么样?对叶阿姨的裸体还满意吧!”

  “叶阿姨,慢慢的转动你的身体,让我好好的欣赏你的躯体。”

  秋熙被小雄瞧的有些害臊,但却又不忍扫小雄的兴,只好羞却的慢慢的转动身体,小雄像个小小的监赏家,由上而下的仔细看过一遍,将视线盯在秋熙那比带着羞耻感颤抖的美丽肉体和恼人的表情,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舔嘴唇。

  秋熙雪白丰满的裸体出现在小雄面前,虽然年已四十岁,但是姿色却非常的美艳,岁月无情的流逝,没有在她的胴体显出残忍的摧残,相反的,却使秋熙的肉体更散发出一股成熟的妇女韵味,她浑身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雪嫩,是如此的光滑细致,没有丝毫瑕,看来几乎就像半透明的白玉,胸前高耸着两只浑圆饱满的大乳房,有如刚出炉的热白馒头,又大又白,如此的动人心魂,稍微有点下垂,大约有38到40这样的尺码,小雄的眼珠随着秋熙白生生、颤巍巍的两团大乳房打转,它们看起来是那幺的饱满和沉甸,在雪白的胸肌衬托下,不负责任地颤动着,似乎在诱发男人潜藏心底的欲望。

  秋熙纤细的柳腰,由于生育过,小腹微微有些鼓起,又不显得过于臃肿,看起来正合适,深陷的肚脐眼,圆鼓鼓肥美的大屁股,白嫩无比,两条白晰修长的玉腿,是那么浑圆平滑,馒头似的阴阜上有一蔟黑漆漆的阴毛,令蜜穴若隐若现,但柔嫩的裂缝口仍可看得清楚,全身都显得非常美,真让男人心神晃荡。

  “唔……”

  小雄叹一口气,陶醉的凝视着站在眼前秋熙赤裸裸的美丽女性裸体,看得小雄的眼珠子都几乎跳出来,对于小雄来说,秋熙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小雄张大着眼睛,凝视面前赤裸的美丽秋熙,火灼般的目光,从秋熙的胸部直到小肚、蜜穴,眼睛无法从秋熙赤裸的身体上挪开半寸,坐在椅子上,握住坚硬的肉棒慢慢套弄,用男人火热的眼光饥渴地盯着美丽秋熙的浪屄。

  “小雄,阿姨表演一段艳舞让你娱乐一下,好吗?我年青的时候是学校的舞蹈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