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度春宵三人同眠(1/2)

加入书签

  苏权躺在一边向浅烟xue上看去,果然看到一丝yinshui顺着大腿滴滑而下,心想:这浪妮子,真真是个yin货!与我欢好时也不见她如此动情,原来是心里爱着夫人。难怪从未见她二人争宠,合着是从未将爷放在心上!一会定要操死这妮子,只要在男人身下泄个几回,再没有不开窍的。不管苏权在一旁如何吃醋拈酸,刘氏与浅烟都已到了紧要关头,“夫人这小neihe如此硬挺,浅烟都快按不动了!”

  “快别说这话,羞死人了!”刘氏哪里被女子这般yin玩过,不论是浅烟的yin声浪语还是对自己rouxue的玩弄,都是从未有过的刺激,身子已经快要到达顶点,却还是娇羞不已。浅烟则是恰好相反,好容易得到了这亲近美人的机会,浅烟此时心智清醒,见夫人被自己手指操弄的欲仙欲死的模样,越发得想要用力凌虐于她,想看她哭闹抽搐,必要她在自己身上泄了身子,手指动作越来越快,苏权在一旁都能看到刘氏xue上一片纤细玉指的残影。

  “啊~浅烟,我不行了,要去了,呀!”终于,刘氏尖叫一声,泄了。又是一泡阴精自rouxue中喷出,浅烟手上动作未停,揉动的手指将飞渐而出的水柱打散,仿佛下雨一般飞落在浅烟身上,也飞落到苏权的脸上。

  观战半晌,苏权不知该恼还是该笑,心想:明明爷才是她们的男人,偏偏这两个胆大妄为的小妞将爷甩在一旁,彼此yin玩的不亦乐乎。好友多羡慕我家中娇妻美妾环绕,可这娇妻被美妾弄得高氵朝迭起,性致比与自己行房之时更甚,这事要是传出去,我还有何脸面?

  正好身子已经恢复元气,那dajiba又直挺挺的立了起来,看到浅烟还跪趴在刘氏身上,便直接凑过去,对着浅烟的xiao xue一挺到底,“啊!官人~~怎的不说一声~~就入了~~奴的xue?”苏权挺动中说道:“方才你插爷的houting时也不曾见你知会一声!你这肉xue早就湿透了,还装个什么,真当你家夫人能长出个dajiba来caoni不成?”说话间一巴掌打在浅烟的臀瓣上,发狠道:“谁给你的胆子?敢让爷为你唱houting花?今日爷就当着你家夫人的面,好好操caoni这浪xue,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作妖!”

  浅烟已经被扇了好几巴掌,雪白的屁股上飞起一片红云,随着苏权的挺动飘乎摇曳,嘴中仍旧不服软,呛声道:“官人~~莫不是~~啊~~啊~~轻些呀~~哦~~顶死人了~~”

  “顶的就是你这贱货!莫不是什么?”

  “莫不是知道自己~~功夫~~不到家就~~恼了罢?”

  “……操死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biao zi!”苏权被她说中心事,咬牙切齿,抽动得越来越用力,满屋只有啪啪的routi撞击声和浅烟的langjiao声。刘氏瘫在浅烟身下,被她叫喊的缓过神来,就见这二人正在自己身上耍弄,又惊又臊,想要爬出去躲开,却被浅烟发现搂着脖子亲吻,就听夫君说道:“浅烟对娘子一片真心,我都有些醋了,不如娘子好生疼爱她一番,让她也爽利爽利!”

  刘氏听后推开浅烟硬爬出来,苏权在后面抽出rou bang将浅烟翻倒在床,转瞬间浅烟就仰卧在他夫妻二人中间。苏权提枪上阵,复又插入浅烟xue中,见刘氏坐在对面手足无措,笑着说:“娘子快去揉揉她的naizi,这浪货方才与你亲嘴儿时,小xue绞的死紧,滋味甚美!”

  “这……”刘氏面露难色,实在不曾做过此等huangyin之事,却也想要让浅烟如自己一般尝尝那极乐滋味,于是低头问她:“浅烟可愿意?”

  浅烟忙答:“愿意~~啊~~求夫人~~赏我一回!”刘氏闻言红唇微抿,慢慢地去摸浅烟的奶ru,指尖刚刚触碰到那一团软滑,浅烟便是一声shenyin,奶头肉眼可见的挺立起来,苏权看了笑谑道:“你家夫人手上有**不成,竟是把个saoxue绞的越发紧了,夫人也不用怜惜她,看见这妮子早就等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