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1/2)

加入书签

  结果一问这茶楼果然算账是郗战强亲自弄,那这里的猫腻都显而易见了。

  比如郗战强开这个茶楼是为了什么。

  再比如挺大个老板连个财务都不顾,非要自己亲自上是为了什么。

  这老狐狸,真是百密一疏,可算给严希挖着漏洞了。

  这天从电视台出来的时候,石久的车正好在楼下等自己。

  没办法,因为上午赵庭长来电话说要回老家日照,车不够用,想着跟严希借一下,两天后还他。

  严希哪敢不从啊,赶忙把车开过去,自己又打车去的电视台,这不中途接了一个石久一个电话么,随口开了个玩笑,结果完事这小子真来了。

  深秋天黑的很早。

  路灯昏黄,下面满是枯叶滚过的黑影,在风哗啦啦的响,呼号着越跑越远。

  严希身上就一个小西服,缩着着脖子往车上跑,坐进车门那感觉真跟开了春一样,暖意融融的。

  石久把副驾的外套扔到后排座椅,身上就一个小衬衫,

  “你大爷……热死哥了……不说一分钟就下来么?”

  虽然车里很暖,严希还是习惯性的把手放在暖风口,

  “你把座椅都加热了?你嫌热不用开啊……”

  “还不是因为你小子怕冷……我还上网查了,都说怕冷的人是什么上辈子折翼的天使,结果发现头发少的也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你说咱俩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当天使多遭罪啊,一辈子光腚不说,还得到处飞着现眼……生怕人看不见……”

  严希嘴角微弯,腾出一只手在石久车上翻烟,

  “我怎么觉得我这辈子也挺遭罪呢,你这有烟么?”

  石久打了转向灯,侧头看了他一眼,

  “就在你右手边……你老在我这边翻啥……”

  严希从车门处的储物盒翻到一包玉溪,从里面抽出一根点上,又把车窗稍稍降下来一点透气,

  “咱们这是上哪儿?”

  “当然是带你去吃饭啊,特别好吃的一家私房菜,以前供应商经常请我去,唉,现在不行了,我要当清官啊……”

  严希没说话,抽了口烟,从鼻子里缓缓的呼出烟雾。

  有时候想想也挺纳闷自己怎么会跟石久搅合到一起。

  每天一起吃饭,偶尔这人还会在自己家过夜,腻歪在一起的时候也牵手接吻,搞的跟谈恋爱一样……

  其实就是在谈恋爱……

  而且还不像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意图,但也不是因为很喜欢,自己也没冲动,仔细回忆这个过程,倒像是习惯。

  潜移默化,跟毒瘾似的,严希真是有心无力。

  旁边的人猛踩了一脚刹车,严希身体一震,烟灰就掉在裤子上。

  前面就是红灯,映着严希的脸,红彤彤的。

  石久斜他一眼,

  “干什么心不在焉的啊,你不会是在电视台让制片人给潜规则了吧?”

  严希把烟头灭在车带烟缸里,顺便弹掉裤子上的烟灰,

  “我很贵的,就给你一个人潜过,对了,什么时候有时间把账给我结一下?”

  53

  晚上的时候,石久在浴室好好给严希算了一回账。

  连本带利的算啊,算的律师撅在洗手台上死去活来,下面的小嘴给堵严实了,上面的小嘴就没停过,一开始还讲理,后来看身后的人也不还嘴,就一个劲的压着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