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1/2)

加入书签

  市长语调慢悠悠的,

  “哦,还说什么了?”

  这一句话直接把石久问住了。

  愣了好半天才又继续说,

  “别的没了。”

  市长想了一会,“最近形势比较紧张,你别把我刚才的话当成耳旁风。”

  看石久没说话又开始找话闲聊,

  “对了,我听说他前一阵子刚跟人打了个官司,律师也是林立的请的那个?”

  螃蟹壳子的碎碴扎了牙花儿,石久停了嘴,抬眼打量着市长。

  这老家伙还是那副样子,平淡无奇,可这嘴里的话怎么听都阴嗖嗖的,

  “你不是日理万机么,怎么连这点小事都知道?”

  市长笑了笑,

  “没有,这些人我都认识,最近都比较倒霉,我就留意了一下而已。”

  石久从市长家出来后,一脊梁骨的凉汗。

  也他妈不知道是吃饭吃的,还是给市长渗着了。

  下午开会都心不在焉,完事了赶紧给律师打了个电话。

  听说律师正在法院跑业务也石久就觉得心酸,想着又赚钱又坑人真要把他家律师给累死了,长叹口气就赶紧给说了一通社会主义好,人民生活节节高,没事少记仇多跟对象在被窝里搞,和谐幸福多美好啥的。

  烦的严希冷声抛过来一句,

  “没事我挂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石久憋了半天,

  “我想你了……”

  电话里的动静忽然低的跟蚊子一样,

  “……石部长,给条活路行么?我还没好利索呢”

  52

  石久不太高兴,

  “我算发现了……都好几次了……在你眼里我对你就只有肉欲没有感情么?哥这是单纯的思念!”

  严希周围都是人,也没好意思跟石久胡扯,就笑了两声,开门上车,这说话的声音才大了点。

  “少跟我这练嘴皮子,让你练枪已经很可以了,你别练上瘾了。”

  “能不上瘾么,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为啥都说俩人处对象叫恋人了,这不就是在‘练人’么……”

  俩人又打了一分钟电话,石久在最后跟严希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最近形势紧,让他没事注意点,严希脑子里一堆事,听的莫名其妙的,就也没太放在心上。

  挂了电话,李法官正好从院里出来,因为早就过了下班的点,这人也没避讳,大喇喇的就上了严希的车。

  严希因为在李法官这边有个案子,本来是想送礼的。

  可汪律师那事搞的大家都有点肝颤,不敢明目张胆的收钱,几个人就约好了去打牌,其实也就是变相收钱,好在严希平时出门都习惯带不少现金,这不凑了四五个人,就找地儿打牌去了。

  严希提议去罗珊珊开的茶楼。

  因为是新店,老板又是上过电视的美女,大家也都欣然前行。吃过饭,一行人到了地方,罗珊珊不在,就直接去了四楼打牌。

  中午两个小时,严希输了一万五。

  大多数输给李法官,但他手上还有严希一个案子,因为眼看着就要开庭了,所以严希这钱不白输。

  但剩下两千多纯粹是误输,这个是没办法的事,严希本来就玩的不好,输钱也是个技术活,不是你想输给谁就能输给谁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