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1/2)

加入书签

  而言就跟亲哥一样,自己在严希面前装,在石久面前却是什么都说,

  “他特别喜欢人的头发,真的,应该算是恋物癖吧,摸了就发情……一点不骗你,你都不知道我俩刚在一起的时候,他可喜欢摸呢……”

  石久想起几个小时前自己还上赶着让严希帮着给弄头发。

  这个逼明明就心里有毛病,他妈也不说客气客气,上来就占自己便宜。

  连搓带摸的

  自己头发那么软……还黏黏湿湿的……

  石久黑着脸把蒜摔在桌面上,不料那蒜竟弹起来砸自己下巴上。

  操他妈的,头发给人强奸了。

  4、律师

  洲际酒店的装修金碧辉煌,整个大厅亮的走在哪儿都能映出人影来,水晶珠子晃荡着,眼睛里尽是盈盈的碎光。

  漆黑的眼珠上猛了一层水雾,严希再洗手间隔间里翻江倒海的吐,胃里的酸水都要倒出来了。

  抬手搭在冰凉的墙壁上,严希按了一下马桶,冲水的声音迅速的灌满狭窄的空间。

  起来的时候严希晕头转向,先找了会北才推门出去。

  空气里弥一股古龙水味,浓烈刺鼻,不知道是哪个男的喷的,还是酒店自来的空气清新剂。

  这样一来,自己身上的白酒味就没那么大了。

  那个姓马的疯了一样,也不知道哪家精神病院大墙倒了让他爬出来的,这叫一个死作。开了好几瓶五粮液,玩命的给这帮人灌酒,最后还开了一瓶上年头的茅台,估计这顿饭要上万。

  严希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顺便接了点水漱口。

  手腕上的表盘时针指向十一点,严希微蹙了眉头,擦干手,从裤兜里掏出一盒软中华,想着清清嘴里的酒味。

  暗蓝的火苗燃着了香烟,严希的手机也响了。

  是条垃圾短信,但提示有另一个未读短信,大概七八点钟发来的,一个客户发来的短信,问自己收没收道那十万块的律师费和两万办案费。

  严希叼着烟,有点茫。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人是哪个。

  这客户是个土财主,标的金额大,案子也不太复杂,案子二审在中院判的,也就是李法官手里的案子,就冲严希把李法官伺候这舒坦样,加上严希本身也是经验丰富,官司打了没多久就胜诉了,所以这钱就跟白捡一样。

  严希先查了一下,后又给这人回了条短信说两句客套话,心里想着改天从这笔钱里头拿出五千块给李法官办个油卡,小恩小惠常年不断,回头下次再有中院的案子,李法官也不好意思狠宰自己。

  律师跟法官就是这样,跟供应商和机关干部有点像,都是前者有钱,后者有权。

  但甭管是律师还是供应商,想在这地界混就要把这些佛伺候好了,像包间里头那个老马,为什么把自己喝成那个德行,还不是为了赚钱,老脸都豁出去了,围着这些年纪比儿子还小的科长,跟他们套近乎,给他们装孙子。

  从饭局上的对话严希能听的出来,好像是供应处马上就要招标了,老马在林科负责的那个科室有上千万的业务,这不是想着再招标前把关系搞搞好,回头能多分点份额给他做。

  说是接风,林科出差回来都一个星期了,老马这风接的没完没了,都要把自己喝中风了。

  说起林科这个人,严希是通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