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7(1/2)

加入书签

  个金戒指你妈还给了我五个存折,你这嫁妆没少攒啊,现在还离么?”

  “宝贝儿,答应我,永远在一起做彼此的天使好么。”

  95、肉丸子姑娘2

  也不知道是金镏子的问题,还是石久今天格外的帅,反正律师晚上终于松腿给搞了两次。

  第一次律师骑在石久身上这叫一个激烈,动作间还连夹带缩的,十分钟就把石久办挺了,搞的石久都有点脸红,抽根事后烟强忘了刚才又来了一次。

  第二次石久攒着劲,律师也挺不服,干一炮跟打架一样,滚的床单都皱巴到一起,几个姿势下来全窜地上去了。

  不过完事后律师倒是挺老实,光溜溜裹被窝里靠着石久,他也就这时候还有点当对象的样。两人闭着眼聊天,商量着要不要把肉丸子从石久妈那边接回来。

  律师的意思是严久久现在的年纪已经可以上幼儿园了,总让老太太带着也不太好,再说律师两头跑也怪累的。

  石久心里其实是不太愿意的,打那肉丸子出生以来,律师明显很爱她,为了那个小崽子腾出不少跟自己亲热的时间去看她,为这石久场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这样才不给他代孕呢,就自己专心给他受孕多好。

  不过律师好声好气的跟自己说,石久也不好意思拒绝,加上又累又困,哼哈的答应着就睡着了。

  这不才过了两天消停日子,星期五下班回来律师又没了,打电话才知道回山东了,石久早都习惯了,该加班加班,结果周末一回家,看见律师猫腰在那儿收拾行李,刚想上去捏下腚,结果脱鞋的时候僵住了。

  门口的垫子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两双鞋,一双大一双小,石久拿起那双小皮鞋,盯着鞋子里那一对儿印花小鞋垫只发蒙。

  沙发上的小崽子大脑袋小细脖,前年过年见她还是个肉丸子,今年就变成萝卜缨子,脑袋上扎了两个小毛毽,大眼睛黑黝黝的,小嘴唇水红水红的,笑起来勾嘴角的那个劲儿劲儿可是像极了律师。

  而且她的父亲们来了好几年都没晒成高原红,她刚下飞机被吹成红脸蛋儿。

  打这小崽子回来,石久可是遭老罪了。

  律师这一年在这边算是彻底混开了,因为底子好,又能说会道的,顾问的业务一个接着一个,晚上经常加班应酬,所以接严久久放学的活基本上都落到石久身上。可石久也不闲啊,来这呆了四年就在局里混到了副手,所以这接孩子的事就又从石久身上落到办公室那些个小年轻身上,搞的幼儿园老师怨声载道的,总寻思这严久久她妈得多骚行,一天天来接的男的都不重样。

  这边麻烦不说,石久妈那头还一天电话三遍的打啊,张嘴就问小久呢,瘦没瘦,冻没冻着,她在家又给做了一件棉袄,贼厚,已经邮过去了,也不要求出门穿,在家里穿穿就行。

  她不说还好,一说石久就想急眼。人律师这么洋气个人,生个姑娘让自己妈熏陶的跟山炮似的,整天在家穿个小花袄来回跑,看的律师直拧眉毛,光问石久小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土,十分影响自己在律师心里的形象。

  还有那严久久的头发,这小崽子人不大头发挺长,石久妈手还巧,好容易赶上一个头发多的孩子,都快在严久久脑袋上编出花来了,据说是一天一个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