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3(1/2)

加入书签

  额,早就该有架好钢琴了。

  送钢琴的男的姓郗,一看姑娘犹豫就领着人硬往里搬,等人反过劲儿来,钢琴也放下了。

  隔了一个星期小伙子回家了,进门就看见钢琴了,抽了一晚上烟,对着哭的眼泪汪汪的姑娘只有一句话,‘跟着我让你受苦了,对不起啊。’

  姑娘当时就是哭,还纳闷自己过的不苦啊,吃穿都很好,苦在哪儿啊?

  后来人就被逮进去了,说是贪污受贿,让他们厂一个姓林的小工人实名举报了。

  当时国家反贪正厉害,所有人都说这架钢琴这么贵,小伙子肯定判无期,气的姑娘当时就把钢琴砸了,然后就四处找律师,律师一开始还挺有信心,后来也不行了,告诉她她丈夫除了贪污还有别的事,越说越高深,什么上面要办市委书记,小伙子站错队了,肯定被上面一锅端了,这个那个的姑娘也听不太懂,总之案子拖了一年,闹的满城风雨,最后姑娘把儿子送到外地亲戚家避风头,自己回来听的二审宣判结果。

  宣判当天姑娘又见着小伙子了,站在被告席上,三十多岁的人还是那么精神,眼睛暗沉沉,整个过程看也没看姑娘一眼,就盯着一个挺丑挺矮的男的,看的那男的坐立不安脸红脖子粗的。

  听说死刑立即执行的时候,温婉了三十多年的姑娘当庭就开始作,又叫又喊的,拔下头发上发卡就在自己胳膊上划,嗤嗤好几道血口子,就要跟小伙子一起死。

  但到了也没死成,晕过去了,给人抬到医院输了两天的液。

  好过来的时候,姑娘打算带着自己妈一起走了。

  在娘家把行礼都收拾好了,准备出门的时候,看门口路过一辆平板奥迪,据说是新厂长的车,跟被枪毙那个席厂长是哥们,被小席压了十几年总算出头了。

  大白天的,姑娘站在娘家门口哭的跟个傻逼一样,她妈问她咋了,她就说好像看见小席骑自行车过去了,把她妈愁的,成寡妇了不说,精神还不太好。

  那一年严希才十一,给他妈折腾了四五年,痛苦不堪,整天就是墨迹这点事,要是他妈在不吃药严希都要吃药了。

  因为这个女人,严希都觉得自己被熏陶的心怀恶意了。

  长大了以后,也不是没有淡忘的时候。

  但每每举步维艰时,想起造成这一切的根源还逍遥法外,功名双收,以清官善者示外,背地里算计打击,就觉得这个社会也他妈够恶意的。

  有禅道,生死此岸,烦恼中流,严希不寻求涅盘,只愿摇曳浊流之中,磨鳞成刀,睚眦必报。

  这两天严希见了好几个移民公司办理员,选了一个移民周期最短的国家。

  不用市长让自己滚自己也会滚,这是严希下第一步棋的时候就想好了的。

  对于市长,严希从来也没想一下子就办倒他。

  这么久一点点积攒他的证据,严希一直都在等,永远在他背后盯着他,等着他。

  等他一朝失势,严希就一定是落井下石中那最沉重的一块。

  到时候成功与否,只要拿到国外居留权,一张机票飞走,任凭市长有再大的能耐也奈何不了自己。

  至于田二,他一直都是个局外人,早先严希知道他跟郗战强的关系想通过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