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5(1/2)

加入书签

  此的唇边传递着,辗转反复的碾,体贴周到的舔,他不知道自己何时打开了牙关让男人长驱直入的,只知道他的舌在男人的嘴里被纠缠到无助的颤抖,连从来没发出过的呻吟之声也不自觉地逸了出来。

  “慕言你真好,真好。”麒天佑好像十分激动,压在他身上的雄壮躯体竟然自控不了地震动着,他发出巨兽一般的呜咽,低头舔过他的下巴,喉结,舔得他麻痒一片,跟着他的震动也颤了起来。

  “唔……”柳慕言觉得自己要被他吃掉了,那种完完整整的,拆吃入腹般的鲸吞蚕食。他摇着头抵抗,却被麒天佑固定住了两只试图反抗的手。

  “慕言,我要你。”柳慕言发誓这辈子这懦弱的混蛋都没用这种口气对自己命令过。谁叫他说这种话的?还是在床上?可没来由的,心彻底地软了下来。被他放开的手像是有了自我主张,圈上了那人的脖子。

  爱了那麽久的人,乖顺地躺在自己身下,眉眼如丝地看着自己,还热情如火地默认了自己的侵犯,麒天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是的,只有梦中他的慕言才会任由他为所欲为,和每个晚上的梦一样。

  既然是梦中,那他如何做都是没有关系的吧?

  柳慕言只见麒天佑眼神一暗,雄性的气息扑天盖地地扑面而来。衣物不知何时被剥离,散乱在了地上,抱着他的那个人肌体火烫,雄壮有力,手一碰就能碰到硬邦邦的肌肉,黝黑的肌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柳慕言觉得自己嗓子眼有些干渴。

  麒天佑比他还干渴,不,他比他干渴一百倍,一千倍!毫不客气地从他细嫩的脖子处开始舔起,像是在虔诚地品尝这世上最精致美好的食物。

  “唔……”柳慕言已经阻止不了自己发出丢人的声音了,他怎麽能舔自己的那个地方?男人的这里又有什麽好舔的?可是这种奇奇怪怪的酥麻感是怎麽回事?男人的乳珠也会那麽敏感的麽?

  可怜的从未被人品过的乳尖在麒天佑的嘴里悄悄地绽放,微黄的烛光之下,闪烁着莹莹点点的淫靡水渍,从干瘪的样子被男人嘬到挺立起来,从软软可欺的样子,被男人吸允到坚硬,连颜色都从粉嫩变为艳红。

  麒天佑喜欢死了,今天的梦怎麽那麽美好,这乳头比往常梦里的还要敏感和骚浪。他食髓知味,又吸又舔,直到柳慕言恩恩求饶,才转移了新的目标--光洁可爱的玉臀。

  作家的话:

  说好的免费番外…

  求留言求票票,你们的热情决定可怜的麒爹爹硬的时间…囧

  番外:父亲们的第一次(下)

  柳慕言简直无法想象那地方怎麽可以被人如此调戏玩弄,可麒天佑却是如获至宝一般,这边嘬两口他粉红的玉茎,那边舔几下下边羞涩的小穴,柳慕言受不住似的拼命地逃,跨部却被力大无穷的双手制住,只有往他嘴里送的份,哪有逃出升天的可能?

  口中的呻吟只有靠着咬紧嘴唇才能稍加抑制,身体内部的快乐却是如何都无所遁形的。柳慕言为人情淡自傲,性器如此污浊不堪,别说被别人玩弄了,连自己都从未自渎过。雏的坏处就是被人随便一弄就敏感的不行,即使麒天佑也不过是个生手,却把他弄得几乎一塌糊涂。

  可怜的未经认识的性器被火热的口腔包裹,热辣辣的酥涨感通过敏感头部传递到小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