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2/2)

加入书签

的。」

  「现在知道了。」柳慕言清冷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来是有人见老先生摔倒,赶紧去请了族里唯一的大夫柳慕言。

  好巧不巧的,柳慕言一来就听到柳宜生不打自招。他现在没时间料理这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东西,给马先生上药是正经。

  柳宜生现在则像是老鼠见了猫,腿肚子直打颤,要不是麒家兄弟扶着他,他都能抖成筛糠。他知道这回爹爹是真的生气了,而且不是让他罚站,抄家规,不吃晚饭就能解决的。

  他这些年闯祸多了,对柳慕言的怒气等级掌握的极有经验。如果柳慕言当场就骂了他,那说明气的不是很严重,撒撒娇,领点小惩也就过去了。如果柳慕言当场就揍他,那也是属於轻的,揍了之後气就消了。但如果是表面若无其事,一点生气的感觉都看不出来,那简直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山崩地裂前的祥和。

  「怎怎麽办」柳宜生毕竟还是个少年,对冷若冰霜的父亲有本能的惧怕不足为奇。他抖着粉嫩的唇,眼眶里竟吓得含满了泪水。

  「谁让你」麒庚原本还想再幸灾乐祸几句的,看到他真要落下泪来,心里一酥,顿时梗住,说不下去了,话锋一转提议道:

  「小柳儿莫哭,一会乖乖跟祭祀大人回家,我回家找爹爹来救你。」

  「呜呜,麒伯伯来有什麽用,还不是被我爹爹揍的份。」柳宜生这回是真的觉得自己前途堪虞了,他那麽大个人,还要被爹爹打屁股,想起来就疼的头皮发麻,不自觉地抓住兄弟俩的衣衫,跟抓着救命稻草似的。

  「祭祀大人揍我爹了,就没时间揍你了嘛傻柳儿,你回家的时候走慢些,尽量拖到我爹爹来,我们现在就去叫人。」还是麒硕的说法靠谱点,柳宜生憋回眼泪,想想也没有别的方法,估且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4屁股遭殃

  先生受伤无法上课,学堂的学生全被遣了回家。柳慕言为马先生上好了药,由他的伴侣,族中另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老接回了家。

  「犬子不懂事伤了马先生,还望马先生大人大量,我回家好好教导他。」柳慕言就连道歉都不觉得是低人一等,可长老和马先生都深知祭祀大人能出言道歉可是破天荒的事情,长老忙道:「不打紧,不打紧,孩子调皮人之常情嘛。」说着把马先生扶了出去。

  空荡的学堂里只有柳慕言和柳宜生父子两个了。柳宜生低着头不敢看父亲的脸色,也不用父亲说话,迈着小步子尾随着柳慕言回家,一路上捏着小拳头喃喃,只盼着麒硕麒庚赶紧带着麒伯伯来救他,不然他都不知道屁股会不会遭殃啦!

  柳慕言脸色铁青进了屋,往太师椅上一坐,一言不发看着低着脑袋的柳宜生。他原本以为这孩子只是被宠坏了,因此性格顽劣,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不懂事,伤害族人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他心中气极,面上反而风平浪静。

  只是这种眼神给了柳宜生极大的压力,他知道自己这次做的有些过分,但没想到爹爹会那麽生气,生气到都懒的骂自己了,他怯怯地咬着嘴唇,又不敢抬眼,心里不断琢磨着会被爹爹怎麽责罚,对自己一时冲动欺负了老师的行为也後悔不已。

  他虽任性调皮,但也不是不通事理。方才因为恐惧占满内心,没有仔细去顾忌自己所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