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2)

加入书签

  昌平十六年,宫变,宁清和携昌平帝不知所踪。

  信中内容至此而止,却还是没有提及西梁传国玉玺的下落。

  裕陵地宫里,本应躺着先帝遗骨的雕龙石棺里,竟全是价值连城的珍宝随葬品,还有信上所言的——青鸾珠。

  第12章

  恒文十年,

  九月中,

  阜瑶城外铁骑营,一月前才调集过粮草的西梁军营如今夜间又频频动作,祁钰和颜熙宁早就察觉事态有变,故来此夜探,却不料军中戒备森严,还未靠近营帐,就被发现了。

  两人一路逃往阜瑶城外的皇陵君骊山,祁钰左腹中箭,行至断崖绝壁无路可逃,只得纵身跃入崖底沧澜河,之后便人事不知。

  一月前,

  辅国将军府暗中传出消息,恒文帝在印函关调集十五万兵马,祁钰将信通过暗哨送回灏玥,却疑惑送信之径较以往似乎太过容易了些。

  半月前,

  崇政殿,御书房。

  “回禀陛下,印函谷通往玉远关的天险栈道已经修筑完成,攻下灏玥指日可待。”

  负手而立的恒文帝神色阴毒,笑意狰狞:“那个小太子把信送回去了?”

  辅国将军:“陛下英明。”

  恒文帝:“粮草调集的如何?”

  “半月即可。”

  第13章

  十月,寒风凛冽。

  灏玥玉远关告急,同时,归来的颜熙宁带回了一个让弘武帝心惊的消息——西梁十万翌阳军正埋伏在印函关谷地,待关中十五万兵马与灏玥对战玉远关之时,声东击西,穿过玉远山天险栈道,渡过卧龙滩,直入灏玥边城秭归。

  此一战惊心动魄,幸而消息传回还算及时,灏玥险胜,亦损失惨重,西梁十万翌阳军被全歼于卧龙险滩。

  西梁恒文帝闻之一病不起,传位于皇长孙。而后灏玥兵马乘胜而追,然弘武帝却以西梁立七皇子梁晔为摄政王做条件,退兵言和。

  祁钰再度醒来,已经回到了灏玥盛京。

  询问颜熙宁,对方也只是含糊不便的说他们被一渔夫所救,至于玉远关天险栈道一事,也闪烁其词告知是阜瑶城中暗哨所报。

  同年,弘武帝病重,贬二皇子祁琰至玉远关,太子祁钰继位,改元宣仁。

  第14章

  宣仁六年,初春。

  灏玥四海升平,俨然盛世光景。

  月升,灯明,上元佳节。

  祁钰立在紫宸殿凌霄阁,明黄的锦衣广袖在风中翩然而起,伸手拈起精巧的白玉酒杯,慢慢凑到唇边后一口抿尽。

  京中灯市如昼,星落如雨。独立中宵风露冷,却是为谁?

  趁着上元佳节,大半夜偷偷摸摸潜进灏玥皇帝寝宫的西梁摄政王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十分……妙不可言的光景。

  美人垂着眼,长而浓密的鸦色眼睫在被月晕映得更显白皙的面容上,投下一小片惑人的阴影,精致的喉结微微颤动,被酒水濡湿的水红唇瓣润的发亮。

  酒壶被高高提起,凝白的腕骨折成一个极好看的弧度,被月光沁的晶亮的细长水流缓缓注进玲珑剔透的白玉杯,细小的水珠飞散开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