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2/2)

加入书签

  有,更是什么地方都来要求。

  不分地点,不分时间,不分场的走向变态。

  我为了补偿他,只好什么都答应他,谁叫人家对不起他,我没了拒绝的理由,

  但因为我的顺从,也恰恰答了他心中的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他便更加肆无忌

  惮起来,更加过分的提出各种变态的要求,好像是要找补一切他失去的那部分

  乐乐。但他却不知,乐乐跟那个男人到底过分到什么程度,他永远不会知道。

  领略了乐乐的淫荡,老公反而更加的离不开我,更加的爱我,更加的需要我,

  十一的假期就要结束,老公竟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决定,因为他是在私人老那

  里打工,所以他决定辞掉工作,先跟我一起去我的城市找份临时工作,等到我辞

  掉工作后,我们在一起来。出乎意料的是他的父母大人竟然也没有反对。

  这个决定让我两都兴奋不已,那种愉悦无以言表,我是真的开心极了,一点

  没有去想我和陈涛怎么办,因为我早就决心跟他断了,只是以前自己没断成功罢

  了。

  我和老公一起开心的到我的城市,一进宿舍,我就做起了贤妻,不光不让

  他做任何的家务,连他自己分内的事情,都必须由我亲力亲为,为他倒水做饭,

  给他宽衣洗脚,甚至在他玩电脑时,就守在旁边喂他喝水吃东西,伺候的他乐不

  思蜀,我也同样极其享受这种服侍爱人的甜蜜,我们彻底的融为一体,他开心我

  就开心,他舒服我就舒心,他睡觉,我我我不能睡,我要帮他按摩他的大

  鸡鸡,我挽救了我们的爱情,被甜蜜紧紧裹着,滋生出浓浓幸福

  六、两老公斗法

  我们这种小县城,没有招聘会,没有报纸,但老公真的很能干,第二天我刚

  下班来,他就告诉我找到了工作,我却是不想他去上班,就想他老老实实在家

  做我的小男人,让我伺候着。那以后,我们就想真的像结了婚的小两口一样,在

  我的宿舍里过起了婚姻生活。

  每天早上,我和老公一起出门,他比较忙,中午不会来,我就给他送饭,还

  被他单位的同事笑话。他就让我别送了,以后中午他在单位附近随便吃点就行了。

  没过几天,陈涛却是又来了单位找我了,我告诉他我老公来了,真的别来找

  我了,不理他了办公室。中午家,他竟然守在我家门口,说是要见见我老公,

  我很理智的让他屋,跟他坐下来好好的谈,明确的告诉他不可能了,要他别纠缠

  了,他也很冷静,没有再动手动脚,说是要给我老公写封信,就在我书桌上写了

  起来。

  晚上老公下班来,我动告诉他陈涛来了,告诉他我经受住了考验,没有

  跟他乱来,劝说他走了,老公也很平静,真的相信我了,因为我真的没有隐瞒。

  我给老公看了的他写的信:「哥们儿,你好相信你一定知道我是谁,我要跟你

  说的是,我也喜欢乐乐,我也爱她,乐乐还没嫁给你,每个男人只要喜欢她,就

  有权利去追求她,乐乐更有权力去选择跟谁一起,你要爱她,就应该尊重她,给

  她自由让她去选择,你要是个男人,就更应该跟我公平的竞争,呵呵,不过我想

  你不敢,你一定害怕乐乐会被我抢走,你怕了我,哈哈,你要真怕了,你就承认

  自己是个孬种,那样我就可怜你,不跟你抢乐乐了。」

  老公捏着信,气的手一直发抖,他气坏了,火急火燎的趴在陈涛中午趴着的

  地方,给陈涛信,却不去想,他的信该如何才能让陈涛看见

  但是第二天中午,陈涛又来了,他告诉说我他是来看信的,我不得不又让他

  进了屋。

  「呵呵,你这个人渣:你不过是个下三滥的小混混,你也配喜欢乐乐你也

  配找女朋友你拿什么去养活你的女人跟我抢女人笑话,人分三六九种,你

  跟我就不在一个层面,你就是个要饭的货,你先能养的活自己再来跟我说这些屁

  话,去找鸡,鸡都懒得理你。别给你爷爷这儿演了,爷压根儿懒得瞧你。赶紧滚

  蛋」

  陈涛看着信,微微的笑着,随后把信一丢,扑了过来,我被他压在床上,大

  嘴强吻过来,我死死的咬住嘴巴,不让他的舌头进来,他伸过一只手,捏开我的

  嘴巴,舌头紧随而入。

  「唔~ 唔放开我」我大叫道「流氓你放开我」我拼命地反抗着。

  他一手扯烂我的衬衣,扒出奶子,大口的吸起来,「放开我,放开我」我

  被他压着拼命的喊。

  「老子就是个混混,就是下三滥,你再漂亮,还是个公务员,不还是被老子

  尻他一边说一边撕光了我的上衣。

  「你放了我,我求你了,我只想跟我老公在一起,求你了,别再来破坏我们

  了」我一边哭一边哀求道。

  他欣赏着我的哀求,笑着说道「破坏你放了你你求我操你的时候你怎么

  不说我破坏你了你不来勾引老子,老子会破坏你」说着一只大手紧紧的捏住

  我的两个手腕,把我提了起来,又按着我跪在他的面前。

  我的两只手腕,被他像手铐一样的大手紧紧控制住,另一只手按住我的头,

  向他的大肉棒撞过去,我紧闭着嘴,不让他的鸡巴进入,弄得大鸡巴在脸上蹭来

  蹭去。

  好大啊,好像比人家的脸还要长,硬硬的,在脸上抵的竟有些痛。我心中一

  阵哆嗦。

  按住头的手松了,嘴却又被捏开,粗大的肉棒捅了进来,小嘴被撑到极限,

  喉咙被一下下的奸淫,极其粗大的鸡巴让我的心随之荡漾,渐渐筋疲力尽,软了

  下来。

  没有了反抗,他畅快的尻了一会嘴巴,我又被他提起来,丢在床上,「母狗,

  趴着,让老子干你」他命令道。

  我不能抗拒,就像狗狗不能抗拒人的命令一样,畏畏缩缩的趴了下去,崛

  起屁股,掀开短裙。

  他大力的操进洞口,干了进来。我的骚屄任由他奸淫着,只能趴在那里等待,

  等待他漫长的享乐,偶尔还会配着淫哼上几声,但哼过后,我又满心的自责与

  悔恨。

  他尻着尻着,突然猛地拔出鸡巴,捅进了肛门,我啊~ 啊~ 的大叫了起来,

  随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的~ 啊~ 啊的叫着节奏,随之一股滚烫的精液,淹没了

  我的肠子,舒服的我全身痉挛,瑟瑟发抖。

  他拔出鸡巴,我凌乱的倒在床上,死人般的盯着他,他竟又光着屁股坐到书

  桌前,写起信来

  「呵呵,看到你的信,我很高兴,看来你要被我气死了,哈哈,你说得对,

  我就是个混混,就是个烂人,但不论我多烂,乐乐就是喜欢我,就喜欢跟我一起,

  你气也没办法,她抗拒不了喜欢我这个事实,你霸着她的人,但她的心却是这我

  这里,哈哈你还是识趣点,早点滚你的城市去吧。」刷刷刷老公把信

  撕得粉碎。

  「他中午搞你没」老公狠狠的问道。

  「没没有,我不同意,他不会强迫我的。老公,你相信我」我连忙答道。

  「嗯我相信你我没事,我来给他信」看来他们两彪上劲了。

  之后两个男人的直接对话,却是让我轻松了很多,老公也不怀疑我了,也不

  追着我问各种细节了,整天就想着跟陈涛对骂,也不怎么跟我做爱了,下班家

  就是看信,生气,信。然后陈涛就天天中午过来看信,玩人家,再信,就这

  么一天天重复着。

  我仿佛又到了欲与爱分离的那种日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