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1/2)

加入书签

  我很伤心,也曾经差点想不开,那段日子,是

  我人生最阴暗,最低潮的日子。」浩翔说完后,低著头沉默不语。

  「后来呢?熊哥都没再找过你吗?」浩伟再次问著说。

  「没有再也没有。」

  「总有原因吧!你们为何分开的原因,你有想过吗?」

  「浩伟,我不想再提起这段往事,终究几年都过去了,不要再谈了好吗?」

  「那我呢?我对你的一片真心,你倒说说看!」

  「浩伟给我一段缓衝时间,好吗?事情来得太突然,我几乎快承受不住了。我先回房去休

  息,你也早点睡吧!」望著浩翔离开房间的背影,浩伟喜忧参半,走到窗前,点著烟,一支接

  一支收音机裡传来老牌歌星洪一峰的台语歌曲,思慕的人

  我心内思慕的人 你怎样离开 阮的身边

  叫我為著你 暝日心稀微 深深思慕你

  心爱的 紧返来 紧返来阮身边

  有看见思慕的人 惦在阮梦中 难分难离

  引我对著汝 更加心绵绵 茫茫过日子

  心爱的 紧返来 紧返来阮身边

  好亲像思慕的人 优美的歌声 扰乱阮耳

  当我想著你 温柔好情意 声声叫著你

  心爱的 紧返来 紧返来阮身边

  一个盛夏的夜晚,清风徐徐吹来,台中大坑山区某高级住宅区的大门口,一辆宾士黑头轿车停

  了下来。车门打开,里面走出两个人,驾驶座四十岁的中年人先下车,紧跟其后,是五十八岁

  的姜爸。那位中年人身穿一套浅蓝色的西装,白色衬衫打著一条银灰色的领带,走起路来,临

  风飘然,可是,他的脸上却是十分的凝重。

  姜爸身穿深蓝色西裤,米白色波罗衫,他戴了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泛白的头髮,面容更显得有

  点沧伤疲惫。他们一走近大门,里面一位苍老的管家老早打开了门,鞠躬哈腰的走了出来,那

  个老管家,大慨也六十好几了吧,他身穿一袭浅灰色的青年装,头上的髮根早已稀疏掉落殆尽

  他向那中年人鞠躬道说:

  「大少爷,您回来了。姜先生,您好?」

  姜爸向那老管家还了个礼,然后对著那中年人说:「熊战,您也累了一天了,要休息了吧!我

  看你还是叫司机先生先送我回去吧!」

  「不要紧,进来坐坐,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熊战说著逕自往大门内走去,姜爸也跟著走进去。那个老管家马上过来把大门关上。

  「赵大叔。」熊战叫说。

  「大少爷,有什麼吩咐,请说。」老管家鞠躬哈腰的回说著。

  「泡一壶茶,拿到书房来。」

  「好,我马上去準备。」只见老管家边说边走往厨房方向走去。

  偌大的宅院内,种植了各式各样的兰花,沿著围墙边也栽植了一丛丛浓浓密密的绿竹,盛夏夜

  更显得清爽无比。熊战与姜爸走进屋内书房时,一壶热醺醺清香的阿里山高山茶,老管家已经

  泡好了放在茶桌上。

  熊战脱去身上的西装,掛到衣架上,迫不及待的走到姜爸身旁紧紧抱著,嘴巴并附到姜爸的耳

  旁说:「姜哥,想我吗?我出差这几天,可把我想死了,你,还好吗?还再想著小蔡的事情吗

  看你这样,我」

  不待熊战讲完话,姜爸的双唇已经紧紧的贴在熊战的嘴裡,舌头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