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利用潮退露出的礁石飞渡,没有轻功根底也不行,对徐经纬来讲,仍是项难题。

  那么,等下去难题仍在,徐经纬自是没有等下去的必要。

  但他不愿意独限龙他们知道他不想耽搁下去,只在心里私自计划该如何泅过那片海涛。

  场面显得出奇的沉静,双方都没有人开口,倒是那海浪有节奏地发出哗啦之声,消除了场中的沉闷。

  海潮终于开始退落,然而退得相当缓慢。

  那独眼龙徒然冲着徐经纬道:“徐兄,你像是没有多大把握越过礁石?”

  徐经纬道:“如何见得?”

  独眼龙狞笑道:“你别瞒我啦,我看得出你手底下稀松得很,对不对?”

  徐经纬大是震骇,还未及想出掩饰的理由,独眼龙已又道:“难道说我的看法有错?不过你不要担心,待会我不会将你丢在这里,没有你,我们可没法弄到船啊?”徐经纬定了定神,道:“你能背我跃过那片礁石?”

  独眼龙道:“当然可以”

  他答得干脆,徐经纬疑心更重,怎么也不敢相信独眼龙会心甘情愿地帮助他。

  他深知独眼龙是在刚才爬下深坑时,发现他没有武功的,可是独眼龙直到下来这么久才点破,可知他已决计利用刚才那段时辰,计划好收拾他的方法。

  徐经纬既有如此新的顾虑,那么独眼龙打着什么算盘,是他必须弄清楚的~件事。

  他全力思索了会,心想:“独眼花既然不怀好意,那么他深知自己武功稀松之后,不正是有害人之心吗?”

  想到独眼龙心存不良,徐经纬固然大为惶恐,但几日来的磨练,他还能维持表面上的镇静。

  当下他决定以牙还牙,先下手为强。

  海潮经过半个时辰的退落,虽未退尽,但海中的礁石,已露出不少。

  独眼龙在这个时候,突然收起酒葫芦,道:“咱们准备纵跃过去吧!”

  徐经纬点头同意,让独眼龙挟住他的臂膀,跃纵上了第块礁石。

  几个纵落之后,他们四个人已越过大部礁石,只剩下两个踏脚处,便可上到南崖。

  独眼龙这时突然停了下来,道:“你老实告诉我,南崖滩边,有多少海龙会的高手等在那里?”

  此刻他们正站在块巨岩之上,四周全是疾速后退的浪涛,汹涌澎湃,势甚惊人。

  徐经纬心知独眼龙在这种紧要时刻,极险恶的地方提出他的询问,正是含有威胁他的味道。

  他故意沉吟会,没有提出回答。

  独眼龙却催道:“你不坦白说出来的话,本座可就不客气了!”

  此言既出,徐经纬心存万的希望已全破灭,他料得不错,独眼龙已看出他没有利用价值,而已动杀他之念。

  他后退了步决定自保的步骤,才道:“独眼龙!你想干掉我是不是?”

  “不错!你后悔了?”

  徐经纬冷笑声,道:“你先别得意,看!我的手下不已经全出现了吗?”

  他将手指向对面崖顶,独眼龙和他的两名手下,不觉全循他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徐经纬猛地暴喝声,奋起全身之力,朝独眼龙撞了过去。

  那岩面本就不大,独眼龙又站在边缘,闪都来不及闪,被徐经纬这么奋力撞,个拿桩不稳,立刻栽进海浪之中。

  徐经纬也利用这撞之力,跃了下去,两人终于全落了海。

  这落海,正符合徐经纬的计划。

  他自恃泳术高明,何况离岸已经不远,这段波涛虽凶,徐经纬还不看在眼里。

  因此他掉进海中,自忖了掌握逃命的机会,心里不禁阵狂喜。

  不想他才运手游了下,便已发觉情形不对。

  原来他不论如何使力,总觉得脚下有力量将他吸住,使他游了半天,只游了半丈不到的距离。

  糟的是,这半文不到的距离,还是他施出吃奶之力,所得到的点成绩。

  而他的体力,却已消耗了大半。

  他面用力泅水,面观察独眼龙落水之处的情况。

  他想:“独眼龙久住定军岛,总应该知道此地的水性才对。”

  徐经纬不看独眼龙还罢,看之下,顿时信心全消,大呼不妙。

  只见独眼龙被道游涡吸住,渐渐被吸进中心之处,眨眼工夫,就已没了踪祭,而那道游涡,也正巧是此刻吸住徐经纬的那股力量。

  同样,徐经纬也缓缓被吸进中心里去。

  越接近游涡的中心点,徐经纬越发感到吸力增强,他挣扎了会,咕噜声,最后还是没了顶。

  那游涡转得很快,徐经纬但觉身体迅速往下沉,最后叭喀声,肩膀竟碰上道坚壁,脚似乎也踏上实地。

  可是水流依然疾如奔马,将他迅速冲走。

  只是徐经纬感觉出这次不是往下沉,而是往横里卷了过去。

  这仅是转眼间的事,当徐经纬再度发现自己身体悬空之时,人已掉进个坑洞里。

  那坑洞是水道石壁凹进去的地方,是以除了水珠喷洒不绝之外,竟是个可以容人的地方。

  他将身子尽量缩进坑洞,喘了口气。

  然后抬眼看他置身之地。

  那坑洞面积甚大,开口处就是水道,外面水势汹涌,也就是将徐经纬吸进来的那道水流。

  徐经纬环顾会,突然兴起个有趣的问题,心想,这坑洞既是深入海底,那么四面的微光,又是从何而来?

  还有供人呼吸的空气,从什么地方灌进来的?

  有微光和空气,那么这坑洞必有通路。

  徐经纬生念陡增,开始朝坑洞内侧爬行进去。

  他只爬了会,就被他发现了前面果然有三个洞口,大两小,透着微弱的光线。

  那大的坑洞,足有~人多高,徐经纬迟疑了会,终于举步走了进去。

  走了丈多远,岩壁突然横在眼前,他不小心碰了上去,却发现原来坑道已经向右弯斜,有~股冷飕飕的寒风,正自那右首吹了过来。

  徐经纬打量下,但见坑道尽头,强光激射,明亮之至,心里喜,迫不及待朝前奔了进去。

  他很快地走了数十步,双眼死盯着前面的那~片光亮,却不防脚底个踏空,整个人律进另个斜坑里,滚了数个筋斗,才停了下来。

  这摔摔得他七荤八素,等他清醒过来时,才发觉自己掉在处很大的坑洞里。

  那坑润光线不弱,使徐经纬下子便分辨出方圆约有十来丈许,隐约之间,又可看出四下岩壁又有大大小小的好几个缺口。

  徐经纬看见这种情景,禁不住大皱眉头,心想:“这里边坑洞如此之多,宛如陷入迷魂阵,这怎么办?”

  这回他再也不敢贸然寻路举步,站在原地,大有不知如何是好之感。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见缺口之中,传来阵嘶嘶之声,很像有人在那缺洞之内,大声喘着气。

  这声音使徐经纬好奇心大炽,于是移步靠近发声之处,以便探个究竟。

  距离越接近,那嘶嘶的声音更加清晰,徐经纬终于从那发出声音的缺口,探首望。

  他只那么望了~下,又迅速将上身抽了回来,眼中爆出骇然之色,双脚也开始挪移后退。

  不料那缺洞之内,却传来阵急迫的声音,道:“徐兄!请你过来帮帮忙,不不要去丢下我”

  徐经纬果然停止了移步,靠在岩壁之旁,对那洞口说道:“独眼龙!我我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你忙?”

  在洞里的原来是五船帮的独眼龙,他听徐经纬回他的话,迅即道:“你先走进洞里来,我自然会告诉你方法”

  徐经纬心地朴实,对独眼龙曾想害死他的事,似已不再计较,闻言之后,果然再度移步靠近那缺洞。

  只见独眼龙正高据在块大石之上,岩石之下,正有只大如桌面的绿毛巨蟹,瞪着两颗碗口大的突眼,仰视看着石上的独眼龙,口中不时发出嘶嘶之声。

  那绿毛巨蟹的横足业已攀在石上,对粗如人臂的长螯,正伸在独眼龙的脚跟前,“咔碴咔碴”的剪动,使独眼龙不断地飞舞他的宽背大刀,以挡住那对长螯地攻击。

  最令人惊心动魄的是,独眼龙已没有退后的余地,连腾挪闪避的地方都没有,所以他只有味用刀抵住巨螯的攻势。

  徐经纬看了下,不禁讶道:“独眼龙!你不会将那畜牲的长螯砍下来吗?”

  徐经纬听见叮当之声,道:“哦,难怪你的刀碰上它的巨螯,有如碰上兵器般,才会发出交鸣之声”

  独眼龙突然大声道:“徐兄!我可不是请你来观戏的呀,你帮个忙行吗?”

  徐经纬道:“我点武功也没有,再说手中亦无寸铁,叫我如何帮你忙啊?”

  他也大声回答,那绿毛巨蟹这时突然停下攻击独眼龙的举动,将双突眼,朝洞口的徐经纬望了过来。

  徐经纬大吃惊,忙缩回身子躲起来,心里怦怦跳动,生怕那绿毛巨蟹舍下独眼龙,朝他追了过来。

  所幸片刻之后,洞中又传来阵叮当之声,不问可知那绿毛巨蟹又开始攻击岩上的独眼龙了。

  果然独眼龙又叫道:“徐兄!你赶快进洞来,随便拉些石子砸它,我便有脱身的机会”

  徐经纬依言捡了几块石头,但却没有走进洞里边去。

  独眼龙等了好会,不见徐经纬进来,着急地说道:“徐兄!你还在洞外吗?”

  徐经纬道:“是啊!你还好吧?”

  这话真叫独眼龙啼笑皆非,在这个时候居然还问他好是不好。

  他近乎哀求地道:“徐兄!石头捡好了,就请快进来呀!”

  徐经纬沉吟了很久,才道:“独眼龙!你这小子可真不够意思,在这个时候你还想出点子害我,我失陪了”

  他并没有真的走开,那独眼龙却急得哇哇叫,道:“徐兄!你千万走不得”

  徐经纬任他哀叫了好几遍,才道:“独眼龙!你这小子为什么在这当口,还想害死我?”

  独眼龙听见徐经纬的声音,大喜过望,忙道:“徐兄!你你误会了!”

  徐经纬冷冷道:“你还说我误会好吧!你不实说,我可真的要走了独眼龙大为着急,道:“徐兄!其实我为了脱离这畜牲的纠缠,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请你千万不要动怒”

  徐经纬性子再好,听见他这种话也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道:“混蛋,王八蛋,你为了逃出那巨蟹的纠缠,就可骗我走进洞里去吗?!”

  独眼龙舞动他的兵器,时间久,不免有力不从心之感。

  此刻见徐经纬发火,真是又急又累,期期道:“徐兄!这这叫我如何解释呢?”

  他的语气,已听不出点威严来,使人泛起怜悯同情的感觉来。

  徐经纬终于说道:“我如果按照你的方法去做,那绿毛巨蟹发现我,必定舍下了你追过来,我用石子打它,又有什么用?”

  独眼龙原来就只有考虑他自己逃走之法,徐经纬的生死毫不在意,可是此刻他的诡计被徐经纬看穿,原想利用他以移那巨蟹的目标,已经万万不可是以徐经纬提出问题,独眼龙也只能缄口不语而已。

  他暗自叹了口气,付道:“看来徐经纬不会冒险进洞来救我了!”

  片刻之后,突然又传来徐经纬的声音,道:“独眼龙!你能支持多久?”

  独眼龙就怕徐经纬舍下他,走了之。

  既听徐经纬又出言询问,忙道:“柱香的时间大概没有问题”

  洞外的徐经纬又沉默不语,使独眼龙心情大为紧张,问道:“徐兄!你没有走开吧?”

  徐经纬道:“你别吵我我正在想办法使你逃出来”

  洞外又恢复岑寂,独眼花心知徐经纬心思镇密,他既然正在设法救他,那么他逃走的机会甚大,这来,独眼龙不禁精神大振,奋力抵住那巨蟹的攻势。

  可是等了很久,却仍然没有徐经纬的声音,独眼龙时又慌了手脚,心想:“姓徐的莫非已溜走了?”

  他越想越有如此可能,忍不住高声道:“徐兄!你你没有走开吧?”

  这人如此多疑,倒叫徐经纬好笑,他故意不开口,等独眼龙又叫了两声,才道:“你准备好了没有,我已经想出让你逃走的办法!”

  独眼龙大喜道:“真的?那就快呀!”

  第5章机缘巧获蟹黄珠

  洞口露出了徐经纬的上半身,独眼龙宛如服下了颗定心丸,道:“徐兄!我们该怎么办?”

  徐经纬没有理他,他仔细打量那洞中的地势,发觉那绿毛蟹所在的地方,正是洞的右侧,左侧则片乌黑,也不知有多深多大。

  他试着投出块石子,叭声正落在那左侧的岩壁之下。

  这声清脆之至,那绿毛蟹居然将双突眼,转向石子落地的地方。那对长螫,也停止对独眼龙的攻击。

  那绿毛巨蟹的反应,使徐经纬大感不满,趁它全神注视左侧角落之际,徐经纬又投了块石子过去。

  绿毛巨蟹果然完全被那五子落地之声吸住了注意力,它开始收回攀住独眼龙立足之处的横足缓缓倒着退了下来。

  徐经纬又投出块石子,叭声才响,那绿毛巨蟹居然舍下岩上的独眼龙,迅速移向左侧的角落而去。

  它的移行速度,快得宛如阵狂风,使独限龙瞪大了只独眼,竟不知逃出洞口!

  徐经纬不得不道:“独眼龙!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走当然可以走,因为那绿毛巨蟹已消失在左侧的岩壁之下,独眼龙只要快速纵了下来,不须三四个起落,便可逃到洞外去。

  但独眼龙居然没敢动,他对徐经纬道:“徐兄,我好像看到左边有双惨白的突眼,正瞪着我瞧!”

  独眼龙身在洞中,而且又是居高临下,左侧的情景他自是比徐经纬看得清楚,因此徐经纬闻言之后只好说道:“你没着走了眼吧?”

  独眼龙道:“决计错不了,确是有双眼睛监视着我!”

  徐经纬问道:“距离你的位置有多远?”

  独眼龙估量下,道:“约莫三丈远吧?”

  徐经纬计算洞口离独眼力约有五丈多远,如果独眼龙突然跃而来,也是很有可能逃了出来,当下他道:“独眼龙!你何不试试看?”

  独眼龙为难地道:“这绿毛蟹移动起来,快如迅雷,除非出其不意的逃出去,否则必难逃脱,我还是不试的好”

  徐经纬道:“有机会你又不敢跑,那我有什么办法救你?”

  他们说话之间洞内左侧黑暗之处,传来阵沙沙之声,高踞在岩壁之上的独限龙,突然惊恐万分地叫出声来,道:“我的妈呀!幸亏我没有听你的话往那洞口跑,要不然哪有命在”

  徐经纬闻言,又将眼睛凑进那缺口,朝洞内瞧,登时毛骨惊然,吓得目瞪口呆。

  原来从那左侧的角落里,又爬出了两大小的绿毛巨蟹,连同刚才那只小型巨蟹,这时洞中已有四只之多。

  尤其那才出现的两只更大的巨蟹,比原先攻击独眼龙的那只,足足大了五六倍之多,光那圆型外壳,少说也有丈许方圆,对巨蟹,足有六尺多长。

  那四只巨蟹同时出现之后,徐经纬立刻闻到股冲鼻欲呕的腥味,使他不禁掩鼻闭气。

  不过,他的双眼并没有离开那缺口依然全神注视洞口的情景。

  但见独眼龙四肢并用,迅速地往岩壁爬了上去,下子便爬到离开地面有七八丈高的地方,停在另处破壁之中。

  徐经纬本来担心他无法逃得出那巨蟹之四,此刻见他躲在那岩壁之上,乃略略放心。

  只见徐经纬突然有个感觉,独眼龙此时见那更大的绿毛巨蟹出现,便能毫不犹豫往上揉升躲避,刚才当那小型巨蟹攻击他之时,他为什么要执刀抗拒,而不躲进现在他所藏身的地方?这是值得推敲的个问题,徐经纬忍不住用心思去思虑这个问题的答案。

  以独眼龙刚才揉升的举动看来,毫无疑问的,他早就知道岩壁之上,还有更高更安全的避难之所。

  既已知道,独眼龙刚刚宁可涉险拿刀与那巨蟹抗拒之举,就显得太过矛盾了。

  徐经纬想来想去,不禁恍然憬悟,心道:“原来独眼龙有意造成个惊险的场面,使我心急之下,听他的指点,捡着石子进洞诱引那绿毛巨蟹。”

  徐经纬如此推测,是相当合理的。

  因为人在急迫之下,往往会做出有欠考虑的行为出来,而事后反悔,已然不及了。

  不错,独眼龙刚才就是存心要使徐经纬急之下,冒冒失失地踏进洞里去,否则他决计不会冒险面对着那绿毛巨蟹的攻击。

  徐经纬念及此,忍不住暗骂独眼龙狡诈阴险。

  他正在暗很独眼龙之际,藏在安全之处的独眼龙却大声道:“徐兄!你身上有没有火石?”

  徐经纬摸摸之际,发觉他身上的火石还在,但他不知道独眼龙突然问他有没有火正的道理,因此反问道:“你要火石做什么?”

  独眼龙道:“取火呀!你到底有没有火石?”

  徐经纬对他存有戒心,还是没有说出来,“即使我有火石也没有用,此地又没有燃火之物,如何取火?”

  独眼龙很快地道:“你可以退后到坑道那边找找看”

  徐经统依言退了下去,走了二十来步之后,果然看见有条宽可容人的坑道。

  黑漆漆的,看不出到底有多长。

  那坑道出口,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木头,为数不少。

  这情景使徐经纬大惑不解,心想:“这些木头是从何处来的?还有独眼龙为什么知道?”

  他好奇心起,不觉走进了那坑道,探头望,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那坑道通海,当海水满潮之时,便注入大量海水。

  这时飘浮在海中的木头等物,也就随海水灌进坑道之内,掉进他此刻所站立的洞中来。

  而且洞底比坑还低,退潮之时,有些掉在洞底的木头等物就因此留在洞中。此刻是退潮之时,坑道中无人,洞中只有些水迹而已,因之徐经纬自忖他的想法,应该没有离谱才是。

  他正想捡些木头,突然听到离他不远之处,传来叭嗒叭嗒之声。

  那坑洞之中,本来就静得怕人,这突然传来的叭嗒之声,怎不叫徐经纬骇然后顾?他瞪着双骇异的眼睛,小心搜寻那声音的来源,可是那声音却突然就此中断。

  徐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