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其实也难怪,任何人处于徐经纬当时的环境,也不会去注意那不堪台的段裕的。

  于是,段裕不但等于是鬼门关上抢回了性命,也出其不意,将唐英制住并带走了。

  当然,他劫持唐英的目的,是准备万被徐经纬发觉或追上时,作为人质,以便脱身的。

  他为了怕惊动徐经纬等人,自然不敢再骑马,同时,为了争取时间,脱离险境,得手之后,也自然是尽展脚程,拼命急赶。

  第30章情侠情女大团圆

  虽然带着个唐英,难免增加累赘,但为万之需,也就顾不得这些了。

  因此,当徐经纬开始追赶时,段带已到达约莫二十里外的个小村落中。

  那是个只有十来户人家的山区村落,由于这儿是交通要冲,因而十来户人家中,却有六家小馆子,供来往行旅打尖之用。

  段裕虽然艺高人胆大,但大白天,肩上抗着个大美人,进入山村中,毕竟太过招摇,因此,他在进入山村之前,已将唐英的|岤道解开,却又临时封闭她的功力,并警告说:“唐英,你是聪明人,我不多说句话,你必须乖点广唐英冷笑道:“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段裕邪笑道:“有点你可以放心,我绝对舍不得杀你。”

  唐英又冷笑声:“你如果想利用我作为摆脱徐经纬的盾牌,这算盘可打错了!”

  段裕被对方口道破心事,不由尴尬地笑道:“你认为徐经纬还能追上我们?”

  唐英道:“你应该心中有数,最多半个时辰之内,他定追上来。”

  段裕笑道:“闲话少说,咱们充填饱肚皮再作计议”

  他们边走边谈,已进入那小村落中。

  段裕目光扫之下,禁不住欢呼声道:“妙极了,这儿还有现成的马匹,正好借用下!”

  唐英冷笑道:“当心那是你的冤家对头!”

  段裕笑道:“唐英,我有多少分量,你最是清楚不过,够资格作我对头的人并不多!”

  唐英披唇晒道:“像徐经纬呢?”

  段裕苦笑道:“徐经纬的确是我的大对头,但你也该明白,像他那样的人,武林中并不多见。”

  段裕是聪明人也是疑心最重的人,此时此地,别说是唐英已经提醒过他,即使后英不提醒他时,他也不会那么冒失的。

  因此,他紧接着又向唐英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将马牵过来!”

  说完,也不等唐英的反应,立即独自向前走去。

  目前的唐英,功力被封闭,已形同平常人,因而段裕很放心,不怕她乘机开溜。

  由于视界角度关系,最初段裕只看到匹马的臀部,当他走近时,才看到那是六匹神骏的黄骠健马。

  他犹豫了下,才故装漫不经心地,走向控马的地方,并举目扫向三丈外的小店中。

  这瞧,可使他大喜过望地,禁不住欢呼声:“邹兄,真是巧极啦!”

  原来小店中正在狠吞虎咽地进餐的,共是六个人,其中赫然有邹不鸣在内。

  邹不鸣是五船帮的三船主,如今也是军旗盟的副盟主之。

  由于邹不鸣精通倭寇语言,凡是跟倭奴打交道的事,都由他负责。

  而目倭奴高手扶桑客丧命于徐经纬之手后,向倭奴方面援兵的,也是邹不鸣。

  段裕身为军旗盟的第副盟主,这些事情,都是由他策划,尽管他对于那另外五个并不认识,却可以想到,那定是邹不呜请来的倭奴高手。

  试想:对目前的段裕而言,还有什么事情比目前这发现更使他高兴的呢!

  邹不鸣也想不到会在这儿遇上他们的第副盟主,愣之下,连忙咽下满口的食物,含笑起身道:“五弟来得正好,来,我给你们介绍!”

  段裕曾经是五帮主,所以,尽管目前段裕的地位已在邹不鸣之上,但邹不鸣为了套交情,还是称之为五弟。

  经过番客套之后,段裕已明白了那五个倭奴的身份。

  其中两个五旬左右的老者,是扶桑客的师叔,个叫山口二郎,个叫田中角牛。

  另外三个三十来岁的壮年人,则都是扶桑客的同门师弟,分别叫大平贞夫井口原二武田信夫。

  这五个,都是倭奴中的流高手。

  当然,此刻他们都已换上中国服装,也都能说得口颇为流利的中国语。

  当他们听说杀死扶桑客的徐经纬即将赶来时,个个面露杀机,跃跃欲试。

  站在段裕的立场,他固然不会将他自己那丢人现眼的遭遇说出,但却不会放弃这坐山观虎斗的机会。

  因此,他除了极力夸张徐经纬的武功高强之外,还特别强调除经纬对倭奴的仇视和轻蔑。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也算是宽心大放了。

  他估计,徐经纬绝难逃过他们七人的联手,而五个倭奴中,至少将有三个会死在徐经纬的手中。

  这是石二鸟的巧计,既可杀掉徐经纬这个超级强敌,又可消除倭奴的实力,省得将来军旗盟成功之后,再多费手脚去对付倭奴。

  因此,当他达到目的之后,才含笑说道:“好,就决定这么办,咱们立刻启程,在前面找个适当的地点,以逸待劳。”

  山口二郎讶问道:“为什么不在这儿动手?”

  段裕道:“山口兄有所不知,这儿地势开阔,又有居民,有很多不方便之处。”

  邹不鸣接口道:“所以,必须找个有利于咱们的险要所在,出其不意加以狙击,才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段裕又立即接道:“同时还可以避免咱们这边的无谓伤亡。”

  山口二郎点点头道:“道理是不错,只是,二位未免将那姓徐的估计太高了。”

  段裕正容道:“徐经纬的确是个少见的流高手,不过,我敢断定,在山口兄等五位面前,他今天是死定了!”

  山口二郎站了起来,道:“好!那么,咱们就快点走吧广这时的段裕,才想起了唐英,忙道:“我外面还有个朋友,先去招呼8。”

  他边走边向小店吩咐:“伙计,给我准备干粮和卤菜,我们要带到路上去吃。”

  店小二恭应道:“是是小的马上去办。”

  段裕匆匆走到外面,却不见了唐英的影子。

  他问向附近的人,问不出名堂来,飞快地在附近找了圈,也毫无迹象,不由蹩眉苦笑着自语道:“奇怪”

  邹不鸣已当先走了过来,讶问道:“什么奇怪呀?”

  段裕苦笑道:“唐英丢了。”

  “你要招呼的朋友就是唐英?”

  “不错。”

  “那么大个人,怎会丢掉?”

  “邹兄有所不知,这臭表子已有异心,所以,我封闭了她的功力。”

  邹不鸣笑道:“既然封闭了她的功力,谅她也走不了多远。”

  段裕道:“话是不错,但如果她躲入这附近的丛林中,搜寻起来,可就麻烦了。”

  邹不鸣道:“算了,五弟,漂亮的女人到处都有,何必为个已经变心的女人烦神哩!”

  段裕之所以劫持唐英,不过是为了万被徐经纬追上时,作为脱身的盾牌。

  此刻,时过境迁,唐英已失去作用,因此,他也不打算再去寻找,而洒脱地笑道:

  “好!算了,咱们办正事要紧”

  段裕那行人走了。

  唐英却由三丈外个牛棚中钻了出来。

  这是唐英的聪明之处,她知道,自己功力被封闭,想逃,绝对进不远。

  同时,他也断定,段裕绝对不会想到她就躲在附近的牛棚中。

  而事实上,她这大胆的冒险,也的确是成功了。

  她拍掉身上的灰尘,很大方地走进方才邹不鸣等人进餐的小馆子,掏出些碎银,买了些卤菜和馒头,匆匆地向原路折返,就在小村落外箭远处道旁的丛林中躲了起来,面慢慢进食,面窥探着官道上的来往的行人。

  毋须赘言,她是在等徐经纬。

  照时间推算,她断定徐经纬等人,必然在正午之前到达这儿。

  她的个馒头还没吃完,来路上阵急骤的马蹄声已由远而近。

  这情形,自然使得她精神为之振。

  但造化小儿似乎有意跟他为难,来的不是她所期待的徐经纬,而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她的二哥唐基,另骑上却是五船帮的四船主黑海蛇娘邱真珠。

  唐英像见到了鬼似的,倒抽了口冷气。

  也幸亏唐基邱真珠二人,路上谈笑甚欢,没注意到路旁有人窥探,否则可就麻烦了。

  因为,唐基狼子野心,为了觊觎掌门职位,不惜对自己的同胞手足迭加残杀,唐英唐宁二人已不止次吃过他这位二哥的大亏。

  如今,唐宁已死了,虽然唐宁是死在段裕之手,但也可以说是间接死于唐基之手。

  念及此,唐英禁不住两行清泪,顺腮滚落。

  这也难怪,试想,目前的唐英,正处于急难之中,以常情而论,个处于急难中的人,当他遇见自己的亲人时,应该是特别高兴才对。

  但事实上,她的这个二哥,却比敌人还要可怕,此时此景,又怎不教她因伤心而流泪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另次马蹄声由远而近时,才将她由沉思中拉回到现实中来。

  这回,来的可真是徐经纬。

  但徐经纬的坐骑奔驰得太快了,当她看清楚是她所期待的徐经纬时,徐经纬已经晃而去了三丈之外。

  她情急之下,拼出全身气力,大叫声:“徐公子等等!”

  真该谢天谢地,徐经纬居然于急骤的马蹄声中,听到了她的叫声而停了下来。

  不过,他显然还不曾分辨出是谁在叫他,因而兜转马头,讶问道:“是谁?”

  唐英已由丛林中飞奔而出,道:“是我。”

  徐经纬见唐英,不觉大感意外地笑道:“真巧极了!我还以为你是被段裕劫持走了呢!”

  唐英叹道:“事实上我是被那天杀的劫持到这儿来的。”

  徐经纬道:“那你是怎么摆脱他的’

  唐英道:“说来话长,你先坐下来,我想,你也该饿了,我这里准备了干粮”

  徐经纬忙道:“不!我不饿,还是先说你的遭遇吧!”

  其实,此刻的徐经纬,可饿得很哩!

  不过,由于这几个月来的历练,使他深深体会到人心的可怕。

  他深恐唐英在段裕的胁迫之下,会玩什么花格,所以才强忍着肚子中的饥火,说出违心之言语。

  而且,他还暗中提高了警觉,凝神默察周遭的动静。

  唐英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对方的心意。

  但她也非常明理,所以,她能谅解对方这种必要的措施。

  她轻轻叹之后,才幽幽地道:“事情是这样的”

  当她将自己被劫持,如何脱险,以及方才看到唐基和邱真珠经过这儿的情形,详细地说了遍之后,才加以补充道:“他们的谈话,我大致都听到,他们必然在前面等候你,暗中加以狙击,所以,这路下去,你随时随地,都得特别当心。”

  徐经纬暗道声惭愧:“看来,我是疑心病太重了!”

  但他口中却道:“谢谢你!唐姑娘,我会格外当心的。”

  接着,又注目问道:“他们离去有多久了?”

  唐英道:“约莫已有顿饭工夫。”

  “那五个倭奴,就是他们新请来的帮手?”

  “是的。

  徐经纬冷哼声:“就近解决也好,免得他们以后再作怪。”

  唐英道:“徐公子那五个倭奴的功力,都比扶桑客要高,你可不能轻敌。”

  徐经纬冷笑道:“他们武功再高,我也不怕。”

  唐英道:“但他们人多势众,又在暗中,而你却只有个人。”

  徐经纬笑道:“你不是我的助手吗?”

  唐英苦笑着叹道:“我只能增加你的累赘,所以,我不打算跟你起走!”

  徐经纬讶问道:“你要去哪儿?”

  “不知道,天地这么辽阔,总不至于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吧?”

  “唐英,你知道我为什么急急赶来吗?”。

  “当然是为了赶赴少林寺。”

  “同时,也是为了怕你有危险,所以,我绝不会让你个人走。”

  唐英凄然笑道:“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另有去处。”

  徐经纬道:“那是以后的事,但现在我决不让你个人走。”

  “为什么?”

  “第,我怕你有危险。”

  “还有第二?”

  “是的,第二,你是使我介入江湖中来的第个关系人,饮水思源,我应该有保护你的义务,还有”

  唐莫笑问道:“那是第三个原因啦!”

  徐经纬道:“也可以这么说。”

  唐英道:“好!清说下去。”

  徐经纬道:“你的老搭档朱绮美也在少林寺,我将作交给朱绮美之后,就没我的事了。”

  唐英笑笑道:“这些以后再谈,请替我解开被封闭的|岤道吧!”

  徐经纬歉笑道:“这是我的疏忽,我早该给你解开|岤道的”

  扬指凌空连点,解了唐英的|岤道后,才含笑道:“上马吧!委屈体暂时坐在我背后。”

  唐英面活动着娇躯,以便气血运行,面道:“你先走吧!在前面小店中等我,可能我那个混帐的二哥,也在那边打尖。”

  徐经纬说她坐在他后面为“委屈”,其实,唐英的心中,是多么希望有这份“委屈”。

  可是,由于她已是败柳残花,自惭形秽;不得不藉词婉拒了。

  徐经纬自然不会知道她的心事,只是朗笑声:“好!我先走,你快来啊!”

  唐莫道:“我随后就来!”

  目送徐经纬疾驰而去的背影,她的美目中,又涌现片泪光。

  唐基和邱真珠二人并未在小店中打尖。

  徐经纬实在是饿了,同时,他也明白,下午可能还有场艰苦的恶斗,空着肚子,可不是。

  因此,他进入小店,立即吩咐伙计喂马,他自己也叫了碗牛肉汤,四个大馒头,狼吞虎咽起来。

  可是,唐英并未跟上来。

  直到徐经纬填饱了肚子,还是没见到唐英的踪影。

  于是,他只好折返与唐英相遇的地方去。

  唐英当然不会等在那儿,但地面上却留下行潦草的字迹:“我走了!千万别找我。”

  他沉思了下,然后唱然叹,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徐经纬阵急赶,终于在十里之外的官道旁,看到两匹挂在树枝上的黄骠骏马。

  他勒位坐骑,凝目向四周扫视间,只见唐基。邱真珠二人,正匆匆地由林木间走出。

  邱真珠鬓乱钗横,满脸春色。

  唐基却还在边走边整理衣衫。

  这情形,他们两人在干些什么勾当已可不言而喻。

  而且,他们显然是听到徐经纬的马蹄声之后,才草草收场,匆匆出来的。

  当然,他们见到徐经纬时,难免大吃惊,而脸色为之变。

  徐经纬淡淡地笑道:“二位倒会及时行乐呵!”

  邱真珠那张满脸春色的俏脸,飞起片红云。

  唐基却是哼了声,精目溜转着,显然是在打算如何脱身。

  徐经纬笑笑道:“咱们不必再说废话了,你们两个起上吧!”

  话声中,他已飞身飘落唐基身前丈远之外。

  唐基邱真珠二人情不自禁地也不约而同地连退了三大步。

  徐经纬笑道:“别怕,我定等你们准备好了再动手!”

  老羞成怒之下,唐基不由截口厉声道:“谁还怕了你不成?”

  邱真珠也冷笑道:“姓徐的,别神气,今天,定叫你躺在这儿!”

  邱真珠的右掌曾因被蟾蜍岩银二姑的小焦蛇咬中,而忍痛砍去,但现在却已装了假手掌只黑黝黝的假掌。

  徐经纬笑道:“邱真珠,今天,我不会放过的是人面兽心的唐基,还没打算为难依,你该识相点,现在退走还来得及。”

  邱真珠左手拔出把短剑,沉声道:“唐基,你还等什么!”

  后基大喝声:“小子躺下!”

  话声中,寒芒闪,剑劈向徐经纬的左肩,同时左手扬,并屈指轻弹,蓬白雾,向徐经纬兜头罩落。

  唐基是四川暗门的老二,既然想谋取掌门职位,武功自不会差,用毒更是他的本行。

  目前他这招二式同时发动,武林中能够接下来的人,还真不多见。

  他自己也满怀自信,认为徐经纬纵然能接下自己的剑招,也绝难逃过那蓬毒雾。

  但事实上,徐经纬状如未觉地卓立当地,显得很安详地,屈指轻弹,就将唐基那势沉劲猛的剑,给弹得荡了开去。

  同时,徐经纬的周身五尺之内,似乎布有层无形罡气,使得外围的毒雾,根本没法进入。

  这情形,使得唐基额头上冷汗涔涔,时之间,做声不得。

  旁的邱真珠,更是为之张口结舌,呆若木鸡。

  徐经纬笑笑道:“唐基,现在,你已大开眼界,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武学了。”

  话落,股罡风,将外围的毒雾吹散,并扬指凌空连点含笑接道:“以你的所作所为,我本该宰了你才对,但姑念你是唐姑娘的二哥,我不能做得太过分,所以,只废了你的武功”

  只见唐基阵颤抖,像泄了气的皮球,萎顿地倒下去。

  徐经纬目光移注邱真珠,笑道:“邱真珠,你们已算是同命鸳鸯,你既然不走,我如果厚此薄彼,未免有失公平”

  邱真珠骇然退了三步道:“你你要怎样?”

  徐经纬道:“我不怎样,只是也要废去你身仗以作恶的武功。”

  邱真珠厉叱声:“我跟你拼了!”

  厉叱声中,左手短剑扬,和身飞扑过来。

  而且,她那右边的假手手指,也化作五道黑影,射向徐经纬的前胸。

  徐经纬仍然是赤手空拳,气定神闲地卓立当地,就像邱真珠扑杀的对象是别人似的。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

  邱真珠的短剑,和那右手假手指所变化的暗器,齐击个正着。

  这也就是说,她的短剑和五枚暗器,都插上了徐经纬的胸膛。

  她击得手,似乎深恐对方会作垂死反击似地,立即个倒翻,飞纵三丈之外。

  说来也真令她泄气。

  她刚刚个倒翻,飞纵三丈之外,而徐经纬赫然也站在她的面前。

  而且他的前胸上,也仍然插着那支短剑和五枚暗器。

  邱真珠像见了鬼似地,脸色变,愣住了。

  徐经纬却咧嘴笑道:“邱真珠,你也不检查下我的伤势,是否足以制命?”

  邱真珠脸色煞白,徐徐地,步步地向后退。

  徐经纬面徐徐跟进,面将短剑和五枚假手指拔出,道:“哟!还给你!”

  徐经纬的前胸,连衣衫上都不曾受到丝伤害,那短剑和暗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