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成如岑朱绮美二人闻声讶问道:“是谁在你身上下的毒?”

  “是段裕!”

  “段裕也会用毒?”

  “不!毒药是唐基给他的”

  “就是四川唐门的老二唐基?”

  “是是的”

  武曼卿说出这“是的”二字,似乎用了很大的劲。

  只见她身躯颤抖,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口银牙咬得格格作响。

  她使劲地挥着手,道:“二位请暂时出去下,半半个时辰之后咱们再谈”

  朱绮美问道:“有解药吗?”

  武曼卿摇摇头道:“没有半个时辰之后自己会好‘’成如岑朱绮美二人互望眼之后,双双默然退了出去,并将房门带拢。

  半个时辰之后,武曼卿又恢复了正常。

  她目注重行进入室内的成来二人,苍白的脸上浮现丝苦笑道:“二位大妹子,说句不怕你们见笑的话,对我来说,这是报应,但现在后悔,已经太晚了。”

  朱绮美笑笑道:“过去的不用谈了,还是先说你的来意吧!”

  武曼卿点点头道:“二位当已听说过,我已经被尊为太上总令主了?”

  朱绮美娇笑道:“百尺竿头,更上步,可喜可贺呀!”

  武曼卿苦笑道:‘可是,我这个太上总令主,事实上却等于是个阶下囚”

  朱绮美道:“这有点不对吧!”

  武曼卿道:“是哪点不对?”

  “个阶下囚,能自由行动到这儿来?”

  “他们在我身上下了定时发作的剧毒,还有什么顾虑的。”

  “就是说,你到这儿来,是奉存特别使命?”

  “是的,只要能完成任务,回去后,他们就给我解药。”

  顿话锋,又轻叹声道:“但那只是临时性的解药,每天在发作之前服下,可以止痛!”

  成如岑禁不住轻叹道:“这手段,倒的确是够狠毒的。”

  朱绮美却注目问道:“你此行,负有什么任务?”

  武曼卿道:“他们要我伪装因悔恨而投向你们,乘机杀你们两人,尤其是徐经纬。”

  朱绮美笑道:“你这说,还能暗杀我们吗?”

  成如岑道:“他们认为你此行,定能够成功?”

  武曼卿道:“在他们的立场,是认为我定可以成功的,因为,他们已计划好,我到达这儿之后,正是剧毒发作的时间”

  “让我们亲眼看到你剧毒发作时的痛苦,相信你的确是因悔恨交进才投诚的?”

  “不错。

  朱绮美接道:“再加上我们的师门的关系,就更会深信不疑了?”

  武曼卿点点头道:“是的,他们也正是这么想。”

  “这么说来,你是真的向我们投诚了?”

  “当然!否则,我用不着告诉你们。”

  “可是,这么来,你这生,就必须忍受每天剧毒发作之苦。”

  武曼卿长叹声道:“我已说过,这是报应,目前,我已没法顾虑这些了。”

  朱绮美正容道:“站在同门的立场,我们欢迎你迷途知返,但目前,我们可不敢轻易相信你的。”

  武曼卿幽幽地叹道:“这点,我能谅解,如果我站在你们的立场,也样的不敢相信。”

  说着,她已站了起来。

  成如岑接问道:“你还要回去?”

  武曼卿苦笑道:“我已无所有,也没有家,我能回哪儿去?”

  “那么”

  “放心,我不会赖在这儿,天地这么大,也不至于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可是,你身中剧毒,每天都要忍受定时发作的痛苦。”

  “那是无可奈何的事,我只好认了。”

  成如岑沉思着道:“不管你此行是否有诚意,看在咱们同门场的情分上,我们总该管你尽点力。”

  武曼卿征道:“替我尽点力?”

  “是的。”成如岑点点头道:“也许我能设法替你解除身上的剧毒。”

  武曼卿设问道:“你是几时学会这套的?”

  成如岑道:“我并未学这套,但这儿有位用毒的大行家”

  “谁?”

  “毒娘娘上官倩。”

  武曼卿苦笑道:“上官倩还活着,我还以为她和光知君样,已死于徐经纬手中了哩!”

  朱绮美插口道:“成姊姊,你想叫上官倩替她解毒,恐怕行不通。”

  成如岑道:“她们之间的关系不同,咱们不妨试试看。”

  武曼卿接问道:“上官倩在这儿是怎样的情形?”

  成如岑道:“目前也很受礼遇,本来,徐公子带她来的目的有两个,其是要她在少林掌门人面前说明当年陷害昙光的经过!”

  武曼卿截口问道:“她说明了没有?”

  “没有,她很不合作,不过,目前,这问题已不成问题了。”

  “此话怎讲?”

  “因为,少林当局已宽恕了昙光大师的切。”

  “徐经纬的第二个目的又是什么?”

  成如岑道:“第二个目的,是要她替昙光大师解除剧毒。”

  武曼卿道:“她都口拒绝了?”

  “是的。”成如岑道:“徐公子封闭了她的功力,却故意吓她,说是废了她的功力,本意是想以恢复她的功力来交换她的合作的,便她却是直不肯合作。”

  武曼卿沉思了下道:“且让我亲自跟她谈谈看。”

  成如岑点点头,道:“好!咱们不妨死马当作活马医。”

  于是,上官倩请了来,成如岑朱绮美二人却退了出去。

  武曼卿和上官清二人单独密谈了将近顿饭工夫,然后武曼卿才扬声说道:二位大妹子,可以进来了。”

  人还没进门,朱绮美已抢先问道:“怎么样?”

  武曼卿笑道:“切问题都已解决。”

  朱绮美道:“就是说,她已愿意替你解除所中的剧毒?”

  武曼卿道:“是的,也包括交出昙光的解药,不过”

  “还有条件?”

  “不是条件,是你们承诺过的,必须先行恢复她的功力。”

  “可以,但这必须等到七天之后才行。”

  “为什么?”

  “因为,封闭功力是徐公子的独门手法,我们可无能为力。”

  “怎么?徐经纬不在这儿?”

  朱绮美不便说徐经纬正在闭关,只好顺着对方的口吻,含含糊糊地“晤”了声。

  上官倩苦笑了下道:“那就只好等到七天之后再说了。”

  武曼卿道:“我可不可以在这儿等呢?”

  朱绮美道:“你最好是七天之后再来。”

  这等于是在下逐客令,武曼卿只好轻叹声道:“好!我暂时告辞。”

  七天时间,很快过去。令人诧异的是:这七天,竟然过得非常平静很显然,正邪双方都明白,对方不是省油的灯,都在争取时间,暗中加强部署。

  这也就是说,这段平静的日子,等于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场惊天动地的大杀劫,正在酝酿之中。

  徐经纬准时启关了。

  虽然不过是短短的七天工夫,但徐经纬却好像是脱胎换骨,换了个人似地。

  这倒并不是说他像般武林高手样,双目神光如电,两太阳|岤高高鼓起,而是英华内敛,变成完全像个不会武功的人了。

  首先向他道贺的是陆而:“小子,恭喜你百尺竿头,又进了大步。”

  徐经纬笑道:“别向我灌迷汤,胖子,最近几天,情况如何?”陆而道:“情况可多哩!先说好的方面,武曼卿已痛改前非,并已劝导上官倩,愿意交出你师父的解药了。”

  徐经纬禁不住目光亮道:“真的?”

  陆而瞪了他眼道:“我胖子几时骗过你!”

  徐经纬歉笑道:“算我失言。”

  陆而笑道:“我不会计较这些,走吧!七天不见,你那两个小媳妇可等急了哩!”

  徐经纬俊睑红,跟在后面,边走边问道:“胖子你说还有坏情况?”

  “也说不上坏,不过是增加咱们些麻烦而已!”

  “此话怎讲?”

  “事情很明显,余泛正在四处找帮手,据我所获得的消息,有五个很厉害的东洋武士,最近十天之内,可赶到这儿。”

  “是跟扶桑客样的角色?”

  陆而道:“都是扶桑客的同门,两个是师叔,三个是师弟,据说,都是倭国方面的顶尖儿武士们,比扶桑客厉害多了。”

  徐经纬笑笑道:“但愿如此就好了”

  武曼卿很准时。徐经纬才和陆而回到宾馆,正与成如岑朱绮美二人谈笑之间,门外已传来个小沙弥的语声道:“启禀二位姑娘,那位姓武的女施主又来了。”

  朱绮美道:“好!劳驾小师父带她来。”

  “是!”

  小沙弥恭应着匆匆离去。

  朱绮美却趁这机会,将和武曼卿上官倩二人谈判的经过,向徐经纬简略地复述了遍,同时成如岑也将上官清清了过来。

  当这段经过快说完时,武曼卿也在小沙弥的陪同之下进入室内。

  双方见面,就开门见山,谈到主题。

  双方也都很干脆,徐经纬首先替上官倩解除了被封闭的功力,上官倩也交出了解除昙光身上剧毒的处方。

  但这情形,却使徐经纬怔道:“没有现成解药?”

  “是的!”

  上官倩道:“即使有现成解药,你也可能会怀疑它是毒药,所以,临时去药铺配解药,是最好的办法。”

  不等徐经纬接腔,又立即接道:“你该看得出来,处方上的几味药,都很普通,即使是最小的药铺也可以配齐,而且,即使是稍诸药理的人,也知道这不是毒药,所以,你可以放心使用。

  徐经纬晤了声道:“设想倒是很周到,只是”

  上官倩道:“如果这解药没效,可以任凭处置。”

  徐经纬道:“我本来不应该这么怀疑你们,但俗语说得好,知人却面不知心,何况,这关系我师父的生死,所以,我不得不特别慎重点。”

  武曼卿道:‘你用不着多加解释,我们都不怪你。”

  “可是。”徐经纬接道:“既然留下来作人质,我可必须封闭你们的功力。”

  武曼卿苦笑道:“不要紧,你尽管下手。”

  徐经纬道:“那么,请恕我放肆了”

  他毫不客气地,扬指凌空连点,将武曼卿上官倩二人的功力封闭住,上官倩注目问道:“徐公子,你打算几时替你师父送解药去?”

  徐经纬不加思索地道:“等这儿事了之后。”

  武曼卿道:“这么来,令师可得多受半个月以上的煎熬。”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何况,他老人家多年的痛苦都挨过了,再挨几天也算不了什么!”

  “但这多挨的几天,是可避免的。”

  “此话怎讲?”

  武曼卿却反问道:“你是不是担心军旗盟会在这几天发动攻势?”

  “唔”

  “那我可以告诉你,你尽管先替令师送解药去,我保证十天之内,他们决不会发动攻势。”

  徐经纬没接腔,却用目光在对方脸上划了个问号。

  武曼卿加以补充道:“据我所知,他们还有大批助手尤未赶来。”

  徐经纬道:“你是说,他们的助手,必须还有十来天才能到齐?”

  武曼卿点点头道:“不错。”

  直静听着的陆而插口道:“这消息倒是实在的。”

  “那么。”徐经纬接着笑道:“你胖子也赞成我先给我师父送解药去。”

  陆而道:“是的,快马加鞭,五天足够来回了,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增加个得力的助手。”

  徐经纬兴奋地点点头道:“好!我马上动身!”

  两天后的黄昏,徐经纬又回到他和昙光大师邂逅的那个海边的天然石洞刚。

  两边天际,晚霞似锦。

  海面上,波跟着波的浪花在翻腾着。

  天空中,有着两只海鸥在滑翔着。

  切都显得那么宁静,那么样和。

  可是,徐经纬的心中,却有如海涛样地,在汹涌着,翻腾着。

  人的际遇,是多么不可思议。

  当徐经纬当初因逃避敌人的追杀,和昙光巧遇时的情景,是多么狼狈。

  曾几何时,他已迭膺奇遇,成了当代武林中极少数的顶尖儿人物之,但那最初将他引上幸福之路的昙光大师,却仍然在这阴暗而又潮湿的天然石洞之中,受到那定时发作的剧毒的煎熬。

  此情此景,怎不教他时之间,为之百感交集哩!

  他默然良久,终于快步奔入洞内,井边走边大声嚷道:“师父,师父,徒儿回来啦!”

  阵沉重得有如牛喘的喘息声,打断了他的兴奋,也打断了他的话声。

  原来洞中的昙光,正是剧毒发作之际,因而他下子愣住了。

  须知此刻的徐经纬,身成就,已超越了武林三尊。

  因此,尽管石洞中阴暗得很,他却能清晰地看到,曼光大师脸色白里透青,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口钢牙,咬得格格作响

  昙光当然也看到了徐经纬,他强忍着无边痛苦,连连挥手道:“快出去待会再来”

  徐经纬连忙道:“不!师父,我已取得解药”

  “哪儿来的解药?”

  “师父,先解除剧毒之后,我再慢慢告诉您”

  说着,他不由分说,已取出配好的药丸,给昙光喂了下去。

  而且,立即右掌贴上乃师背后的“灵台”大|岤,以本身真力,助长乃师体内药力的发挥。

  毒娘娘上官倩所开的处方调制的药丸,倒真是很有效。

  不到袋烟工夫,昙光的痛苦已由逐渐减轻而完全消失无踪。

  当徐经纬将别后经过,以及目前的江湖情况详细地说明之后,景光却深长地叹道:

  “孩子,我这个徒拥虚名的师父,算是生爱你的了。”

  徐经纬正容道:“师父千万别这么说,如果没有您,徒儿不会有今天。”

  昙光苦笑道:“话是不错,但严格说来,切都得归功于你的福绕深厚才对。”

  不等他接腔,又立即接问道:“孩子,你还马上要赶回嵩山去?”

  徐经纬点点头道:“是的。”

  是光道:“那么,我不耽搁你了,你立即启程吧!”

  徐经纬道:“我想跟师父起走。”

  昙光笑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怕师父在中途发生意外”徐经纬连忙道:

  “不!师父,我的意思,是想请师父趁机多指点些本门武学。”

  昙光笑道:“傻小子,不要在师父面前来这套,你已毋须我指点,我也不必要你来照顾,你该明白,这些年来,我的功夫并未放下,任何情况之下,我自信有力量足以自保。”

  徐经纬讪然笑道:“师父”

  昙光道:“别说了,快点走吧!如果由于你的行程延迟,再使本门发生意外,那我就罪孽深重啦!”

  徐经纬只好站了起来道:“那么,师父几时动身?”

  昙光沉思了下道:“我也会很快赶去。”

  破晓时分。

  兼程急赶的徐经纬,已进入闽赣交界处的武夷山山区。

  对个仆仆风尘的旅人来说,目前这晨光,已经是够早的了。

  但俗语说得好: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此时此地,居然还有比徐经纬更早的人。

  晓色迷蒙中,只见山径旁居然有男女两个人在依偎着,喝喝细语。

  那是军旗盟的第副盟主段裕,和四川唐门的八小姐飞唐英。

  唐英和段裕在起,本不足为奇,但此时此地,不期而遇,可就太不寻常了。

  因为,据徐经纬所知,段裕正在登封坐镇,策划突击少林寺的事宜,他要和唐英亲热,随时随地都可以,怎会于这“军书旁午”之际,迢迢千里地跑到这武夷山的山区中来?这情形,固然使徐经纬纳闷,同样地,段裕和唐英二人也殊感惊讶。

  由于他们双方都是艺高人胆大,并未掩饰本来面目,因而触目之下,双方都是目了然。

  徐经纬“咦”了声,勒马恒,停了下来。

  段裕征之下,冷然笑道:“徐经纬,对你我来说,似乎天地太狭小了点”

  徐经纬端坐马上,淡然笑道:“是啊!我也有此同感。”

  段裕徐徐站了起来,道:“听说你的功力,日长夜大,今宵,啊不!现在已经天亮了,应该说是今天才对,今天,我要好好的称称你的斤两。”

  “在下舍命奉陪。”

  “希望莫使我失望,”

  “保证不会。”

  说话间,徐经纬已飘身下马,像片落叶似地,飘落段裕身前丈远。

  唐英忽然插口道:“不!裕哥,让我来!”

  紧接着,厉叱声:“姓徐的,还我妹妹的命来!”

  她话出招随,厉叱声中,已手挥长剑,向徐经纬飞扑过来。

  徐经纬面飞身闪避,面沉声叱道:“唐英,你疯了!”

  “少废话!”唐英面厉叱着,面飞身进扑,刹时之间,已攻出五剑。

  徐经纬面闪避,面沉声问道:‘你认为唐宁是我杀的?”

  唐英冷笑道:“男子汉大丈夫,杀了人,为何不敢承认!”

  徐经纬大袖拂,怒叱声:“闪开!”

  股无形潜力,将形同疯虎的唐英,逼得连退七八步才勉强站稳下来。

  徐经纬沉喝声:“唐英,咱们话说清楚再打。”

  唐英厉声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问你,是不是段裕告诉你,唐宁是被我杀死的?”

  “不错。

  徐经纬扭头向段裕冷笑道:“段裕,我不在乎背黑锅!”

  段格截口笑道:“你毋须替我背黑锅。”

  徐经纬怔道:“这是说,你已承认,唐宁是你杀死的了?”

  “本来就是我杀的呀!”

  “那你为何要在唐英面前说是我杀的?”

  “我如果不这么说,怎能教这娇媚如花的美人儿,自动地投怀送抱哩!”

  徐经纬怒声道:“段裕,你好卑鄙的手段!”

  段裕漫应道:“是吗!我却点也不觉得!”

  徐经纬沉声道:“唐英,现在,你该明白事实真相了!”

  他边说边扭头向唐英瞧去,只见唐英俏脸煞白,娇躯颤抖着,摇摇欲倒。

  他连忙纵落她身边,将她扶住,并沉声道:“唐英,冷静点!”

  段裕邪笑道:“徐经纬,现在,我把她移交给你了,虽然已是残花败柳,玩起来,却是很够意思的!”

  唐英忽然挣脱徐经纬的扶持,挥剑向段裕扑了过去,并厉声道:“贼子!姑奶奶跟你拼了”

  唐英自然奈何不了段裕。

  只见段裕轻轻闪,已避了开去,并呵呵大笑道:“唐英,你我拼命的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