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对!来的是个男的”

  那人已到了十丈之外,不错,那是个男人,而且是个老渔夫。

  就当他们老少四人征之间,那老渔夫已到他们面前,并笑问道:“请问,哪位姓陆?”

  徐经纬抢先问道:“什么事?”

  那老渔夫道:“小老儿是替人送信来的,找位姓陆的老丈。”

  陆而道:“我就是”

  那老渔夫道:“陆老丈,有位姓唐的姑娘,你认识吗?”

  “我认识。”

  “唐姑娘要我带口信给你,她说,你约好的人不来了。”

  “为什么不来?”

  “我不知道,唐姑娘说,请你赶快跟着小老儿到她那边去。”

  徐经纬轻叹声道:“胖子,可能有了意外的变故。”

  陆而站起身来,苦笑道:“好!咱们跟去瞧瞧再说”

  那老渔夫将他们带到座废弃的词堂中,才向陆而道:“陆老丈,唐姑娘就在右边的厢房中。”

  陆而扬声叫道:“唐丫头,唐丫头”

  连叫两声没人答应,那老渔夫道:“小老儿替你去瞧瞧。”

  不用老渔夫自告奋勇,陆而等四人已必知情况不对,而齐奔向左厢房。

  这瞧不打紧,使得他们四人齐脸色大变,那老渔夫更是惊呼声,几乎晕倒过去。

  原来呈现他们眼前,是间简陋而蛛网尘封的房间,只是被人临时清理出半的地面。

  也就在那临时清理出的半的地面上,躺着具丝不挂的血淋淋的艳尸也就是唐宁的尸体。

  徐经纬禁不住错钢牙道:“段裕这贼子好狠毒的手段!”

  陆而却轻叹声道:“是我害了她。”

  成如岑目含痛泪,俯身拾起两件衣衫,将唐宁的尸体遮盖起来。

  徐经纬向老渔夫问道:“老丈,唐姑娘请你带口信时,她身边有没有别的人?”

  那老渔夫道:“没有!”

  陆而道:“我没想到,唐丫头太老实,而段裕那兔惠子却大精明了。”

  朱绮美道:“定是段裕觉得唐宁的话可疑,加以追问,唐宁太紧张,露出了马脚,才酿成这样的结果。”

  陆面苦笑道:“那是可以想见的”

  朱绮美“咦”了声道:“那件白衫上,好像有字迹?”

  那是唐宁所穿的件白衫,上面显然是段裕以手指蘸着唐宁胸前的鲜血,写了几句话:

  陆老儿我警告你,少管闲事,否则,唐宁就是你的榜样。

  下面没署名,但除了那老渔夫之外,谁都明白,那是段裕写的。

  向玩世不恭的陆而,那张胖嘟嘟的脸上,居然呈现片杀机,并切齿说道:“小兔崽子,错过今天,我定亲手宰你,除非咱们永远不碰头。”

  朱绮美道:“如果是我们这些人碰上呢?”

  陆而道:“不论是谁碰上那小狗,都给我宰掉!”

  成如岑轻叹声道:“胖子,那都是以后的事,现在,咱们该先行将唐姑娘的遗体安葬好才行呀!”

  陆而连连点首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办好唐宁的后事之后,已经是薄暮时分了。

  朱绮美幽幽地叹之后,道:“胖子,现在咱们去哪儿?”

  陆而道:“去个很秘密的地方,咱们四个,算是暂时在江湖上失踪了。”

  徐经纬道:“只是便宜那狗杂种多活个月”

  流光如失,弹指间个多月过去了。

  在这个多月中,活跃于浙闽沿海带的群寇们,形势上有了很大的变化。

  海龙会五船帮的名号给取消了,代之的是以余宏为首的军旗盟。

  三花令方面,也重整旗鼓,并招兵买马,大事扩充,而段裕居然登上了总令主的宝座,原先的总令主武曼卿,已退居幕后,成为太上总令主了。

  当然,像那些甚么毒火教水晶宫,以及不入流的阿猫阿狗的小帮派,也都分别投靠在军旗盟和三花令这两大势力之下。

  至于以陆而为首的徐经纬等人,自他们突然之间“神秘失踪”之后,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甚至由于群寇势力的急剧变化,他们这五个人,至少在表面上是被人遗忘了。

  晌午时分。

  官道旁的南北小吃店内,徐经纬朱绮美二人刚用过午餐,阵急骤的马蹄声止于店门口,涌入十多个横眉怒目的劲装大汉。

  徐经纬朱约美二人,由那些人的衣着和标记上,眼就认出,那都是三花令中的喷罗们。

  最后涌入小店的,是毒娘娘和光知君。

  由于徐朱二人已改装成般商旅,因此,他们能认出光知君等人,而光知君等人却不认识他们了。

  最先进入小店的个劲装大汉,见徐朱二人已经吃完了,居然还在饮着香茗,不由大声地喝道:“吃饱了,就快点滚!”

  徐经纬眉梢扬,却终于忍了下去,苦笑道:“我们将茶桑到外面去喝,该可以了吧?”

  那劲装大汉道:“只要你们让出位子就行,还不快滚/徐经纬向朱绮美使了个眼色,两人各自端着茶杯,向外面走去。

  出了店门,才看到慧日小和尚满脸泪痕,被五花大绑,搁在门外的草地上。徐朱二人又互相使了个眼色,装成不认识慧日的样子,各自端着茶杯,在门外的株榕树下,就地坐了下来。

  小店内,已是七嘴八舌,乱哄哄地闹成团。

  徐经纬低声冷笑道:“简直是群乌合之众。”

  朱绮美也附和着道:“本来就是嘛”

  只听小店内传出光知君的沉喝道:“大家肃静!”

  他这喝,还真管用,小店内立即显得鸦雀无声。

  哄罗的嘴都堵住了,但光知君和毒娘娘二:人却低声交谈起来。

  他们的语声虽低,但由于徐朱二人听力奇佳,距离又不算太远,因而在他们凝神静听之下,却能听得清清楚楚。

  只听毒娘娘轻叹以半天之差,就白跑这趟。

  光知君道:“可不是,由此可见,军旗盟的消息,比我们灵通多了。”

  毒娘娘道:“这来,可够热闹哩!”

  光知君道:“这话怎讲?”

  毒娘娘道:“少林寺也被拖下水了,以后的热闹,还能少得了吗!”

  光知君道:“对!军旗盟这手,可真够绝,不但夺去了营垒图,也硬生生地将少林寺拖下了水。”

  毒娘娘道:“但少林寺不是好惹的,他们的上代掌门道弘大师,位列武林三尊之,据说,道弘大师闭关已十五年,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

  光知君道:“这传说,应该不会假。”

  毒娘娘道:“这情形,军旗盟也应该明白。”

  光知君道:“不错,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军旗盟如此猖狂,必另有所持?”

  “你以为们的后台是谁呢?”

  “至少也该是武林三尊中的人物,不是余泛,就是陆而。”

  “立此来,倒是咱们三花令的实力最弱了。”

  “那也不见得,你以为,咱们这位新任的总令主,那么简单?”

  “哦难道说,你已获得什么秘密消息?”

  以后的话变成了耳语,徐经纬朱绮美二人,已没法再听到。

  徐经纬向朱绮美使了个眼色,站起身来,装作送回茶杯的样子,走向门口。

  但当他经过慧日身边时,却以传喜人密功夫,向慧日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并以食指在慧日身上飞快地划,那些拇指船租的麻绳,立即像刀切似地散了开来。

  徐经纬的动作,自然而又快速,等那个在旁看守慧日的劲装汉子察觉情况不对时,慧日已被徐经纬随手甩,扔向朱绮美身边。

  那劲装汉子惊呼声:“有细”

  话声中,人已向徐经纬扑了过来。

  徐经纬把抓住那人的臂膀,朗笑声道:“去你的!”

  随手扔,那劲装汉子像根木头似地,扔向店内,阵“啼里哗啦”声中,将小店砸得塌糊涂。

  阵惊呼怒叱声中,道人影飞射而出,拳捣向徐经纬的前胸,并怒叱道:“小子找死”

  那“小子找死”的“死”字尚未说出,那人影又闷哼声,向小店内倒射回去。

  那道飞来飞去的人影,就是光知君。

  他那愤然击出的拳,可说是结结实实地捣在徐经纬的胸脯上。

  但结果却是:挨揍的徐经纬夷然无损,而按人的光知君却被震得反射回去,跌了个狗吃屎。

  光知君飞快地挺身而起,满脸铁青,狞视着脸含微笑,好像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似地徐经纬,像是头急欲择人而噬的疯虎。

  但他的样子虽凶巴巴地,却并未付诸行动。

  其实,这也难怪。

  光知君对自己功力的深浅,最是明白。

  方才那拳,有多大的力量,也最是清楚。

  他自信,即使对方是个石头人,方才那拳,也是可将其击碎。

  但他不能不承认目前这残酷的事实。,

  因此,尽管他快要气炸肚皮,内心中却是惊凛已极,使得他的额头上也沁出了冷汗。

  其余的人,也都将惊讶的目光,集中投射在徐经纬身上。

  这刹那之间,四周是片死寂。

  老店主哭丧着脸,缩在角落里簌簌发抖。

  榕树下,慧日满脸兴奋,在听朱绮美向他低声解说着。

  徐经纬淡淡地笑道:“龟儿子,这拳不算,你可以再来过。”

  光知君最忌人家叫他乌龟,但此刻,徐经纬叫他龟儿子,他也不计较了。

  只见他色厉内在地哼了声道:“你是谁?”

  徐经纬道:“你不配问。”

  毒娘娘插口问道:“你是哪道上的,该可以说明了吧?”

  徐经纬道:“没这个必要。”

  光知君全身骨节阵爆响,怒喝声,道:“老子不信邪!”

  徐经纬笑道:“我已说过,你可以再来过。”

  光知君道:“我正要再试”

  说话间,他已亮出长剑,沉喝声:“亮兵刃!”

  徐经纬漫应道:“我亮不亮兵刃,与你不相干。”

  “小子找死!”

  话声中,寒芒闪,以身剑合之势,向徐经纬飞扑过来。

  那位缩在角落里的老店主,连忙闭上眼睛,牙齿捉对儿厮打着,面语无伦次地在念着:“南元救苦救难现世音菩萨阿弥陀佛太上老君齐天大圣”

  只听徐经纬朗笑道:‘启家别怕,有我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

  老店主睁开眼睛,但匆匆瞥之下,又立即闭了起来。

  而且,他那籁籁战科的身子也抖得更厉害了。

  原来他所见到的是光知君那血淋淋的无头尸体。

  至于光知君的脑袋滚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可根本没看到。

  徐经纬以右手食拇二指,将夺目光知系手中的那柄青钢长剑,寸寸地折断,“锋”然脆响,就像折根甘蔗似地。

  毒娘娘缓步而前,面冷笑道:“我也不信邪!”

  徐经纬道:“我知道你不信邪,也知道你已经暗中施了毒。”

  “你明白就好。”毒娘娘接着怔道:“你你认识我?”

  徐经纬道:“我如果不认识你们,又何必浪费工夫!”

  毒娘娘道:“你究竟是谁?”

  徐经纬道:“由于我的身份特殊,我特别优待你,让你死得明明白白,听好!”

  他顿话锋,才沉声接道:“我,无肠公子的徒弟,徐经纬。”

  毒娘娘骇然退了步道:“你真的是徐经纬?”

  “如假包换。”

  “为何要易容?”

  “高兴。”

  “哼!我看你还能高兴多久!”

  徐经纬笑问道:“你认为我已中了毒?”

  毒娘娘冷笑道:“你那老鬼师父,都逃不过我的手腕,我不信你能例外。”

  徐经纬道:“我不妨老实告诉你,我服过蟹黄珠,最近闭关月,蟹黄珠的功效,已全部发挥了,不但增加了甲子的面壁之功,也成了百毒不侵之体”

  “真的?”

  “方才,我杀光知君,目前我没中毒,就是最好的证明。”

  毒娘娘苦笑道:“看来,我必须相信了。”

  徐经纬注目问道:“我问你,我师父身上那定期发作的剧毒,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不错!”

  “还有!当年,使我师父迷失本性,犯下滔天罪行,也是你的杰作?”

  “唔”

  徐经纬厉声道:“那是为什么?”

  毒娘娘道:“我以前对你说过,我爱她,爱得不惜投身武曼卿身边做婢女,但他却直连正眼也不瞧下,所以,我对他有多深的爱,就有多深的恨。”

  “所以,你就暗中下毒,毁了他老人家。”

  “不错,迷失本性的药和毒药,都是我配的,但下手的却不是我。”

  “下手的是武曼卿?”

  “唔”

  “我师父跟武曼卿是夫妻?”

  “不是夫妻,只是同居在起。”

  “他们感情很好?”

  “当然”

  “既然感情很好,为什么武曼卿要向我师父暗下毒手?”

  “因为,后来,你师父变了心。”

  徐经纬讶问道:“我师父会变心?”

  毒娘娘道:“不错,不过,并非你师父移情别恋,而是武曼卿的过失,因为,她同时还跟个小白脸暗中来往。”

  “那小白脸是谁?”

  “万铁匠。”

  “哦”

  “怪不得万铁匠曾说,他和我师父之间有段过节,而且是为了武曼卿。”

  他顿话锋,又接问道:“于是,当我师父发觉武曼卿和万铁匠之间的秘密之后,就不理武曼卿了,而武曼卿认为我师父变了心,就联合你,配好毒药,暗下毒手?”

  毒娘娘点点头道:“是的,事情经过,就是这么简单。”

  徐经纬冷笑道:“好!我先宰了你,然后去找那人尽可夫的贱婢”

  朱绮美连忙喝道:“徐公子,不能杀毒娘娘。”

  徐经纬道:“我不过是吓她下而已,因为,我还要留着他解除我师父身上的剧毒。”

  毒娘娘道:“你想得好如意算盘!”

  徐经纬道:“我想做的事情,定可以做到。”

  毒娘娘道:“我不合作,你行吗?”

  徐经纬道:“此时此地,可由不得你”

  抬手扬指凌空连点,并沉声道:“我已废了你的功力,从现在起,你已和平常人样了。”

  毒娘娘颓然叹,没接腔。

  朱绮美走近徐经纬身边,道:“徐公子,我之所以要你留下她,是另有作用。”

  徐经纬道:“啊!是哪方面的作用?”

  “你知道慧日小师父是如何被擒的吗?”

  “对了,我还来不及问他。”

  “他已告诉我了,国清寺已成了片劫灰,全寺只有他个人活着。”

  徐经纬惊,道:“那是谁干的?”

  朱绮美道:“军旗盟。”

  慧日双目中还含着热泪,道:“徐师兄,你定要替我师父报仇。”

  徐经纬抬手拍拍慧日的肩膀,道:“请放心,虽然我不是少林寺的正式弟子,但我学的是少林心祛,更重要的是,你我向相处得很好,所以,于公于私,替你师父报仇,我都义不容辞。”

  慧日感激地道:“谢谢你!师兄”

  “自己弟兄,不用说这些!”

  徐经纬接问道:“慧日,你是怎么逃生的?”

  慧日道:“血案发生时,我刚好不在寺内,所以才幸进死。”

  “怎么又落在三花令的人手中?”

  “他们是随后赶去的”

  “这么说,三花今的人也是赶到国清寺去的?”

  “是的,当时,我正想赶往嵩山去报讯,结果却落入他们手中。”

  “篙山篙山”

  嵩山二字似乎触发了徐经纬的灵感,他接连重复了两声之后,忽然说道:“好!我正好借这机会,跑趟少林寺。”

  ,

  第28章双煞神驼铩羽归

  由闽渐沿海赶往嵩山少林寺,迢迢二千多里,路程是够长的。

  但徐经纬等行人,为了争取时间,日夜兼程急赶之下,三天之后,就已到达嵩山的少室峰下。

  而且,路上并未遇上什么麻烦,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这些,似乎足以证明,他们的确是比军旗盟的人员先行赶到的。

  他们在少室峰下的家猎户中,休息了半天,养足精神之后,才于暮霭苍茫中,向少林寺走。

  但他们才登上道斜坡,旁边的密林中却突然闪出个人来。

  那是成如岑,不过,此刻的成如岑,也是易钗而卉,成了位游方秀士。

  朱绮美首先讶问道:“岑姊,怎么你也来了?”

  成如岑道:“不但我来了,胖子也来了。”

  徐经纬道:“你们不是要去台州的吗?”

  成如岑道:“说来话长,这儿是交通要道,不太方便,我们到林中再谈吧!”

  行人进入林中之后,成如岑才含笑道:“诸位,就地坐下来吧!”

  她顿住话锋,面在草地上坐了下来,面道:“我已经在这儿等了整天了。”

  朱绮美笑问道:“等我们?”

  成如岑笑道:“我又不知道你们会到这儿来,怎会是等你们哩!”

  “那你是等谁?”

  “等胖子。”

  徐经纬插口道:“对了,你们怎么会到这儿来的?”

  成如岑道:“我们是帮少林寺助拳而来。”

  徐经纬道:“这事情,你们也知道了?”

  成如岑道:“你说的是有关军旗盟准备对少林寺突击的事?”

  “是啊!”

  “其实,这是胖子所获的消息,消息中并定今宵为突击日期,所以,我和胖子兼程赶来,本来是要通知你们也齐赶来的,但由于时机紧迫,来不及通知,只好先行赶来了。”

  “幸亏我们也获得了这消息,否则,错过了这场热闹,多可惜。”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朱绮美笑道:“其实,我们还有最新的消息哩!”

  成如岑道:“是哪方面的消息?”

  朱绮美道:“自然也是有关军旗盟方面的,他们对少林寺的突击行动,已延后两天。”

  成如岑“哦”了声道:“那就怪不得啦!”

  “怪不得什么?”

  “我在这儿等了天,不但没见到胖子,也没见到个可疑的人物。”

  她顿话锋,又笑问道:“对了,你们是怎么获得这消息的,还没说明哩!”

  朱绮美道:“还是你先说吧!”

  成如岑道:“胖子所获的消息是这样的,军旗盟定于今天晚上对少林寺发动突击,他们此行是志在消灭少林寺,以圆其称霸武林,并进而夺取大明江山的野心,所以,除了出动军旗盟的全部精锐之外,摇花翁余泛并且邀请了两个遁迹多年的老魔前来助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