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面,大有手足无措之感。

  只有川崎夫恨然道:“就算他们将船停在海外不动,咱们也可在人夜之后,潜泳上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徐经纬有意出川崎夫的洋相,冷冷道:“你自信可以游上三五百丈的距离吗?”

  川崎夫道:“这勉可试!”

  徐经纬道:“就算你可以游那么远,其他人行吗?其他人不行的,凭你人之力,夺得回快船吗?”

  他连串提出教川崎夫为难的问题,使得川崎夫尴尬万分,狠狠地瞪了他眼,别过头。

  这时由官兵操舵的军旗盟快船,驶进暗礁区之后,忽地又将船掉头往外海驶去。

  川崎夫自言自语道:“他们开着咱们的船出出进进,真要气炸人!”

  徐经纬倏地又紧盯句,道:“你以为他们将船驶进驶出,单只为了气你的?”

  川崎夫愣了愣,心想:“这姓徐的怎么老是与我过意不去?”

  只听徐经纬道:“官军开着快船进出暗礁区,目的只是要大家明白,没有你们军旗盟的人操船,他们样可以开快船驶过暗礁区靠岸,上陆擒抓你们!”

  武杰道:“唉!情势演变至此,真真意想不到”

  说着将目光扫向扶桑客,那意思很明显地有责怪扶桑客的意味在。

  叶小青接着道:“如此僵持下去,咱们不是活活饿死,就是束手就逮,副盟主!你打算怎么办?”

  于是扶桑客说道:“首座长老的意思,莫非想向官军投降?”

  这问顿时惹起叶小青的反感,道:“副盟主带领大家身陷绝地,就算大家投降了官兵,其罪亦不在我们,对也不对?”

  武杰附合道:“对!战亦不能,和亦不可,难道说副盟主要领导大家自杀而亡?”

  扶桑客脸上表情甚是难看,唱然叹息,正想开口说话,忽然发炮弹射了过来,落在岸上。徐经纬道:“官军已在警告大家,到底投不投降?”

  叶小青倏地问他道:“徐公子的意思明?”

  徐经纬沉吟会,道:“以本人的看法,还是降了为上策。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此刻你们和战均由不得自己,投降之后,说不定还有伺机逃走之希望,僵持下去样被擒,何不干脆点?”

  叶小青皱着眉,道:“这意见值得考虑,请副盟主做个决定!”

  她心中早已完全赞成投降,但却把做决定的责任推给扶桑客,足见叶小青这人的诈,不逊任何人。

  扶桑客专心考虑着降与不降的问题,因此喀然无语,两眼呆滞地望着海外那两艘战船。

  徐经纬心知扶桑客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范,他在旁打量着扶桑客,面暗中思忖着扶桑客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四周除了海浪拍激之声之外,片默然。

  午后的阳光,仍然强烈地照射在众人身上,使人更觉难以忍受。

  叶小青打破了沉寂,道:“副盟主!请做个决定啊?”

  扶桑客收回目光,嘴巴动了下,但是仍然没有说出话来。

  武杰急,道:“副座不降,我们也要降!”

  扶桑客这才说话,道:“既然你们都已经有了投降的意思,本座亦无能为力,只好依你们的。”

  这下,扶桑客等于被下属所迫,不得不向官军投降,他的反应的确很快。

  叶小青和武杰急于求降脱困,虽知扶桑客有意推倭投降的责任,也懒得理会,互相交换个眼色,叶小青乃道:“那么清下令通知飞鱼号,我们已准备投降!”

  扶桑客眸中闪烁着阴沉的光芒,挥手向三名炮手示意。

  那三名炮手迟疑下,将炮口调向空中,引火发炮,三声炮响过后,官军立刻有了反应。

  被他们掳获的那艘军旗盟快船,应声鼓浪而来。

  这边由扶桑客为首,全部现身走到沙滩之上,字排开,由三名军旗盟手下,撕下衣布,缓缓在空中摇动,向官船示意。

  这时快船已进人暗礁区,徐经纬忽然道:“扶桑客!你不会反悔吧?”

  扶桑客怔了下,道:“事已至此,只有慢慢想办法,此刻被俘也是不得已的事!”

  徐经纬微微笑,道:“呆会儿快船靠岸接我们,但愿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纵使你能夺回快船,也势必被飞鱼号击沉,决计无法逃走的”

  扶桑客脸上的杀机,闻言慢慢消失,黯然道:“本座知道了。”

  川崎夫插口道:“启禀副盟主!官军势必将快船靠岸接走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冲而上,夺回咱们的快船?”

  扶桑客没有答理,武杰却叱道:“我们这边有变,飞鱼号立会察觉,炮轰来,大家岂不是同归于尽?”

  川崎夫振振有辞地道:“只要咱们夺回快船,船上也有巨炮,咱们迅速还击,说不定还可获胜!”

  他似乎觉得在场的人,在这紧要关关,定会听从他这个建议。

  不料徐经纬却道:“万夺下船来,发现船上的火药已被官兵移走,川崎,你怎么办?”

  川崎夫脸上讪讪,道:“这这”

  武杰道:“你没想到这点吧?”

  徐经纬微微笑,道:“川崎夫脑筋要是灵活些,怎会那么热心出坏主意?”

  他转向扶桑客,又道:“官军有备而来,轻举妄动只有徒造伤亡,希望副盟主三思!”

  扶桑客忽然道:“徐兄认为咱们落在官军之手后,还有没有逃走的机会?”

  徐经纬道:“此事目前还不晓得,但与其此刻妄动丧命,还不如伺机而动,对也不对?”

  众人都点点头,只有川崎夫道:“徐经纬和卓大向称兄道弟,卓大如果真是官兵细,徐经纬的身份定然也有问题,大家为什么要听他的?”

  徐经纬轻松地道:“卓大哥倘若真是官军,本人也是现在才知道,扶桑客,你总该很清楚吧?”

  扶桑客沉吟会,道:“不错!这事本座最清楚!”

  徐经纬乃又道:“那么你应该不会怀疑本人的身份吧?”

  扶桑客道:“至少到目前为止,你还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他的意思很显然的,还没有百分之百地相信徐经纬,但徐经纬事实上不以为悖,愉悦地道:“很好!我们能够衷心合作的话,或许还有逃出官兵掌握的机会!”

  叶小青问道:“你要协助我们?”

  徐经纬:“当然!但有个条件!”

  叶小青转喜为忧,皱眉道:“什么条件?”

  徐经纬道:“如果本人能协助大家脱险,你们必须合力举荐本人继任军旗盟盟主的地位!”

  川崎夫抗声道:“那怎么可以!”

  叶小青道:“川崎夫!这事轮不到你插口,你少废话!”

  川崎夫变脸道:“这是本盟大事,我为什么不能开口?”

  扶桑客平静地道:“川崎!你别插嘴!”

  川崎夫还要争辩,但他的目光触及扶桑客,顿时将话忍住。

  叶小青道:“副盟主,你的意思怎么样?”

  扶桑客沉吟良久,才道:“此事太过重大,咱们还得慎重商量!”

  武杰道:“徐公子须先履行协助我们脱险的任务,我们才得推举他为本盟盟主,此事虽关重大,但本座认为实无在此议论之必要!”

  他面说话,面拿眼遥望那艘由官兵控制的快船疾驶而至,神情似乎有点紧张。

  扶桑客也看到那艘快船,业已离岸只有十数丈远,当下说道:“好吧!如果没有人表示异议,咱们就答应徐公子的要求!”

  反对最强烈的川崎夫听见扶桑客这么说,也只有吞忍不语。

  第23章驾飞鱼跃飞鱼舰

  //|小//说///

  就在这个时候,那艘原是军旗盟的快船,已在官兵控制之下,缓缓靠了岸。

  但见名全副戎装的官佐,昂立在船首,高声命令道:“请依次迅速上船,咱们要趁潮涨开船罗!”

  于是行人由扶桑客率领,乖乖的涉水而上,爬上了原属于他们的快船。

  船上操奖的官兵,似乎全不防备着,他们动作熟练的扯帆转舵,快船立刻转向,缓缓的向飞鱼号驶去。

  扶桑客等人仅被安置在甲板之上,由两名官兵看守,川崎夫见状忍不住悄声道:“副盟主,看来他们全无防备,我们何不趁机将船夺了回来?”

  扶桑客被说得有点心动,不禁抬起双冷峻的眼睛,偷偷地四下观察。

  他估计船上大约只有二三十名官兵左右,而己方扣除徐经纬,共有十四人之多,以十四人对付二十几名官兵,可说绰绰有余。

  何况在他们十四人当中,就有叶小青武杰川崎夫和他自己等四位高手。

  问题是,夺下快船之后,船上的火炮,有没有火药可用?

  官军是不是将火药搬上了飞鱼号?

  倘若船上根本没有火药和铅弹,那么纵使他们将船夺下,也只有绝路条。

  是以他第件所要做的事,就是要先明白船上的火力能否发挥。

  扶桑客思忖会,用眼色向川崎夫示意。

  川崎夫愣了下,低声问道:“副盟主有何指示?”

  扶桑客飞快地道:“你全神注意右舷的动静!”

  川崎夫怔了下,登时会意,略带兴奋地道:“副盟主打算动手了?”

  扶桑客轻叱道:“别罗嗦,你照我的指示去做,有动静,立刻通知我!”

  川崎夫点点头,扶桑客打量那两名看守的官兵,只见他们正站在附近悠闲地聊天。

  扶桑客装作没事人似的,向那两名官兵走了过去,主动地道:“船可要驶入暗礁区了吗?”

  在面那名官兵和气地回道:“是啊,你还是回到原地跟大家站在起,要不然等会船可颠得厉害!”

  扶桑客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忽然探出右手,点向两名官兵,只听二人哼了声,登时昏迷。

  他将两人拉到靠舱之处,让他们两人并排坐好。

  他的动作干净利落,得手之后,徐经纬叶小青和武杰才发觉,不禁诧异地站了起来。

  这时扶桑客已走了回来,叶小青问道:“副盟主!你这是干什么?”

  扶桑客笑笑不语,徐经纬道:“扶桑客还不死心,叶姑娘!由他去吧!”

  叶小青差点嚷了出来,道:“这怎么可以,飞鱼号的火炮正对准我们,这边有变化,他们立可将我们轰沉,这”

  扶桑客打断他的话,道:“首座长老,你用不着如此激动,本座只是点了那两名官兵的|岤道而已!”

  叶小青道:“可是,你这样做必然另有目的,对也不对?”

  扶桑客坦然道:“本座打算查看本船所藏的火药,是否已被官兵抄出!”

  叶小青美眸转,略带不悦地道:“如果本船火药,仍在船中,副盟主可是打算动手夺船?”

  扶桑客坚决地道:“不错!难道首座长老反对吗?”

  有了船炮,表示他们已有可战之机会,虽然战未必就胜。

  但是能战就得战,输赢应为其次,这是习武的人所向坚持的信念。

  是以,叶小青这时也不便再加反对,她道:“副盟主要不要大家帮忙?”

  扶桑客道:“此事不宜人多,你们就在此地掩护本座就行,本座探探就回来。”

  叶小青深知扶桑客的武功,曾经受过中土异人的指点,揉合东瀛和中士武学的特长,高绝超人。

  由他出马查探船中火药有无被移走之事,简直如探囊取物,必然不会有什么错失。

  因此叶小青迅即点头同意,扶桑客略顾盼,身形便消失在船舱的角落。

  不到盏热茶的工夫,扶桑客就去而复返。

  但见他面带欣喜之色,在众人之中坐了下来,道:“咱们所藏的火药,仍然在本船底舱之中。”

  叶小青道:“真的?”

  她的语气并非不信,而是因过分的惊喜,情不自禁所流露出来的。

  扶桑客肯定地道:“本座不但亲眼目睹成桶的火药安好地堆积在起,而且亲自打开验过,绝对无误片

  叶小青道:“那么咱们打算动手夺船了?”

  扶桑客道:“还不急,等船行通过暗礁区,接近飞鱼号之时再下手不迟!”

  武杰讶道:“通过暗礁区之后,本船已距离飞鱼号不远,在那个时候下手,飞鱼号不是很容易就可发现了吗?”

  扶桑客道:“不错!但那也是不得已之事。”

  叶小青问道:“什么事不得已?”

  扶桑客道:“本船要通过暗礁区,仍得靠官兵操舵行驶,如果我们此刻下手,将因人手不足,困死在礁区之内!”

  扶桑客深谋远虑,考虑得相当周全,他们操驶船只的人手,已大半随同楠木见和龟太郎被官军所俘,要通过暗礁区,委实非靠现在操船的官兵不可。

  旦船开出危险礁区,那时即使人手不够,但只要有人操舵,数人控帆,就算浮沉于海面之上,也不会生出危险来,那么就有足够的人手操炮与飞鱼号决死战了。

  当下众人毫无异议地同意扶桑客的计划,准备船驶出暗礁区,立刻分头夺船。

  扶桑客又规定了些细节,以及船夺回之后,应战飞鱼号的激战方法。

  正在他们窃窃私议之际,船身忽然激烈地摇晃起来,连坐在甲板之上;也有天旋地转之感。

  扶桑客道:“船已驶入暗礁区,咱们可以准备了。”

  众人听到了这句话,莫不微感紧张,因为只要船过了礁区,就将展开场生死决战。

  扶桑客神情肃穆地遥望着远处的飞鱼号,脸上片肃杀,望而知,他已下定决心,只要有点胜机,就不惜以任何代价,与飞鱼号周旋到底。

  徐经纬突然之间,发现这名东瀛高手的毅力与决心,均非俗士可比。他想:“像扶桑客这类高手,旦成为敌人的话,委实相当难缠。”

  于是,徐经纬开始暗中替飞鱼号担心,尤其他深知扶桑客率领下的这批军旗盟高手,不动则已,动上手的话,夺回倭船,绝不困难。

  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倭船被夺回,然后袖手旁观地任凭飞鱼号被击沉吗?

  徐经纬反复地考虑着这个问题,倏忽之间,他感到犹豫难决。

  假使要介入这场夺船之战,以徐经纬的立场,当然义无反顾地奋起协助官兵护船。

  可是,来徐经纬孤掌难鸣,他深知以他人之力,要协助官兵护船,显然仍敌不过扶桑客他们。

  二来他表现了立场,此后就再也没机会渗入军旗盟,完成卓大嘱咐他的工作,夺下盟主的地位。

  显然徐经纬还不知卓大要他渗入军旗盟的用意,但他深切地了解,卓大所嘱咐他的这项工作,意义必然相当重大。

  所以徐经纬时难决,协助官兵护船呢?抑或是任凭扶桑客他们下手夺船?

  他冷眼凝注着扶桑客他们,但见他们摩拳擦掌,只要扶桑客命令下,船上就将展开场煤血之战。

  快船已经穿过暗礁区的漩涡,平稳而缓慢地穿行在暗礁之间。

  停泊在海中的飞鱼号,也越来越清晰。

  这时扶桑客突然掉过头来,问徐经纬道:“徐经纬!你参不参加夺船?”

  徐经纬沉吟会,反问道:“你要派什么工作给我?”

  扶桑客想了想,道:“你负责下舱,将那批操桨的兵士统统杀掉!”

  徐经纬皱眉迟疑了会,道:“能不能改派其他的工作给我?”

  扶桑客断然道:“不行!反正你不干这差事也没关系,咱们有的是人手!”

  徐经纬心知扶桑客有意给他出难题,如果他拒绝进入底舱,将那批操桨的官兵律杀绝,那么军旗盟的人必定瞧不起他,不再信任他。

  然而要徐经纬下手杀害那些官兵,则是万万行不通的事,徐经纬心里明白,扶桑客更是心里有数。

  因此扶桑客说完话之后,立刻掉头过去,替其他人分配工作,不理会徐经纬正在伤脑筋。

  徐经纬沉吟会,突然说道:“扶桑客,本人下舱杀死那些操桨的官兵之后,还有其他工作没有?”

  扶桑客诧然地将目光投向徐经纬,道:“你真的要下手?”

  徐经纬耸耸肩,道:“工作是你分配给我,我能拒绝吗?”

  扶桑客表情忽然疑重起来,想了想,才道:“你已想通我不至于会杀害那些负责操奖的官兵了,因此才答应前去,对也不对?”

  徐经纬微微笑,道:“不错!你怎么可能杀害那批官兵呢?”

  武杰插口问道:“副盟主!咱们为什么不能杀死那批操桨的官兵?”

  徐经纬替扶桑客回道:“杀了他们,这条快船叫谁来划桨?”

  武杰“哦”了声,道:“原来如此!”

  他转脸又问扶桑客道:“那么副盟主你刚才只想试试徐经纬的诚意而已,是也不是?”

  扶桑客对武杰的问题,微觉不耐,岔开话题道:“大家准备好动手,船已驶离暗礁区了”

  快船果然已驶出暗礁区,旋即加速前进,全速朝飞鱼号靠了过去。

  众人经扶桑客交代之后,正要分头行事,将船夺回,徐经纬倏地开口道:“别忙!别忙!在下还有个问题!”

  众人正跃跃欲试,恨不得动手将船夺回之际,徐经纬这开口,大家莫不忿然作色。

  川崎夫忍不住骂道:“妈的!你的问题特别多,莫非想拖延时间?”

  徐经纬道:“你听不听无所谓,可是胆敢开口骂本人,本人绝无饶恕之理!”

  川崎夫反唇相讥,道:“骂你又怎样?”

  徐经纬道:“姑念你初犯次,本人就罚你个耳光!”

  川崎夫呵呵大笑,正要开口相激,不料徐经纬晃而至,使他大吃惊。

  他料不到徐经纬身形如此快得出奇,本能地举掌护住嘴巴,脚尖迅即踢出。

  徐经纬见他踢出右脚,心想:“川崎夫这厮反应之快,果真有名家风范。”

  当下冷哼声,式蟹行八步的“巧贯蓬矢”,忽地捣出右拳。

  川崎夫愣了下,他实在没看清楚徐经纬何以能避开他脚的攻势,又能同时掏出这么拳反守为攻。

  徐经纬这拳是虚招,拳头打出去之后,猛地探前步,右掌朝川崎夫的左脸就打。

  川崎夫顾此失彼,顾得了化解徐经纬拳之势,却顾不了打来的右掌,心叫不妙,双肩晃时,想纵身后退。

  岂知徐经纬的右掌又快又疾,川崎夫脚步方始挪动,左脸已啪的声,着着实实地挨了个巴掌。

  这个巴掌打得川崎夫失魂落魄,愣在那里,脸上尽是惊疑之色。

  徐经纬冷冷道:“川崎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