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你怎么知道?”

  他震惊的原因,乃是看不出向浑浑噩噩的卓大,竟然语道破了他的企图。

  卓大耸耸肩道:“知道这事容易得很,哪!咱们的船不是正驶向那小岛吗?”

  武杰忍不住插嘴道:“本船正驶向那小岛不错,但是你何以知道副盟主要在那里伏击飞鱼号?”

  卓大道:“扶桑客刚才不是夸口要抓住飞鱼号吗?但他却全速南逃,南面正好又有个岛山,再蠢的人也猜得出他的企图”

  武杰抓抓头,恍然道:“原来你是从副盟主夸言活抓飞鱼号那句话所找到的灵感,嘿,嘿!凭良心讲,这道理极简单,可是本座却未料到!”

  卓大道:“那是你太愚蠢之故!”

  武杰被骂得怔了怔,道:“本座愚蠢?”

  卓大毫不客气地道:“是呀!你不信此刻你有点笨头笨脑吗?”

  龟太郎等人闻言笑了起来,武杰恼羞成怒地道:“你们笑什么!难道刚才你们都看出副盟主南逃的企图了吗?”

  龟太郎等人立即收敛笑容,足见他们刚刚也跟武杰样,不知扶桑客南逃之意。

  武杰见状心请好过点,道:“副盟主老是逃,有几个方向比朝南有利,他舍别的有利方向不逃,足证他心中有诈”

  他喃喃自语,但旁边的人却坚耳倾听,武杰顿了顿,转向卓大问道:“如果副盟主有伏击飞鱼号的意思,在此地发炮与绕到那小岛之后才发炮,有何两样?”

  卓大道:“这海面空荡荡的,毫无掩护,飞鱼号炮程较本船为远,若在此交战,本船很明显不利!”

  武杰恍然道:“原来如此,看来副盟主有收拾飞鱼号的胜算”

  卓大却道:“那也不见得”

  卓大的声音大,此言出,左近的人闻言莫不诧然朝卓大望过来,连扶桑客也不例外。

  叶小青忍不住讶道:“你又有何高见?”

  卓大愣了下,道:“道理相当简单,用不着发表什么高见”

  他露出傻笑,又适:“大家试想下,扶桑客掉船南逃的企图,连我卓大都猜得出来,难道说官船飞鱼号之上,没有比我卓大更聪明的官佐吗?”

  这席话道理的确甚明,飞鱼号上要找出名比扶桑客才智更高的人比较难,但要找名比卓大更聪明的官佐,似是不难。

  那么,卓大能语道出扶桑客诈逃的企图,飞鱼号上的人岂不也大有可能推测出来呢?

  叶小青忍不住道:“副盟主!看来你诈逃的计谋,不太妥当啊?”

  扶桑客沉吟会,突然道:“我们不能更改攻计飞鱼号的计划!”

  他的语气透出无比坚决的信心,使人觉得他决定伏击飞鱼号之未,绝无可能更改。

  叶小青问道:“副盟主!你还是不放弃伏击飞鱼号的计划?”

  扶桑客道:“当然!而且本座有相当把握可以击沉或活抓飞鱼号!”

  叶小青道:“嗅?你有把握致胜?”

  扶桑客昂然道:“区区条官军的大型快船,本座要无法对付,怎能率领本盟船队,纵横四海呢?”

  叶小青道:“话是不错,不过,此刻咱们与敌船相比,情势显然不利,不知副盟主有何妙策破敌?”

  扶桑客道:“所谓情势不利,仅凭那卓大番揣测之言,也未必就是如此”

  他歇下,又道:“退万步说,万官船看出咱们有伏击的企图,我们也未必就敌不过他们吧?”

  武杰插言道:“恕本座说句放肆的话”

  扶桑客摆摆手,示意武杰说下去。武杰乃又说道:“如果飞鱼号看出咱们有伏击的企图,咱们岂不是劫数难逃吗?”

  扶桑客道:“他们若是事先防范了我们的伏击,本座仍有克敌的把握,你们不必担心!”

  扶桑客再坚持他有把握打退官船,叶小青和武杰纵使心中不以为然,此刻也不好再浇以冷水了,因为毕竟扶桑客在军旗盟的地位,比他们两人要高。

  这时海船已笔直地朝前面座海岛疾驶而去,前舷对正那小岛的山腰,鼓浪而进,看来好像要往那山腰撞过去般。

  眨眼工夫,那小岛越来越清晰。

  扶桑客却仍然命令舵手,将海船疾驶向小岛。

  船上的人,包括徐经纬在内,莫不屏息瞪眼,注意着船行的方向,看看扶桑客此举有何名堂。

  紧随在后的那艘官船,仍然全速鼓掉而来,而区将双方距离,拉进了不少。

  足见官船的速度,比军旗盟的船快速甚多。

  扶桑客指挥的海船,仍然驰向小岛,叶小青忍不住蹩眉道:“咱们全速接近那小岛,官船只要截住我们的后方,我们岂不成为瓮中之鳖了吗?”

  扶桑客冷眼扫了叶小青眼,似是很不满意她所说的话,但却忍住没有发作出来。

  徐经纬突然插言道:“小青姑娘,请你不要打扰扶桑客,让他全神指挥海船!”

  叶小青抗声道:“可是,可是他将船疾驶向对面小岛,是不对的呀!”

  徐经纬道:“姑娘等着瞧好了,扶桑客必能躲过官船的拦截!”

  扶桑客闻言露出感激的眸光,朝徐经纬望去。

  这时船只业已接近那小岛仅只二十来丈距离,扶桑客回头看下那官船追来的方向距离,亲自把舵,猛地大喝声道:“大家抓紧,小心船身倾斜!”

  众人纷纷出手抓住栏杆,突然之间,扶桑客将船舵朝左猛地推出,海船忽地向右打旋。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扶桑客钢牙咬,拼力将舵拉直,船只阵晃动,忽地像条受了惊吓的鱼,蹿出了海面。

  船上的人但觉船行倾动得甚是厉害,正当大家心惊胆战之余!

  抬眼处,原在正前方的小岛,此刻已落在右舷之后。

  换句话说,扶桑客以他高超的把舵技术,将船行方向,出其不意地由南行转向西去,而所费的时间,却仅是眨眼工夫而已。

  后面的官船显然料不到军旗盟这只双桅快船,掉头行速得如此灵活,因此改变追纵方向的应变之故,不觉慢了筹。

  等到飞鱼号斜行疾闯而来,扶桑客所指挥的海船早已绕过小岛之后,消失在官船的视界之内。

  扶桑客将船傍行那小岛的岩壁之下,穿梭前进,来到座突出在海面上的巨岩,突然下令道:“停!停下来!”船手立刻停止划动,船速下减慢许多。

  他将船缓缓开近那突出的巨岩之旁,不会,船已滑行接近那棱角峥嵘的大岩石之下。

  扶桑客又下令道:“右航备竿!”

  备竿是靠岸的动作之,在舷的划手依令举起特制长竿,那船只的右边,已轻轻地碰上巨岩。

  虽只轻轻触,但却传来声巨大的碰撞之声,船身也激烈地震动下,使船上的人几乎立脚不稳。

  接着扶桑客命令右舷靠近巨岩的划手都用长竿撑住岩壁,以防船身与岩壁碰出声音来。

  这时船尾及左舷,已有十数名炮手,举着火把守在四尊火炮之前,准备引火发炮。

  众人的眼睛全都朝小岛转弯之处凝神望过去,船上因此鸦雀无声。

  情势已甚明显,用不着扶桑客多加解释,船上诸人也都知道扶桑客的用意何在。

  原来扶桑客将船绕过小岛之后早已知道岛后有这么块巨岩,他将船停在巨岩之下,将火炮瞄向转弯之处,如果飞鱼号贸然而来,火炮定可迎头轰其不意,打它个措手不及。

  这种伏击手段,当真阴狠毒辣之至!

  唯的问题是,飞鱼号会不会冒冒失失地,全速从那转弯之处追纵而至?

  大家屏息以待,那海浪冲击着船身,发出沉闷的声音,使人打心底泛出股凛然惧意,不禁略感紧张。

  时刻迅速消失,以飞鱼号追缉的速度,它出现在岛角转弯之处的时辰,已相当迫近了。

  扶桑客发令道:“炮手注意!听令发炮”

  此言出,大家莫不伸长脖子,凝目瞪视着岛角,仿佛飞鱼导必然会从那个地方转向过来似的。

  正在这个紧张逼人的节骨之上,卓大突然冒出话道:“你们只注意那岛角转弯之处,以为飞鱼号必然会从那边追蹑而来,却没考虑到飞鱼号万改变了方向,目后包抄而至这个问题,真是令人好笑”

  这话说得众人心头震,齐齐将目光转向背后。

  船后是小岛的另端岛角,卓大之言不错,刚刚飞鱼号追纵而来之时,如果舍去尾随直追的方式,在军旗盟的船只绕过岛角之际,改由岛的另端包抄过来,此刻岂不是成为目后掩至之势了?

  扶桑客听见卓大之言,不由得微微震,忍不住也掉头注视他们背后的岛角。

  幸喜背后那处转弯的地方,仍然空荡荡的,并无飞鱼号的踪影,大家均暗地里舒了口气。

  扶桑客为了免于顾此失彼起见,迅即下令在船首船尾各安置炮位。

  炮手得令拉炮布置,卓大却笑道:“扶桑客,连你也没把握飞鱼号会从哪边绕过来吧?”

  扶桑客道:“本座已经安排火炮,守住两个方向,此时飞鱼号不论从哪边绕过来,均已不成问题”

  卓大“哦”了声,道:“万飞鱼号不追过来怎么办?”

  这问题使众人听得齐齐怔,扶桑客皱眉道:“飞鱼号不会不追过来的”

  卓大冷冷道:“你这话根本不是你由衷之言,对也不对?”

  扶桑客又是怔,勉强道:“是不是本座由衷之言,你怎能知道?”

  卓大道:“这还不简单,以飞鱼号的航行速度,倘若它直追而来,不论从哪个转弯角绕至,此时它应该早已出现,喏!你看!没有它的影子呀!”

  扶桑客闭口不语,他正好在为这个问题操心,飞鱼号迟迟不现使他烦躁不安,他哪有心情回答卓大的话。

  卓大却又道:“怎么样?你也感到飞鱼号有可能不追来了吧?”

  扶桑客再也掩不住他不安的神色,叶小青见状不禁讶道:“副盟主!飞鱼号不敢追来,咱们岂不就此脱险了吗?你何故露出不安之色?”

  扶桑客紧闭着厚厚的嘴唇,依然沉思不语。

  卓大却道:“叶姑娘!这你就不知道了,飞鱼号迟迟不出现,对我们可是大大不利哩”

  叶小青美眸转向卓大,脸诧异之色,道:“这话如何解释?”

  卓大笑道:“飞鱼号此时不出现,很明显的,他们船上之人,已洞悉了扶桑客设伏于此的阴谋”

  叶小青以及左右的人闻言均想:“是呀!因为怕中了伏,所以飞鱼号不敢贸然绕过岛角。”

  这是相当浅显的道理。

  但是船上请人却仍弄不懂飞鱼号不追来,对他们有何不利之处,因此都拿眼凝注卓大,显然希望卓大能作进步的解释。

  卓大这时严然已成为船上的智囊,使徐经纬觉得疑窦丛生,心想:“与卓大相处多日,竟然不知卓大心思如此缜密。”

  徐经纬倏地对卓大的身份来历,大觉疑问重重。

  但有点他觉得可以放心的地方,就是卓大显然与军旗盟处在敌对位置,而且跟三大黑道帮派也不可能扯上关系。

  换句说,徐经纬认为,纵使卓大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不论他代表着哪边,他的切行为,必定都不会危害到他。

  徐经纬有这种感觉,乃是从卓大毫不掩饰的淳厚外表,正直无邪的目光所得来的。

  徐经纬相信卓大绝不是坏人,是以他虽知卓大此刻正以语言瓦解船上诸人的士气,他仍然保持缄默的态度,不妄发言。

  卓大似是很了解徐经纬的心意,向他眨眨眼,扮了个鬼脸,继续又道:“飞鱼号既已知道扶桑客设伏的诡计,立刻也下令按兵不动,这来飞鱼号岂不是反客为主,迫使咱们陷入逃也不是,退也无路的局面吗?”

  叶小青惊叫声,道:“是呀!倘若如此的话,我们真不知该走还是该,这这实在相当严重”

  卓大道:“严重的还不止于此呢”

  众人听到还有更严重的问题,不由面面相觑,更加惶然不安。

  扶桑客突然喝道:“卓大!你不要胡说八道,否则”

  卓大慌忙道:“好!不说!不说”

  徐经纬心中笑道:“卓大哥,你不说,叶小青他们可非听不可,这种以退为进的手法,厉害得紧呀!”

  果然叶小青冷冷道:“副盟主,卓大番分析,大可让我们明白敌我双方通盘情势,你还是让他说下去吧”

  扶桑客急道:“他在那里胡说八道,已严重地影响了咱们的军心士气,不能听他再胡扯下会”

  卓大耸耸肩,作个无可奈何之状,朝徐经纬调皮地笑了笑。

  叶小青自作主张地道:“卓大,你说咱们此刻的局面,还有什么更严重的吗?”

  卓大指指扶桑客,表示他没得到扶桑客的允许,不敢再说下去。

  叶小青却道:“你且说无妨”

  扶桑客忍住怒气,冷冷道:“首座长老,你这样做,显已超越本座权责,将来你如何向盟主交代?”

  叶小青道:“此事本座自己去向盟主禀报,副盟主不用替本座操心”

  她断然朝向卓大又道:“你说吧”

  卓大望了扶桑客眼,故意迟疑会,才期期说道:“咱们此时已经进退不得,如果飞鱼号利用这个时候,以飞鸽传书,再调来艘官船,然后左右包抄,试想,咱们岂不被他们手到擒来”

  这确是相当严重,而且大有可能的问题,船上诸人,再也掩不住惊恐之色。

  卓大之言,诚非虚言恫吓,飞鱼号按兵不动,使扶桑客陷入进退不得之境,确是很可能打着如意算盘。

  叶小青再也按耐不住,道:“副盟主!你听见卓大的话了没有?”

  扶桑客徐徐道:“本座听见了”

  叶小青紧逼句话,道:“那么副座有何良策对付?”

  扶桑客沉吟会,道:“首座长老,咱们借步说话!”

  叶小青怔了下,道:“你要跟我私下谈?”

  扶桑客颔首道:“是的!本座有几句话,单独与首座长老谈!”

  叶小青迅即同意,两人走到船尾,避开众人,交头接耳地谈了起来。

  徐经纬等人从甲板上朝船尾望去,但见扶桑客指手划脚地对叶小青说话,叶小青的表情先是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但是片刻之后,却露出副倾听的神态。

  那种神态,望而知叶小青已开始同意扶桑客的解释,徐经纬不禁微微蹩眉。

  卓大忽然靠近徐经纬,悄声道:“这扶桑客的确有套”

  徐经纬道:“是的!他在顷刻之间,便说服了反对他最烈的叶小青,实在不简单”

  卓大道:“咱们得设法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否则你的目的必难达到!”

  徐经纬又问道:“我的目的?卓大哥你以为我抱着什么目的?”

  卓大笑笑,道:“你不是有意夺取军旗盟主的宝座吗?”

  徐经纬道:“那只是小弟时兴起,说出来逗逗川崎夫他们而已,卓大哥不要当真”

  卓大突然表情严肃地道:“不!这事咱们非认真不可!”

  徐经纬道:“为什么?难道你要我放着正事不干,去谋取旗军旗盟盟主的地位?”

  卓大正色道:“兄弟是要老弟你这样做!”

  徐经纬大觉意外,心想从不表示意见的卓大哥,此刻不但以命令式的口吻要他去做事,而且所欲为的事又甚是出人意料之外。

  只听卓大迅即又道:“谋取军盟主的地位,比深入海龙会更为重要,此时时机对我们大为有利,万不能错过”

  徐经纬讶道:“卓大哥!你为什么要我这样做?”

  卓大反问徐经纬道:“徐老弟!你信得过我吗?”

  徐经纬毫不考虑地点点头,卓大立即又道:“那么你先别问什么原因,有机会我必定解释清清楚楚,总之,你加入军旗盟之后,对官家有利无害,千万记住!”

  徐经纬问道:“这件事与官府有关连吗?”

  卓大正要回答,扶桑客与叶小青已走回众人之前,卓大只好打住话,随口道:“副盟主!看情形你已说服了你们的首座长老!”

  扶桑客脸冷漠的表情,大步走到卓大之前,冷眼略略顾,忽然指着卓大,大声道:

  “拿下这小子!”

  他忽然下令将卓大擒住,使在场的人莫不愕然,不知扶桑客用意何在。

  时之间,竟然没有人上前动手抓下卓大。

  武杰咳了声,道:“禀副盟主!此人是徐兄的好友,副座为什么要抓他?”

  扶桑客看了叶小青眼,叶小青接道:“这娃卓的小子,是官府的细!”

  众人闻言均愕然地将目光移向卓大,只见卓大外表敦厚,看来木讷质朴,像这种人说什么也不是当细的样子。是以武杰忍不住道:“他他会是个好细?”

  叶小青道:“不错!副盟主的怀疑大有道理,此人很有可能是官府派来的细”

  徐经纬倏地笑了起来,道:“扶桑客!你这种企图掩人耳目,转移大家注意力的手段,未免太幼稚吧?”

  叶小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徐经纬道:“扶桑客使本船陷入进退维谷的场面,深知如果不设法摆脱纠缠,船上诸人必然联合反对他,事情闹,纵使船能平安脱险,见了你们军旗盟主,他的副盟主席位也可能不保”

  叶小青道:“但那是过去的事呀,此刻副盟主已有退敌之法!”

  徐经纬哼了声,道:“有退敌之法?请问叶姑娘,扶桑客说出了他的退敌之法了没有?”

  叶小青征了怔,从她的表情,也能揣测出扶桑客并未将退敌之法告诉她。

  于是徐经纬又道:“首座长老!说呀,扶桑客有何退敌之法?”

  叶小青道:“等抓下了卓大,副盟主自然会告诉大家”

  徐经纬,道:“叶姑娘!没想到你有如此天真的想法,扶桑客根本就想不出什么退敌之法!”

  扶桑客叱:“你胡说!”

  徐经纬道:“我胡说?哈扶桑客,你若是已有退敌之法,为什么还要节外生枝,制造出诬赖卓大哥是官府派来的细这件事呢?”

  扶桑客道:“他本就是官府的好细!”

  徐经纬冷冷道:“扶桑客!你诬赖卓大哥的居心,昭然若揭,无非是要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以掩饰你自己的窘境而已,对也不对?”

  扶桑客纵声大笑,道:“我早已声明过,击退飞鱼号易如反掌,徐经纬,我还不至于窘得六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