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谈什么正经事,那多煞风景!”

  唐宁道:“你不想知道我到西天目山来的原因和目的吗?还有,你不问我怎么来西天目山的?”

  段裕道:“此刻我只想多看你几眼”

  唐宁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坐在段裕的面前,眨动那双美丽的眸子,道:“好吧!

  你爱怎么看就怎么看,行了吧?”

  段裕握住她的双手,将唐宁轻轻拉了过来。

  唐宁只微微笑,就投入了段裕怀中。

  两人温存会,唐宁推开段裕,道:“你也真大胆,这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你也敢跟我调笑!”

  段裕涎脸道:“谁叫你几日不见竟出落得如此美丽?”

  唐宁道:“他们今晚丢掉的那尊玉佛像,是你偷的?”

  段裕心知她要谈正事,只好道:“不是我偷的”

  唐宁讶道:“你没骗我?”

  段裕道:“当然没骗你,要是我偷的,我哪会潜进禁区里?”

  唐宁想了想,道:“嗯可是除了你之外,只不知谁有这种兴趣!”

  段裕道:“你怎么知道我有窃宝的兴趣?”

  唐宁反问他道:“你说,连这点我都不知道的话,怎能设法混进三花令,而且又救了你?”

  段裕道:“你的神通倒不小呀!”

  唐宁道:“你可知道我姐姐唐英也在三花令吧?”

  唐英在三花令,难道唐宁就凭这个关系,混进了西天目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段裕心有疑问;因此很自然地摇摇头,道:“你决计不是凭令姐唐英的关系进西天目山来的,是吧?”

  唐宁道:“你实在厉害,下子就猜出那么多问题来”

  她深情地看了段裕眼,又道:“不错,我是名武林前辈推介到三花令来的,因此武曼卿不但高兴地接纳,而且非常礼遇我”

  段裕笑道:“三花令总不会要你安闲地当辈子大小姐吧?”

  唐宁道:“当然!他们有求于我,我也乐予替他们效力,就拿此刻来说吧,表面上我陪你在谈天说地,其实,我并未亏了他们托付给我的工作段裕诧然而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管三花令在进行某项工作了?”

  唐宁微点臻首,段裕顿时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唐宁道:“你不会知道,这次你决计猜不到”

  段裕道:“你不是奉派调查三花令宝物失窃的事?”

  唐宁道:“不是!这事与我无关,你尽可放心再说,我也不会出卖你,对也不对?”

  但是,当他的目光触及唐宁那含情脉脉的神态,心中的疑惑竟扫而光,脱口而道:

  “是的!我相信你不会出卖我!”

  刹那之间,段裕居然对唐宁兴出绝对信任的感觉,段裕自己亦感到莫明其妙。

  唐宁笑道:“你又不肯相信我了?”

  段裕道:“不,不!我绝对信得过你”

  这时唐宁靠近段裕,用手轻轻挽住段裕宽大的背部,道:“你是应该相信我的,否则就枉费我对你的片痴情,你知道吗?我已深深地喜欢上了你”

  段裕睁大了眼睛,他深信唐宁喜欢他,但他却料不到唐宁会将喜欢的话说了出来。

  他心中阵,原以为她是个羞怯的女孩,此刻竟然使他心跳目眩,眨眼之间,段裕已不能否认自己已经爱上了唐宁。

  他将唐宁揽人怀中,狂乱地吻着她那两片诱人的朱唇,心中汹涌着情欲,使段裕再也把持不住。

  唐宁霍地推开他,道:“你真的喜欢我?”

  段裕越看越爱,他实在找不出理由来拒绝唐宁的爱情,点点头,道:“你难道不信?”

  唐宁边:“我不是不信,只不过你今晚所表现的,与往日咱们在起时完全不同,你以前从未想到要吻我是不是?”

  段裕道:“以前我是傻瓜,我是浑球”

  面说话,面打了自己下嘴巴,而同时心中忖道:“是啊,我以前为什么从未有亲芳泽的念头?今晚却那么强烈的喜欢起来?”

  段裕设法使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当他触及唐宁那双美眸,不禁又浑身热了起来。

  他那种如醉如狂对唐宁痴迷的情景,与他的性格大不相同,可惜,段裕自己并没有发觉,否则他必定会大吃惊的。

  他痴痴地望着唐宁,忽地扑了过去。

  两人抱在起,就势滚,就滚到屋角的木床上段裕像头发了狂的野兽,紧紧地搂住了唐宁

  晨鸡已唱了三遍,徐经纬却不能合目安睡,他伸了伸懒腰坐了起来。

  忽然,屋外有人轻轻弹了两下,徐经纬跃而起,将屋门拉开。

  段裕闪而入,徐经纬吁口气,道:“你这去将近两个时辰,眼看天就要亮了,真是急死人了!”

  段裕取下兵器,眉宇间喜色洋溢,徐经纬忍不住又道:“事情成功了吧?”

  段裕走向自己的房中,面漫应道:“当然!”

  徐经纬道:“那好,这下子可有好戏瞧了!”

  段裕突然道:“徐兄!我碰到了唐宁姑娘”

  徐经纬讶道:“唐宁?你在山寨中碰见了她片段裕道:“是的!而且她已答应要暗中接应我们”

  徐经纬皱眉道:“你已经将咱们的计划告诉她了?”

  段裕怔了怔,道:“是呀!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徐经纬道:“这事你做得太过轻率”

  段裕问道:“你是说,我们不能信任唐宁?”

  徐经纬道:“这不是能不能相信唐宁的问题”

  段裕有点不悦,道:“那么是什么问题?”

  徐经纬道:“你知道,咱们的计划是何等重大,万弄巧成拙,受害的人不只你我,而是关系着沿海黎民的生命财产,这等事怎可以随便告诉人?”

  段裕挥挥手,不耐烦地道:“好了!好了!我要休息会,你请吧!”

  徐经纬愕然道:“嗯,看来你已迷上了唐宁”

  段裕不在乎地道:“是又怎么样?”

  徐经纬道:“那是你的私事,我管不着,不过担牵涉到咱们之间的计划,休怪我会管”

  说着,徐经纬转身走了出去,段裕愕然坐在床前,喃喃自语道:“我迷上了唐宁?我真的会迷上她?”

  他个人躺在床上,不断地思忖这个问题,头脑旦冷静下来,段裕对自己夜来的举动,不禁也大觉异常。

  他默默自忖,从昨晚与唐宁重逢想起,以及两人缠绵夜的经过,幕幕在他脑海中重新浮现出来。这时天已蒙蒙的亮,段裕却是睡意全消,瞪眼躺在床上。

  他暗地里下了决心,没有完成他的大计划之前,绝对不再与唐宁见面。

  心里有这种决定,心绪也就好过点,于是段裕在朦胧中睡着了。

  醒来之时,日已过午,徐经纬和卓大正从屋外回来,见段裕,卓大便道:“小子!吃饱了饭咱们要赶路了”

  段裕讶道:“赶路?咱们要离开三花令?”

  徐经纬道:“是的!咱们即刻前往海龙会的总坛”

  三人吃过午饭,装束停当,屋外早有数名三花令的侍卫,拉来马匹,等候他们上路。

  行人匆匆上道,那数名金侍卫直送他们三人到了山口,方才折回。

  段裕这时才有机会开口,他道:“徐兄,咱们的计策如何?”

  这句话当然是试探三花令的动向,有没有会向海龙会采取行动的可能。

  徐经纬坐在马背上,道:‘咱们三人是三花令的先锋”

  三花令既然请他们三人先到海龙会去,那么是已经采取进袭的行动了?

  当下段裕兴奋地道:“这么说,三花令已准备动手了?”

  徐经纬道:“是的!他们已经调集精英,蠢蠢欲动,我们三个人负责先入海替他们勘查海龙会的营垒图”

  段裕道:“两虎相争,必有伤,哈徐兄,这消息大令人兴奋了!”

  卓大却道:“但是咱们此去海龙会,无异闻人龙潭,可是拼老命的事啊!”

  段裕道:“只要达到目的,就是拼了命也值得,徐兄,你说对也不对?”

  徐经纬“嗯”了声,心想:“段裕恨不得三花令和海龙会之间掀起场火拼,必然另有用意,绝对不是像自己的想法那么单纯。”

  他将段裕那股掩不住的兴奋之情看在眼内,不禁微觉不安,心想味计划戮除海龙会或是三花令,万掉在段裕的馅饼中,岂不让人笑话?

  段裕到底是什么来历?他为什么心甘冒危险,促使海龙会和三花令火拼?

  徐经纬面策马而行,面思忖着这些问题。

  走了个下午,他们在座小镇歇息宿。第二天上路不久,已进入海龙会的势力范围。

  这日午时,徐经纬等三人已来到了海边。海边有座小村叫大鹏湾,有道长长的海堤和座码头,村中倒也相当繁荣。他们三人走进村中茶楼,要了些点心充饥,堪堪入座,就有名形状猥琐,头戴顶破笠的老头走了过来,道:“三位可要鲜鱼下酒?”

  徐经纬迅即问道:“可有螃蟹?”

  那老头露出口缺牙,道:“公子真会说笑话,此时才立夏不久,哪来的螃蟹?想吃螃蟹得等到人秋才有!”

  徐经纬道:“我时忘了”

  老头道:“黄鱼倒是有,不过不太肥!”

  徐经纬道:“不肥没关系,鲜就行!”

  老头喜道:“那么我替三位弄两条来”

  说着那老头转身欲走,徐经纬却又道:“老丈!有两斤上下的,条也就够了”

  老头道:“老汉家中有现货,公子不嫌麻烦,何不跟老汉去挑?就只有几步路”

  徐经纬想了想,对段裕道:“两位坐坐,我去挑条黄鱼下酒”

  段裕正要开口,徐经纬已迅速站了起来,随那老头走出茶楼。

  卓大讶道:“徐老弟兴致也不小,居然跑到这小渔村来买鱼下酒”

  这句话忽然使段裕恍然而悟,心想:“这其中必有原因,因此他没有接口。”

  不会,徐经纬果然提条斤多重的黄鱼回来,他吩咐店中备酒宰杀,然后对段裕道:“时间还早,我们喝了酒再走!”

  段格低声道:“你已经接上头了?”

  徐经纬略额首,不再多言,段裕也就没有再开口询问。

  三个人好整以暇地喝酒谈天,个时辰之后,始才尽兴步出店外。

  徐经纬以目示意,段裕和卓大跟在他的后头,又步出了村外,上了官道。

  他们走上个斜坡,徐经纬忽然说道:“段兄!有人跟踪咱们”

  段裕道:“我早已发觉”

  徐经纬道:“咱们要尽快设法杀了他们,否则来不及与三花今派来接头的人会合”

  段裕道:“三花令的人呢?”

  徐经纬道:“刚才那卖鱼的老头就是三花令的人,据他表示,他们的接应船只,已停在码头,扬帆待发”

  段裕道:“好!咱们走到坡上村子之旁,就动手杀掉那些跟踪的人!”

  徐经纬道:“就这么办,杀了他们之后,要立刻折回海边,不要耽误,否则潮水退,咱们今天就休想出海”

  说话之间,三个人已缓步走到了斜坡上的树林。段裕使了个眼色三人突然行动,迅即躲入树林里去。不会,路上果然奔来三名大汉。

  那三名大汉显得行色匆匆,他们发现徐经纬等三人失去了踪影,脸上不禁透出惊愕之色。

  为首的那名大叹道:“小秃子,你没弄错吧?”

  那名被称为小秃子的大汉道:“回甲螺的话,小的确实调查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走眼”

  甲螺道:“这就奇了,我们怎会追丢了他们”他话才说完,修地两眼翻,栽倒在地。

  小秃子大声嚷道:“你你怎么啦?”

  他的另名同伴道:“不好了!甲螺中了暗算”

  他话还没说完,人也踉踉跄跄地往右倒,双脚区,就此气绝。

  这回剩下小秃子个人,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得心胆皆裂,拔腿就溜。

  不料他的脚跟才提起,后领子却着着实实地被人抓住,双脚顿时悬空,使尽了全身力追,就是无法挣脱。

  小秃子吓得魂魄出窍,忍不住大声叫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2”

  背后传来段裕冷冷的声音,道:“小秃子,你是不是海龙会的人?”

  那小秃子忙道:“是!是!小的正是海龙会的人!”

  段裕松开手,使小秀于脚可着地,问道:“小秃子!你要不要命?”

  小秃子转身面对段裕,但见段裕脸寒霜,杀气腾腾,登时心底凉了半截,期期道:

  “小小的要命!”

  段裕迅即道:“要命容易,大爷问什么,你就据实说出来,听见了没有?”

  小秃子惶恐地道:“是!是!听见了”

  段裕道:“行!大爷问你,你们海龙会怎么会知道我们出现在这大鹏湾的?”

  小秃子道:“那那是上头早晨传下来的谕今,要我们注意像大爷你们的人物!”

  段裕“哦”了声,怒眼朝向由村子里缓步而出的徐经纬和卓大两人。

  徐经纬道:“咱们的行踪显然已经暴露,段兄!这事实在太过蹊跷”

  段极讶道:“徐兄的意思是”

  徐经纬飞快地接道:“海龙会在我们离开西天目山之际,就已经知道了咱们的目的,否则他们绝不可能安排入手在大鹏湾等候我们的”

  段裕恍然道:“徐兄的意思是说,三花令里边,已经有海龙会的细混过去了?”

  徐经纬道:“兄弟的意思正是如此,要不然咱们离开西天目山之时,连段兄都不知目的何在,海龙会怎么可能预先安排入手在大鹏湾等我们呢?”

  段裕沉吟会,道:“徐兄说得也是,三花令果然有海龙会的细混进里边,你看我们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徐经纬心想:“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走了之,脱离海龙会和三花令的这场争执,以求自保。”

  但徐经纬深觉已身同骑虎,何况他奔彼江湖,主要目的就是要协助官府,荡平倭患,如今有个绝妙的机会,他能放弃吗?

  徐经纬念头电转,道:“我们还是要干下去”

  段裕正是要徐经纬这样做,他道:“好!那么我先问问这小秃子,看看能不能探点什么口风。”

  小秀子不待段花开口,便道:“大爷!小的什么也不知道”

  段裕重重哼了声,露出重重杀气,正要动手用刑,徐经纬己道:“段兄!小秃子只是海龙会之中的小角色,连个甲螺也当不上,他能知道什么?”

  段裕想想道:“徐兄说得不错!”

  他的表情忽然变得甚是骇人,两道凶狠的目光直盯得小秃子打了个哆暖,退了步,道:“大爷饶命!”

  “命”字还在小秃子舌尖打转,段裕已然手起刀落,道白光朝小秃子颈部砍下,徐经纬根本来不及阻止,小秃子早已惨呼声,脑袋搬了家。

  段格还刀人鞘,道:“这人留之没用,杀了他倒也干净!”

  徐经纬望着地上三具死尸,没有与段裕争辩,因为他深知说之无益,只淡淡地道:“将他们埋了,咱们也该走了!”

  段裕道,“还埋他们做什?”

  徐经纬不悦地道:“你仅知杀人灭口,却不知掩埋死尸,留这三具死尸在此,不怕海龙会得知咱们的行踪吗?”

  段裕道:“嗯!咱们快动手”

  于是三人将三具尸体拖进林子,动手埋好。他们三人将尸体埋好之后,也不歇息,立刻走出林外,准备赶回大鹏湾,与三花令派来接应的船只会合。

  但是他们还未踏出林外,走在前面的徐经纬突然轻“噫”了声,道:“奇怪,这四下的景物为什么改变了‘!”

  卓大接道:“是啊!咱们会不会走错了方向?”

  段裕道:“这不可能,咱们并未深入林中,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会迷失方向”

  卓大讶道:“是呀!可是咱们走了半天,为什么还在这林子里头转?”

  徐经纬和段裕时默然无语,低头凝思。

  片刻之后段裕问道:“徐兄!你看怎么样?”

  徐经纬抬眼道:“我看咱们已经陷入在种奇门阵法之中了”

  段裕诧然地看着四周,眸中不禁透出惶然之色,道:“奇门阵法?”

  徐经纬道:“是种奇门阵法不会错,而且布阵之人目的只在暂时困住我们,并无催阵取我们的性命之意”

  卓大问道:“他们困住我们干嘛?”

  徐经纬道:“他们必然知道我们急着想要与三花令派在大鹏湾的人会合,所以才将我们困住户

  段裕道:“这么说,这些困住我们的人,必定是三花令的对头了?”

  这句话乍听起来,等于多此问,但细细想,段裕问得却颇为深入。

  他话中之意,已经否定困住他们之人是来自海龙会,也就是说,这奇门阵法不是海龙会布来困住他们的。

  既然不是海龙会派人在此布阵,则很显然另有其人,这人会是三花今的另对头吗?

  这是段裕刚才所提出的问题重点。

  徐经纬自然知道段裕这问的重点,他道:“不错!这些困住我们的人是三花令的对头,但他们的目的却不定纯为打击三花令而来的!”

  不是为了打击三花令而来,却困住徐经纬他们三个人,这倒是件令人费解的事。

  因此段裕和卓大都露出惆然的表情来。

  徐经纬只好解释道:“到目前为止,我也仅能推测出端倪而已,只要我们能查出布阵之人的家派来历,就不难弄清楚他们的真正意图”

  段裕喃喃道:“江湖上有哪个家派擅长奇门阵法呢?”

  徐经纬道:“段兄见多识广,这事还要段兄你多费神想想”

  段裕倏地露出骇异的表情,道:“啊?是,是东海水晶宫!”

  徐经纬道:“东海水晶宫?他们擅长阵法吗?”

  段裕道:“东海水晶宫人行动诡秘,最擅长阵法及媚术!”

  徐经纬皱眉道:“媚术?”

  段裕道:“是的!东海水晶宫的女子,个个妖饶艳丽,而且有套与众不同的媚术,定力再高的男子碰上她们,也得神昏颠倒,落入她们的算计之中”

  徐经纬笑道:“这真是新鲜事儿,天下居然有这种专门以媚术诱人的家派,?br/>免费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