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道:“徐兄!你看那武曼卿会不会跟海龙会动上手?”

  徐经纬道:“两虎相争,必有伤,三花令要动手的话,非有足够理由和把握不可!所以这事目前还难预料!”

  段裕却道:“不然,依照兄弟看来,三花令下手的成份极大!”

  徐经纬研然问道:“哦?你的看法是”

  段裕迅即接口道:“兄弟认为,第,他们两大黑道势力,勾心斗角,暗中互相排挤的时日已甚久,双方面都心不和,早知战难免,所以三花令抢先动手,势所难免”

  徐经纬道:“第二个理由呢?”

  段裕道:“第二,三花令最近势力扩张报快,海龙会已深受威胁,他们不动手,海龙会也不可能任情势如此发展下去,因此三花令唯抢先动手的时刻就是目前,武曼卿心里不会不明白!”

  徐经纬微微点头,段裕乃泪滔又说道:“第三点,你刚才说过可以修改那两张营垒图,进而寻出真正营垒图的那句话,已深深打动武曼卿的心,很可能使武曼卿下采取行动的决心!”

  徐经纬凝思会,道:“这话虽有道理,但武曼卿还得考虑我会不会协助她这个问题,是也不是?”

  段裕颔首道:“不错!因此徐兄的话就是促成他们双方兵刃相残的导火线,徐兄何不先考虑该不该利用这次机会?”

  徐经纬反问段裕道:“你认为如何呢?我该不该抓住这次机会?”

  段裕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徐兄岂可错过”

  徐经纬喀然无语,看了段裕眼,旋即站了起来,走回自己的房中,段裕跟在后头,问道:“你认为机会不大?”

  徐经纬道:“机会诚然有,但咱们似乎不能抱有大大的乐观,比如说,我们不能低估三花令的能耐!”

  段格笑道:“敢情徐兄担心画虎不成反类犬,白白便宜了三花令,叫他们给利用了?”

  徐经纬坐在床沿,道:“这倒在其次,要紧的是,万我们协助了三花令,却不能促使他们两大势力大于场,岂不是偷鸡不着蚀了把米?”

  段裕道:“徐兄如果决定干,我可以助你臂之力,定可使他们两大势力搞成片乌烟瘴气!”

  徐经纬问道:“你有什么把握?”

  这问,显示出徐经纬还不相信段裕有如他所言的能耐,段裕不得不补充道:“不瞒徐兄;事实上我早已在进行让三花令和海龙会大拼的计划”

  徐经纬道:“哦?你早已有此计划?”

  段裕靠近徐经纬,压低声音,道:“你记得武曼卿所说的昨晚他们丢了把汉代古剑吗?”

  徐经纬道:“是啊!这跟你所说的计划有关吗?”

  段裕神秘笑,道:“当然有关,否则我提它作什?”

  徐经纬没有插言,但段裕知道他正在等待进步的说明,于是说道:“昨晚前往三花令聚宝楼偷出那把汉代白剑的,就是区区在下!”

  徐经纬露出诧然不解的神情,盯了段裕眼,才道:“你?是你偷了那把汉代古剑?”

  段裕得意的道:“不错,而且我已经将占划安全地藏了起来。”

  徐经纬摇头道:“在下真想不透你冒险偷三花令的把古剑,与你如说的计划有何牵连!”

  段格又露出得色,迫:“这是兄弟计划中的部分,当然互有牵连!”

  徐经纬忍不住插口道:“有什么牵连?”

  段裕道:“我要嫁祸海龙会!”

  嫁祸海龙会,让海龙会润起萧墙而仍不知事出何因,却也是个聪明可行的方法。

  但是三花令会为了把仅供玩赏的汉代古剑,而大兴问罪之师与海龙会拼个死活,却仍是个问题。

  这里边既有问题,徐经纬自然不能不向段裕请教明白,是以他作出个请段裕说下去的手势。

  于是段裕说起他的计谋,他的计谋是:打算利用夜晚时间,潜入三花令禁区的聚宝楼,偷几件宝物出来,然后嫁祸海龙会,使他们两派翻脸。

  但徐经纬只听了半,就摇头道:“你这计谋有两难,恐不能达成目的!”

  段裕道:“有哪两项难处?’”

  徐经纬道:“就拿第桩困难来悦,你有什么办法叫三花令的人深信是海龙会派人偷了他们的宝物?”

  段裕笑道:“这没有什么难处!”

  他自体中掏出块精制的铁牌,交给徐经纬。

  徐经纬略略看,只见铁牌之上刻有条自水中飞跃而上的龙,栩栩如生,不由恍然道:“这铁牌定必是海龙会的信物了?”

  段裕接回铁牌,将它纳在怀中,面说道:“是的,而且是海龙会高级的信物,我费了很大功夫才得到这件”

  他顿了顿,又道:“我如果将这海龙会的信物,故意失落在聚宝楼的附近,让三花令的人捡了去的话,计划不是已经告成了半?”

  徐经纬道:“但你不偷他们的珍贵宝物,他们也未必肯信!”

  段裕道:“这是我故意这样做的,否则能潜入聚宝楼,要偷他几件珍宝又何难之有?”

  徐经纬讶道:“那么,你昨晚怎不干脆偷走那两幅营垒图?”

  段裕道:“营垒图他们另有秘密之处藏着,根本不在聚宝楼,那是武曼卿骗我们的!”

  听段裕的口气,似乎他早已知道三花令藏有营垒图之事,徐经纬深知段裕这人神秘难测,这件事段裕是有知道的可能,因此他没有询问。

  只听段裕又道:“我潜入聚宝楼份那些并不重要的珍玩,无非是故弄玄虚,让三花今猜不透我的意图”

  猜不透段裕的意图,就等于猜不出海龙会意欲何为,这时极可能造成三花令心理上的威胁。

  三花令上下旦心理受了威胁,他们因惧成畏因畏行险,干脆提早下手与海龙会摊牌,是很可能的。

  徐经纬迅即同意了段裕的看法,但是他还是提出他心中所认为的第二项难处,道:“但是你只偷他们把汉代古剑,并不能就可造成三花令惶惶不安对也不对?”

  段裕道:“当然,因此我计划今晚再潜入聚宝楼”

  你经纬笑道:“你以为聚宝楼是任你来去自如的地方吗?”

  段裕道:“我当然晓得三花今的聚宝楼防范严密,但我们非再闯次不可!”

  徐经纬叹道:“我们?你打算连我也拖进去?”

  段裕道:“是的!我的计划本没有包括你在内,但现在情势不同,有徐兄你帮忙,这计划才能成功!”

  他怕徐经纬拒绝,顿顿又道:“我们今晚如果再潜人聚宝接,成功机会甚大,第,昨晚我已经进去过次,三花令万料不到我们胆子那么大,敢在今晚又去。第二,有徐兄和卓前辈帮忙,必然使三花令疲于奔命!”

  他的话深有道理,徐经纬想:“这事若能成功,将可促使三花令和海龙会火拼,这两大帮派交手;不论胜负如何,对官府来讲,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当下徐经纬下了决心,道:“好!咱们先计划下今晚的行动”

  他这决定,段裕顿时有如释重负之感,忙向徐经纬提出禁区出入路径,以及分配晚间工作。

  计议既定,时已近午三个人举杯互祝,然后回房歇息,养精蓄锐,准备夜来行动。

  这晚子丑之交,三花今的山寨已寂静无声。

  段裕摸黑敲开徐经纬和卓大的房门,低声道:“徐兄!咱们走吧!”

  徐经纬跃而起;道:“好的”

  三人会在处,将行动计划又略略商议遍,正准备推窗而出。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突然传来阵锣声,接着纷沓的脚步声响起,原本漆黑片的山寨,突然灯光大亮。

  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徐经纬等三人不觉面面相觑,大惑不解。

  徐经纬迅即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段裕皱眉道:“看来有人潜入山寨了”

  徐经纬道,“不错,定有人潜入山寨被发现!”

  卓大性急道:“我们何不出?”

  段裕道:“不!卓老前辈,此时不宜出去,易生误会。”

  徐经纬亦道:“对!比去替人背黑锅可划不来,咱们还是各自回房,静待动静为上!”

  当下三人各自回房,宽衣卧下。屋外仍然传来沸沸人声,不久,脚步声居然拥到徐经纬的居处来,接着停在屋外,有人上前扣门。

  片刻之后,徐经纬才拉开门闩,光知君脚踏入屋内,卓大将灯剔亮,但见光知君露出脸愕然之色。

  他怔了怔,道:“你,你们”

  徐经纬道:“我们怎么样?”

  光知君脸色讪讪,道:“没没什么,又有人潜入本个聚宝楼,偷走了座佛像”

  段裕笑道:“你以为是我们干的是也不是?”

  光知君道:“不不是!本令绝没有这个意思!”

  段裕紧逼句。道:“那么你半夜三更叫开我们的大门干什么?”

  光知君人本就圆滑,他脑筋转,迅即道:“本座奉令来通知三位,本令正在全力追捕潜入山寨之人,因此三位最好不要离开此屋”

  说着向三人抱拳,转身偕同他的手下离去。

  徐经纬将房门关好,讶道:“想不到另外有人对偷宝之事,与我们抱着同样兴趣!”

  段裕想了下道:“这人的行动绝非寻常”

  卓大道:“横竖他已经替咱们偷了件宝物,省去咱们趟辛苦管他行动寻不寻常”

  段裕道:“不然!这人的目的令人怀疑,我认为今晚窃宝之举,绝不是巧合”

  徐经纬“嗯”声道:“确实不是巧合莫非这人已知道咱们窃宝的用意了?”

  段裕考虑了下,才道:“有此可能,因此他想助咱们臂之力!”

  徐经纬讶道:“助咱们臂之力?”

  段裕解释道:“其实是想助我臂之力,因为他不可能知道咱们三人已经联手,不过他并不知前晚那把古剑是我偷的,他只是要利用前晚三花令那次失窃机会而已”

  徐经纬恍然退:“是厂!他的目的也是想引起三花令对海龙会下手,窃宝之举则是段兄你前晚的行动给他的灵感,对也不对?”

  段裕额首道:“不错!故此可见这人心智奇高”

  徐经纬道:“但是他没有海龙会的信物,难道三花令相信这是海龙会干的吗?”

  段裕道:“他手中有没有海龙会的信物,咱们却是不知”

  徐经纬道:“段兄何不顺水推舟,将你手中的海龙会信物,拿出来运和番!”

  段裕道:“我正有此意”

  徐经纬看见他迟疑不决的样子心知他心中还有问题考虑。

  果然段裕只道:“但是,万那人也有海龙会信物,我如果再摆上个,下子出现两个,岂不弄巧反拙?”

  徐经纬想了下,道:“嗯!这点地确值得三思,否则下子出现两个信物,三花今定会怀疑有人嫁祸海龙会”

  段裕道:“还有,万那人目的与我们不同,或者落网被捕,被三花令查出不至海龙会之人,咱们将信物拿去运用,三花令未必肯相信是海龙会干的”

  徐经纬道:“当然,万如此,三花令即使搜出海龙会的信物,也知道是有人从中挑拨的!”

  卓大问道:“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卓大在旁听段裕和徐经纬谈论了半天,觉得心烦是以忍不住插上了那么句话。

  段裕道:“三花令已疑心前晚那把古剑是我们窃走的,因此刚才聚宝楼发生情况。光知君立刻赶来我们这里,不想却大出他们的臆测之外!”

  徐经纬道:“这对我们当然大大有利,三花令必定将古剑失窃之事,全都推到今晚洒人的那人身上!”

  段裕额首道:“当然!但我们该如何利用这次机会;使三花今认为两次潜入聚宝楼的人是来自海龙会的呢?”

  这是个关键性的问题,因此段裕和徐经纬均疑神思忖,全心考虑起来。

  过了会儿,徐经纬才道:“看来我们非得冒险出去探探风声不可!”

  段裕道:“兄弟亦有同感,不过,有个人出去也就够了,用不着咱们三人结伴出去,那风险更大!”

  徐经纬道:“对!那么你们留在屋里,万三花令又派了人来,你们就负责应付,我出去外头打探番!”

  段裕忙道:“还是我出去的好,因为我路径比较熟,况且我还可见机行事,将海龙会的信物留下让三花令的人发现取走,以达到我们的目的”

  徐经纬想想也是,点头道:“也好,那么就烦段兄这趟”

  段裕装束停当,取了他的奇形兵器,面走到门口,面说道:“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两位都不要出来接应兄弟,万我行迹败露,相信我还应付得来,咱们还需将意图保秘到底要紧”

  徐经纬道:“就这么办”

  段裕从窗口看外头动静,见屋子四周并无可疑埋伏,遂向卓大和徐经纬两人作了下手势,长身由窗口纵而出,闪身就消失在黑夜中。

  卓大见段裕出去,道:“看不出这厮轻功如此高绝!”

  徐经纬道:“段裕不但武功高超不凡,心智也非寻常,身份更是使人难测,唉,这人才真正是令人头疼的人物。”

  不说徐经纬对段裕兴起感叹的话,再说段裕离开居处之后,迅速潜向三花令禁区。

  片刻之后,那高高木栅已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略略环顾,发觉三花令的明哨暗桩均已撤出,正全力在追捕那名潜入聚宝楼的夜行人。

  段裕心想:“如果此刻出其不意的进入禁区,虽然被发现的危险仍大,但并非绝无成功的机会。”

  当下长吸口气,迅速移向禁区外的树林。

  这片树林,段裕已出入过次,虽是如此,他仍然不敢有丝毫大意,小心翼翼地穿林面入。

  出乎段裕意料之外的是,林中原来的那些明哨暗桩,此时居然撤得个也不剩,这情景,除了他们已全被调往参加追捕行动之外,别无理由可以解释。

  如果这些三花令的哨桩不是被调参加追捕的行动,那么段裕所处的情况,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段裕心中雪亮得很,他暗地里咬钢牙,刷的声,飞上林梢,快速地在树上飞跃。

  不到柱香的时光,居然毫无阻拦,非常顺利地来到了高大的木栅之下,也就是进入了禁区后方的墙边。

  这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使段裕又惊又喜,他定定神,硬着头皮跃到木栅之上,看看底下没有什么动静,迅即纵身而下。

  那木栅离地面大约有十数丈高,段裕人在空中,坠到半之时,忽然看见地面拉起道大网。

  他暗呼不妙,可是他下坠的气力已由不得他自己控制,因为在如此慌乱的情形下,根本就没有改变坠地方向的可能。

  段裕只觉人掉入软绵绵的面网绳之中,他正想借势弹起逃生,不料那网底就势松,两边拉网的人立刻将网口收,段裕就此动弹不得。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自投罗网,心中又气又急,但他还是沉住了气,不敢出声叫嚷。

  只听四下有人叫道:“快,快禀报上去,这边逮到了个”

  段裕生怕身份暴露,忙抽出奇形兵器,奋力想破网而出。可是他砍了几下,就知道那网子是种特制的绳子织成的,不由得颓然叹。就在这个时候,耳中突然传来声轻叱,接着声惨叫,那面绳网忽然掉了下去,网口也就张了开来。

  段裕哪有放过这种机会之理,他只微微蹬,人如脱兔,忽地闯出了那网口,眨眼间已落地数丈之遥,霍地发现前面有条纤弱身影,遥向他招手。

  段裕心知那人就是刚才奇袭三花令侍卫,掩护他脱困的人,因此毫不犹豫地快步过去。

  那纤小身影见段裕向他跑来,立刻转身领先而奔,段裕只好紧随后头,跟了前去。

  片刻之后,段裕蓦地发觉他们奔行的方向,竟然是朝禁区里边深入,不由大起狐疑。

  他想出声招呼跑在前面的那人,又怕惊动三花令的侍卫,心中颇有不知滋味之感。

  他想掉头不顾而去,又抑止不住心中那股强烈的好奇心,终于他将心横,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

  两人奔行的速度均极快,顷刻间就来到栋精舍之前。只见前面那人路径似乎很熟,他推开花园的矮木门,消失在花园之后。段裕随后赶到,略之看那栋精舍,不禁大吃惊。

  原来那株精舍就是他前夜发现唐宁的地方。

  这回他不再犹豫,立刻跃过花园,奔过那栋精会。

  人才移近精舍门口,里边已传来声娇滴滴的低呼,道:“段公子,快请进来!”

  这声低呼正是出自唐宁之口,段裕心中喜,毫不犹豫地跨进屋内。

  他人堪堪跨进门槛,鼻蝇暗香浮动,只软绵绵的柔费已轻轻握住他的手,接着大门砰声被紧紧关了起来。

  段裕低声道:“是唐姑娘吗?”

  握住他的那女子轻笑声,道:“不是我唐宁,有谁敢如此冒失地出手握住你?”

  段裕松了口气,道:“真吓了我跳”

  唐宁边:“走!此地谈话不便,咱们到内室好好聊聊,唉,这些日子真叫人想苦了你”

  她的声音充满柔情蜜意,有说不尽的诱惑之力,使段裕无端地兴起股未曾有的冲动,不禁用力地握住唐宁的柔美。两人就这样手拉着手进入了内室。

  唐宁轻轻地将门掩起,然后用雪白的工手将灯剔亮,盈盈地回眸笑,道:“此地安全得很,绝对没有人会撞进来”

  唐宁的内室市置得极为雅美,使人望之下,便有恬静安祥之感,是那么柔和温馨。

  段裕吁了口气,道:“真料不到在这种地方与你相逢!”

  唐宁崭然笑,妩媚已极,道:“谁又料得到呢?哪,你万没想到我也会在西天目山吧?”

  段裕微微点头,眼光却没有离开唐宁那动人的娇靥,他的目光如痴如迷,仿佛要将唐宁看个饱才甘心似的。

  唐宁噗呼笑,掩口道:“你瞧什么呀?”

  段裕笑道:“奇怪,我以前何以不知你如此美艳动人?”

  唐宁道:“我跟以前不样了?”

  段裕坐在椅子上,道:“大不样”

  唐宁轻轻“哦”了声。

  段裕坐直身子。

  他又说道:“你看来更为美丽成熟”

  唐宁阵了声,道:“你少贫嘴,来,我们来谈正经事!”

  段裕双手连摇,道:“不!不!我们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