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后,才将矛盾指向海龙会!”

  徐经纬听得连连点头,道:“想不到武曼卿如此老谋深算,不错,营垒图既已在她手中,是真是假,她要实没有必要在打倒成姑娘之前,叫武林中人都知道她也有份”

  他顿了顿,扫了座中诸人眼,道:“现在在下已经约略明白诸位邀我来此的目的了!”

  朱绮美柔声问道:“只不知徐公子肯不肯仗义相助?”

  她的声音不但柔软,而且充满了求助的韵味,显见她非常重视徐经纬的协助。

  徐经纬慨然道:“就凭朱姑娘片意志,以及诸位的赤胆忠心,还有那万千受害的百姓,诸位如有用得着在下之处,在下赴汤蹈火,亦所不辞!”

  朱绮美盈盈走到徐经纬之前,福了福,道:“那么,我先在此谢过徐经纬慌忙道:“不敢!不敢!姑娘这就太见外了!”

  朱绮美眼圈红,几滴晶莹的泪珠,沾腮而下,也不知道她是高兴的埋怨呢?抑或是伤心的哭泣。

  万铁匠呵呵笑道:“朱姑娘!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别尽在那儿掉眼泪,快将我们的计划说出来吧!”

  朱绮美拭去泪水,她本来长得极美,就是她扶泪的动作,也极为优雅括适,诱人已极。

  她缓缓启口道:“我想请徐公子你,前往西天目山三花令总坛,拜会武曼卿!”

  徐经纬问道:“在下迟早都会找她的,但不知姑娘要在下去干什么工作?”

  朱绮美还没出言,万铁匠已道:“我们已向外宣称你是昙光大师的得意弟子”

  徐经纬讶道:“是啊!本来在下就是!”

  万铁匠微微笑,道:“诚然你是昙光大师的高足不错,但这消息传到武曼卿耳中,你可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徐经纬猛然憬悟,道:“在下明白了,武曼卿必然不肯与我甘休!”

  不料万铁匠却摇摇头,道:“堂堂三花令今主武曼卿,岂会将你这个后生小辈看在眼内你可知道她旦证实你是昙光的徒弟,第个反应会是什么?”

  徐经纬筹思良久,终于还是摇摇头,表示他实在猜不出武曼卿见到他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万铁匠微微笑道:“你不知道当然是因为你不清楚令师昙光与武曼卿之间的关系,但,老夫可以告诉你,旦武曼卿知道你是昙光的徒弟,她非杀你不可!”

  万铁匠清了清喉咙,又道:“而且,武曼卿必定会慢慢折磨你,至死方休!”

  徐经纬讶道:“如此说来,我到西天目山,不是只有死之途吗?那么,朱姑娘要我到那边去,又有什么用处?”

  万铁匠道:“我们要你盗出武曼卿手中那份营垒图”

  徐经纬大为惊奇,道:“这怎么可能,武曼卿既然非杀我不可,我哪有机会下手盗图?”

  万铁匠徐徐道:“这就是关键所在第,由你去找她,武曼卿除了以为你是为师报仇外,不会想到你另有企图”

  徐经纬点点头,道:“但是她如果气便杀了我怎么办?”

  万铁匠肯定道:“不会的,武曼卿从不知昙光已有徒弟,既然知道了,她必然会先设法弄清昙光的存亡,才会杀你”

  他怕徐经纬仍然搞不清楚,又道:“因为武曼卿平生所最顾忌的人,除了她的父母针神曲圣之外,就只有令师昙光了”

  徐经纬“哦”了声,仍然没有接口。

  万铁匠乃又道:“第二,武曼卿知道你是个营垒地道的设计专家,你说,她会率尔杀掉你吗?”

  徐经纬道:“敢情她也知道晚辈精于此道”

  成如岑笑道:“是朱姐姐说的!”

  徐经纬不由得失声笑道:“原来你们早有安排了?”

  朱绮美道:“是的!切早有安排,就等徐公于答应前往三花令总坛行!”

  徐经纬想了想,道:“在下业已答应,绝无反悔之理,但你们认为武曼卿会为了借重我对营垒方面的专长,以及为打听家师昙光下落,而容许我留在三花令吗?”

  朱绮美道:“那是当然”

  徐经纬道:“那么,在下决定前往西大目山行,只要有成功的可能,在下就无所惧!”

  他说得慷慨激昂,使在场的人均不禁动容。

  连万铁匠也非常感动地站了起来,道:“那么,请徐公子即刻上路吧!”

  徐经纬霍地站起,抱拳作环礼,道:“在下先行步!告辞了!”

  万铁匠道:“事成之后,咱们仍在此相会,至于三花令之内,朱姑娘随时都会照应你!”

  徐经纬道:“多谢了!”

  他转向卓大道:“卓大哥!你干脆就在这儿等我”

  卓大急道:“那那怎行?我也跟你去。”

  徐经纬道:“此去凶多吉少,不敢劳顿卓大哥你!”

  卓大道:“管它的!反正不能将我卓大丢在这儿就是了,走,我陪老弟作起走,怕他妈的什么三花令!”

  徐经纬转向万铁匠,道:“老前辈意下如何?”

  他当然是请教有关卓大要同去的事;

  万铁匠微微笑道:“有卓大同行,也未尝不可!”

  徐经纬考虑下,道:“好吧!卓大哥,咱们走吧!”

  卓大喜道:“走,走!”

  他的表情就像要跟徐经纬道去游山玩水样轻松,与徐经纬那种心有重担的沉重心情,大异其趣。

  徐经纬向室中诸人告别,朱绮美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使在场的人心中阵黯然。

  徐经纬反倒很潇洒地笑道:“十日之内,咱们再见了!”

  说罢,和卓大两人,愉快地走出了精会,投北而去。

  两天之后,两人就来到了杭州城内的悦宾楼。

  他们站在那气派豪华的悦宾楼前,只听卓大说道:“你要找段裕?”

  徐经纬说道:“我与他有约,如今我们要到西天目山去,势必无法在约定期间内赶了回来。”

  卓大插言道:“同此你是先见了他再走?”

  徐经纬道:“是的!我们进酒楼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段招!”

  他举步先走,卓大跟在后头,埋怨道:“你又何必理会段裕这种人呢?”

  徐经纬头也不回地道:“段裕为人如何,与我要见他之事无关,不论如何,我们总不能失信于人,对也不对“

  卓大怔了怔,两人已经走进了悦宾楼。

  店伙将他们让进了里头,找了个雅座坐下,徐经纬抬眼问道:“店家,在下与名朋友有约,说好了近几天在贵店相见,只不知柜前有没有留话?”

  店伙哈腰道:“贵友是谁?小的这就去问掌柜的!”

  徐经纬道:“徐州段裕!”

  店伙抬起头来,笑道:‘论子是要找段爷?哪!那不是吗?”

  徐经纬循着店伙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段裕安步当车,神态悠闲地走了过来。

  他先向卓大拱手为礼,然后自己拉了椅子坐下,吩咐店伙送酒添菜,面说道:“难得卓老前辈也来杭城,今日这顿晚饭,就让我段裕做个小东!”

  卓大闻言道:“你就只这么句话我还听得人耳!”

  段裕笑道:“多谢前辈赏脸!”

  他们说话之间,店伙已送来壶酒,还有道下酒的小菜。

  段裕殷殷劝酒,卓大三杯落肚,对段裕的敌意消厂大半座中气氛,方始慢慢融洽起来。

  段裕敬了卓大杯酒,道:“徐兄好像提早天来?”

  徐经纬道:“是的!我有事要到西天目山去”

  段裕透出诧然的表情,道:“那么,咱们不到海龙会去了?”

  徐经纬道:“去当然要去,但得等我自西天目山回来!”

  段裕沉吟会,道:“西天目山乃是三花令总坛所在,徐兄此去可是要找武曼卿?”

  徐经纬坦然道:“正是!你也晓得家师与武文卿之间的那段过节的!”

  段裕将手中的杯酒,饮而尽,欣然道:“既然徐兄决定到西天目山去,小弟反正闲着没事干,不如陪你走趟,徐兄意下如何?”

  徐经纬考虑了下,道:“段兄谅必知道西天目山是龙潭虎|岤吧?”

  段裕笑道:“三花令高手如云,威名震江湖,小弟自然知道”

  徐经纬道:“那么,你何必跟我去冒险呢?”

  段裕道:“小弟性喜冒险,此其,何况徐兄去得的地方,小弟更不甘落后,此其二。”

  徐经纬扬声笑道:“这么说,段兄是要跟我装装苗头了?”

  段裕端起酒来,将酒杯朝徐经纬和卓大两人微微扬,作了个敬酒的姿势,面说道:“跟徐兄耍苗头倒不敢,但不愿落徐兄之后倒是真的!”

  徐经纬喝了口酒,道:“既是如此!咱们就结伴走趟,如能全身走出西大目山,小弟再陪段兄闯海龙会!”

  段裕微露兴奋的神情,道:“好!言为定!”

  三人继续喝酒吃菜,面闲聊,这顿酒食,足足吃了将近个时辰之久。

  当晚他们在杭州家小客栈住了宿,翌日早,三人顾了驴车代步,徐徐驰向西天目山的方向而去。

  车行两日,进入山区,他们舍车徒步,又走了足足半天之久,来到了山口。

  那山口虽有数户人家,但却无人知道三花令所在,三人无奈,只好在山区乱间。

  这日黄昏,三人走得精疲力竭,忽然发现山拗中飞起了两只白色信鸽,直冲云霄,修忽之间已折向北方,投入片朦胧山岚之中。

  徐经纬欣然跃起,道:“走!咱们翻过前面山头”

  段裕讶道:“前面山头?”

  徐经纬道:“是的!难道段兄没看见那两只信鸽逸去的方向?”

  段裕问道:“徐兄认为那是三花令的信鸽传讯?”

  徐经纬道:“是啊!否则这山野荒郊,有谁养有信鸽?”

  段裕想了想,道:“嗯,如果徐兄推测不错,那么三花令的岗哨,必定已发现咱们闯入山区了!”

  徐经纬道:“而且他们也发现我们不是寻常村夫或路人,有闯进三花令总坛的企图!”

  说着,徐经纬已当先寻路而行,段裕和卓大立刻跟在他的后头,紧紧相随。

  可是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天色已黑将起来,三人无奈,只得找个干净地方,露宿夜再说。

  由于日来走得确也够累,三人不会都进入厂梦乡。

  不料,朦胧之间,忽被片刺目的火光惊醒,段裕第个跃起,却发现上下有十来个大汉,拿着火炬和兵器,将他们三人团团围了起来。

  段裕迅速犁出奇形兵器,那边徐经纬却道:“段兄不可鲁莽!”

  火光之下有大汉扬声笑道:“段裕!这是什么人的地盘,你也不打听清楚,居然还敢拔刀反抗?”

  段裕将兵器纳入鞘中,冷冷道:“扶桑客!你以为我们三人是无意中闯进你们这西天目山的?”

  先前说话之人,果然是东流刀家扶桑客,他怔了怔,道:“这么说,你们三人是冲着我们三花令来的?”

  徐经纬接口道:“不错!请你带我们到贵令去!”

  扶桑客颇觉意外的样子,道:“哦?你们想到本令总坛,有何贯事?”

  徐经纬道:“本人要面见责令总令主武曼卿!”

  扶桑客愣了下,道:“你们要见本令武总令主?哈”

  卓大怒道:“你笑什么?难道我们见不得那婆娘?”

  扶桑客冷冷道:“住口!你这挥汉胆敢出言不逊,侮辱本令总会主!哼!左右!替我掌嘴!”

  他身旁的两名壮汉轰然应是,将手中火把交给同伴,迅即欺近卓大,左右开民毫不客气地出手便打。

  卓大哈哈笑,也不知他使的是什么手法,双掌迅速送出,那两名壮汉倏觉冷风扑面,顿觉不妙,打出的手掌,不由缓了缓。

  就在这缓之间,两声清脆的耳刮子,啪啪响起,但见那两名壮汉齐齐掩着面颊,脸骇然地退了大步方始站稳。

  扶桑客微吃惊,道:“好身手!报上名来!”

  段裕笑道:“扶桑客!我劝你还是不要惹卓老前辈的好,难道你有眼无珠,看不出刚才卓老前辈的那招逍遥掌法吗?”

  扶桑客眼中爆出骤然的光芒,道:“你你是武林二尊之的逍遥汉陆两?”

  第19章气吞八荒震扶桑

  ?小说/天堂

  片刻之后,他们来到了大寨之前,徐经纬暗暗观察,但见营坚垒高,好座固若金汤的山寨,只看得徐经纬暗暗心惊。

  他们走入塞内,寨内竟是屋舍怦然,井然有序,足见三花令已花了不少时间心血,经心营之,才有这番气派。

  扶桑客将众人让至寨中座大厅,徐经纬等人方待坐定,只听阵号角高鸣,两排执戟卫士服饰鲜艳,魁梧高大,簇拥着名华服中年人缓缓进入大厅。

  众人抬眼之处,但见那名华服汉子年约三十岁上下,他的步伐稳健气度非凡,那份威严却颇有名家风范。

  他大步步入厅中,冷眼扫了徐经纬等三人,启齿宏声说道:“区区三花令少令主武杰,见过三位远来贵客!”

  他说话的神情和气度,不卑不亢,令人听之下,便由衷地对他产生了好感。

  徐经纬段裕和卓大,忙不迭站起还礼,并报上了自己的姓名来历。

  武杰作势揖客,双方重新坐下。

  那武杰道:“据报徐兄是无肠公子之高足,但不知求见家母有问贵干?”

  徐经纬心想:“原来这武杰是武曼卿的儿子,只不知他为何从母性,而不从父姓?”

  心里虽有如此想法但徐经纬还是客气地道:“在下奉家师昙光之命,来此拜访故人!”

  武杰哈哈笑,道:“兄台口口声声说是昙光之徒,但不知有何证据?”

  徐经纬道:“少令主的意识是说,往下若非昙光之徒,你们便不接待了?”

  武杰道:“不错!”

  徐经纬自怀中取出昙光大师昔日送给他的金刚杆,亮了亮,道:“这是家师之信物,谅武曼卿必然见过!”

  武杰道:“也不尽然,不过眼下本座倒有点相信兄台是无肠公子之徒!”

  说着,他转身向身旁侍卫,击掌两下,道:“吩咐三力士,殿前侍候!”

  那侍卫声应“是”,立刻传言下去。不会,只见三名宛若小山的高大汉子,赤膊而至,向武杰恭声道:“三花令殿前三力士,拜见少令主!”

  武杰嘴角浮出诡异的笑容,道:“三力士!本令今天难得有三位贵客驾临,你们就按照本令规矩,先陪三位贵客玩两招!”

  他不待三力士说话,转脸又对身旁传卫道:“吩咐厨下备酒!”

  厅中爆出阵轰然应诺之声,威势甚是骇人。

  武杰似乎非常满意这种排场,面有得色地道:“本令三力士向最喜欢向贵客讨教功夫,只不知三位肯不肯赏脸?”

  徐经纬当先道:“武少令主,你本就有意考验本人的身手,何必转弯抹角的说什么讨教功夫?”

  他霍地站了起来,又道:“在下不揣浅陋,想会会贵令三力士!”

  武杰道:“本令三力主力大无穷,但不知兄台有没有把握以敌三?”

  徐经纬微微笑,道:“在下设若没有把握,想来少令主也不会放过,对也不对?何况少令主既然有意让在下露上两手,在下哪敢藏拙?哈”

  他口中在说话,人已走了出来,又道:“但不知在下与三力士在何处过招?”

  武杰也站了起来,道:“也罢!大家就在殿前玩两手”

  殿前正好有块空旷之地,看来是三花令练武的地方,因为地上不但铺得极为平坦,而且檐下设有两排放满兵器的架子。

  徐经纬在段裕和卓大的陪送之下,缓步走入空地之中,四平八稳地朝当中站,道:

  “在下肚子饿得发慌,三力士!咱们快动手吧!”

  武杰桀桀笑道:“快人快语,哈三力士!听见没有,贵客肚中已俄,料理了好筵席请客人座!”

  三力士同声答应,分别摆出过招的架式。

  徐经纬屹立如山,微微笑道:“武少令主!咱们是点到为止呢?还是至死方休?”

  武东道:“至死方休岂是本会待客之道”

  徐经纬迅即接口,道:“那么,咱们是点到为止了?好!三位进招吧!”

  此言出,场中气氛顿时凝结,加上三力士开声运气,使人但觉涌起股重重杀气。

  徐经纬目注三力士的动作,心中飞快地思解出招的招式,瞬之间,他已想到了至少四种以上的攻守步伐。

  忽地,三力士互相做了下暗示,联袂攻了过来。

  左面那位使的是擒拿手法,意图以柔克刚,右面那人则完全走的是以硬碰硬的招式,而当中那位虚虚幻幻,企图掩护左右两名同伴。

  就这么个联手把式,也可得知那三名力士是久经训练的家伙,绝非泛泛之辈。

  徐经纬心中惊,虎步微沉,忽的就是掌。

  这掌看来像是攻向当中那名力士,可是左右那两人,却同时发觉掌影幻动,朝自己面门打来了。

  三力士哪里知道徐经纬的掌势配合着蟹行八步,这式“临风低姿”,收守兼顾,变化繁杂。

  三力士总觉得自己不撒手躲开的话,必会遭殃。

  三人像有默契似的,齐煞住去势。

  突然间,三个人脸上都爆出愕然的神情,敢情他们都以为自己煞住去势,其余两名同伴未必会停下来。

  此刻才发现竟然三人遭遇到同样的险境,是以禁不住面面相觑。左面那名力士,似乎是为首人物,他最先恢复冷静,忽然大声喝叫,两手上下徐徐摆动,做出副进招的姿态,但两脚却不移动,

  另两名力士则发出“哺!哺!”的发音助威,开始由两面向徐经纬抱抄过去。

  徐经纬倏觉他们三人这回所采取的联手阵式,严密之至,连他的退路也在三人夹击之间。

  他皱眉凝思化解手法,耳中传来“荷!荷!”之声,已由缓而急,最后汇成股惊人的呐喊之声。

  那三名力士中气十足,三人这齐声呐喊,声震屋宇,大如雷鸣,威势骇人已极。

  徐经纬灵机转,忽然抢了先机,步枪向那为首的力士。

  他的身体笔直平飞,飞扑之势又完全靠那弹足之力,但姿势却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