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为惊恐,道:“你你们放不放人?”

  这时小青已快道:“走!此地不能久留!”

  她当先纵跃而去,身手快无伦比!那两名怪物也左右的挟住唐宁,迅即逸去。

  水晶宫诸人走了会儿,茅屋之前又出现了三个人,却原来是老迈的万铁匠,在少林小和尚慧日及成如岑的陪伴之下,缓步走进茅屋。

  成如岑怀抱着扶渠琴,长发素衣,风姿绰约,神态动人。

  她将眸光扫向室内,道:“万老前辈,你可闻到股异香?”

  万铁匠皱了皱眉,道:“嗯!余香未散,想来是新撒未久!”

  慧日也道:“这异香有点邪门,到底是什么香味?”

  成如岑道:“这是东海水晶宫的三日春,~种极为建邪的媚香!”

  慧口道:“阿弥陀佛,使用这种三日春的人,可真是作孽呀!”

  成如岑道:“谁说不是,只不知刚才他们用来对付什么人!”

  万铁匠道:“姑娘已经用了扶渠琴音警告受害之人,难道没有用处吗?”成如岑道:

  “可惜晚了步,还是被水晶宫的人将人掳走!”

  慧日问道:“我们要不要追过去?”

  成如岑道:“来不及了!水晶宫之人行踪飘忽,擅长逃遁之术,追过去也难追及”

  慧日道:“那!我们怎么办?”

  成如岑凝思会,道:“此刻我们也莫可奈何何况为了营垒图之事,也极欲找到徐经纬!”

  慧口道:“对!但不知徐师哥人在何处?”

  成如岑突然道:“慧日!你陪着万老前辈回杭城,我去找徐经纬!”

  慧日遭:“姑娘!还是小僧去找师哥!”

  成如岑道:“不行!此地危机重重,三花令,五船帮水晶宫的人群集,你必须先将万老前辈送到安全之处!”

  慧日无可奈何地道:“好吧!姑娘找到徐师哥,务必要赶快回杭城来!”成如岑道:

  “那是当然的!”

  第18章貌自明媚智自高

  _

  她转向万铁匠,又道:“万老前辈,有慧日护送,谅他们也不敢在少林门人面前逞凶!”

  慧日道:“姑娘!我们走了!”

  成如岑道:“小心了!”

  慧日扶着万铁匠,露齿笑,道:“小僧省得!”

  说着搀起万铁匠,轻巧地走出了茅屋。

  成如岑等他们两人走了出去,移目看着那盏微弱的灯光,凝神沉思。

  片刻之后,她缓缓取下扶渠琴。

  调理好琴弦,十只纤纤玉指,就在琴面上行云流水般的按指弹奏起来。琴音初时像淙淙水流议的,清越静远,使人入耳心凉,精神舒。

  接着,琴音宛如远水温碧,遥峰孤清,使人想起那草满山野,千花聘停,清丽已极!

  夜风吹送,琴声挣然,四下的气氛突然显得那么清静和谐,安详飘逸。

  茅屋外,走来了三批人,他们是三花令的扶桑客光知君海龙会的鬼头大王谈金片岗二郎及鹰王米才发,另外批则是五船帮的邱真珠和邹不鸣。

  他们几个人聚集在茅屋之外,驻足围听,居然喀然无语。

  琴声弹奏了好阵子才停了户来,扶桑客首先吁了口气,道:“好!好!此曲只应天上有,姑娘琴艺果然名不虚传!”

  谈金也道:“名师出高徒,曲圣乐娘子门下果非浪得虚名之辈可比姑娘这首琴曲,使谈某如沐春风”

  黑海蛇娘邱真球也道:“成姑娘瑶琴他曲,使人听广之后,大有飘逸超俗之感”

  他们说话之间,屋前日影晃,站着素衣长发,出尘超逸,丽质天生的成如岑。

  只见她斜抱着名琴扶渠,带着圣洁纯美的笑容,向大家颔首为礼。

  屋外的人见成如今出现纷纷抱拳为礼。

  成如岑笑容未敛,道:“夤以琴音劳烦各位大驾来此,小妹心觉不安。”

  扶桑客打断她的话,道:“姑娘说哪里话”

  其余的人纷纷附会。

  成如岑道:“外面风大,大家何不进屋里谈?”

  众人纷纷答应跟随成如岑之后,鱼贯走入茅屋之中,然后依次坐下,成如岑正面而坐,其余的人散坐在四方,他们表情都显得有点局促下安的样子,仿佛在成如岑圣洁美丽的逼视之下,产生出卑视自己的意识。

  成如岑轻轻拂去飘在颔前的秀发,姿态美丽已极道:“小妹有件事,想要转告各位!”

  扶桑客道:“姑娘请吩咐!”

  成加以道:“那是关于海龙会营垒设计图之事!”

  众人都聚出惊诧方分的表情,谈金道:“姑娘也知道本会失落了那件营垒囹?”

  成如岑道:“不错!而且更知道那份营垒图落在何入手中。”

  众人闻言万不坚耳倾听,大表诧异。

  成如岑道:“目前,除了帮会之外,三花令和官府均已插上手,干方百计想弄到营垒图,只是”

  邱真珠道:“只因有问题是不是?”

  成如岑道:“是有问题!”

  邱真株连问道:“生了什么问题?”

  成如岑缓缓站了起米,她的举动,此时已深深吸引传在场人人的心思。

  只见她缓缓抽出份蓝图来,道:“你们瞧!这份是不是大家所瞩目的营垒设计图!”

  蓝图自她手中徐徐展开,幅营垒地道设计的图案,展示在众人面前,使他们七个人十四只眼睛,莫不凑近盯视。

  谈金首先道:“这份营垒图,正是本会所失落的!”

  扶桑客道:“是海龙会的那份营垒图应是不错!”

  成如岑微微笑,又取出幅蓝图展示开来,道:“那么这份呢?”

  众人惊叫出声,不禁面面相觑。

  只见成如岑拿出来的第二份蓝图,与第份毫无二致,海岛地道,山水壕沟,营舍垒堡,绘得均极精妙。

  众人时议论纷纷。

  扶桑客道:“本座居然不知海龙会的营垒图有二份之多!”

  成如岑将蓝图卷好,道:“岂止二份而已!”

  扶桑客道:“什么?不止这两份?”

  成如岑道:“据小妹所知,目前已发现的,就有四份之多,两份在小妹之手,另两份在万铁匠保管中!”

  谈金道:“这这不大可能的吧?本座在海龙会之中,也算是名重要人物,据本座所知,当初本会绘制营垒图之时,就只给了份而已!”

  邱真珠问道:“既是如此,成姑娘手中为什么有两份?”

  谈金道:“我也不知道啊!”

  成如岑道:“这个!小妹倒是略知内情!”

  众人又将目凝注在成如岑身上,但见她含笑道:“谈兄之言不错,当初海龙会所绘制的营垒图确是仅有幅而已!”

  歇了下,成如岑又道:“如今有四。五幅之多,显然是事后有人请来巧匠,按图描绘出来的”

  扶桑客问道:“敢问姑娘,这话可有什么根据?”

  他虽然出言质问,但言语却甚得体。

  成如岑道:“当然有根据,因为我手中这两份营垒图乍看之下,虽然毫无二致,但是仔细对照后,才知大不相同!”

  谈金问道:“什么地方不相同?”

  成如岑道:“方位距离,山势水深,均有出入,你们想,在图上的方位巨离有个点儿的错误,与实际地形,岂不谬之千里了吗?”

  众人都露出恍然之色,只扶桑客又问道:“当初复制描绘的人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点?”

  成如岑道:“据小妹猜想,这名绘制的人,很可能是个不知堪舆方位,地形测量之术的人,所以复制之时,忽略了这些致,绘出来的图形,与原图不能致了!”

  扶桑客道:“这来麻烦不就大了吗?”

  谈金道:“是呀!我们为了找份营垒图,就已经弄得人困马乏,现在平白又冒出三份出来,如何是好?”

  成如岑道:“岂止四份而已,说不定真假凑在起,有五六份之多呢!”

  这话说得众人愕然相顾,邱真珠忍不住道:“这么说,目前真假营垒图到底有多少份,连成姑娘你也不知道?”

  成如岑道:“是的,否则我怎么敢在大家之前展示那两份蓝图呢?”

  谈金说道:“这么说来,就算本会将姑娘和万铁匠身上的四份营垒图收回,也分不清是真是假了?”

  成如岑微微笑道:“那要看贵会是不是有辨识蓝图的人才!”

  谈金皱眉沉吟,似是想不出他们海龙会有这种人才。

  邱真珠突然笑道:“找当初替你们绘制蓝图的那人不就行了吗?”

  谈金脸色阴晴不定。

  扶桑客道:“那人定已不在海龙会了”

  大家将扶桑客这句话想了想,立刻恍然憬悟。

  谈金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哺哺道:“是的!那人早已死去多年!”

  扶桑客道:“这就对啦!当年香海龙会绘制营垒图及设计营垒之外,海龙会会主老神君事成之后岂有不杀之灭口之理?”

  谈金怒道:“扶桑客!事实是否如此,你根本不晓得,怎可信口雌黄?”

  扶桑客哈哈笑道:“目前已无暇争辩这件事,而且辩之亦无补于事,我们急欲知道是还有什么人能辨识营垒图的真假?”

  成如岑道:“什么人你们真的不知道吗?”

  邱真珠插嘴道:“是不是徐经纬?”

  成如岑徐徐道:“正是他!徐经纬精于营垒地道之没个只有他才能分辨出海龙会那份营垒图”’

  室中诸人默然沉思,显然各怀鬼胎。

  三眼神雕邹不鸣突然问道:“敢问成姑娘,你将这些事告诉了我们,只不知有何用意?”

  成如岑吁了口气,道:“我告诉你们这些事,只是要你们认清项事实,就是说,你们不论想从擒抓除经纬下手,抑或从夺取营垒图下手,都将是徒劳无功的”

  扶桑客道:“姑娘能不能进步解释?”

  成如岑道:“徐经纬计智过人,即使你们抓到他,也很难取得他的合作以辨识那份真的营垒图的,此其”

  她顿了顿,又道:“何况小妹和万铁匠已拥有四份蓝图之多,你们要搜求全部营垒图,岂不也得自小妹手中抢这两份吗?”

  众人闻言都皱眉沉思,那神情足证没有人愿意强取成如岑那两份的。

  只听成如岑缓缓又道:“本来小妹可以将手中这两份营垒图交出来,但是,我该交给谁呢?海龙公?三花今?或是五船帮?”

  谈金道:“姑娘确是很难决定交给谁。”

  邱真珠亦道:“是啊!这事委实不易做得很公平”

  成如岑笑道:“因此小妹私下作了项决定,想趁此到征求大家的同意!”

  众人都出现征询的眼光,但没有人开口。

  于是成如岑又道:“小妹想奉劝诸位,不要再为营垒图之事争扰不休了!”

  这话颇叫在场的人感到意外。,

  扶桑客道:“姑娘有此意思,我们不敢不遵,唯此事关系重大,姑娘如不解释清楚,我们如何向上头交代?”

  成如岑道:“我自然会解释清楚。”’

  她用柔和的眼光扫了在场的人眼,又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们暂时停止争夺营垒图之事,由我设法搜集起来,再交给徐经纬辨认出真的那份!”

  谈金忍不住道:“然后呢?”

  成如岑道:“然后,我将永远将那份营垒图保管好,这来,海龙会就可以不再为失落营垒图之事,而整日惴惴不安,怕别人觊觎,其它的人也不会再有觊觎之心”

  这席话说得在座诸人经然动容,时没有人接腔。

  成如岑又道:“当然!你们之中要是有人信不过我的话,这事就很难成立”

  扶桑客道:“以姑娘的身份名望,我们自无信不过姑娘之理”

  成如岑见他突然住口,乃道:“但是怎么样?”

  扶桑客清清喉咙,又道:“但是这事还待本令令主决定!”

  成如岑微微笑道:“当然,我也没有要你们立刻决定的意思”

  她歇了下,又遭:“你回去告诉贵今武总令主,就说是我的意思,我想,她没有不答应之理的”

  扶桑客站了起来,拱手道:“那么本座告辞!”

  其余的人也都表示待请示上头之后,再作决定。

  于是成如岑送走了所有的人,凝目沉思。

  片刻之后,她突然拍起眼来,道:“什么人?请进屋里叙!”

  屋门应声而开,走进了风度翩翩的徐州段裕。

  他向成如岑抱抱拳,道:“在下段裕,见过成姑娘”

  成如岑道:“段兄都已经听见我和他们的谈话了?”

  段裕道:“不瞒姑娘,在下听得清二楚”

  成如岑“哦”了声,道:“那么!你有什么意见?”

  段裕道:“姑娘苦口婆心,有意消除这场营垒图之争,不惜将真假蓝图之事说出来,但在下认为姑娘犯厂几样错误!”

  成如岑讶道:“我犯了什么错?”

  段裕道:“第,姑娘太相信帮会以及三花令的诚意!”

  成如岑问道:“难道我不应该用信吗?”

  段裕道:“帮会以及三花令,诚然会震于姑娘的威名,答应姑娘的提议,但暗地里,却难担保他们不继续争夺下去!”

  成如岑露出极有兴趣的神情,逍:“哦?这来他们不是自食诺言了吗?”

  段裕道:“不然!这事他们大可借手于人”

  成如岑轻盈地笑了起来,宛如朵绽开的莲花,美丽而纯洁,道:“那么,我的第二项错误是什么呢?”

  段裕道:“姑娘仅限制帮会和三花令三大势力争夺营垒图,却未禁止武林其他同道,万将来营垒图落在这些人手中,帮会和三花令岂会心服?”

  成如岑仍然带着微笑,道:“你这句话,莫非在告诉我,你有觊觎营垒图之心?”

  段裕坦然道:“在下确是有此雄心,何况在下不属三大势力任何方,谁也管不了在下的行动呢!”

  成如岑徐徐道:“说得也是江湖上帮派林立,加上那些独来独往之人,数如恒河沙粒,也不知有多少”

  她顿下,又道:“不过,你们即使夺得了营垒图又有什么用处呢?再说,有营垒图在身祸端立起谁愿意意这个麻烦”

  段裕笑道:“在下旦有营垒图在身,倒不怕惹祸上身”

  成如岑道:“你是少数之中的少数,试问,江湖上除了他们三大势力之外,有几个人像你段裕样,也想夺取营垒图呢?”

  段裕想想,道:“姑娘说的也是实情,不过有那么几个人,也够使营垒图争夺之事复杂下去了呢!”

  成如岑浅浅笑,道:“这事我早有计较了,你信也不信?”

  段裕露出讶异的表情,显然不信成如岑之言。

  成如岑又道:“你不相信是不是?”

  段裕坦然道:“确是令人难以相信但不知姑娘对我们这些非属于三大势力的人,将采取什么行动?”

  成如岑摇摇头,道:“听其自然!”

  这话叫段裕更难了解,因为成如岑既已表示心有计较,为什么又说要听其自然呢?”

  他运思思忖,片刻才道:“我明白了,姑娘认为有三大帮派问意停止争夺营垒图就可使其他人销声匿迹是不是?”

  成如岑道:“不错!三大帮派既已停止争夺,他们自然不会容许他人染指,所以你们要动脑筋的话,得先考虑三大帮派出面干涉”

  这席话已说得极为显著,段裕心想,原来成如岑心中的计较,就是看准了这点。

  段裕心中不禁有说不出的滋味,想不到眼前这名被武林中人捧为仙女般的美丽少女,竟有如此境密的心思。

  这是自负的段裕第二次感受到的威胁,第次是对徐经纬产生出来的,这次则是对成如岑生出了怯意。

  他突然有百般无聊,心灰意冷的感觉。

  成如岑望着他笑,抱起扶渠琴,道:“我该走了。”

  段裕正陷入沉思,只轻轻点点头,那成如岑已消失在茅屋之几片刻之后,段裕才发觉成如岑已不在屋中,正想走出屋外,蓦地骇然镇住。

  他迅速扫厂屋中每个角落眼,不由得心中暗暗惊道:“这,这是怎么回事,那小青的尸体怎么不见了?”

  他面思付,面在屋中迅速查看遍,证实了小青的尸体已沓然无踪,登时面无人色。

  在屋中呆了会儿,段裕迅即匆匆冲往屋外,消失在夜色苍茫之中。

  他口气沿官道往北直行,速度快得出奇,天亮之时,已奔行了三十余里路。

  越近杭州城,人烟越见稠密,但所有的村庄,几乎都是个室九空,被海寇马蚤扰得逃的逃,散的散。

  只有靠近杭州带的几个村镇,还算有些繁荣。

  段裕每过个村庄,必定停下来查问番,只不知他在追查什么人的下落。

  约模中午时分,段裕经人指点。来到座村镇的家农舍之派他露出喜色,上前扣门道:“开门!开门!”

  里边有人应道:“谁呀?”

  段裕道:“徐兄!是我,徐州段裕!”

  门迅即打开,露出徐经纬不悦的脸色道:“你怎么找来的?”

  段裕道:“咱们里边说话”

  说着不待徐经纬应允,脚踏了进去,却透出惊愕的眼光来,期期道:“卓卓老前辈也也在这里?”

  卓大正坐在堆干草堆上,粗声道:“妈的!你将老子好梦吵醒,就为了这句话?”

  段浴忙不迭道:“不!不!晚辈有急事禀告”

  卓大指指地上,道:“你坐着告诉徐老弟!反正跟我说也没用”

  这时徐经纬已掩好门进来,淡淡地道:“段兄有什么消息奉告?”

  段裕坐了下来,压低声音道:“营垒图之事,成如岑姑娘已经插上手了!”

  徐经纬道:“在下早已知道了”

  段裕愕然膛目,好像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样,道:“徐兄你已经知道了?”

  徐经纬点点头,道:“是的!成姑娘找过我”

  段裕道:“那,那你是不是已经答应管成姑娘辨识营垒图?”

  徐经纬笑笑,道:“你说呢?我是不是应该答应?”

  段裕皱眉凝思,好会才道:“徐兄当然会答应的!”

  徐经结道:“你既然已经料得到,何必多此问呢?”

  段裕道:“这事我们两人得好好谈谈!”

  徐经纬“哦”了声,并没有接口,但他的表情大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