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怒尊者再也忍耐不住,只听他暴喝声,忽地扑向了银二姑,掌劈了过去。

  他将毕生功力所聚,全贯注在这掌之上,因此掌势才发,方圆数丈之内,立到狂风大作,呼吁作响;银二姑暗呼“不妙”慌忙后撤段裕见他们两人已经交上了手,与徐经纬作了个会心微笑,高声道:“怒尊者!你的掌功伤不厂银二姑的,不妨施出你们藏地魔音门配合掌势伤她,或许有取胜的希望!”

  他向徐经纬和黄庆作了个“走”的手势,面提步往任外走,面又扬声道:“不过,怒尊者!你也要防备银二姑赠珠岩独门的毒物,可千万别大意啊!”

  说话之间,段裕徐经纬和黄庆早已走出任外,拉了三匹三花令留下的马匹,扬鞭上马。

  徐经纬策马而行,边笑道:“段兄!你临走这招,实在使人叹为观止厂段裕面露得色地道:“好说!好说!只不过提醒他们施出自己的煞着,制对方于死地而已!”

  徐经纬道:“但是,这来,银二姑和怒尊者两人却非两败俱伤不可,对也不对?”

  三人纵声大笑,三匹马往东北方向直进。

  约摸奔跑了五六里路,黄庆忽然挥手要大家停下马来。

  徐经纬问道:“可是发现了什么情况?”

  黄庆指着插在路旁的几根枯木,道:“奇怪!”

  段裕不耐烦地催道:“什么奇怪不奇怪?”

  黄庆道:“银二姑说是扶桑客率众赶往东北,但此地的暗记却是指示三花令所有援手必须尽快驰向西北方向接应!”

  徐经纬皱眉道:“这倒真有点奇怪了”

  段裕道:“银二姑会不会骗我们?”

  徐经纬道:“她处身在那种情况之下,只求自保都恐不可得,应该不会骗我们才对!”

  段裕沉吟会,道:“我也相信银二姑不会骗我们才对”

  黄庆问道:“那这暗记又是怎么回事?”

  段裕倏地目在黄庆,眸中露出烁烁凶光。

  黄庆骇然道:“你你不至于怀疑我在搞鬼吧?”

  段裕冷漠地道:“这三花令的联络暗记,我们三人只你个人懂得,你要指鹿为马,信口雌黄还不是件容易之事”

  这话已表示出段裕是有点怀疑黄庆。

  黄庆苦丧着脸,道:“天地良心,这暗记明明是指明应援西北方的!”段裕正待翻脸,徐经纬已插嘴道:“黄庆是不是诳我们,查查就知道!”

  段裕道:“如何查起?况且我们时间紧迫,也不能在这里多耽搁下去!”徐经纬道:

  “这个花不了多少时间”

  他指指前面,又道:“这官道直通东北方向,三花令既然要大家改道西北,则前面必有岔道通向西北,我们过去便知!”

  段裕道:“就算是有岔道通向西北,我们也不能证实黄庆之言真是不真!”

  徐经纬道:“我自有办法证实,走!咱们继续向前赶路!”

  段裕抱着怀疑的心情,驱马随徐经纬前奔,果然发现有~条通向西北方的岔道横在前面。

  徐经纬声不响地跳下了马,跑到两条岔道观察~番,很快的又转了回来。

  段裕在马背上问道:“怎么样?徐兄?”

  徐经纬跃上马,道:“黄庆之言不假,三花今的人果然都赶到西北方向去了!”

  段裕道:“徐兄如何得知?”

  徐经纬道:“西北岔道马蹄痕凌乱,那是最好的证明!”

  段裕“哦”了声,想下才道:“咱们要改向西北?”

  徐经纬道:“是的!”

  他接着解释道:“银二姑可能还不知道三花令的人突然拥向西北,换句话说,扶桑客这个决定是突然的!”

  段花点头道:“你这番解释还算合理,走!”

  当先人策马改向西北,黄庆却暗暗发急,心想:“这去碰上扶桑客可不知怎么办。”

  但是徐经纬和段裕快马如飞,尤其段裕紧紧贴着他而走,黄庆就是想趁机溜走,也是没有机会的。

  不久,三人来到座山脚之下,才绕过那山脚,远远就看到条帘子迎风招展,斗大个酒字醒目之至。

  他们掠而至那家酒店,段裕突然勒住坐骑,道:“咱们添饱肚子赶路如何?”

  徐经纬拿眼打量那酒店,只见店面不大,看起来倒也雅致。

  不过最引徐经纬注意的是店前并排挂着的那十数匹马匹。

  他转脸问黄庆,道:“黄庆!这些马可都是三花令的?”

  黄庆这时才明白段裕忽然勒马停下来的原因,同时心中不得不佩服段裕的观察入微,居然在策马疾行的当口,下子看出那十几匹三花令的马。

  他点了点头,道:“看那些马的表记,是红花令的人在店里”

  徐经纬向段裕使了个眼色,两人双双下马,左右挟着黄庆,举步走进那酒店。

  他们才到门口,眼尖的店小二已朗声道:“客官请!请里边坐!”

  三个人依次入得店里,抬眼瞧,只见店中有十数个大汉,分坐在四个桌子大吃大喝。

  那酒店本就只有五张桌子而已,因此徐经纬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在仅余的那张桌子坐了下来。

  徐经纬面呼酒点菜,面冷眼察看店中的客人。

  他发觉座中除了三花令的十几个徒众之外,居然连个外客也没有。

  其次,这十几个人虽然聚在起吃喝,但是却点声音也没有,显得极为反常。

  徐经纬笑了笑,低声对段裕道:“段兄!有戏瞧哩”

  黄庆突然噫了声,瞠目前视。

  徐经纬问道:“你发现了什么古怪之事?”

  黄庆道:“糟了!我们被人下毒了!”

  段裕道:“你怎么知道?”

  黄庆道:“因为这些人是本令毒娘娘的手下!”

  他话说完,突然两眼翻,昏卧在桌上。

  段裕也在此时,摹觉阵天旋地转,倒卧在桌上。

  徐经纬因服过绿毛巨蟹之血,根本不怕寻常毒物。

  但他灵机动,干脆也伏在桌上假装中毒。

  他们三人倒在桌上,四下那些三花令的人立刻停止吃喝,纷纷站了起来。

  名高大的汉子提刀走近,冷冷道:“押下去!”

  旁边的人拥而上,将徐经纬他们拥出酒店,早有辆马车在门口等候。

  三人被送上车,车夫扬鞭哈喝声,十数匹快骑押着马车,驰往西北方向。

  徐经纬在车中悄悄张开双目,只见黄庆和段裕就躺在他的身侧。

  他见车内再无三花令守卫之人,立刻慢慢坐了起来,凑眼自车蓬外瞧。

  看了会,东经纬不禁大皱眉头,心想三花今抓了他们三个人,只不知要送到什么地方去?他抱着“不入虎|岤,焉得虎子”的心情,重又将身体躺好,面心里思忖。

  想了下,霍地惊得差点失声叫厂起来。

  他用力想将段裕和黄庆摇醒,但他们俩人任徐经纬怎么摇,仍旧昏迷沉睡。

  徐经纬大为着急,马车却在这个时候更然而止。

  车外有人沉声道:“奉毒娘娘之命,将入押到庙里来!”

  徐经纬静伏不动,外头已有人动手掀开车篷。

  接着有名汉子探身进来。

  他抬眼正与徐经纬的笑脸相对愣广下,才想起是怎么回事。

  正要出声警告同伴。

  说时迟,那时快,蓦见徐经纬右手拂,缕寒风已射中他的|岤道那汉子只闷哼~声,便趴在车辕上动也不动。

  外头有人催声道:“妈的癞皮子!还不赶快将人拉出来!”

  那人催了两次,突然叫了声,道:“咦?大伙儿过来瞧瞧!癞皮子莫非中风?”

  他这嚷,车中的徐经纬不敢怠慢,忽地掀开车篷,飞身而出。

  车外站着五名三花令的人,莫不愕然相顾。

  他们念头还未转过来,徐经纬已如阵旋风般的卷而上,毫不留情地发掌攻击。

  那第~名受到攻击的大汉,根本连武器都未及拉出,就已中掌倒地。

  徐经纬掌势顺势往右横切,左脚飞起之同时,第二名三花令的徒众,又已中掌身亡。

  剩下来那三名大汉,登时吓得魂魄飞散,掉头分作三个方向而逃。

  徐经纬也不追赶,跳上了马车,将车子掉过头来,改向东北而行。

  看看约模已奔出三里多路,徐经纬将马车停在路旁,从车上跳了下来,顺手拿着挂在车把上的水桶,跑到路旁溪边提了桶水回来。

  他迅速地用溪水拔在段裕和黄庆的身上,将他们两人没得头脸。

  俩人被冰凉的溪水冲,终于悠悠而醒。

  徐经纬不待他们开口,便道:“两位快跟我来”

  段裕道:“徐兄居然没有中毒!”

  徐经纬道:“咱们已经中了扶桑客的声东击西之计,耽误了不少时间,快点走!”

  段裕面自车中站起,面问道:“徐兄如何得知?”

  徐经纬迅即道:“扶桑客安排假标志,使我们误向西北,又派人在酒店下毒擒住我们,我已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我们中了他的诡计!”

  黄庆跟在段裕之后下了车,道:“那暗记并不假,而且我自认不会看走了眼,确确实实是指令中人应改向西北集结”

  徐经纬面走面道:“暗记是不假,问题在扶桑客已看安我们正利用黄庆替我们辨识他们的联络暗记!”

  段裕恍然道:“所以他就故意以暗记骗我们祈向西北追过去。’徐经纬点点头,道:

  “然后又有意派人在酒店等我们!”

  段裕皱眉道:“扶桑客这手确是高明,他早料准我们发现三花今的人停留在酒店,必定会自动下马进店查”

  徐经纬道:“结果我们统统给耽误了!”

  段裕倏地又露出凶光来,道:“这事诚然可能是扶桑客的安排,但黄庆也有暗中捣鬼的嫌疑!”

  黄庆道:“段兄疑心未免也太重了!”

  段裕停住前进的脚步,将黄庆拦住,道:“你敢说本人的怀疑是无的放矢?”

  黄庆道:“本来就是无平生有,何必我说出来才算?”

  段格不想黄庆敢如此顶撞他,恶哼声,错地拔出了他的兵器,道:“今日我必叫你血溅五步!”

  不料黄庆仅仅退了步,哈哈笑道:“姓段的你不必吓唬我,此刻作根本无力杀我!”

  段裕证了怔;居然将奇形兵器收了起来,转身朝前走去。

  徐经纬正担心段裕和黄庆两人干了起米见状不由得大为讶异,问道:“黄庆!你怎么知道他无力杀你?”

  黄庆道:“因为他的武功已暂时被废!”

  徐经纬恍然倏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毒娘娘所下的毒药,定大有明堂了?”’黄庆道:“是的!这毒药可迷人三个时辰不醒,三个时辰之后即使醒了过来,时片刻也休想恢复武功!”

  徐经纬沉吟下,道:“那么我们这路要特别小心,在你和段裕武功恢复之前,绝不能跟三花令的人遭遇上!”

  黄庆道:“这个当然,否则单靠徐兄人,又有我和段裕拖累,绝难与追兵力拼!”

  说着两人不由得加紧脚步,追上段裕。

  三人默默地走了会儿,来到了~处陡坡之旁。

  忽然背后传来阵蹄声,不问可知,定是三花令派来的追兵。

  四下除了长石陡坡之上的些矮树丛之外,已别无藏身之处。

  于是三人毫不选择地冲上了斜坡,挤在那些矮树丛中。

  三人屏息待了会,就看到群人骑自坡下官道掠而过,所幸没有人停下来搜寻。

  又待了片刻,看看再不会有追兵追来,徐经纬舒了口气先站了起来,道:“好险!要不是坡上有这些矮树丛堪供躲人,我们真是走头无路”

  他突然发现段裕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而黄庆则还蹲在树丛下动也不动。

  他征了下,惊道:“段兄!你已经杀了黄庆?”

  段裕哈哈大笑,出脚将黄庆踢了下,黄庆的身体立刻滚到坡下去。

  接着段裕扬标握在手中的把短刃,道:“刚才我虽然无法运功杀他,但此刻近身出刀扎他要害,就是三岁孩童也办得到的事,哈哈”

  徐经纬想不到世上居然有此心狠卑下的人,恨然地自己走下坡去。

  段裕跟在他的后头,道:“黄庆已无利用价值,我杀他出口怨气也是应该的,徐兄何必为此事耿耿于心!”

  徐经纬冷冷道:“他与你无怨无仇,你这算哪门子的出气法?”

  段裕耸耸肩,双手摊,道:‘咱们不要为这事伤了感情好不好?”

  徐经纬心想:“我跟你伤什么感情?”

  有如此念头,他立刻默然向前而行。

  这时暮色已然四合,四下景物开始辨认不清,官道只他们两人路路前行。

  走了个时辰,路已看不清楚,徐经纬停下来道:“咱们歇了再走!”段裕道:“咱们不是要争取时间吗?”

  徐经纬自顾自他地坐了下来,道:“此刻急也来不及了!”

  段裕讶道:“难道说唐姑娘他们已落在扶桑客之手?”

  徐经纬道:“就算人没落在三花令之手,咱们去了又有什么用处?“’段裕登时恍然,道:“原来你在担心我的武功还未恢复”

  徐经纬道:“这自是令我担心之问题。”

  段裕道:“还会有其他问题吗?”

  徐经纬皱眉道:“段兄向来乖戾,处事险狠,就算咱们联手之后,能闯出三花令的围堵,将来亦无成事之日!”

  段裕哈哈大笑,道:“你怕被我出卖利用?”

  徐经纬道:“不错!我确有这种预感!”

  段裕目光移向远方,然后道:“徐兄有此预感,难道我不会有吗’徐经纬浅浅笑,道:“所以我建议咱们还是各行其是的好!”

  段裕似乎有点吃惊的样子,心想:“徐经纬虽然老实可靠,但心计高超,决计不能欺骗他,否则吃亏的怕是自己。”

  他口中答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追查万铁匠这件事吗?”

  这样子说出来,已经表示段裕有心要坦诚地跟徐经纬携手合作。

  徐经纬关切地道:“愿闻其详。”

  段裕轻轻叹,找个地方坐了下来,道:“你可知道我的出身来历?”徐经纬反问他道:“难道你不是出身徐州世家?”

  段裕道:“我自小生长在徐州段家是不错,但我知道我的身世另有内幕,因此不惜流落江湖探访!”

  他说得恳切已极,大有对徐经纬推心置腹之慨,使徐经纬不能不表示关心,问道:“结果探出什么真相了吗?”

  段裕摇头道:“可惜没有很详尽的资料”

  顿了下,他又道:“不过有个人似可解决我身世之谜,我却是已经打听出来!”

  徐经纬问道:“是谁?”

  段裕道:“万铁匠!”

  徐经纬沉吟会,道:“哦?这就怪不得你不惜冒险寻他!”

  段裕道:“徐兄是不是愿意帮忙我完成这个心愿?”

  徐经纬仔细考虑起来,夜风中却传来声娇滴滴的声音道:“徐公子万不可轻信段裕之言!”

  徐经纬和段裕吓得双双站起,只见四下倏地火光大亮,现出大群三花令的徒众。

  火光照耀之下,正面并肩站着对可人儿,原来是朱绮美和唐英。

  只见朱绮美娇脸含霜,神态冷漠地走了过来,道:“段裕!你急切寻访万铁匠的动机,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你信也不信?”

  段裕似是怔了下,然后露出笑容道:“姑娘还知道些什么,不妨直说!”

  朱绮美道:“难道你找万铁匠不是为了那份营垒图?”

  段裕笑道:“你们的消息倒真灵,不错,本人寻找万铁匠的第二个目的,正是为了那~份营垒图!”

  他口承认朱绮美之言,倒叫在场的人有意外之感。

  朱绮美双美眸微微转,道:“但是你却蒙住徐公子人!”

  段裕道:“以前我确是不打算对徐兄明言,不过我刚才已预备说出来”

  朱绮美打断他的话道:“这话无人能信!”

  段裕道:“也不尽然!如果你们没有突然出现,以致中断了我和徐兄的谈话的话,此刻徐兄早已经获悉我找万铁匠的第二个目的了!”

  事实上是有可能,朱绮美或徐经纬纵使不信段裕刚才真会透露出来;也找不出足以驳倒他的话。

  场中沉默?来,唐英倏地出声道:“段裕!你在扯谎!”

  众人将讶异的目光凝注在艳绝人表的唐英身上,但见她的黛脸上流露出忿然之色。

  段裕俊脸上毫无表情,道:“唐姑娘此话怎讲?”

  唐英树前激昂,道:“徐根本无意将事实老实告诉徐经纬!”

  段裕透出轻松的神情,道:“姑娘真会挑拨离间!”

  唐英道:“我且问你,你为什么要对徐经纬说出你的企图与目的?”

  段裕不假思索地道:“因为他是我唯的朋友!”

  唐英哼声,道:“你的嘴巴说的倒甜,我问你舍妹唐宁是不是你的朋友?”

  段裕道:“她是啊!”

  唐英冷笑道:“那么你告诉过她,有关你找万铁匠的真正目的了没有?”段裕道:“没有!我何必告诉她?”

  唐英道:“你当然无须告诉她,可是你却用派花言巧语,骗得宁妹爱上了你,有没有?”

  段裕道;“她对我生情,我对她有意,这是很正常的事,我什么时候骗过她?”

  唐英道:“哼!目前就有桩,往后还不知有多少!”

  段裕心平气和的道:“哪桩?”

  唐英道:“万铁匠的事”

  她不容段裕插言,又道:“你如真心对她有意,为什么骗了她陪着你寻找万铁匠,却不将你的真正目的说出来?”

  段裕道:“姑娘怎知我本将万铁匠的事告诉过她?”

  唐英道:“她人已落在红花令手里,本姑娘又是红花个中重要人物,当然是我问出来的!”

  段裕不由得哑口无言。

  徐经纬忍不住问道:“两位姑娘都已投入三花令?”

  唐英道:“不错!而且卓大和宁妹都已被我们抓住了!”

  段格急道:“万铁匠呢?”

  他不问唐宁的安危,只关心万铁匠的下落,足见唐宁在他的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渺小。

  唐英忍不住暗暗心酸,因为她和唐宁恳切地谈过话。

  深知她已深深地爱上段裕,不想段裕却是如此无情。

  这时场中无人接腔,段裕突然发现朱绮美。唐英和徐经纬都用冷漠的眼神凝注着他,使他大感不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