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段裕按道:“那~定是大名鼎鼎的扶桑客,对吧?”

  黄庆点点头,段裕浓眉皱,道:“扶桑客号称东瀛第刀家,据说刀出如风,从不虚发,凌厉无比,三花令迫份咱们之事由他主指,看来已倾力而来了”

  徐经纬道:“三花令既已派出了总堂主,显见他们对万铁匠的重视,我门无论如何也得拼力突围!”

  黄庆道:“大家别尽在此处说话好不好?再不赶路。我们总堂主立刻就会掉头回来!”

  徐经纬道:“说的也是,扶桑客到前面,便知我们不向南行,定会兜回来追捕我们”

  唐宁哼了声道:“回来便怎样,我们大可杀杀他的威风!”

  徐经纬笑道:“此时此刻还是不与三花今起冲突为上策,否则他们人手聚拢过来,我们插翅也难逃!”

  段裕道:“依徐兄之见呢?”

  徐经纬道:“咱们设法穿过前面林子”

  段裕讶道:“这来岂不是跟不花令的人干上了吗?”

  徐经纬望着黄庆道:“黄庆肯帮忙的话,应该可以顺利通过林子”黄庆道:“要我帮什么样的忙’徐经纬道:“我们冒充你的属下,由你带我们押着这老者通过那林子黄庆期或道:“这个这个”

  徐经纬道:“反正三花今认识我们的也不多,说不定可以说过那片林子!”

  黄庆还在犹豫,唐宁大声道:“你怕什么?万露出马脚来,有我们几了人在,还怕打不过他们吗?”

  黄庆摄搔头,道:“好吧!大家随我来,咱们就冒充杭州分舵的人!”众人簇拥着那老者随在黄庆之后,徐徐向那树林子移了过去。

  不~会,他们已抵达树林之前,黄庆作了个要大家止步的手势。

  众人旋即停了下来,只听黄庆朝树林里喝道:“花开三朵,红黄紫共色”

  停厂停,林子里果然有人沉声道:“人分九派,黑向推我独尊!”

  黄庆道:“杭城舷上,行香叩头!”

  那林子的人接道:“红花令卜,差遣跑腿!”

  接着嗖嗖数声,林内现出了十个黑衣大汉来。

  黄庆定定神,道:“哪个是红花令下的头目?”

  人排众而出,作礼道:“属下洪三,率弟兄们在这里伺候!”

  敢情黄庆在三花令中的地位,比那十几个人为高。

  黄庆亮了亮腰牌,道:“本座押有重犯回分舵,快送我们过林子!”

  洪三迟疑了下,道:“是!”

  他接着下令道:“撒网!”

  只见那些三花令的徒众,动作敏捷地跃入树林里,不会传来籁籁之声,林间小径,下子撒下五六个大型渔网。

  徐经纬见状心道:“原来他们在此张网以待,如果没有黄庆带路,刚才贸然进了树林,若是被那渔网网住,还真不容易脱身呢”

  他面思忖,面随在黄庆之后,踏网而过。

  不到半往香的光景,行人已穿出那片富林,重新上了宜道。

  黄庆暗暗吁了口气,道:“洪三!”

  那洪三应道:“属下在!”

  黄庆道:“好生守住这片密林,别叫陌生人闯过去!”

  洪三道:“敬领教谕!”

  于是黄庆行大摇大摆地循官道而行,离那林子渐去渐远。

  看看四下无人,黄庆露出笑容道:“咱们运气真好!遇上的人居然在令中的地位都比我低,否则必然没有如此容易就混过去!”

  他语音才落,忽听段裕沉声喝道:“什么人躲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紧接着嗖嗖数声,路旁草丛阵闪动,跃出大批执械大汉,团团将徐经纬他们围了起来。众人抬眼瞧,只见围住他们三人,个个赫赫有名,都是武林有头有脑的高手,无不面面相觑了。

  从左至右是藏地魔音门的怒尊者,广西蟾蜍岩的银二姑,接下去是三花令的高手光知君,豫北赛家堡少堡主赛统,黑衣秘教的护法周丹。

  黄庆平已面无人色,段裕却反而精神振,哈哈笑道:“有趣!有趣!今天大家凑在起,可真有场热闹的了!”

  他的话中透出棋逢高手的那股兴奋。

  徐经纬心知激战难免,吩咐卓大道:“将万铁匠背牢,等下突围之时,务必不要让他受到伤害啊!”

  卓大答应声,徐经纬和段裕两人交换了个眼色,左右,暴起发难!

  他们两人身形动,唐宁仗剑护住卓大背上的万铁匠,也冲了过去。

  挡在徐经纬前面的正好是赛统,他匆匆忙忙抽出对金笔,徐经纬已毫不留情地发掌攻到。

  赛统疾步后退,段裕的奇形兵器亦将怒尊老逼了过来,使得赛统几乎与怒尊者碰在起。

  赛统怒骂声,金笔白光耀眼,不点徐经纬,却点向段裕。

  光知君嚷道:“赛统!你你弄乱了方位!”

  赛统这时想起,良机已瞬间即逝。

  但见徐经纬和段裕两人交相错身而过,个抡动中土罕见的奇形兵器,个发出凌厉无比的掌招,错愕之间,竟然连攻了光知君等五人。

  原来赛统如果守住自己的方位,不去理会段裕,那么其余的人自然可以填补被逼退的怒尊者,攻守自可有条不紊。

  不料赛统时乱了步伐,使光如君等人全部处在挨打的地步,光知君岂有不为之气结之理?他大声嚷道:“堵住左边!快!”左面正是卓大和唐宁的去路,除了几名三花令的三流角色拦住那里之外,别无高手。是以唐宁长剑出,拦路的人立刻望风披靡,挡者即死,根本只个照面唐宁和卓大已冲出重围。

  这边段裕打个唿哨,和徐经纬两人闪而过,也随后突围而去。

  光知君恨根地顿了顿脚,道:“窝囊!窝囊!”

  怒尊者道:“气也没有用,咱们快追!”

  群人街尾直追,疾如流星而逝。

  徐经纬和段裕跑了数里路,忽然看见黄庆在前面向他们两人招手。

  段裕上前按住兵器道:“你真的不死不休,嗯!”

  他的兵器在喝声中迅即出手黄庆但见白光闪,本能地将头部趋避。但段裕存心杀地,出招又诡又狠,黄庆避得开上身要害,却无法在段裕的奇招之下安然无忑“噗”的声黄庆中了刀,身体斜了斜。

  只见段裕奇形兵器横,格式变得快无伦比,第二招朝黄庆的心窝扎了下去。

  徐经纬叫声“使不得”,掌势疾吐,向段裕的侧面发掌攻去。

  段裕但觉掌风袭体,慌忙跃而开,不高兴地道:“徐兄为什么发掌攻我?”

  徐经纬先查看黄庆的伤势,发觉并未伤及要害,才抬起头来,道:“我们正要借重黄庆,进出三花令的围捕,段兄何故自毁长城?”

  段裕道:“这小子暗中向光知君通消息,致使咱们差点中伏受缚,你还相信他?”

  徐经纬道:“黄庆并未出卖我们!”

  段裕哼了声,道:“他是三花令的徒众,你以为他会帮我们到底?”徐经纬道:“不错!他确是三花令的人,但此时被时,现在他除了跟我们走之外,已无害身之地,所以我相信他!”

  段裕除了生性偏狭外,终究是个明白事体的人,他想想徐经纬之言并无不当,乃道:

  “好吧!我不伤他就是!”

  徐经纬舒了口气,转向黄庆道:“你如能带我们逃出此地,我定设法负责你的安全。”

  黄庆露出苦笑,道:“本人已违犯了三花令惩逆大罪,当然会死心塌地带大家逃!”

  徐经纬颔首道:“那么咱们同心协力!”

  黄庆道:“咱们绕过前面小丘再谈!”

  徐经纬道:“还是先找到卓大和唐姑娘”

  黄庆道:“可是后面追兵立可赶到”

  徐经纬道:“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不找到卓大和唐姑娘,我们暂时还不逃”

  段裕皱皱眉毛,道:“如此冒险,似乎没有多大意义吧?”

  徐经纬道:“在你可能没有什么意义,但在我则不同,段兄如若想独逃,兄弟亦不为难,你请吧!”

  段裕微微变色,朝黄庆道:“你呢?”

  黄庆看着徐经纬,逍:“本人自然以徐兄之意见为意见!”

  段裕耸耸肩,故作轻松地道:“这么说,找更不好撇下他们不管了”但他心里头却将黄庆恨透了,因为他深知凭他个人,也休想逃出三花令的全力搜捕。

  黄庆道:“既然要等唐姑娘他们,我建议先找个隐秘之处藏起来再说徐经纬道:“这附近有什么隐秘之处没有?”

  黄庆略运思,道:“前面有处荒废的村庄,住在那里的村民已避乱他去,我们或许可以找到容身之地!”

  当下三人小心往前走,不多时,果然看到处庄院。

  那庄院气派非凡,远远望去,层层叠叠,有无数的屋宇,但却静悄悄的没有人声。

  三人来到庄口,徐经纬停步叹了口气,道:“定又是海寇抢掠过甚,害得这繁荣的庄院变得无法容身,真是作孽!”

  段裕则语不发地当先走进那庄院。

  他们穿过广场,黄庆指指在边座祠,道:“那是蔡姓家祠,坚固无比,或许可以避避!”

  于是他们朝左走向那座家祠,拾级入内。

  抬眼看,除了门窗有损毁之外,四壁仍然极为完好。

  徐经纬道:“咱们就在这里略略休息!”

  段裕叉腰而立,道:“光知君他们要是追来怎么办?”

  黄庆道:“这蔡家庄院少说也有上百的屋宇,我们若是小心藏好,不轻举妄动的话,他们很难找到我们”

  徐经纬审视了家祠里外,道:“黄庆说得不错,咱们等光知君追过了头,再出去找唐姑娘他们!”

  当下三个人各自在祠堂里头,占了个干净之地坐下来休息。

  徐经纬取出干粮供大家分食,面轻轻说话。

  吃到半,外头忽然蹄声大作,使他们三人吃了惊,不约而同地自地上跃了起来。

  他们凑近门缝往外瞧,正好看到三花令的人骑,已经冲进庄内,纷纷在庄门口下了马。

  徐经纬迅即道:“咱们得快点藏起来!”

  黄庆指指屋顶横梁之上的那块天花板。

  段裕摇摇头道:“那边不行,他们进门就会注意到!”

  徐经纬道:“我们找个不起眼的地方”

  段裕道:“那就躲到神案下的干草堆中”

  徐经纬毫不考虑地道:“好!”

  黄庆却道:“什么?那地方最不安全了”

  徐经纬道:“此刻最不安全的地方,应该是最安全之处,快!咱们躲进去!”

  黄庆摇头道:“恕不奉陪,本人要躲到那横梁之上!”

  段裕冲前步,用掌抵住黄庆的背心,冷冷道:“你休想离开我的左右!”

  这时调堂外头已传来隐隐人声,段裕押住黄庆,和徐经纬三人挤到神案下,用稻草遮住。

  他们三人刚刚遮好,台阶上已传来重重的脚步声,接着银二姑首先道:“除经纬他们不是傻子啦,既已冲出咱们的包围,哪还会在这无人庄院逗留!”

  答话的人居然是扶桑客,他用生硬的汉语道:“他们的行动,银二姑你若是料得出来,也就显不出他们的高明!”

  银二姑被损了下,蓦然无语。

  祠堂的大门就在这个时候“呀”的声打了开来,扶桑客当先而入,背后跟着银二姑,赛统和周丹,其余的人显然在外头布防。

  扶桑客冷眼将相堂扫,突然转向赛统问道:“赛少堡主,如果你是徐经纬或是段裕,你会躲在这词堂的哪个角落?”

  赛统怔了怔,将调堂审视番,指指横梁,道:“在下会躲在那横梁之上!”

  扶桑客浅浅笑,道:“为什么?”

  赛统想了想,道:“因为横梁之上甚是隐秘而且居高临下可监视底下敌人的举动!”

  扶桑客道:“可是横梁目标极大,望而知是个藏人的地方,敌人进来,第个搜索的地方必是那里,本座猜想,聪明如徐经纬和段裕的人,决计不会躲到那里去!”

  赛统露出不信的神色。

  扶桑客接道:“不信的话,少堡为何不亲自上去搜换看?”

  赛统道了声好,果然惊而上,跃到了横梁。

  他很快地又跳了下来,脸失望之色。

  扶桑客露出得意之色,道:“怎么样?那上头没人吧’赛统点点头,扶桑客又问银二姑道:“你呢?银二姑!是你的话,你会躲在这沉堂的什么地方呢?”

  银二姑没有立刻回答,沉吟会,道:“我会躲到左面那厢房里!”

  扶桑客透出询问的眼光。

  银二姑清清喉咙,又道:“厢房之内,退可守,进可攻,是个理想藏身之处,不知钧座以为如何?”

  扶桑客道:“不然!不然!这祠堂总共才两间厢房,敌人进来必定先搜那两处,躲在这里其蠢无比”

  他歇了下,又道:“何况既已躲入祠堂之中,就表示不愿与敌人正面交锋,所谓进攻退守,均不适宜,否则又何需躲躲藏藏呢?”

  他这席话深有道理,如果有意与敌人战,根本就不必藏进祠堂之中,是以银二姑那套“退可守,进可攻”之言,无异是废话。

  扶桑客接着将目光移向周丹。

  周丹不待他出言,便道:“本人宁愿不躲进这祠堂!”

  扶桑客哈哈笑,道:“周大护法莫非已无处可躲了?”

  周丹道:“不是无处可躲,是躲不过你阁下!”

  这话拍得恰到好处。

  扶桑客开心笑,道:“你何不也躲到厢房去?”

  周丹愣了下,心想:“他怎么知道我也有这个意思?”

  口中答道:“银二姑已躲不成了,我还能躲吗?”

  扶桑客道:“说不定徐经纬他们正躲在那里呀?”

  周丹想道:“对,对!这倒说不定。”

  心念动,不由自主地便走到左右两座厢房,逐打开来查看。

  扶桑客等他看完,道:“人不在那里吧?”

  周丹点头道:“确是不在这里”

  赛统道:“也许徐经纬他们根本就不在这祠堂之内!”

  银二姑也道:“是啊!倒叫找们在这里瞎猜”

  他们两人言下之意,当然含有不服扶桑客驳斥他们的味道在。

  扶桑客岂有不知之理,但他却道:“徐经纬他们不在这祠堂之中还有可能,但是如果他们在,决计不会像你们样躲到横梁或厢房之中,确是可以推测到的!”

  银二姑问道:“那么!依钧座之见,他们会藏到什么地方去呢?”

  这就考到扶桑客头上来了,银二姑心想:“老娘不信你这东瀛矮子,比老娘高明到那里去!”

  扶桑客目光如炬,突然扫向徐经纬他们藏躲的神案之下,道:“这祠堂之内,以那神案之下的干草堆中,最适宜藏人!”

  赛统银二姑和周丹莫不露出意外的神情,只听扶桑客又道:“你们不相信是不是?”

  周丹忍不住道:“那堆干草虽可藏人,但未免太不安全!”

  扶桑客微微笑道:“就是因为大家认为那里最不安全,所以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因此本座断定徐经纬他们倘或在这座祠堂之内,必定会选那个地方躲起来!”

  赛统道:“我们何不查查看?”

  银二姑亦道:‘对!查查便可证实钧座之言!”

  扶桑客道:“查当然要查,只是万人不在那里,必难令你们信服本座的推断,对也不对?”

  周丹没有听懂扶桑客的话,冲口说道:“人不在那里的话,你的推断当然跟我们的样!”

  扶桑客道:“也是胡说八道?”

  周丹等三人都没有接口,但他们的神情已很明显地表露出不屑的表情。扶桑客从容道:

  “请周大护法过去查查!”

  周丹恨不得扶桑客丢次脸,抽出长刀,道:“好!”

  他提刀欺近神案,正待动手将神案推倒,扶桑客倏地又道:“且慢!”周丹停止动作,讶道:“为什么?”

  扶桑客道:“本座忽然想以这件事跟三位赌赌!”

  赛统问道:“跟我们赌?”

  扶桑客道:“不错!赌赌看本座的猜测正确不正确!”

  银二姑道:“那么,钧座必定赌那干草堆中有人了?”

  扶桑客道:“自然是赌那边藏着徐经纬他们!”

  银二姑问道:“咱们赌什么?”

  这话表示她已同意跟扶桑客赠上场!

  扶桑客道:“这件事关系非同小可,因此咱们的赌彩必须要大要奇才合理!”

  赛统不禁问道:“大到什么程度?奇到如何地步?”

  扶桑客道:“赌银子,赌命,算不了奇”

  赛统道:“那么什么才算奇?”

  扶桑客沉吟上,道:“咱们赠名誉自主!”

  银二姑问道:“这怎么赌?”

  扶桑客道:“如果人不在那里,本座立刻奉上毒娘娘的解药,还你们的自由,从今以后,你们可不必受本座的节制”

  银二姑等三人怦然心动,互相交换了下眼色。

  赛统道:“人要是在干草堆中呢?”

  扶桑客迅即道:“人若是在干草堆中,你们就得终生侍候本令总令主武曼卿,任令差遣,与本令弟子无异”

  以生的不自由赌今后的自由,这赌注还算合理,但毕竟太大太奇了。是以赛统银二姑和周丹,都认真地考虑起来。

  祠堂之中的气氛突然凝结,赛统他们三人的心里头,顿时受到极大的压力。

  过了会儿,扶桑客道:“考虑好了没有?”

  周丹道:“本人考虑好了,赠赌倒也值得!”

  决定跟扶桑客赌之后,周丹登时有如释重负之感,心想:妈的!老子就赌给你看看!

  扶桑客道:“你们二位呢?”

  银二姑舒了口气,道:“我也同意睹!”

  剩下来只有赛统迟疑不决,他左思右想,偏是没有赌赢的信心。

  他忖道:“赌输了就得供三花令差造辈子。”

  目下虽然已失去自由,但年后得到解药,又可回豫北当少堡主,我宁愿忍年之苦,不愿冒这次险。

  扶桑客早看透他的心意,道:“你不愿冒险赌是不是?”

  赛统很难启口,道:“这个这个”

  银二姑哼道:“你不赌便拉倒!”

  她将目光移往扶桑客,道:“赛少堡主没胆量,我和周护法跟钧座赌也是样的!”

  不料扶桑客却道:“赛少堡主人不参加,这场赌也就没意思了”他顿了顿,又道,“要赌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