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什么难题?”

  胖子道:“这难题是,那小子曾经威胁我说,如果我找他报复,他就要公开我的身份来历!”

  卓大讶道:“你怕自己的身份来历被公开?”

  胖子道:“是的!如果天下的人知道我被那无名小子打了掌,那时那时”

  卓大接口道:“那时你就很丢脸,对也不对?”

  胖子道:“是的!是的!”

  卓大道:“那么你在武林中必是大大有名了?”

  胖子道:“大概是吧?”

  卓大沉吟道:“如果你在武林中名气如此之大,为了这件事找那小子报复,委实有人会说你闲话”

  胖子喜道:“是啊!”

  卓大道:“但你要我帮你教训他,也有困难!”

  胖子道:“不难!不难!那小子现在所用的名字,我早已经查出来了!”单大道:“他现在叫什么名字?”

  胖子道:“叫徐州段裕!”

  卓大想了想,道:“既有了那小子的名字,就不难找到他,只是那段裕敢暗算你,你又传他不少武功,我怎能教训他?”

  胖子道:“段裕那小子武功深奥博大,算得上武林数数二的高手,但你不须怕他,我可以传体手专门制伏他的功夫,让他碰上了你头就大!”

  卓大道:“也好,但是你要我怎么教训他?”

  胖子想了想,道:“碰见他就狠狠替我捧顿,让他不死不活!”

  卓大道:“这人心眼既然这么坏,我就答应你这差事!”

  胖子大喜过望,拉着卓大的手,道:“来,来!咱们找个僻静之处,我来传你功夫!”

  卓大道:“不忙!不忙!先叫醒我那姓徐的朋友再走!”

  胖子道:“叫醒他干嘛的?”

  卓大反问他道:“你不是也要传他两手武功吗?”

  胖于摇摇头,道:“姓徐的大有来历,根本用不着我传他武功!”

  胖子讶道:“你不知道他是出身少林派的?”

  卓大摇摇头,道:“我是不知道!”

  胖子道:“我见过他的手法,与少林派的心法极是相近,很可能是我位故友的徒弟!”

  卓大道:“我们何不当面问问看!”

  胖子道:“说得也是你去喊他出来!”

  卓大答应声,转身走到原先他们喝酒的那农舍,推门进去,却倏地惊噫了声。

  原来屋内杯盘狼籍,那些喝醉了的村夫个个歪歪斜斜的爬在桌前,却独独不见了徐经纬。

  卓大四下叫了两声仍是没有人答应,走出屋外,还是人影杳然。

  他觉得甚是奇怪,屋前屋后绕了两圈,依然寻不着徐经纬。

  这时那胖子也已走了过来,问道:“姓徐的不见了?”

  卓大道:“是呀!我们才离开那么会儿,只不知他人到哪里去了!”胖子皱起浓眉,道:“我们到前面路上寻寻看!”

  于是两人走上小路,片刻之后就到了村外。

  村口这时凑集厂不少村人,有认得卓大的,不待卓大出口询问,就跑了过来,道:“这位壮士作快赶过去,你那位年轻朋友被人劫持往东而去了!”

  卓大闻言惊,道:“什么时候的事?”

  那村民道:“刚刚才离开的!”

  卓大转向胖子,道:“走!咱们什么人那么大胆!”

  胖子点点头,突然欺近卓大,将他裤带提。

  卓大两脚离地,急急叫道:“喂!喂!胖子你这是干什么?”

  叫声之中,卓大耳畔传来呼呼风响,人已被胖子提着风驰而去。

  刹那之间,两人已来到座废墟之前。

  胖子将卓大轻轻放下,指指前面。

  卓大眼望过去,只见有名高大的外地和尚和名华服少年,就站在废墟之前,愣然望着他和胖子,地上躺着个人,赫然就是徐经纬。

  卓大胸中大怒,喝道:“你们将我的朋友抓到此处是何道理?”

  华服少年人道:“你是徐经纬的朋友?”

  卓大道:“当然!”

  华服少年转向那高大的和尚,道:“怒尊者!这两人既是姓徐的朋友我们何不起抓回去?”

  那高大的和尚原来是藏地魔音门的怒尊者,华服少年则是豫北赛家堡的少堡主赛统。

  只听怒尊者道:“多带两个人反而累赘,贫僧之意,不如将之杀了干脆!”

  赛统杀机倏现,取出对金笔,道:“也好!这事由小弟动手!”

  说着徐步走了过来,胖子突然道:“卓大!这打架之事由你来!”

  卓大气道:“你功夫比我好,怎地如此畏缩?”

  胖子向他挤挤眼,道:“那小子过来,你就使出我教你的那招,我去救姓徐的!”

  卓大还持讲话,胖子已经退了下去,留下他面对着徐步而来的赛统。

  赛统连连冷笑,步步逼近卓大。

  他神色冷峻,杀气重重,卓大几曾见过如此气势,心中早已生出怯意,胖子教他的招式,本来已记不牢,此刻更是忘得千二净。

  赛统见卓大神态惶乱,心里直,金笔微微晃,笔点问卓大胸腹间的“天泉”,“阳谷”“大赫”等重|岤。

  卓大掉头想跑,但赛统的招式诡异迅速,幌眼间已当胸而至。

  修地,赛统但觉虎口麻,右手金笔几乎脱掌而出,慌得他赶紧卸肩撤式,饶过卓大命。

  他心知有人暗袭他,舍去卓大,正要开口叫骂,抬目瞧去,却看到徐经纬站在他的左近,怒尊者却已不知何时溜掉。

  赛统见状微微震,道:“是你偷袭在下的?”

  这话对着徐经纬说,因此徐经纬答道:“不错!”

  赛统心想,那胖子和那蠢汉,看来也没多大道行,此到怒尊者虽然不在,难道我怕你徐经纬不成?于是他冷冷笑,道:“好!在下就还你招!”

  说着忽的笔点出,点的部位竟是徐经纬脸部的“听会”“风他”两|岤。

  这招虽然风驰电掣,快速无伦,但未免太过狂傲托大,有瞧不起徐经纬的味道。

  徐经纬冷哼声,使出擒拿术中的“引”字诀,将赛统笔招化解,不料赛统右笔无功,左笔却超虚而至。

  这时旁观的胖子倏地嚷道:“徐小哥,不要理会八卦主位,出手加三方,步位多三寸,包你有赢无输!”

  徐经纬闻言福至心灵,不待赛统左笔点到,打出去的左掌猛加三方力道,两脚式蟹行八步的“横空而下”,本应自在切入,霍地多踏出三寸,成为自右中掏进。

  “砰”的声,这来徐经纬的左掌正好劈中赛统的颈部,那赛统阵窒息,通地被打倒在地上。

  徐经纬愣了愣,道:“赛少堡主,你服是不服?”

  赛统是吃软不敢吃硬的人,不服也得说服,道:“在下输得心服!”

  徐经纬道:“那么你给我滚!”

  赛统捡起金笔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去。

  徐经纬等他走,立刻抱拳向胖子施了礼,道:“多谢老前辈搭救之恩!”

  胖了摇摇手,道:“不必多礼,举手之劳,也没费了我什么力气,都是那秃驴没胆量”

  他指的是怒尊者被他吓跑之事,徐经纬道:“怒尊者可能知道老前辈的来历,所以吓得撇下赛统而逃,敢问老前辈尊性大名,晚辈也好称呼!”

  胖子搔报头,顾左右而言他,道:“你是无肠公子的徒儿?”

  徐经纬道:“是!家师昔日人称无肠公子”

  胖子道:“怪不得他教你的套功夫,隐含少林心法!”

  他顿了顿,突然问道:“他现时隐居在哪里?”

  徐经纬道:“老前辈明鉴,家师隐居海外孤岛,已不问江湖俗事,恕晚辈难于奉告!”

  胖子道:“他躲在什么乌龟洞我可不管,我问你,他教你的武功叫什么名字?”

  徐经纬道:“蟹行八步!”

  胖子沉吟会,道:“定是他隐居之后才研创出来的,对也不对?”徐经纬有:“是的!”

  胖子露出恍然之色,道:“难怪本是套非常适用的攻守拳术,教了你之后却是只守不攻”

  徐缓纬诧然地望着他喃喃自语,胖子又道:“无肠这人也真迂腐,他自己戒色戒杀,隐居等死,传徒弟的武功,也不可只传守招不传攻式呀?”

  徐经纬忖遣:“原来师父传的蟹行八步只守不攻,胖子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只听胖子继续道:“你用无肠这套功夫,在江湖上混防身固是有余,克敌则赚不足,来,来,我来指点你两手!”

  徐经纬笑着道:“家师传晚辈武功之用意,既然是在供晚才防身之用,晚辈自不敢多有逾越,有违师父心意!”

  胖子道:“你不想将蟹行八步练得成为攻守俱佳,独步武林的功夫?”徐经纬道:“晚辈不敢有违家师严训!”

  胖子道:“你怕有了上好身手,就会大开杀戒?”

  徐经纬不语,果然心中有些念头。

  胖子哈哈笑道:“你跟无肠样迂”

  徐经纬道:“晚辈不敢存有杀人念头,岂算得上迂?”

  胖子道:“但是有武功的人并不定就会犯杀戒啊!同样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不定就不杀人,对不对?”

  徐经纬怔了下,道:“老前辈之言虽是,晚辈还是,不敢有违师父心意!”

  胖子道:“你这种迂念头,使我想起了段笑话!”

  卓大插言道:“什么样的笑话?何不说来大家笑笑!”

  胖子道:“从前有个皇帝老儿下了道严令,宣布全国上下不准造酒卓大道:“乖乖!

  不难造酒,岂不害苦广你胖子?”

  胖子道:“幸亏那时我还未出生哩”

  他顿了下,又道:“有个县官奉了严令,亲自私眼到外面抓那些偷偷造酒和喝酒的人。来到广大街上,嘿!前面正好有名乡农,挑着套造酒的器具,施施然而来”

  卓大道:“那乡农自投罗网,活该倒霉!”

  胖子笑道:“县官见乡农胆敢挑着酒器在大街上出现,气得瞪眼吹胡子,喝令左右将那乡农拿下。”

  这时随行的名师爷却道:“慢着!老爷万万不可如此鲁莽!”

  那县官道:“这人挑着酒器,显然有抗命造酒的意图,师爷何故阻止?”卓大接口道:

  “是啊!县太爷说得不错!”

  胖子却道:“那那师爷偏偏几句话,说得那县官哑口无言”

  卓大讶道:“师爷说了什么惊人的话?”

  胖子看了徐经纬眼,道:“那师爷说,老爷!咱们不能因那乡农挑了酒器,就治他私自造酒之罪。”

  卓大问过:“为什么不能?”

  胖子道:“师爷说:比如拿老爷您来讲吧!下头生就了副行滛之具,官家也不能据此办您意图滛人妇女之罪呀?”

  卓大拍手大笑,道:“妙!妙!”

  徐经纬也芜尔道:“老前辈比喻得妙”

  胖子正声道:“那么你懂得我的意思了?”

  徐经纬道:“晚辈敬领教诲,只是”

  胖子打断他的话,道:“别再推三阻四的,人有滛具,但无滛念,则不能视之为犯有滛行之人,同样的,你有武功,但能戒之于杀,亦不能视你是个杀人魔头,凡事念而已,你还有什么顾虑?”

  徐经纬毅然道:“那么请老前辈指点!”

  他这念之间,就此改变了他往后际通,武林中平白冒出了名新的杀手,是祸是福,连站在他眼前的胖子也料不到。

  徐经纬口应允,当下胖子吩咐他将昙光大师所传的蟹行八步演练了遍然后招式从头到尾,逐式点出其中的煞看。

  昙光大师所创的蟹行八步,本是套退可守,进可攻的武功,但当初徐经纬受教之时,昙光并未认真指点,徐经纬自己摸索的结果,也仅能悟出其中的守势而已。

  此刻在名扬天下的武林三尊之的消遥汉陆而指点之下,徐经纬恍然有拔云见日之感,始知师传蟹行八步如此奥妙。

  胖子花了半个时辰,方始解说完毕,道:“他日无肠如果问起谁点破他的蟹行八步,你直说无妨”

  徐经纬道:“可是晚辈还不知老前辈是谁!”

  胖子道:“你将我的形貌说出来,无肠不会不知!”

  他顿了下,又道:“你的任督两脉,无肠公子已替你打通,但你万不可依照蟹行八步的心法去练,知道吗?”

  徐经纬闻言惊,心想:“这胖子莫非已知道师父安排在蟹行秘咒中的秘密”’昙光大师在蟹行秘咒中,故意创出漏洞,好叫三花今主武曼卿有朝日误练这套心法,走火火魔。

  这秘密徐经纬也知道,他想,万胖子侦知这其中的秘密,而转告了武曼卿,师父的愿望岂不落空了吗?他越想越担心只听胖子道:“你还是从少林心法着手去练,将来才有大成,你知道吗?”

  徐经纬松了口气,忖道:原来他并未看出蟹行秘咒的秘密,口中应道:“是!晚辈记下了!”

  胖子道:“好!那么你就依照少林心法调息几遍,我来传卓大几下子徐经纬退在旁调息,卓大道:“胖子你要传我什么武功?”

  胖子道:“掌法!这套单法叫逍遥掌,你记下来”

  说着他招式传给卓大。

  这回花厂三个多时辰,直到黄昏时分,卓大才勉强记住。

  胖子看过单大演练最后遍,乐道:“哈这套逍遥掌最适合卓大练!”

  卓大道:“为什么?”

  胖子道:“粗中有细,有时平实,有时诡诈,管叫徐州段裕伤透脑筋,卓大,你可要好好整他呀!”

  卓大道:“晓得,我答应合作出这口气!”

  胖子道:“那么你招呼徐经纬,往东直行,就可碰上那徐州段裕!”

  卓大问道:“我们往东走,你呢?”

  胖子道:“我?我还要去逍遥番,咱们后会有期了!”

  卓大急道:“喂!等等”

  他喊声才起,胖子伸个懒腰,人影晃动,却已经不知去向。

  卓大无奈,只好走到徐经纬调息之处,叫醒了他,将胖子突然离去的事说出来。

  徐经纬道:“那胖子是武林异人,当然不会跟咱们泡在起,你说是也不是?”

  卓大道:“我向不在武林中走动,也不管什么武林‘人’不‘人’的!”

  徐经纬笑道:“武林异人是指武林中特殊人物,不是武林人”卓大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武林人二人什么的”

  徐经纬心想:“卓大不是武林中人,不知武林人物之厉害,难怪他连胖子都不假辞令,不给好脸色看。”

  他想想好笑,说起来也是卓大运气好否则胖子翻睑,不要说卓大早就没命,就是他徐经纬也要遭殃。

  卓大不知徐经纬时之间,有如此多的感慨,道:“天色看看也不平,找个地方歇晚吧?”

  徐经纬心中记挂同门的容世友和杭城万铁匠,顾不得歇息,道:“咱们往东寻过去再说!”

  卓大向来就没什么意见,道:“那么就走吧!”

  当下两人结伴而行,找上官道,往东而走。

  片刻之后,轮红日已坠入西方天际,四下暮色苍茫,慢慢黑将起来。徐经纬心赶路,倒不觉得什么,卓大却想找个宿头,却又不见处人家,口中不免嘀咕。

  走了会,背后忽然啼声大作,有两匹快马,冲刺而至,刹那间已来到他们两人之后。

  徐经纬和卓大均料不到那人骑来得如此之快,待要躲闪,那人骑已冲而至。

  两人慌得几乎用滚的动作,才避了开去。

  冷不防那两匹马才擦肩而过,殿后的那么骑上,忽地硬生生将马勒住,个打转,吭都不吭声,手中马鞭“啪”声,朝卓大打来。

  卓大根本没有提防,上半身被打个正着,还没站稳的身子,被打得差点滚到路旁田里去。

  打人的骑士却还不甘休,居然喝道:“蠢汉你耳聋目瞎了?”

  卓大正想用脏话骂人,听见说话的女子声音,将话吞了下云,改口道:“你这娘们儿好没道理呀!天黑路暗,又不是奔丧赶路,将马地骑得那么快作什?”

  这时走在前面的那匹人骑也已经兜转回来,马背上的人问道:“什么事?”

  这回是名男子说话那女子道:“碰上了名不要命的庄稼汉,你没听见他说出那气人的话吗?”

  卓大道:“是你气人,还是我气你?姑娘家向男人撒娇,说话可也得公平点!”

  那男子冷哼声,道:“这蠢汉当真气人要不要在下抽他鞭?”

  那女子还没有回答,徐经纬已忍不住道:“段兄这鞭万万抽不得,鞭抽下去,小弟的朋友哪还有命在?”

  给这开口马上那男女同时惊噫声,只听那女子悦耳的声音道:“徐公子!原来是你啊!”

  徐经纬级个走到马前,抱拳道:“区区见过段裕兄和唐宁姑娘”

  段裕和唐宁也都还了礼,徐经纬又道:“不想唐姑娘和段兄是旧识,只不知此次结伴而行;意欲问往?”

  唐宁抢着答道:“我和段公子是今早才结识他说可以领我找到家姐唐英,所以我和他才结伴而行!”

  说着脸上不禁红,徐经纬道:“奥?姑娘定回了四川又转回来了?”唐宁道“是的!有重要消息要通知家姐,却不知她此刻在何处,你可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吗?”

  徐经纬想说出唐英在杭州的事,因有段裕在旁,遂摇摇头道:“区区不知令姐下落你何不在这杭城附近找找着,想来令姐必不会走得太远的”

  唐宁道:“说得也是!”

  段裕时没有插嘴的机会,但在这阵之间,他突然感到徐经纬对他相当冷落,似乎有意疏远地出样子,有了这种感觉,段裕警觉心大起,心想:“徐经纬大有利用价值,我万不能与他疏远。”

  当下堆下笑容,道:“徐兄是不是也往东走?”

  徐经纬本来就是朝东而行,这事当然不用瞒住段裕,额首道:“是的!”段裕正想开口邀请徐经纬路走,卓大突地指着他道:“你是徐州段裕?”段裕怔了怔,忖道:“这人粗声粗气,看来是条莽汉,徐经纬为什么会跟他走在起?”

  他脸色松,道:“嗯!在下就是徐州段裕!”

  卓大叱道:“你给我下马来!”

  段裕讶然道:“你要在下下马?”

  卓大道:“你耳朵聋了不成?”

  段裕恍然心道:“敢情这莽汉不怀好意,是想寻衅闹事。”

  他故意装做不懂,因为他还不知卓大和徐经纬的关系,道:“尊驾要在下下马干嘛?”

  卓大道:“老子要揍你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