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才走了几步,抬眼忽然看到三丈开外,站着神色冷漠的徐经纬。饶是周丹这人胆大,看到徐经纬拦在前面,也不免骇然退了步。

  走在他背后的银二姑还不知徐经纬出现在前面,讶然道:“周兄!你怎地不走了?”

  周丹道:“姓徐的站在前面!”

  他的声音居然略略颤抖,银二姑凝目望去,看见徐经纬挂着冷笑,负手站在前面。

  徐经纬突然冷冷道:“银二姑!”

  银二姑心知要糟,退到周丹背后,面轻声告诉周丹道:“周兄!你大胆向前缠住他,我来设法将那小子放倒!”

  周丹不知银二姑已作了溜之大吉的准备,毫不考虑地答应声,将兵器拿在手中,缓步欺近徐经纬。

  徐经纬突然叱了声,“站住!”张着怒目,道:“周丹!你让银二姑过来”

  周丹停了下来,道:“有老子斗你就够了,用不着银二姑出手”

  徐经纬大声道:“好!你再走三步,我必叫你好看的!”

  周丹走了步,修地发觉徐经纬怒目发出骇人的杀机,于是又停了下来,心想:“这小子内功必定极精湛,我不能跟他拼内力。”

  他明知徐经纬不好惹,却又没有退却的意思,心意想上前打斗,可知周丹这人真个悍不畏死。

  徐经纬冷哼声,道:“银二姑已脚底抹油,你还上来干什么’周丹转脸看,银二姑果然站得远远的,忙道:“银二姑!你不会跑掉吧?”

  银二姑大声应道:“周‘你尽管向前,我会设法支援你!”

  周丹心想银二姑诡计甚多,这回她不知搞什么名堂对付徐经纬,也就没有怀疑到银二姑有可能弃他而逃。

  其实银二姑站在十丈开外,早准备好候周丹落败自掉头跑掉,根本没有支援周丹的打算。

  周丹却抖擞精神,举步逼近徐经纬。

  只见徐经纬缓缓推出双掌,面大声道:“银二姑你别跑,等我收拾了周丹就找你!”

  银二姑神情紧张地望着周丹逼近的姿态,面作势要掉头溜走。

  徐经纬双手已举了起来,周丹看不出他这是什么招式,银二姑离得更远,自然更难看出徐经纬用的是哪门派的功夫。

  周丹迟疑了下,仍旧移步靠近徐经纬,但他临到面对面拼命,神情还是相当紧张,两只牛目般的大眼,眨不眨地盯着徐经纬。

  这时,徐经纬突然长吸口气。

  周丹知道他已纳气丹田,接下去必是惊天动地的奋力击。

  周丹抱着先发制人的主意,大喝声,抡动长刀,快步冲厂上去!

  徐经纬也在这个时候,隔空向周丹作势拍了掌!

  银二姑看得清清楚楚,只见徐经纬掌势甫出,周丹突然扑倒在地,正好扑在徐经纬的跟前。

  银二姑看得瞠目结舌,心惊胆战,转身,便跑得无影无踪。

  这时徐经纬已迅速捡起周丹掉在地上的长刀,架在周丹的后颈,道:“周丹!你起来站好,如敢轻举妄动,我便刀宰了你!”

  周丹道跤跌得他七晕八颠,当他站直身子之时,徐经纬已用长刀指住了他的心窝。

  他自骂了声,道:“妈的!真是邪门,早不跌倒,晚不跌倒,偏偏在这拼命的紧要关头,跌了个狗吃屎”

  徐经纬微微笑道:“因为你心情太过紧张,所以没顾到脚底下草丛有条绊马索。”

  周丹骂道:“他妈的!谁在草丛中绑了那么条绊马索?”

  眼睛抬,发现徐经纬正笑脸盯着他,不由征了下,又道:“是你?对了,定是你这小子事先绑了条绊马索在那里,害得老子跌了跤!”

  徐经纬笑出声来,道:“当然是我绑在那里的”

  那绊倒周丹的枯藤,确是徐经纬所安置的。

  他面作势出掌,引诱周丹快步冲过来,以致周丹跌跌得结结实实。也因为周丹这跌,使诡诈阴狠的银二姑吓得落荒而逃。

  徐经纬暗呼侥幸,心想银二姑设非对自己有高深莫测之感,他这个行险利用枯藤绊倒周丹的计策,不可能成功

  周丹被徐经纬用长刀抵住心窝,却不见银二姑出面解危,不禁急道:“银二姑!你出来呀”

  他还不知银二姑已吓得逃之夭夭,连声叫了几遍,才听徐经纬道:“银二姑早已溜走了,你省点力气吧”

  周丹四下看了下,果然没有银二始的影子,这才知道自己上了个大当,不由得破口骂个不休。

  徐经纬等他骂够了,才道:“周丹!你要活要死?”

  周丹愣了下,道:“当然要活,那还用说?”

  徐经纬道:“要活容易,我此刻便放你走!”

  话说完,徐经纬果真收回抵在周丹胸口的长刀。

  周丹大感意外,讶道:“你不杀我?”

  徐经纬浅浅笑,道:“咱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不去杀你但我放你走却有个条件!”

  周丹道:“有什么条件?”

  徐经纬道:“不要再来缠我,否则下次犯在我手上,我绝不轻易饶恕你!”

  周丹道:“这事实由不得我,你知道我并无意找你麻烦,是三花令要我们来的”

  徐经纬沉吟会,道:“三花令?”

  他正想接下去说话,腹中倏地涌起阵剧痛,痛得他差点叫出声来。

  周丹虽然看到徐经纬露出痛苦的神情,但他万没想到那是残存在徐经纬腹中的百毒镖毒性正在发作,只愣然地望着徐经纬。

  徐经纬强按腹中的疼痛,道:“你走吧!下次不要再让我碰上”

  他深恐自己毒性发作的事被周丹窥破,那时周丹可就很容易便可擒住他,是以催促周丹离开。

  周丹这人却是死心眼,他想这次离开徐经纬,下次三花令必然又会派他前来捉徐经纬,岂不有负徐经纬不杀之情?因此周丹道:“我走可以;但我可不敢保证下次不会再找你的麻烦呀!”徐经纬忙道:“切由你自己决定,你快走,否则我说不定改变心意杀你!”

  最后句话使周丹凛,慌忙收起他的兵器,转身离开。

  徐经纬果然没有阻止周丹离去,他目注着周丹离开了他的视线,突然身体软,跪了下去。

  接着他的头部也重重垂下,两手握紧拳头,奋力支在地上,但身体仍然摇摇晃晃的,眼看着就要倒在地上。

  他奋力地想挣扎站起,无奈全身乏力,且不断地打着寒战,微微的颤抖着。

  片刻之后,哇的声呕出日浓血,徐经纬只觉得阵天旋地动,就此不省人事。

  当他再度醒来之时,发觉自己正躺在难干草之中,盏油灯放在离他寻丈远的地方,散发着微弱的亮光。

  四下虽然昏暗,但徐经纬略抬眼,也晓得他已陷身牢中,他缓缓支起身子,但见根根铁条在前面,外头有条长廊在通到十丈多远的石阶之旁,长廊两旁,大约有十门左右的牢房;徐经纬皱眉默忖,只不知他是落在什么人的牢中?思忖之间,臂见自己脚上的镖伤,居然已好了大半,伤肿几乎已完全消褪,只留有寸许长的乌黑伤口还未结疤。

  他舒下手脚,丹田立刻提起气来,心想:“镖毒敢情也已不药自愈了。”

  心里喜,使他精神振。

  差点忘了他正置身在陌生的牢中。

  徐经纬觉得饥肠键精,正想开口讨来酒食,那长牢尽头的石阶之上,墓地传来~声轻叱,接着阵巨大的声响,好像有人从那高高的石阶之上摔了下来。

  徐经纬翻身站起,步便到铁栅之前,如那长廊望过去。

  石阶之下果然躺着两具尸体,另外有三名大汉正挡在石阶之上,拿着长刀抵住名蒙面人的攻击。

  时兵器交鸣之声四起。

  双方恶战了数回合,那名蒙面人剑术极为精妙,不会便将那三名大汉刺倒。

  得手之后,那名蒙面人纵身赶到徐经纬的牢房,叮当声,斩断了锁在牢门的铁链,喊声“走”,便自转身朝外而去。

  徐经纬虽觉这蒙面人来得有点突然,但牢门已开,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当下抖擞精神,紧跟在那蒙面人之后,沿长廊走上石阶。

  石阶之上就是牢房的出口,这时那蒙面人已等在门外,见徐经纬出来,便急急道:

  “你赶快由此绕过前面那排房子,然后翻墙出去,自然可以寻路逃走”

  徐经纬道声谢,忽觉那蒙面人的声音极为熟悉,想了想,道:“你你是?”那蒙面人焦急地道:“我是谁作不用管,此地是三花令杭州分舵重地,由不得我们在此闲聊,快走!否则就逃不成了”

  徐经纬闻言惊,也没空去请教那蒙面人是谁,略拱手,立即转身而返。

  他循那蒙面人所指的方向,跑到排房子之旁,果然看到不远处有道高墙。

  他选了株靠墙的大树,很快地爬而上,沿着树干爬到墙头站定,审审墙下的地势,然后纵身跃下。

  人才落地,背后院落里就传出沸沸人声。

  徐经纬心知行踪已然败露,心底慌,忙不择路而行。

  这时他才发现杭州城内片寂静,想来定是午夜时分,街上行人沓然,他沿街快跑,脚步声显得特别清晰,心下不禁大急。

  果然片刻之后,便有批人执械追来,徐经纬心知那些人只要听清楚他的脚步声,马上就可追上。

  当下他毅然止步,打量附近有无供他暂时躲藏的地方。

  正好路旁排人家,全是低矮的瓦屋,屋檐下又堆积木料柴薪,几与窗齐。

  徐经纬见状大喜,跃跑到那排瓦屋之前,先爬上柴木,然后翻身就上了瓦面。

  他堪堪伏在屋面上将身躲好,街上已拥来大群气势汹汹的大汉。

  他们分两面包抄而来,正好在徐经纬藏身的那排矮屋之前碰头,就站在屋顶下交换追踪的消息。

  不久又有群人簇拥着两名为首人物来到,那些大汉马上有人上前禀报追查徐经纬的消息。

  那两名为首人物之道:“你们再分头找找看,本座不信他逃得了!”此言出,那些大汉轰然应诺,不会便三五成群地纷纷离去。

  站在原地里只剩下那两名为首的人物,先前说话的人又道:“小姐!咱们还要继续追寻吗?”

  另外人道:“当然,在天亮之前定要找到”

  徐经纬伏在瓦面上,将他们两人的谈话听得清二楚,不觉大吃惊。他初时只觉得那两人的声音极熟,而且又像是出自女子之口,不料仔细听,却原来是朱绮美和唐英在说话。

  徐经纬当然不知朱绮美和唐类投入三花令的经过,是以他的惊奇骇异,是可以意料的,这时朱绮美已转身先走,背后的唐英却“噫”厂声,道“小姐!等等!我看这排房子有点问题,尤其屋面上应该上去搜搜!”

  徐经纬暗啊声,心想:“就算被你们搜到了,又持如何?”他正想自己现身出来,朱绮美却道:“不用了!咱们走吧!”

  唐英暗觉奇怪,道:“咱们不上屋搜搜,漏了此地,万徐经纬就在屋面上岂不可惜?”

  朱绮美浅浅笑,道:“不想英妹你对本会的事倒是挺热心的呀!”

  唐英道:“小妹只是想替小姐立件功劳而已”

  朱绮美已提步走开,唐英紧紧跟了上去,面忖道:“徐经纬经人劫车救走,救他的人难道就是下个监禁他的朱绮美?”

  唐英念及此,随即想起扶桑客交代好的任务,心想如果将朱绮美放走徐经纬的事报了上去,必会得到扶桑客的另眼看待。

  她跟在朱绩美的后头,心中反复地考虑如何呈报扶桑客这件事,不觉跟朱峡美来到城墙之下。

  远远有处人家露出亮光,在漆黑的夜空中,显得特别惹眼。唐英讶道:“小姐,咱们到这地方来干嘛?”

  朱绮美指着那幢透出亮光的屋子,道:“外王堂总堂主扶桑客驾到,我们这就去见他。”

  唐英“哦”了声,心想:“扶桑客到这杭州城来,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很快地走到屋前,扣门而进,那堂屋之中,果然端坐着扶桑客和三名待从。

  朱绮美上前步,道:“见过总座!”

  扶桑客微微回了礼,道:“令主不用客气,请!请坐!”

  唐英也上前参见,众入分别落座。

  扶桑客眸光闪,道:“听说贵今找到了徐经纬?”

  朱绮美道:“是的!”

  扶桑客道:“人呢?”

  朱绮美道,“刚刚又被逃走了!”

  扶桑客两眼瞪,颇有些威严,道:“令主可知道徐经纬是总令主指定要揭捉的人吗?”

  朱绮美不慌不忙地道:“当然知道,总令主亲自下谕捉拿徐经纬,本座亦已接到令谕!”

  扶桑客冷冷道:“那么贵令捉到徐经纬之后,为什么不好好看守,被地逃了出去?”

  朱绮美道:“是本座下令纵他逃走的,而且也是本座亲自动手劫他出牢的!”

  此言出,堂屋中人人莫不露出诉然之色,尤其唐英更不知朱绮美何以要承认这件事。

  她心中不禁惴惴不安,心想:“莫非朱绮美已看穿了我有暗中向扶桑客通消息的可能,所以她先自己承认放走徐经纬的事?”

  这事非同小可,唐英真不知朱绮美如何自圆其说,来解释她释走徐经纬的用意。

  唐英暗自惴惴,扶桑客却哈哈笑了起来,道:“今主这样做,定然有原因了?”

  朱绮美道:“自然有原因”

  扶桑客哼了声,道:“哦?这里边还有比总令主抓人的谕令更重要的吗?”

  朱绮美道:“总令主下令捉拿徐经纬,本座自不敢等闲现之,但是在此之前,本令却同时奉派调查万铁匠的底细,两件事碰在起,本令自当以后者为重!”

  扶桑客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道:“你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朱绮美道:“总座这句话就不对了”

  她的神色不变,说话的口气也不留情,又道:“捉拿徐经纬的谕令,总令主是亲自下达给整个三花今及内外堂所有弟子,但调查万铁匠的秘令却仅下给本令而已,本令自当以这事为重”

  扶桑客证了怔,道,“所以贵令便放走了徐经纬?”

  朱绮美驳道:“放走了徐经纬之前,本今早计划要从他的身上追出万铁匠的下落,并非无端释走,总座似乎大可不必为此事恼火”

  扶桑客忍住怒气,道:“本座不信贵令释走徐经纬之举,有更合理的解释,请贵令最好明言”

  朱绮美缓缓道:“总座可知道会帮大举搜寻万铁匠的事?”

  扶桑客道:“略有所闻”

  朱绮美道:“那最好总座必然知道这里边的过节了吧?”

  扶桑客摇摇头,朱绮美道:“嗅?怪不得总座漠然视之”

  扶桑客浮出不耐之色,道:“这里边有什么大不了的过节’朱绮美道:“根据本令弟子调查,帮会大举搜捕万铁匠的原因,是为了那份营垒图之原故!”

  扶桑客眸中精光暴现,吃惊道:“什么?营垒图在万铁匠的手中?”

  朱绮美道:“是的!”

  扶桑客忽然笑了起来,道:“这消息不会是贵令故布疑阵吧?”

  朱绮美怫然色变,道:“总令主早已知道营垒图并不在本令手中,总座说出这种话莫非有意跟本令过不去?”

  扶桑客知道自己把话说得太重,忙道:“那份营垒图原是令尊朱大人冒险窃自海龙会的,令主沦落江湖,难道不是为了它吗?”

  朱绮美冷笑声道:“不错!但先父逝世之前,那份营垒图已不知下落,这事总令主也知道”

  三花令总令主武曼卿笼络朱绮美出任红花个主,目的也是要借着求绮美寻查营垒图的下落,扶桑客自然知情,因此扶桑客时不知如何措词,默然不语。

  唐英却在心中忖道:“原来营垒图真的不在小姐手中,怪不得她要投靠三花令。”

  只听朱绮美将声音略略提高,又道:“总令主为了那份营垒图,将此事交给本座全权处理,总座似可不必干涉这件事!”

  这话虽然说得有点过分,但却是实情。

  扶桑客心中虽不甚痛快,也不得不说道:“贵令释走徐经纬既是为了营垒图,那么令座可否将其中计划透露二?”

  朱绮美心知不将事情说清楚,绝难使扶桑客消除猜疑之心,于是道:“徐经纬是少林弟子,万铁匠与少林派关系密切,从这份关系,总座应该猜得出我纵走他的目的吧?”

  扶桑客道:“原来个座想从他的身上,造出力铁匠的藏身之处?”

  朱绮美道:“对极了!此刻他的行踪正在本座的监视之下”

  扶桑客道:‘今座已经派人跟踪他?”

  朱绮美道:“本今杭州分舵皇甫煌已奉本座之命,负责监视他的事,天亮之前,必有好消息报来”

  扶桑客作了个逐客的表示,面说道:“那么本座就等候贵令佳音,否则别怪本座另遣人手缉拿徐经纬,干扰了贵令的计划”

  朱绮美道:“本令之事若调查不出眉目来,天亮之后贵堂尽可放手拿人,本座绝无怨言!”

  扶桑客站起来道:“咱们就这么办,但愿在天亮之时,徐经纬的行踪仍在责令弟子监视之中”

  言下之意,大有威吓警告朱绮美的味道。

  朱绮美心知扶桑客对她猜疑仍重,但她不计较,略略向他施了礼,转身率同唐英离去。

  且说徐经纬伏在瓦面之上,等四下又恢复了沉寂,才悄悄自屋上溜了下来。

  他在城中胡乱地转了半天,才认清自己原来又绕回了城西。

  这地方白天他曾经来过,大街小巷几乎都踏遍,为的是寻找万铁匠。

  此刻虽是夜城,但街道仍是依稀可辨,徐经纬从明方向,心想找个地方躲到天亮,待城门打开再出城不迟。

  当下他穿过处十字路口,路上仍无行人,切显得寂静无比。徐经纬暗暗舒了口气,很快地掩人条巷子之中。那巷子左右两排高墙延伸到另道口,徐经纬沿着墙根疾行,片刻已走完那条巷子。不意他正要左转拐向。

  大街,墙角却闪出个人来。

  那人戴着宽

章节目录